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九界的‘铸剑之地’许奇寂内心是隐隐抗拒的……他并不是很想前往这种地方。

    铸剑之地对人族来说,是比坟场墓葬群还要阴森的地方,是真正的人类绞肉机。

    就算如今软泥族的铸剑之地,投入的是克隆人也一样。身为人类,看到大量的克隆人被铸剑,也不可能淡然面对。

    但此时,他的剑心竟然感应到了召唤,仿佛那‘铸剑之地’中,有东西在吸引着他。

    【那就去看看吧。】许奇寂心中暗道。

    软泥怪使者用脑袋顶着许奇寂的精神力团,缓缓爬向铸剑之地。

    它的速度不快,不急不缓……

    爬了大半天,还没爬一百米远。

    许奇寂:“……”

    说实话,他都开始怀疑软泥怪这个种族是怎么征服整个‘界’的。

    这弱鸡的爬行速度,连人类的普通孩子都比不上。要说身体素质,软软的一滩……

    以软泥怪的初始面板,得弯道超车多少回,才能成为一界霸主?

    “奇怪,今天地面没有润滑吗?速度这么慢。”这时,软泥怪使者突然出声道。

    许奇寂:“???”

    地面润滑,然后滑过去?

    “算了,不这样爬了。今天可能是负责道路清洁的族人还没上班。”软泥怪使者说罢,身体便裂开了!

    【装甲?】许奇寂眯起眼睛——难道,软泥使者外部的这滩软泥,其实是一大装甲。它的真身,藏在软泥之中?

    软泥使者裂开,如同拉开了拉链,露出了里面的一层兔毛皮状的内部。

    许奇寂:“……”

    如果真要形容的话,此时的软泥使者就像是一个丑陋外表的……皮包?

    此时在软泥使者的皮包内部,装着很多玉石打磨的物品。

    这些物品五花八门,有许奇寂能认出的人形状、四脚动物状、昆虫状、鸟类模样,也有一些许奇寂说不出来的,不知名状的形态。

    软泥使者似乎在挑选,她选了片刻后,最终将那个‘人形’的玉石物件取了出来。

    接着它将自己身躯拉链重新拉起。

    “这是干嘛?”许奇寂一脸疑惑。

    “我族的原始形态,不适合赶路。我得换个形态。”软泥使者解释道。

    说罢,重新恢复为软泥模样的它展开体,将软泥身体化为网状,扑在那人形玉石器件上。

    以那人形玉器为骨架,软泥使者一阵变幻,片刻后变成了……软泥人!

    说实话,在软泥使者开始变幻的时候,许奇寂内心是有些期待的,他在期待着那种大反转场面,软泥怪使者+人形玉器,变为俊男美女的画面。

    结果,人家就是单纯的将身体挂在玉器上,化为软泥人状态。

    白瞎了许奇寂半天的期待。

    化为软泥人后,软泥使者活动下身躯,满意一笑:“这样行走起来,就快多了。”

    然后,它再次将许奇寂的精神团抓起放到头顶,大步往铸剑之地行去。

    “对了,眼祖使者,其实我还能化成眼魔的样子。有机会我变给你看看,我的眼魔样子是精挑细选的,绝对会是眼魔族美人的模样。”软泥使者边走,边打趣道。

    许奇寂:“……”

    不好意思,您哪怕变成眼魔一族的绝世美人,我也欣赏不来。

    而且,就凭你这‘软泥人’的变身,你变成眼魔怕不是‘软泥眼’?

    仿佛是猜出了许奇寂的想法,软泥使者乐道:“你是不是感觉我变成人类的模样,很敷衍?感觉我变不出眼魔族精致的模样?”

    【这都能‘懂了’?你们这些懂王的技能,越来越强了啊。】

    “人类模样我不是太喜欢,所以当然是粗糙变幻,没有精雕细琢过。下回我让你长长眼。除了人类模样外,我变化成陨星族的时候,也能变出陨星族美男子的形态。”软泥使者十分自信。

    说话间,它已经带着许奇寂抵达到了软泥族的‘铸剑之地’。

    九界九族的铸剑之地,都略有不同。

    眼魔族会借助‘星核之力’来铸剑,而软泥族则只借用地脉的力量,化出一个庞大无比的泥泽。

    这泥泽直通地底地脉,仿佛能连通黄泉。

    此时,这铸剑沼泽的边上,站着好几位软泥族的成员,这些成员正在不断往泥泽中添加铸剑的材料。

    一些看起来很贵重的金属、能量结晶,还有一些看起来很美味的泉水。

    除了这些软泥族的铸剑成员外,许奇寂还看到了一只眼魔。

    此时,这只眼魔正被好几只‘软泥眼’包围着,大眼睛中透露出幸福之色。

    这几只软泥眼,正是软泥族成员所化。

    比起许奇寂身下粗糙的‘软泥人’状态祖使,这些软泥族所化的‘软泥眼’个个栩栩如生,除了材质上还能看出一些软泥族的特征外,无论是色泽、触感、水汪汪的大眼睛,都和眼魔族无异。

    通过那只眼魔享受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这些软泥眼放在眼魔族,应该也是美人级别。

    估计着,对于这只眼魔来说,这些‘软泥人’就像是活着的手办之类?

    会动,会说话,触感十分棒的手办都活了过来,陪着你说话……除了材料上隐约能感觉出和真人的差别外,的确应该会是件很享受的事。

    许奇寂看到这只眼魔后,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真·眼祖使者借给软泥使者的那位‘眼魔铸剑使’,这次是来协助软泥族铸剑的。

    因为软泥族本次铸剑,想使用‘克隆人’为原材料,要进行各种实验。而它们本族的铸剑技术,不足以撑起这些实验,所以才向眼魔一族借调了铸剑使来。

    每族的铸剑技术都各不相同,眼魔族的铸剑技术正好能和软泥族相辅相成。

    半年前,还哭着喊着想回家的眼魔铸剑使,如今完全乐不思蜀……这些时间根本没有提起想回家的话。

    估计让它从此就生活在软泥族,它也乐于接受。

    “祖使大人!”感应到软泥使者到来后,所有的软泥族成员都停下手中的工作,对着软泥使者行礼。

    眼魔铸剑使也转过身来,对方是祖使,而且是和眼魔族关系甚好的软泥祖使,所以它也会给予尊重。更重要的是,它曾经看过软泥族使的‘眼魔形态’,那形态美到它掉泪——因为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看态度久,舍不得眨眼后,酸痛到落泪。

    转身行礼的同时,眼魔使者突然又看到了软泥使者头顶的那小光团。

    那小光团,给它一种熟悉的感觉。

    “祖,祖使大人!”眼魔铸剑使突然蹦起,重重落在地上行礼。

    “嗯。”许奇寂没有回复,只是用精神力发出一个‘嗯’声就算完事。

    见祖使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眼魔铸剑使松了口气。

    ——也对,本来就是祖使让它留在软泥族,协助对方继续铸剑,它也是在执行祖使的命令,祖使的确没道理生气。

    “利用克隆人铸剑的计划,还顺利吗?”软泥使者问道。

    “回两位祖使,昨日晚们投入了第一批克隆人……从效果上来说,比不上利用真正的人族,但可以确定的是,克隆人可以成为铸剑的替代品。”眼魔铸剑使和软泥族研究成员相继回复。

    “期间,我们还尝试着加入人类血液提升品质,实验数据表明,这个方案是可行的。”有位软泥研究者打开了一件光幕,上面用软泥族的文字记录着大量的实验数据。

    他们本纪元的目标,就是不用牺牲人族来铸剑。在这个过程中,使用一些人族血液倒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不用伤害人类,只用展开献活动就行。

    相比于付出生命而言,只是在身体健康范围内献点血,谁都能接受。

    说话间,有一批的克隆人被送了过来,要进行第二次实验。

    许奇寂的精神力扫荡过去。

    然后他一头问号。

    他看到的并不是人类模样的生物……而是一些和‘软泥怪’相似的生命体。

    反正就是一团软泥,不过,它们的身上倒是透露出人类的气息。

    是用人类为母体克隆出来的……软泥怪?

    “不是人类的外表?”许奇寂用精神力共鸣方式,提出疑惑。

    “当然是为了效率,我们没时间搓一个人类的外表出来,太浪费时间了——相比之下,我们自己习惯的‘软泥模样’更简单,加上我们原本就有成熟的克隆软泥躯体科技,有成熟的流水线,稍加改造就能马上投入使用。更有效率,又更快,我们干嘛还要搓个麻烦的人类外表出来?反正只要本质上是‘人类’不就行了?”软泥怪使者使者反问道。

    反正都是要送入到铸剑泽里去的,干嘛还要精致雕刻?

    许奇寂感觉软泥使者说的好有道理……另外,虽然本质上还是‘人类’,但只要形态上是软泥模样时,许奇寂发现自己内心竟然好受了许多。

    这种‘好受’可能有些自欺欺人,但感官上就是能接受得多。

    软泥使者带着许奇寂,站在铸剑泽的边上。

    很快,第二批‘克隆人’被送入到铸剑沼中。

    这些克隆人,没有感情波动,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其中大部分都没有接触过外界……它们被创造出来,在培育器中成长,成长到合适的大小后,就被送到铸剑泽。

    铸剑泽很快将这第二批‘克隆人’吞噬——准确来说,这批‘克隆人’刚送入铸剑泽,就融合成一体了。

    双方都是‘软泥’状,一接触后,就混合到了一起。

    “这批克隆人,有修炼了《友谊诀》吗?”许奇寂望着这一幕时,突然心中一动。

    因为他和这批‘克隆人’中的一部分,有着缕缕若有若无的联线感。

    软泥使者点头:“没错,第二批的克隆体中,有不少成功修炼了《友谊诀》,才让它们的品质变得更高。一个就抵得上数十个普通的克隆体。之前的第一批中,修炼成功的个体就比较少。”

    许奇寂静静望着铸剑池中的变化,他内心中突然涌出阵阵的悲伤感。

    这种悲伤感,源于他的本体,源于本体的‘丹田星海’。

    每一个修炼了《友谊诀》的个体,都是许奇寂的朋友……自从许奇寂星海成型后,星海中的星光们都在茁壮成长,几乎没有个体大面积死亡的反馈。

    但今天,人族阵营·克隆人分支的星芒中,大量的个体被祭剑。

    这些个体被祭剑后,许奇寂星海中代表着它们的‘星芒’,微微黯淡下来。代表着这些星芒主人牺牲。

    不过黯淡下来的星芒,并没有消失,依旧会留在星海中……只是它们失去了继续成长的可能,没有未来,成了‘死星’。

    一口气死了这么多朋友,许奇寂的星海就自然反馈出一种悲伤之意。

    这悲伤之意,还有些无法控制。

    【这就是‘友情’的代价吗?】许奇寂不由将目光落在了体内星芒阵营中,为首的几颗‘金蛋’级使者星芒。

    一颗使者级的星芒,就抵上成千上万的普通低级星芒。

    如果未来,他出手斩杀了一尊‘使者好朋友’的话,那悲伤得多巨大?

    估计,忍不住会哭出声来,还是嚎啕大哭的那种!

    许奇寂光是想到这个场面就头皮发麻。

    ——这得多虚伪,才能在杀了敌人后,抱着敌人的尸体放声大哭?

    许奇寂感觉自己的未来,前途无亮。

    在哭泣中痛击我的‘敌人朋友’……

    “眼使,你在悲伤?”软泥使者突然问道,它突然从眼祖使者的精神状态中,感觉出一种淡淡的悲感之意。

    “我只是有些触动。”许奇寂叹了口气,继续望着铸剑泽。

    片刻后,他皱起眉头。

    铸剑泽中,随着第二批克隆体彻底和铸剑泽融合后,一道气势磅礴、古老的剑势,在池上凝聚。

    下一刻,许奇寂体内那一批的‘死星’,又重新明亮起来!

    那些修炼了《大夏系统》的克隆体,原本沉寂的星芒,在铸剑的过程中,融合……最终牵引出了这道剑势。

    人道之剑的剑意?

    这道剑势,被融入‘人道之剑’的‘星芒’带回给了许奇寂本体。

    这剑势大气又悲壮……从太古一直延续至今,只有在每次铸剑之时,会稍稍被牵引出来。

    许奇寂本体闭目,以自己通透的剑心,来细品这一道剑势。

    剑意,是‘自我牺牲’。

    是第一代人道之剑遗留下来的剑势,代表着人族甘愿的自我牺牲。

    许奇寂细品这剑势中的剑意。

    ——现在,如果他愿意的话,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将这种大气磅礴的剑意继承下来。

    他本身就已经处于凝聚‘剑意’的临界点,又拥有通透的剑心。稍加刺激就能凝聚剑意来。

    不过片刻后,他很平静地将这代表着古人族‘自我牺牲’的剑意,屏弃了。

    这种剑意,和他想要做的事情,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