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之外,某处巨大的鸟笼中。

    面具前辈正舔着笔尖,准备画一副‘笼中鸟’图。

    巨大的鸟笼中装着的是一只肥胖的白鸦……说是白鸦,但因为被喂的太胖了,它看起来有些像驼鸟。

    “我主,我能不能换个姿势?”笼子中的白鸦吃力道——它维持着大鹏展翅的动作已经一天一夜了,以往吃了睡、睡了吃的它,已经很久没做这么吃力的事情。

    “别动,动一下就扣你一年伙食。”面具前辈冷漠道。

    白鸦:“……”

    不愧是我主,爱人家的时候叫人家小宝贝,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睡觉就睡觉,想拉屎就拉屎……冷酷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留情面。

    “我主,墨磨好了。”胖虎将自己的爪子收回,轻声对面具前辈道——它就是上回那张‘虎啸山林图’的主角。

    面具前辈瞄了眼磨好的墨水,皱起眉头:“还是差了点。”

    上回为‘虎啸山林图’点睛的那一笔,因为加入了某个特殊强者的灵魂碎片,让他倍感满足。

    后来他也试过类似的方法,找到一些残存的灵魂碎片,但效果都不如之前的好。

    “看来那种‘祖’境界的灵魂,应该是当地的土特产。”面具前辈喃喃道。

    在外界,可能很难找到合适的灵魂碎片用来磨墨。

    “看来有空得再联系下那小家伙,看看能不能……咦?”正说话间,面具前辈眼睛一亮,望向自己身侧位置。

    身畔虽然空无一物,但面具前辈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一阵‘空间波动’。

    “这个空间波动,错不了!”面具前辈微微一笑,伸手一抓……一下刻,一扇紫色的空间之门被转移过来,转移到了他的身畔。

    只要是在这方世界中开门,那就等于是在他身畔开门,没有多少区别。

    紫色小门刚被抓来后,便有一面条状的‘灵魂’被扯了过来。

    “果然……”面具前辈伸手抓住这面条状的灵魂,微微用力一扯,原本还挣扎着想要回去的面条状灵魂,这次根本没有抵抗之力,被强行抽了出来。

    “咦?这次竟然不是灵魂碎片,是完整的灵魂?”面具前辈微微皱起眉头。

    完整的灵魂,不好直接下手……

    灵魂碎片可以直接拿来磨墨,完整的灵魂就得多些手续。

    “我主,完整的灵魂也不错啊。”胖虎在一边提醒道:“上回我们不是得到了一个能‘治愈灵魂伤势’的宝器吗?配合那个宝器的话,完整的灵魂不就可以源源不断的为我们提供‘灵魂碎片’了吗?”

    胖虚不愧是‘虎啸山林图’的主角,身为虎兽,它的创意根本不当人。

    完整的灵魂——机械之祖的灵魂,瞪大眼睛。

    这一刻,它真希望自己有‘语言障碍’能够听不懂这一虎一人讲的是什么。但这一虎一人讲的每一句话,都仿佛自带‘翻译’功能,明明没听过,但它却能听得懂。

    它要成为‘磨墨’的工具人?

    而且,不是一次性的,还要配合一个‘治愈灵魂宝器’成为永久型的墨宝?

    每次从它身上崩一块‘灵魂碎片’下来磨墨,再用宝器将它的灵魂恢复,未来有需要时再崩它灵魂?

    这是人能干的事?

    反抗!

    哪怕是灵魂状态,机械之祖第一个念头就是反抗,掀了这片天地。

    身为一界之祖,九界最顶尖的存在,哪怕只剩下灵魂状态,它也能发挥出无比可怕的力量——比如刚才提出恶毒计划的胖虎,它一根手指就能碾死!

    机械之祖的灵魂动了,它毫不犹豫的捏向胖虎,先杀了这只胖虎泄怒,再杀……

    砰~还没等它行动起来,便感觉灵魂一黑,失去了意识。

    老半晌后。

    等它醒来时,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玉瓶法器之中。在他边上,有个同款的玉瓶,瓶子里装着傻乎乎模样的神祖灵魂。

    机械之祖:“???”

    它的灵魂被送入到这个世界,它可以理解。因为它感觉是神祖用了某种后手,诈了它一把,将它的灵魂放逐。

    但是,神祖它自己的灵魂傻乎乎的也跟着被送过来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我想错了?那个古怪的将灵魂放逐的法术,不是神祖的手段?】机械之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如果那个眼魔状的‘神祖工具人’不是神祖后手的话,那现在……对方是不是渔翁得利?

    它的灵魂、神祖的灵魂,都被放逐了。

    原地就只剩下一个纯净的‘神格’和它的‘核心活种’!

    【是谁,那个家伙是谁?】机械之祖越想越感觉心慌。

    那个家伙,是早早就在布局,引起他和神祖间的战斗,然后将他和神祖一网打尽?

    会算计‘祖’的人,似乎只有同为‘祖’的存在。

    但是……正常情况下,祖和祖之间,是不可能发生战斗的。

    因为,九界有某种规则,在限制着身为‘祖’的它们,让它们下意识克制住自己,避免一祖统治两界,甚至是更多的九界!

    机械之祖自身是因为主动接纳了‘纪元之末’大劫的灭世之力,几乎将自己的阵营换到了对面对,才破开了九界对‘祖’的影响,最终才起了控制其他‘祖’的心思。

    即使如此,它也付出了惨种的代价。

    它核心活种上的伤势,可不是假的,是真真实实的伤,痛入心肝,彻底难眠的那种——要不是因为那些伤,它也不会变得如此暴躁。

    任谁,身上挂着好不了的伤,天天痛苦着,脾气都会变得暴躁的。

    隔壁瓶子中。

    神祖的半个灵魂看到了机械之祖,还友好地对它打了个招呼……接着,神祖的灵魂躺平,一副‘你快来融合我啊’的模样。

    机械之祖:“……”

    暴躁,暴躁!

    要不是这个瓶子装着它的灵魂,让它出不去,它分分钟就要过去,将神祖这傻逼揍死!

    我特么的干嘛突然要改变主意,对神祖下手啊!

    早知道的话,我继续勾引眼魔之主,按原计划对它下手不是很好吗?

    越想越气。

    但想着‘眼魔之主’时,突然机械之祖心中一动——那个坑了他一把的‘神祖工具人’,似乎就是眼魔族的?

    是神族花大代价从眼魔族那挖来的‘斗战法王’?

    【眼魔之主?眼魔族难道也有坑?】越想,他心中越凉。

    也就是说,不管他对‘眼魔之主’动手,还是对神祖动手,都有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在它的头顶!

    渔翁是谁?

    【烧烤人之祖?】那位传说中让巨人之祖都吃了个亏的新祖名字,出现在机械之祖心头。

    烧烤人之祖和他们不同,一出来就挑衅冥祖,顺道还打了巨人之祖……根本不受‘九界规则’对祖的压制影响。

    一种深深的绝望,涌上心头。

    但更令它绝望的是,那只它本想一手指碾死的胖虎,眯着眼睛拿着个小锤子向它靠近——看样子,是想用这小锤子崩它的灵魂!

    机械之祖沉默了片刻,它选择了封闭自己的灵魂,将自己的所有感官甚至是思维,全部封闭。

    它,放弃了思考。

    ……

    ……

    神格空间中。

    许奇寂的眼魔小号缓缓收起了自己的三千丈金身。

    同时它的目光,望向打开的神祖仓库。

    原本满满一仓库的‘能源石’如今只剩下不到千枚……血淋淋的代价!

    每一块能源石上都汇聚着劳动人民的血汗,付出能源石就在付出血的代价。

    眼魔小号意念一动,将余下不到千枚的能源石装入到自己的大剑空间中。

    随后,它的目光落在那些历代的神祖工具人身上。

    所有的神祖工具人,如同傀儡一样呆呆立于原地,在它们的身上有赤红色的能量在吞吐涌动。暴戾的气息,在它们身上扩散。

    这是被机械之祖的力量感染了?

    【怎么处理它们?】女武神问道。

    “一会儿再处理。”眼魔小号说罢,飘向虚空中的神格以及核心活种。

    买一送一,原本只是想将核心活种弄到手,结果神祖的神格也被附带着净化……

    许渔翁今天满载而归。

    “小心,这核心活种上的赤红色能量,很不祥。”见眼魔小号直接伸手抓向核心火种时,女武神出声提醒。

    因为‘外壳’被神格拆掉的原因,如今的核心火种气息更加暴戾。光是接近,都让女武神感觉难受。

    “不用担心……”许奇寂说着,直接伸手按在核心火种上。

    赤红色的能量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喷涌而出,迎着眼魔小号的头发就要燃烧过来。

    但就在这时,眼魔小号上的面具身微闪烁。

    赤红色的能量顿时乖巧下来,如同被驯服的猛兽,排着整齐的队伍朝着面具灌入——别看这面具体积不大,但它经过面具前辈上次的扩充,面具内能存储下供面具前辈‘大战一场’的能源容量。

    核心活种内的赤红能量,全部被抽空,一丝一毫都没有留下。

    净化的十分彻底!

    ……

    ……

    随着核心活种被净化的瞬间,九界的某处。

    二十四尊长相古怪的人型生物,纷纷皱起眉头。

    它们所处的空间,和九界相连……但却又和九界有差异,不属于九界的任何一界掌握。

    可以算是九界每一界相连之处的间隙空间。

    “失败了?机械之祖脱离了感染?”

    “不愧是祖级的存在,想对付它们太困难了。”

    “奇怪,凭机械之主自身,是很难净化我们的感染吧?它是找到了帮手?”

    “我们最近一系列的行动,已经引起了九界九祖的注意……前些天,巨人之祖单独闯入到冥界和我们世界的间隙里,想要调查什么,看样子身为九祖中的智者,巨人之祖已经产生了疑心。”

    “我们接下来低调行事……本次我们会提前掀起纪元大劫,不能因小失大,被这些‘祖’们察觉。”

    “我将这事上报给劫主,你们想办法锁定机械之祖的位置,看看机械之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对了,机械界也好好监控一下。”

    “我这边有消息,机械之祖和神祖搭线了。说不定是神祖出手相助了。”

    “神族吗?看样子得让神族自乱阵脚一段时间,免得它有余力出手帮助其它九界。星兽这颗隐藏了多个纪元的雷,是时候将它引爆了。拥有潜入‘阴影世界’能力的星兽,可不能一直充当神族走狗的角色。星兽,是时候翻身当主人了!”

    这二十四尊人形生灵讨论完毕后,各种散开……他们每一尊,都在执行自己的计划,忙碌的很。

    ……

    ……

    神格空间中。

    眼魔小号将‘核心活种’彻底净化后,尝试着将一部分的精神力探向这颗无主的‘核心活种’内。

    他的精神力一融入到活种内部,就感觉有些晕船。

    活种核心内部有一片精神海,辽阔的就像无际的海洋——许奇寂的那道精神力,如同大海上的孤舟,随时都要翻船。

    这就是‘祖’这个境界的精神力强度!

    如果没有相匹配的实力,哪怕是无主的核心活种,都不是外人能支配的。

    “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直接控制核心活种,太勉强了。”许奇寂估算将自己全部精神力投入到这颗核心活种内,最多也就蹦起一个大浪花……

    “只能借助‘宠物空间’了,千万要给力一些啊,宠物世界。”许奇寂控制着自己的宠物空间,缓缓将这颗祖级的核心活种,移入其中。

    因为是无主之物,所以核心活种没有反抗——它目前的状态就像是植物人,活着却没有灵魂。

    “第一步成功。”许奇寂松了口气。

    下一步,将核心活种和宠物世界绑定!

    “你将核心活种移到什么地方去了?”女武神突然好奇道,原本她并不是个好奇的人,因为她懂得‘秘密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的道理。

    若是她掌握了太多关于眼魔法王的秘密,她的自由就越来越遥远。

    但可能是因为核心活种之前和神格‘同步’过的原因,当核心活种被转移后,她的内心不知为何,突然快乐起来。

    这种毫无根源的快乐,太突兀了。

    就跟一种‘设定’一样,你根本没有遇上快乐的事情,但设定要你快乐,然后你就强制快乐了起来。

    简直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