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神祖的传承,比起冥界亡灵女巫的传承要霸道的多。

    亡灵女巫传承主要是为了创造能成为冥祖‘人间体’的女巫,所以传承过程是循序渐进的,一步步传承。亡灵女巫的实力提升后,就能解锁更多的传承——最终打造一个最适合冥祖的人间体来。

    而神祖的传承就是直接填鸭式的直接强灌。

    不管坐上王座的家伙能不能承受传承的强度,反正一波强灌再说。

    能坚持住,就代表坐上王座的家伙有成为新一届神祖之姿。

    如果被灌爆了,那只能说坐上王座的这个家伙,器量也就到这种程度……死了也就死了。

    许奇寂的这根头发分身就差点被灌爆,感觉头发分身的体型,都被撑大了一圈,胖了些……

    好在头发分身后面有两层缓冲为后盾,一层是眼魔小号做为过滤网,尽可能的将传承过来的知识、经验进行分类。

    再将大概整理了一遍的知识、经验共享给远在713世界的本体。

    本体坐享其成。

    “这样下的话,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将神祖的传承给拿下了。”许奇寂的本体估算道。

    神祖的传承不管有没有‘后门’之类的,都没关系。哪怕后门再大,眼魔小号都被神祖占据都没问题。

    眼魔小号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后门’,许奇寂甚至很期待神祖能看上眼魔小号,将它占据。

    而经过眼魔小号过滤的神祖经验和知识,对目前的许奇寂来说是非常富贵的东西。知识这种东西,就是需要一代代的‘前人’种树,后人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走的更远。

    有了神祖的这些经验,他的本体在未来的晋级路上能走得更轻松。

    传承的时间过的飞快……眨眼间就过去了半天时间。

    屋外的小队成员,牢牢守护在主殿门口,寸步不离——他们可以清晰感觉到,主殿内虚八八法王的气息正在不断增强。

    八八法王在里面应该有奇遇。

    而他们,仅是站在门口,隔着主殿的大门,心头都会不断涌上一波波的‘顿悟’。这是祖神传承时,偶尔泄露出来的一丢丢知识数据电波。

    这些数据的电波,可以被神族成员接收。来自神祖的知识,让这几位二代护殿战士茅塞顿开,以往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现在似乎都懂了!

    能量虽然没增涨太多,但心境、理论都得到提升,未来的路能走得更顺畅。

    他们哪怕守在门口,都不觉得厌倦。

    其中暴风更是恨不得能守在这门口,为八八法王守门到天长地久。

    ……

    ……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后,可怕的神祖传承灌体才渐渐放缓速度。

    “结束了吗?”王座上的头发分身,已经有些撑不住。

    “恐怕还早……经过我整理后发现,目前传承的知识和经验,应该只是神祖传承的系上一阶段。之后还会有第二阶段之类的传承,但应该会有其他激活方式。”眼魔小号琢磨道。

    神祖在多个纪元中积累下来的知识和经验非常可怕,哪怕只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传承知识’也不是短短一两天时间内能完成传承的。

    “到时换个分身吧。”头发分身自问自答。

    这个分身正好可以完成第一阶段的传承,然后爆体完成自己的使命。

    他话音刚落,神祖的传承就猛地一灌,暂时告一段落……头发分身的身躯也爆炸开来,他撑到了最后,完成了使命。

    “呼~”眼魔小号也暗暗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他有些希望能有人过来,替他揉揉脑袋,脑袋现在涨得很。

    【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来规避‘神祖传承’的影响。】正当眼魔小号稍稍有些放松时,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子声音突兀地响起。

    但事实上,这沙哑的声音并不是真正的声音,而是精神力直接作用在脑海中,是一种传音手段。

    眼魔小号转眼望去,便看到在白玉王座的后方,有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踏出,出现在他的眼前。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空间波动,就仿佛她一开始就在那里。

    说罢,这位女子迈着猫步来到白玉王座边上,大大方方地坐在王座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眸中带笑望向眼魔小号。

    “神祖吗?”眼魔小号望向对方,缓缓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他在接受传承的时候,已经推算到神祖可能会降临的可能。

    神祖真算是九祖中最复杂的一个。

    就目前,许奇寂接触到的‘神祖’已经有好多个分裂体。

    充满萨拉星上的神祖种子中蕴含的‘初始神祖意志’。

    然后是那位一手将整个神族引向‘能量体’化的神祖雕像,这位应该是初始神祖在萨拉星上经历了某些事情后,被谋算,从而占据了初始神祖身躯的存在。

    再接着就是眼前这个女性。

    眼魔小号在看到对方后,就立马猜出了她的身份——因为他小号后方的尾巴有些蠢蠢欲动,像狗子的尾巴在摇晃着,就像是遇上了主人。

    女武神吗?

    那位在‘绝望之主’口中的挑战神祖的上任‘护族法王’。

    从白玉王座这边的信息来看,这位女武神很可能就是上一个‘神祖传承者’,接受了传承后前去挑战‘上届神祖’,然后成为这届的神祖……完美的工具人。

    不过,这位女武神在挑战神祖前,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将成为‘工具人’的事实。所以她留下了一些手段。

    比如她的尾巴,比如她那件束腰的法器。

    她留下了这些东西后才去成为‘神祖工具人’……未来也是想借着尾巴和束腰法器,进行某种目的。

    比如……从工具人的状态中分离?

    许奇寂看到对方的时候,大概就已经猜出了对方的想法。

    【你比我们都要更聪明,你也比我们都能忍的住诱惑。】女武神坐在王座上,双腿交叠,轻轻抖动。

    每一个抖腿的人心里都有一台脚踏式缝纫机,女武神心中的缝纫机肯定是二倍速版本的,腿抖动的频率非常快——这代表着她应该很激动,或是紧张?

    而且,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通过精神沟通的方式,和许奇寂在交流。

    从她的话中可以听出,她已经看到了许奇寂用‘分身’坐上白玉王座去接受神祖传承的事。

    这种方法,是她和历代神祖工具人都没想到的方法—或者说,当她们来到这座宫殿,看到白玉王座的时候,精神就受到影响,满脑子只有‘坐上王座、接受传承’这么一个念头。

    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等她们冷静下来时,恐怕已经完成了神祖的传承,成为了新的工具人。

    【你心中有什么疑惑,趁着我还清醒,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女武神笑眯眯望向眼魔小号。

    “历代的一位位‘神祖’,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的?继任的神祖和真正的‘神祖’之间又是怎么一种共存方式?”许奇寂眼魔小号思索片刻后问道。

    初始的神祖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需要一代代的‘工具人’来,继承他的神祖位置,完善自身。

    但工具人和真正的神祖之间,是怎么一种共存方式?

    【你的问题非常好,说是共存,倒不如说是‘继任的神祖’也就是我们这些工具人,最终融入到神祖那庞大的体系中,成为它的一个分身,成为他的一部分。】女武神一手托腮:【我们这些工具人,获得的好处可能就是成为一纪元的‘神祖’,能行使所有神祖的权限和力量……但神祖的权限和力量用得越多,受到的影响就真大。最终,整个人都会变成神祖的模样。】

    许奇寂听到这里,心头思索起来:神祖的做法,可比冥祖的人间体要恶劣的多……神祖是曾经受了伤吗?或者说,冥祖是不是也曾经受了重伤?

    听到这两种可能性后,他下意识就会将神祖和冥祖的状态联想到一起去。

    一个培育人间体,一个培养工具神祖……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你是不是在怀疑神祖是否受了重伤?你的这个猜测我无法回答,因为我也没获得真正的答案,这个问题也是我曾经一直思索和寻找答案的事。】女武神回道。

    “那等一纪元过去后,以前的神祖工具人们呢?”许奇寂问道。

    【自然是沉眠了,和神祖一样,陷入漫长的沉眠状态。甚至别说是历代工具人了,就连我这种最新的工具人,也抵挡不住那种诅咒般的沉眠,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休眠状态。】女武神算是知无不言:【未来的某一天,当真正的神祖恢复后,或许所有的历届神祖都能跟着恢复苏醒,成为有自我意识又受到神祖控制的牺牲分身吧。】

    等于是有自我意识的傀儡。

    这显然不是眼前这位女武神想要的状态。

    “所以,你想要的又是什么,你想做什么?”眼魔小号再次问道。

    女武神不可能会因为单纯的善意出来,和他解释这么多事情。她肯定是有某种目的,而这个目的应该是需要他来帮忙的。

    【很简单,我不想当神祖了……也不想在未来成为神祖的一个傀儡分身。】女武神望向许奇寂,露出好看的笑容。

    不愧是曾经的狐族神女,这一笑就能让人恋爱。

    如果是青春萌动的少年一看到这笑容,肯定就会陷入到恋爱的海洋中,一秒内就连孩子叫什么都能敲定。

    但许奇寂早已经不是萌动期的少年,虽然对方的笑容很好看,他却没有陷入其中——可能是狐女没有尾巴,魅力值还没达到临界点的原因。

    没有尾巴的狐女魅笑,是会减分的。

    “我能帮到你?”许奇寂主动问道。

    说起来,他倒是想到了狐女刚才和他对话中的一个华点——1届的神祖工具人,会撑住一纪元之久,在一个纪元结束后,等到下一个神祖工具人出现,才会陷入到沉眠中。

    但女武神的时间点不对……这个纪元虽然快要接近‘纪元之末’,但还没结束。

    而他的出现,会不会成了替代品?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女武神望着许奇寂屁股上的尾巴——那是我的尾巴,是我的象征。

    但是现在,她是你哒啦~

    既然我的象征都已经是你的了,那你就是我了。

    没毛病!

    “如果我拒绝呢?”眼魔小号淡定道。

    【当然是已经迟了啊~】女武神笑得更好看了,可能是心情特别好的原因,她这次笑的甜度超高,糖尿病患者见了得当场发病那种。

    早在许奇寂的眼魔小号将尾巴装上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虽然你很谨慎,用了一个奇怪的分身来代替你自己,坐上王座去接受传承。但分身接受了传承,传承知识还是到了你那里。你已经完成了‘神祖传承’,成了候选神祖。你已经证明了你自己的神祖姿质。你就是神族接下来的王!】女武神毫不脸红的夸赞许奇寂,就差要将自己脑海中所有的夸奖之词都念一遍。

    说罢,她站起身来,对着许奇寂张开双臂:【别挣扎了,最后送你一个拥抱,然后你成为神祖,我的这具成熟的神祖身体也可以交给你~一切都可以送给你。】

    “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许奇寂拒绝道。

    【没关系,我不介意。】女武神双手虚抱。

    眼魔小号的身躯就不受控制,被吸引了过去。

    【从今天起,你就是新任的神祖……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而我要的,只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就可以。准确来说,这部分曾经也是属于我的。】女武神说的,自然是自己那条好看又保暖的尾巴。

    尾巴才是她的本体~

    她要通过这条尾巴,在许奇寂眼魔小号成为‘新祖工具人’的过程中,让自己的灵魂和和许奇寂尾巴间完成‘偷渡’流程。

    如此一来,她的躯壳就可以留在神祖体系中,当个傀儡,甚至交给眼魔小号也没问题。

    而她的灵魂会附到尾巴上,悄悄断开,获得自由。

    【反正,你本来就是要成为神祖的,不是吗?】女武神用力抱住眼魔小号,另一只手抓住了大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