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种一言不合就直接改变世界地理外貌的家伙,地理学专业和画地图专业的都不用走程序,直接大哭。

    亡灵阵营的许多成员腿都在打颤发软——冥祖使者身边的那个亡灵守卫被一脚踢死了,还顺带上了上万的亡灵军团陪葬。

    地上的那条深渊巨沟中,葬送了成千上万被波及的亡灵。

    这一刻,不少亡灵都羡慕‘灰烬者’的不死性。它们亡灵中虽然也有很多种族拥有强大的不死性,但都没‘灰烬者’那么变态,被刚才那一脚波及的亡灵,基本是死绝了。

    明明是亡灵,却还会再死一次,这就非常离谱!

    相比之下,人族阵营的成员却是心神震荡,他们望着天空中突然多出的身影,只感阵阵亲切,甚至有种血脉共鸣的错觉。总感觉就像是被欺侮的孩子,遇上了强壮的老爹。

    家父二字,差点脱口而出。

    ……

    ……

    虚空中。

    “大爷,我们悠着点?”许奇寂有些担心,他怕这位面具之主几脚下去——会把能量用光!

    面具之主本次‘手把手教导’课程,能量可不是无限供应的。

    这次教程的能量,就只有之前从面具上涌出的那一部分。

    用完后,得充能的。

    踢一个小喽啰,都得附带给大地加个沟,太浪费了,好比拿大炮打蚊子。

    如果再多踢几个小喽啰,将能量用完的话,那之后打包绿洲全人类的计划,万一差那么一丢丢能量怎么办?

    仿佛是感应到了许奇寂内心的慌乱,面具之主出言安慰:“没事,放心吧。如果能量不够,那就抛弃一部分人类,不会影响我的教学。”

    许奇寂肝儿一颤。

    他担心的可不是这个啊!

    不过,站在面具之主的角度来看,他又没义务一个不剩的将所有人类打包带走,他只是教导许奇寂怎么用这个‘打包全人类’的法术。

    人类在面具之主眼里看来,说不定就跟阿猫阿狗一样,甚至说不定地位更低。对面具之主来说,打包带走时丢下了一部分,内心完全不会有什么感觉。

    许奇寂没有任何立场强迫面具之主去发善心救下所有人类。

    所以,他很明智,不会说什么。

    面具之主肯帮助是人情,愿意帮到什么程度,都是恩。哪怕他不愿意出手相助,也没任何责任。

    “你又是谁?”冥祖使者沉声道,它八只手臂攥紧,握成拳头——最近它感觉自己肯定和黑色肌肉怪物相冲。

    遇上这种黑色肌肉怪,就没好事。

    “我?今天的话,你可称呼我为‘探索者’,今天的我对各种有趣的事情都怀着一探究竟的精神。”面具之主的声音从黑色怪物口中发出。

    说话间,他背上有一道道纹路浮现——那是许奇寂的‘灰烬始祖’象征,在和下方数千万的新生灰烬者共鸣。

    “是你!”冥祖使者看到这纹路后,马上明白过来。

    这家伙显然是下方这些不死烧烤怪物的起源……也就是说,将绿洲中人类变成不死怪物的,就是眼前这家伙。

    罪魁祸首!

    “你在阻拦我们冥界行事?”冥祖使者的语气变得锐利——事实上,如果不是刚才面具之主登场太过霸气,让冥祖使者都有些摸不透底细,这时候冥祖使者哪还会多哔哔,八只拳头早就砸上去了。

    正是因为对方看起来高深莫测,冥祖使者才考虑以德服人,用言语来压倒对方:“阁下你最好知道,你这么做是和整个冥界甚至是和九界为敌。现在,下方已经有近两千万的人类成为了你所属的烧烤人。如果你现在退去,我们可以当这事没发生过。”

    “你在教我做事?”面具之主根本不给冥祖使者面子,一句话硬怼回去。

    “阁下是要冥顽不灵了?”冥祖使者冷声道,他伸手一挥,七位吸血鬼女巫布下了结界,分割出一个战场来,方便冥祖使者出手。

    冥祖使者已经将对方当成是和自己一个等级的大敌,他们这种级别一旦全力战斗,天崩地裂,下方的亡灵大军会损失惨重,所以必须要分割出战场来。

    “冥顽不灵?你也配让我冥顽不灵?”面具之主哈哈一笑,这笑声杀伤力和嘲讽力都拉满。

    双方针锋相对,战斗一触即发!

    许奇寂只能暗暗抬头望天——如果是他的话,肯定是先施展法术,将人族打包带走再说。

    但面具之主这种大佬,高高在上惯了,而且还是阴暗力量系的,哪容得下别人挑衅?

    别说是挑衅了,哪怕敌人当着他的面说句狠话,他都得将敌人的脑袋给拧下来,将那种狠话实质化,塞回到敌人嘴里去。

    以德服人是正派人物才干的事,面具之主这种阵营的,可不习惯以德服人。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配不配!”冥祖使者是真的怒到极点,从它成为冥祖使者那一天起,整个冥界他都是二号人物,谁敢踩他的脸?

    就算是在九界中,身为祖使,他都是橫行无忌的存在。

    更何况,这里可是冥界!

    冥祖使者身上的气势展开,冥界的地量加持于它身躯。独属于冥界的死气在它脚下化出一片漆黑的死海,仿佛能吞噬一切。

    而天空中,则出现一尊巨大、燃烧着的骷髅虚影,连接着冥界的天。

    冥界天和地的力量,都握在冥祖使者之手。

    八只手臂上拉出一道道漆黑中带着血红的光辉。这些黑红色的血光又化为八柄不同的武器。

    剑、枪、环、琐、刀、灯、镜、斧……每一件武器上,都拉出上百米之巨的锋芒。

    光是这卖相,就够唬人。

    许奇寂可以感应出,这八件武器上的锋芒,哪怕是被擦到一下,他都得受伤。

    【能行吗?】许奇寂并非不相信面具之主的实力,但面具之主这次出门,没带够充电宝,不知道电量够不够啊?

    “虚有其表,只能唬唬你们这些境界不够的小家伙而已。”面具之主温和一笑——冥祖使者看似动用了整个冥界天地之力,对抗它就像在和整个冥界为敌。

    但它动用冥界天地之力的手段,是通过‘冥祖’为中转……这是借来的力量。

    虚有其表。

    面具之主伸手一抓,许奇寂的大剑被抽出——大剑上此时也附加着漆黑的力量,化为一柄鬼头大刀。

    对面,冥祖使者可没废话,挥手疯狂的攻击起来……

    “你睁大眼睛,我来给你开开眼。”面具之主的声音又在许奇寂的耳边轻语。

    许奇寂马上将‘人造神眼’开启,极光在他眼眶中流转着,最终转成了个小漩涡的形态——瞳孔颜值+1。

    人造神眼开启之时,面具之主又将两缕能量附加在许奇寂的眼眶上,就跟戴了两片隐形眼镜一样。

    下一刻,许奇寂在冥祖使者的身上,看到了很多的线条、红点、还有打叉的地方。

    “这些是……弱点?”许奇寂试探着问道。

    “差不多。”面具之主挥动大鬼头大刀:“这些点、红、叉叉,都是它在我眼中的破绽,脆弱之处。我将它们标记出来,给你看看。”

    “这法术,我能学吗?”许奇寂心动无比。

    “不能,除非我将我的脑子借你……但我不可能借你。”面具之主无情拒绝。

    两人在说话间,对面的冥祖使者早已经对着他们斩出了数道攻击——他手中的八件武器,发出道道斩波。

    每一道都是能开山破海级别的,哪怕是武圣,撞上这种等级的攻击都得喊救命。

    但是面具之主只是轻轻挑动手中的鬼头刀,他每一刀都轻的斩在这些斩波的一些‘点’上。

    一刀下去,明明没动用多少力量,却能直接将那些恐怖的斩波抵消。

    以巧破力,以点破面!

    甚至,面具之主一边对付着斩击,一边还能和许奇寂聊天。

    “吞噬它,冥府之门。”对面,冥祖使者眼眶中红色凶光暴涨,它脚下的那片漆黑死海,不知何时已经扩散到许奇寂脚下。

    漆黑的死海暴动,掀起巨浪,将面具之主和许奇寂的合体覆盖。无数类似触手般的东西,从死海中冒出,拖住许奇寂的身躯,要将他拖入到海底。

    面具之主被这漆黑死海的力量卷住,根本没有惊慌,反而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外包玩偶能量的嘴巴大咧咧的张开。

    那足以吞噬一切的漆黑死海力量,接触到面具之主时,非但没能吞噬对方,反而自身的力量还被倒抽出去。

    “虽然能量的质量低了些,但多少还算是符合我属性的力量。免费能当一当临时充电宝。”面具之主很满意。

    许奇寂:“!!!”

    充电宝,竟然真的来了!

    暗祖使者这也太贴心了。

    对面的冥祖使者也愣了半晌……无往不利的死海,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

    愣了片刻后,它果断收缩死海。

    还吞噬个屁,这都为敌人补充能量了。

    它一边收缩死海,一边转换攻击模式。

    虚空中,那骷髅虚影开始凝聚为实质。

    骷髅虚影身上的火焰全部凝聚,化为一杆烈焰之枪,燃烧的火焰也化为漆黑不灭之火。

    枪尖锁定许奇寂和面具之主。

    正当冥祖使者准备投出手中长枪时,它的身形突然一僵。

    面具之主也同样,挥舞的砍刀微微一侧。

    从收敛的死海中,有一个‘门’正在被开启——有一个庞大的身影,有些狼狈地从那门中钻出。

    这庞大的身影身上,还有强大能量在外泄。这是它刚经历了数场大战后,还没收敛的能量余波。

    庞大身影现身的同时,嘴里似乎还在用方言咒骂着什么。

    一边低声咒骂着,它一边从死海中挤出,跳出湖面。

    它巨大的身躯如列车一样撞出,正好撞向面具之主……

    【巨人之祖!】冥祖使者一眼便认出这庞大身影的身份,正是前不久从冥界借道的巨人之祖。原本紫色的巨人,现在浑身都变成青色。

    到底是怎么样的激烈战斗,才能让一个紫巨人改变肤色?

    虽然不知道巨人之祖为什么会从死海中爬出,但对冥祖使者来说,巨人之祖出现的时机实在太妙了。

    祖的这一撞,哪怕是祖使,也得被撞碎重伤。

    它的目光转回到面具之主身上,心中已经期待着这黑色肌肉怪物被巨人之祖撞爆的场面。

    【是祖。】许奇寂也认出了巨人之祖的身份:“大佬,这是巨人之祖,我们避不避?”

    他这都不是嘴巴在提醒,而是一个意念涌现,直接和合体的面具之主交流。

    面具之主没有回答。

    避?

    在他的字典里,根本没有避这个字!

    巨人之祖如同高速列车向上撞击,而面具之主身形轻轻一跃,鬼头大刀都被扔到一边,右手握成拳头,用力朝着下方的巨人脑壳砸去!

    避什么避,怼就完事!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冥界绿洲。

    这一撞,比灭世陨石砸落还要可怕!整个绿洲和周围的冥界大地,都在震荡。

    以巨人之祖和面具之主为中心的大地,更是直接翻了肚皮,表示臣服——狗子对着人类翻身露出肚皮,就是表达它的无害和臣服。冥界的大地也是如此。

    轰隆隆的撞击声如滚雷,还在天际不断传荡开来。

    伴随冲击声的,是恐怖的冲击波伤害。

    冥祖使者都承受不住撞击的风暴,身躯差点被吹飞。好在它刚才凝聚出了骷髅,借助那巨大骷髅的推动,才堪堪稳住身形。

    他身后的亡灵大军就没这么幸运,大片被吹飞,有运气不好的更是直接在冲击波中被湮灭成灰。

    人类那边也很惨,一瞬间就多了几十万只灰烬者……

    “淦!”巨人之祖发出莫名其妙的声音。

    它好不容易开了个门,从死海中爬出来。

    结果还没出门,突然感觉脑壳子嗡嗡作响,头部被怒锤了一击,脑壳都仿佛被打裂了一样。

    同时,它庞大的身躯,从哪里出来,又回哪里去了。

    卟嗵一声,巨人之主被锤回到死活里去,半个身躯跌回到大门内。

    “有病啊?”巨人之主委屈。

    它怒视上方:“冥祖你搞毛?哎?”

    不是冥祖?

    这家伙,是谁?

    九祖中,没长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