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奇寂突然感觉气氛有些沉默。

    就像是好好聊天,聊着聊着突然对方不接话茬了,就会有些难受。

    好在沉默没维持多久,软泥使者便又开口了:“你家的祖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目前还不确定。”这个问题,许奇寂只能含糊其辞。

    这也是他最近比较近担心的事情……虽然说713世界中,眼魔一族负责的‘人道之剑’部分已经铸造完毕,人族在这一纪元已经完成了任务。就算眼魔之祖苏醒,理论上也不会对713世界的人族再做什么。

    但是,713世界上的那批‘黑烟帝国’成员,可都是被许奇寂弄到地下城世界去了。这批黑烟帝国成员,算是眼魔的爪牙。

    打死了对方的狗,一旦眼魔族全面苏醒,眼魔之主睁眼,也不知道它的态度是什么。

    所以,在眼魔之祖开眼之前,713世界最好掌握‘祖’这个级别的战力才保险。或者至少也得让他达到‘武神’这个境界,好带着全球人类开始逃跑计划。

    “你们的祖苏醒时,你和我联系一下。这一次的纪元之末时,我祖想和你们的祖见一面,谈一些事情。”软泥使者语气有些严肃。

    这两族的祖,果然也是有奸情的呀。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许奇寂随口问道。

    软泥使者:“你也知道,我祖偶尔会看到一些‘未来’,拥有预知的能力。”

    【我不知道啊,我完全不知道你家老祖这么吊,还是先知啊!】许奇寂心中一慌,他这种间谍最怕什么?最怕就是这种能看到未来的预言人士。

    万一人家在‘未来’或是‘预言’中看到了他这个间谍的身影,那他这个间谍就很难受了。

    不是他专业能力不够强,而是敌军开了‘未来视’的挂。

    “我祖预言到,这次的‘纪元之末’很危险,或者说很奇怪……这一次的纪元之末,可能会有‘祖’陨落。而危机,不仅仅来源于纪元之末,甚至可能来源于其他地方。有些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需要祖与祖面对面交流。”软泥使者透露了一部分预言。

    许奇寂微微点动身躯。

    ——来源于其他地方,难道说的就是他?未来,他会导致‘祖’陨落?

    这倒很像是他会干的事情。

    不过听软泥使者的语气,它似乎在警惕着其他人,警惕着除去眼魔使者外的存在。

    难道危机,还可能来源于其他的‘祖’?

    “我知道了,我回头会想办法联系‘祖’,如果他一苏醒,我就会和他商量此事。”许奇寂先将这事应下。

    至于唤醒眼魔之祖这事,别说是他没技术了,有他也不可能干这种自损的事情。

    眼魔之祖睡得越久,对他们就越有利。

    “那下回见,最近注意安全。”软泥使者语气中有些不舍,它收到了许奇寂给它的床新版本《友谊诀》,得快点将这新版本的功法传开,争取让更多的克隆体掌握这部功法。

    同时,它也在暗中让眼魔使者提起防备之心。这就是在暗示眼魔使者,小心其他几界的种族。

    许奇寂听懂了这意思,然后轻声道:“你这边也注意安全……特别是生活在你们世界的人族,很可能会成为九界其他族的目标。”

    冥界的人族被他转化成了‘灰烬者’,机械族那边也隐隐透露出它们世界环境越来越不适合人类生存,人族数量急剧降低的事。

    许奇寂有些担心软泥族人类的生命安全。

    “放心吧,我早有防备。而且如果九界真有需要,我族可以提供一部分‘克隆体’的……克隆体实验已经成功,一旦我们成功铸剑,那这个技术,我们甚至可以推广到九界。”软泥使者微微一笑。

    这也是它们希望看到的。

    那位拥有‘预知未来’能力的软泥之祖,显然是非常有智慧的存在。

    和许奇寂道别后,软泥使者送走了许奇寂的‘精神光团’,让许奇寂的意识团回归。

    其实,它感觉留下眼使的这一小团意识也挺好的,可以当成是双方的沟通手段,随时保持联系。

    “下回吧,下回让它留缕意志在我们软泥界着。”软泥使者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开启空间门,直接遁往软泥界的最深处。

    那里是软泥始祖的沉眠之地,一座巨大的寺庙。

    寺庙的模样和人类的寺庙构造相似,可以看出很多细节之处,出于人类之手。

    通往寺庙的大道两侧,竖立着一尊尊的雕像。

    这些雕像,化做无数罗汉模样,摆着各种各样的造型。

    细看之下,可以发现这些罗汉雕像都是‘泥雕’,其核心处涌现出生命气息,是活物。

    它们都是软泥一族的成员,是软泥始祖座下亲卫。泥祖沉眠时,它们也会跟着沉眠,化为泥雕,守护在寺庙之外。

    一路上,偶尔还能看到人族的身影。

    和其他九界的祖不同,泥祖所沉眠的区域并不是禁地,反而生活着一些人族和部分软泥族成员。

    软泥使者一路来到寺庙中最大的那一座中,推开寺门。

    大寺中,生长着巨大的莲花。

    花上躺着一座同样巨大的泥雕,呈侧卧之姿。

    这巨大的泥雕,就是泥祖。

    相比起因为审美观跟着‘眼魔使者’走的泥使,泥祖则更喜欢化为这种类人的姿态。

    在泥祖的身边,竖立着两座气势庞大的护法雕像。

    一座似兽,一座似鹰。

    这两尊泥雕身上散发的气息,都隐隐快要接触到神境,是武圣中的最顶尖存在,这种境界,在软泥族中被称为是‘神子’,再进一步便是神境。

    软泥使者来到泥祖面前,跳到蒲团上。

    泥祖依旧在沉眠,没有苏醒的痕迹。不过这不影响软泥使者报告情况,它坐下后,开始将最近九界的事情整理好,一段段地念给泥祖。

    大事情全部念完后,软泥使者又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做了汇报。

    比如‘新祖’的诞生,冥界人族化为‘灰烬者’的事。

    以及‘克隆体计划’的成功。

    “我已经按祖您的吩咐,请眼魔使者转达邀请,请眼祖过来。眼魔使者已经答应,一旦眼祖苏醒,它就会第一时间通知眼祖。”软泥使者说罢,停下了报告。

    沉眠中的泥祖,身躯没有动作。

    不过在它的头顶处,却隐约浮现了一个梦境般的投影。

    七彩之色在那投影中扭曲,化为如梦如纪的雾气。

    雾气中,隐约投影出一些画面。

    画面中的软泥族和眼魔族,相互守护,似乎在共同对抗着什么。但具体对抗的东西是什么,梦境中很模糊,看不清楚。

    “未来,我们两族会相互守望吗?我会继续加强我们和眼魔族的关系的。”软泥使者欣喜道。

    祖都这么下达指令了,那它就是奉祖的意志去和眼魔使者搞好关系。

    未来,九界其他族都不靠谱。

    连人族可能都不可靠。

    但眼魔族会和它们并肩战斗!

    得到泥祖的指示后,软泥使者开开心心地离开了。

    待软泥使者身影消失,泥祖的嘴角浮现暖暖的笑意,就像是看到自己家熊孩子长大了一样的笑意。

    它头顶上,梦境画面开始收缩。

    梦境中,除了和软泥族相互守望的眼魔族外,还出现了少量人族的身影。只是这些人族都很弱小,属于需要被保护的对象。

    【人族啊。】泥祖的身躯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它和人类之间,有着不同于九界其他种族的渊源……不过,这渊源不是整个人族,而仅限于生活在‘软泥界’的人族。

    在上古时期,软泥界的人族和软泥族,是共生关系。

    有这一层关系在,软泥族才会格外照顾整个人族。

    泥祖的叹息声散去。

    同时,侧卧着的泥祖手上,有一卷‘经书’悄然掉落。

    经书落地,其上的泥壳碎开,露出了一页金属打造的书卷。

    泥祖身边的那只鹰状雕像,仿佛听到了闹钟声音一般,苏醒过来。

    它的翅膀缓缓展开,爪子伸出,抓起这页金属书卷。

    接着,它对着泥祖微微一拜,抓起金属书页,展翅高飞。

    飞出泥祖寺后,它翅膀用力加速,激活了身上的‘跨界传送法器’,身形直接消失在软泥界,遁往九界的神族世界——也就是许奇寂所在的那方九界。

    泥鹰爪上的金页,是一部剑阵合击之法,由九界九祖共掌。每一位‘祖’执掌这剑阵中的一招。

    这便是控制‘人道之剑’的剑术。

    泥祖手中的这页金书,原本是属于神祖之物……纪元之初,泥祖用了一些手段,从神祖手中将这页金书取走。

    如今到了纪元之末,也是时候将这页金书交还给神祖。

    泥鹰遁入到‘九界·神界’之时,坐标是随机的。

    它会随机出现在神族世界的某个坐标,之后凭借着它出色的空间感应能力,可以将这页金书,放回到神族的‘试炼之地’中心。

    那试炼中心,正是神使安排‘护族法王虚八八’等人参加的萨拉星。

    咚~

    结果可能是运气问题,泥鹰一出现时,突然撞上了一个坚硬无比的东西,脑袋都撞成了软泥状。

    泥鹰巨大的身形后退了半步,望向眼前这个坚硬的物体——要知道以它‘神子’的境界,哪怕撞上陨星,也要将陨星撞透。

    结果一眼望去时,它便看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防御。

    这防御,将整颗生命行星守护的牢牢实实。

    在距离它很远的地方,还有神族的战舰、星兽,在不断的攻击这生命行星的防御。

    泥鹰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

    这就是泥使说的‘神族今年遇上的困境’——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佬,在神族世界的人类行星上装了这么一层防御。

    神族在这防御上,折损了一位殿主,现在只能靠磨的手段,一点点磨去这防御。

    泥鹰瞄了眼这防御,又甩了甩自己恢复的脑袋。

    连它都无法撞破防御,神族今年真是流年不利。

    这样也好。

    再拖一段时间,等它们软泥族的‘人道之剑’铸造成功的话,就可以借口向神族出口一批‘克隆体’,来代替这个世界的人类。

    顺带还能从神族这群土豪手中,赚一笔。

    想到这里,泥鹰乐呵呵的张开翅膀,准备远离。

    就在它想远走高飞时,突然……在它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张‘脸’来。

    那是一张很小的图案脸蛋,出现的角度刁钻,只有它能看到。

    说是‘脸’,其实应该是一个‘水滴’状的东西。

    水滴之上,睁着一只大眼睛,还附带一张小小面具。

    原本正准备飞走的泥鹰,翅膀一僵。

    什么情况?

    这张小脸,不是‘眼魔使者’的模样吗?

    它用力摇了摇头。

    再往那防御的位置看去时,却见那‘脸’早已经消失不见。

    “是我眼花了?”泥鹰疑惑道。

    刚才它撞上了这防御,将脑袋都撞烂了,可能是因为这一撞,产生了幻视?

    “不过幻视的话,我脑袋里为什么会出现眼魔使者的模样?难道是因为祖使一直在念叨它的原因?”泥鹰喃喃道。

    之后,它又仔细打最一圈这层防御,见没有任何发现后,翅膀一展,远遁而走。

    虽然内心很疑惑,但它还有任务在身,没时间在这里浪费。

    ……

    待泥鹰彻底消失后,隐藏在‘防御’后的许奇寂意识,才松了口气。

    说来也是巧。

    他的这一小团意识力量,刚好从‘软泥界’那里离开,被泥使送回。

    这一小团的意识回归时是从‘软泥界’回到‘九祖使者空间’,再从‘九祖使者空间’回到许奇寂本体位置。

    正因为有中转,所以稍稍折腾了些时间——加上许奇寂还在‘九祖使者空间’中稍稍呆了会儿。

    他现在有空时,都会在九祖世界中稍坐一些时间,看看能不能强化下和其他使者的感情,未来有机会成为‘好友’。

    当他意识回归世界时,突然感应到‘防御’受到了重击。

    这重击的程度,超出了以往的神族攻击。

    他意识轻轻一扫,便看到了这只泥鹰……

    本来,许奇寂的意识也不会暴露的,隔着防御层静静看着就好。

    但泥鹰脚上的那一页金书,吸引了许奇寂的注意力。

    他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入了神。

    目光被其上记载的‘剑法’所吸引,不小心露了刹那时间的意志投影,被泥鹰瞅到。

    “希望它只当是看错了才好。”许奇寂心中暗道。

    .

    .

    今天再奶一本书,好伙伴青子大大的新书:《茅山神婿》,已经十万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