看不见星空的晚上。
    夜风拂过,摧心魔音回荡不绝,仿佛有鬼夜哭。
    一道狰狞的身影又出现在李楚的屋顶。
    不是别人,正是那蜘蛛精中的老三,即是先前他在水野原上盘问的那珍珍爱爱怜怜的娘亲。
    母女几人原本在水野原上开开心心,每天吃着火锅、唱着歌、吸吸阳气,谁知突然之间,就被李楚给劫了。
    自此便被那药娘娘盯上,不得不逃离了水野原,来投奔自己几个姐妹。
    虽然真正逼她们离开的是药娘娘,但是因为药娘娘手段凶残,她反而不敢怀恨在心。相对来说较为怀柔的李楚,倒是成为了她心中的仇人。
    一种奇怪但又普遍的心理。
    如果这三蜘蛛知晓那位药娘娘已经被人制裁了,而制裁她的人又被李楚制裁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但她终究是不知道的。
    当大姐说今晚三更动手时,她就有些担心。
    那些姐妹们的操行她是熟悉的,个顶个的划船不用浆,全靠浪。六个姐妹合起来,浪劲儿能推动一座豢龙岛。
    这小道士如此相貌,说是三更动手,她们肯定要先来吸一波阳气。若是吸得顺了,说不定要搞到什么时候。
    不若自己先来,直接将这小道士杀了,也省得她们有别的心思。
    来到李楚的屋顶天窗边,她又有些忌惮。
    要是他还没有在摧心魔音中完全失去意识,那事情就坏了,毕竟她是领教过李楚的定身法的。
    知道这小道士只要用一根手指,就能让自己浑身都无法动弹,任他想怎么样就要怎么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总之。
    就是务必稳健。
    此时那三具蜘蛛尸身都已经被李楚藏在了屏风后,三蜘蛛从天窗看下去,只能看见李楚的肉身盘坐在床上,状态难明。
    于是她灵机一动。
    但见这蜘蛛精右手一抬,牵出一道丝线,咻的一声。
    近乎透明的蛛丝忽地扯过一条狗来,正是客栈门前拴着看门的大黑狗。
    这些出生在冥水谷附近的生物,无论神魂强弱,几乎都已经具备了抵抗摧心魔音的本事,所以并没有在此时晕厥。
    三蜘蛛一发力,将那条黑狗丢了下去。想看看假如它靠近李楚,能不能引得李楚动手。
    “唔……”
    黑狗落地,还没等发出一声完整的“汪”,就已经被拘走神魂。
    嘭地摔落。
    李楚此时正处于元神状态,见那三蜘蛛过来,诧异了一下,认出了她的样子。
    同时也有些了然,这几只蜘蛛精为何前仆后继地来到自己的房间。
    显然不是来拜年的。
    应该是为了给这同族报仇。
    原本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可是看见她的迷惑行为之后,李楚忍住了。
    丢下来一只狗算什么?是攻击……还是羞辱?他想再观望一下。
    在三蜘蛛的视角里。
    她原本是想抛下一只活物去试探一下李楚到底还有多少意识,可谁知,李楚没动,但那狗也立刻不动了……
    摔死了?
    这个高度不至于啊……
    心中犹疑之下,她更加不敢降落。想了想,她又一张手,咻的一声,拽过一只羊来,也是养在后院的活物。
    蛛丝一甩,将那只羊也抛了下去。
    和先前没有两样,那只羊也瞬间失去了神魂。
    “嘶……”
    三蜘蛛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道士的房间里……有古怪啊。
    莫非是他设下了什么阵法保护自己不成?
    很有可能。
    想到此处,她又一抬手,扬出一张蛛网,从后院的水池中哗啦啦地捞出几条鱼来。
    “我倒要看看,你这阵法是不是什么都能杀……”
    ……
    当看到魂火之中拘出一条狗的神魂时,木人王和张神婆都沉默了。
    多亏木人王担心有损打神鞭的神性,准备看清敌人再出手,这才看到了这只黑亮、健壮的恶犬的全貌。
    良久。
    张神婆弱弱问道:“法王,他房里有三个女人就算了,现在还有这一条狗……这合理吗?”
    木人王咬咬牙:“现在的年轻人……也不是没有这样的……”
    “啊?”张神婆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嗯!”木人王重重地点了点头。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张神婆连连摇头,又瞥了一眼那大黑狗,打出一道寒光,将那神魂瞬间打碎。
    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脏了自己的眼睛。
    而后她继续施法拘魂,只是感觉心念始终难以平静,脑海里总是无法抑制地弹出许多带着马赛克的画面。
    然后,魂火中就又出现了一只羊的神魂。
    “……”
    这次她再看向木人王,眼中更多的是困惑,“法王,连这也能……”
    “现在的年轻人……”木人王沉吟片刻,再道,“也不是没有这样的……”
    “咦……”张神婆露出一脸不堪入目的神情,“这……未免也太野了……”
    木人王缓缓道:“时代变了嘛……”
    然后。
    当魂火中出现几条鳝鱼时,张神婆还是忍不住暴起了。
    “虽然说什么癖好都是人类的自由……”她怒道:“但我还是想说一声太变态了!”
    “这玩意儿都出来了……”木人王摸了摸下巴,“属实是太拼了点……”
    “那间房究竟是小道士的房间,还是动物园?为何会有如此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群人已经不是淫乱所能形容的了,简直是……令人发指!”
    木人王实在忍不住道:“张神婆,你能不能将目标锁定一点,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待会儿拘出一头大象来也说不定啊……”
    “我一直在呼唤那小道士的名字,若是他神魂不稳,早就被我拘来了。只有实在拘不动他,才会将那些旁的神魂拘来……”张神婆也不禁怀疑道:“也说不定……他的神魂强度更超陆地神仙,根本不是我可以拘动的!”
    “再试一次吧……”木人王道:“若是实在不行,我们也只好放弃。”
    “好!”
    张神婆答应。
    她再度平心静气,口中幽幽诵念。
    “李楚……”
    “李楚……”
    “魂兮魂兮……旦夕拘来……”
    “……”
    苍凉嘶哑的声音穿透夜空,传递到那遥遥的神魂耳畔。
    忽然,就听前方有人回应道:“你找我?”
    “嗯?”
    张神婆猛地睁眼,就见法台前方的空地上已然多出了一道元神。虽然元神之躯缥缈模糊,笼罩着幽蓝色的辉光,但依旧可以看出是一道无比英俊潇洒的元神。
    赫然正是那小道士!
    “啊!”张神婆惊叫一声。
    而木人王也注意到了李楚元神的到来,当即高高祭起打神鞭。
    “呔!”
    “法王小心,这道神魂不是我拘来的。”张神婆颤声提醒道。
    “总之他的神魂已在眼前,还有什么区别吗?”木人王沉声道。
    “区别可大了……”
    张神婆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恐惧。
    ……
    在三蜘蛛向房中扔了无数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旁边元神形态的李楚,反倒得以彻底看清了那些神魂消失的路径。
    似乎每当有神魂出现在这片法阵中,都会立刻顺着那一道幽光遁去。多亏三蜘蛛在不停地向下扔东西,那条幽光的路径也愈发清晰。
    思忖了下,李楚决定先跟随那道幽光前往探寻一下,究竟是谁想要暗害自己。
    当然,临走之前他没忘记先定住那蜘蛛精。就算不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也要考虑一下周边小动物们的感受。
    那道拘魂幽光的第一站是天空中一道鬼火灯笼,紧接着第二站就是此处。
    一位在法台上唱跳的神婆……和一个颇为诡异、,满脸死气的男人。
    这场面若是少一些鬼气森森,倒像是某个过气偶像的粉丝见面会。
    而那神婆的称呼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法王?
    那男子莫非就是偃月教的五尊法王之一?
    前些日子自己所捣毁的戮仙城的窝点,似乎就与那木人王有所勾结,这是对方的报复?
    而此时,那被祭上高天的打神鞭也带着风声落下!
    李楚眼看着那一道镌刻着繁复古纹的神鞭击落下来,按理说,自己现在是元神状态,本不应该惧怕这些实物打击。
    可是出于谨慎,他还是飞身向后躲避。
    但意外的是,这打神鞭似乎有锁定之能,自己退避得已经足够及时,却还是被它追着落下!
    似乎是和自己的剑一样……平A无法躲避?
    嘭——
    一声闷响,那神光氤氲的仙器终究还是重重地落在了李楚的元神上!
    “桀桀桀!”
    木人王眼见如此,终于不再压抑自己,发出了阴冷猖狂的笑声。
    “与我偃月教作对,就是这般下场……”
    他的话未说完,陡然停住。
    因为他奇怪地发现,当打神鞭落在李楚身上的时候,他的神魂并没有像先前那些脆弱的神魂一般崩碎成尘。
    而是荡漾起一阵波纹,然后……好似无事发生?
    喀喇喇……
    紧接着有碎裂的声音传出来。
    木人王的心头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因为按照他的经验,神魂碎的时候不是这个声音。
    兵器碎的时候才是……
    他知道,那道打神鞭上原本就存在着一道破损,不算是无损的仙器……
    但是人间又没有真正的神仙,纵使一丝伤损又如何?依旧是人挡杀神、佛挡杀魔的存在。
    他无论如何想不到,这道鞭居然真的会断?!
    喀喇喇……
    打神鞭上那道细微的裂纹,逐渐蔓延成圈,接着,嘭然断裂。
    “咦?”李楚也怔了下。
    起初这根鞭落下的声势,还让他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可是真的打在身上,第一时间有一股巨力袭来,但下一秒那股力道就突然断绝,他还奇怪了下。
    原来是因为它坏了?
    旋即,就听木人王一声哀嚎。
    “我的鞭……”
    我对它一度寄予厚望,它居然如此脆弱吗?
    这巨大的落差感让木人王陡然间万念俱灰。
    但张神婆对这一幕倒是早有预见,从发现李楚如此近距离听到她的拘魂之音、却依旧没有任何波动的时候,她就对李楚的神魂强度有了一个恐怖的猜测,现在只是证实了这个猜想。
    此时此刻,她只能高呼一声:“法王,别心疼你的鞭了,保命要紧!”
    木人王当然也清楚。
    在哀嚎的同时,他操纵着傀儡之躯猛地向前一冲!
    与此同时,那具傀儡的脑后窜出一道流光,飞快地向夜空划去。
    壁虎断臂?
    李楚凝眸看着那道流光,戟指一竖。
    咻——
    一道飞火流星直击过去,行进的路径中将那道魔傀轻轻地一剑带过,完全没有什么停顿,就继续径直向上。
    轰——
    那道流光终究还是被飞火流星追上,化作夜空中的一道璀璨焰火。
    这一剑双雕,将木人王与他放出的魔傀双双爆杀。
    木人王。
    就此鞭断人亡。
    杀了木人王,一团白光入体,李楚却没有喜悦,而是轻轻皱了下眉。
    因为这木人带给他的经验值,虽然也不算少,可是和以往的斩衰境高手比起来,都还稍有不如,更不用说偃月教五尊法王这个级别。
    似乎有些古怪?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级别的大能也确实很难说彻底杀死。如果有些保命的后手,倒也不算出奇。
    那才飞出几十丈的张神婆见到天上这一幕,身子陡然僵住。
    她有预感,如果继续这样逃,不出一息时间,自己就会化为夜空中的第二朵烟花。
    纠结了下,她还是缓缓转过身,看着李楚。
    “嘿嘿。”她勉强挺直佝偻的身躯,笑道:“小道长,其实呢……我和他不是很熟。”
    “嗯。”李楚点点头。
    同时挥指将纯阳剑召回。
    这老太婆身上的怨气几乎不输于木人王,平日里肯定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了她的。
    “我有专门的操纵神魂的方法,可以让你控制无数女子,尽情享乐!”
    张神婆眼见着危字当头,立刻高声叫道。企图用这样“投其所好”的方法,来让李楚放过自己一马。
    但李楚听了这话,只觉此人更加邪恶……
    “不止能操纵人,狗也行!”
    张神婆见李楚似乎丝毫没有心软,赶紧更加努力地投其所好……
    “羊也行……”
    “黄鳝也行……”
    “大象都行……”
    咻——
    轰!
    在这个看不见星空的晚上。
    冥水谷旁炸开了第二朵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