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不能让我变得比星球还大,然后像搬篮球一样,搬着两个星球逃命吧?

    而且就算他未来真能变得比星球还要巨大,当他搬起星球时顺手那么一捞,一掌下去,星球上得死多少生灵?

    一掌下去就死一个洲?这得造多少的孽?

    想想就感觉不可靠,还是有高大上的法术类神通会比较好,一口的气将整个星球进行传送那种……

    “面具前辈、马戏团前辈、驯兽前辈。”

    这一夜,许奇寂冥想时,嘴里一直念叨着那位面具前辈,希望自己能够碰运气意识飞升,去见一见对方,好完成余下的交易。

    结果念叨到一半时,他在冥想中睡了过去,到头来都没遇见那位前辈。

    713世界中。

    画眉一人控制着两具身躯,悄悄来到许奇寂的房间——她感觉和许奇寂分开睡了好多天了,今天差不多可以原谅许奇寂。夫妻间的小打小闹还是得适当的,闹着玩玩就好,如果闹久了,那玩玩就变真了,会伤害到夫妻间的感情。

    当画眉悄悄来到许奇寂房间,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时,却见睡梦中的许奇寂一直在那里叫着一个名字:“面具前辈、面具前辈……”

    差不多叫了十多次‘面具前辈’后,才会叫一声‘画眉’。

    画眉:“……”

    这男人,感觉可以扔了。

    于是她用胶带将许奇寂的嘴给封死了,又带着齐伊珊的身体抱着被子,连夜跑了。

    隔壁。

    妙哥用小水壶给小芦荟浇水,顺带着露出了快乐的笑容。

    我家大佬又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嘿~

    这下好了吧,连媳妇都丢了。

    妙呀~

    快乐好后,妙哥又小心翼翼护理芦荟的叶片。

    它总感觉自己和这芦荟很有缘,每天一有空,就想着来照顾下它。比起要将芦荟当女儿的许奇寂还要爱护。

    ……

    ……

    陷入沉眠的许奇寂神识空间中。

    一只眼魔的意志叕一次顽强的复活,呆呆的在许奇寂的意识空间中沉浮。

    啪~《点名册》轻车熟路,跨界而来,一下子就将眼魔意志砸成眼饼。

    这样的剧情,几乎每隔一个月多就会重演一次,孜孜不倦。

    ……

    神族阵营中。

    眼魔小号一觉醒来擦了擦口水。

    “一夜工夫竟然都没能遇上那位面具前辈,看样子是我的方法没找对。”许奇寂有些遗憾。

    同时他的神识扫过自己的体内星海。

    星海中,所有殿主的星芒已经全部化为‘金丹’级别。

    软泥怪使者的金丹,也终于要向‘金蛋’演化。

    倒是‘眼魔使者’的金丹,给了许奇寂惊喜——眼魔使者的金丹,竟然一跃抵达到了快要进化的临界点,估计着半天左右就能完成蜕变。

    “难道是心魔对眼魔一族的影响又增强了?”许奇寂心中猜测。

    不过,反正这是好事。

    “这样盘算下来,今天所有的‘使者金丹’都能蜕变成金蛋,而到了明天……我的金丹也能完成进化,化丹为蛋。”许奇寂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自己金丹化蛋的模样。

    集整个星海之力盘出来的金蛋,要是没有一些神异之处,那许奇寂就将它给抠了!

    他丢不起这个脸!!

    这么庞大的星海之力特供之下,结果要是普普通通,那就太浪费了。还不如早点抠掉,换个有潜力的金丹核心。

    感应到许奇寂醒来,第三殿·死亡之主的外甥女星云凑了上来,端着一盘清泉,为眼魔形态的许奇寂擦脸。

    “八八法王,我们今天还是照例修炼吗?”星云出声问道。

    许奇寂打量了下所有的护殿战士,经历了一个多月在他星海中的修炼,这批护殿战士都处于积蓄饱满状态,接下来只需要一点点外界的刺激,就能晋升一个小境界,甚至是连跨数个小境界的程度。

    “今天修整一下。所有人准备好长期战斗的丹药等用品,保养下自己的装备。准备完毕后,找我报销。过几天……就是试炼之日了。”许奇寂叮嘱道。

    和神祖使者约定好的萨拉星试炼马上就要开始了。

    “是,法王。”洗脑完毕的精英战士们,齐齐点头。

    “祝福,星云,你们俩跟我来一趟,陪我去一趟第四殿绝望之主那。”许奇寂想了想,让星云和祝福小侄跟上。

    ——他上次是被绝望之主带路走的,还没记清去绝望殿的传送阵路线。

    “我来为法王带路。”星云一脸兴奋,她将眼魔虚八八的身体抱在怀里,大大的尾巴挂在她的肩膀上。

    祝福小侄一脸憨厚笑容,在前面带路。

    ……

    ……

    神族阵营,第四殿·绝望殿。

    当许奇寂再见绝望之主时,却发现对方意外的憔悴。这种憔悴是由内而外,就像是失恋了的男人那样。

    “你怎么来了?”绝望之主望了眼许奇寂,接着他的目光又落在许奇寂的肩膀上,望着那条柔软的大尾巴。

    一抹化不开的柔情从他眸子中浮现。

    许奇寂:“……”

    站在他的角度,看到的就是绝望之主柔情似水的望着他。这惊悚的画面,让他不由往星云的怀中缩了缩。

    “果然你和她都是斗战法王的原因,所以她才会选择你啊。我和她,终归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哪怕,她转化为能量体了。”绝望之主收回自己的目光,用苦主般的语气说着。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种酸涩的味道,还带着青草的芳香。

    “我自然是来履行约定的。”许奇寂强忍着身体对绝望之主语气的不适感:“我们约好了,待我晋升后,将蜕下的星核给你。”

    “你晋级的场面我已经看到了,是我没有考虑周到。”绝望之主摆了摆手:“你是重回6境,而不是正常的晋升6境,没有蜕下核心是很正常的事。这不是你的责任,是我一开始没有想到这一点。另外,尾巴你也不用归还了。她选择了你,她的尾巴就属于你的了,我不能将她的尾巴带到我的棺材中去……你要好好善待她的尾巴。”

    这家伙,内心戏真多!

    要不是许奇寂馋它亚圣级的实力以及殿主的高贵身份,他转头就走!

    “事实上,我蜕下了一个核心。”许奇寂微微一笑,取出一个小盒子,露出了里面那枚早就准备好的金丹核心。

    这枚金丹核心上,满是许奇寂的气息。

    本身它就是从许奇寂星海中调取出来的,这气息做不得假。

    经过了昨天的两场手术实验,许奇寂可以确定自己星海中的‘金丹’哪怕是外借出去,移植到别人体内成为核心,但‘主控权’还是在他手中——金丹出去了,但金丹的‘位置’还留在星海中,会有一团阴影代替金丹继续运转。

    只要他一个念头,施展‘奇迹之门’的话,就能直接将调借出去的金丹核心给回收。

    其间,外借的金丹还能借助宿主的资源进行强化。

    简直就像是借孕服务。

    “这,但昨天……”绝望之主这一刻不绝望了,腰都不酸了,他接过了许奇寂递上的盒子,仔细打量着其中的这枚核心。

    错不了!

    这的确是斗战法王蜕下的核心,拥有着巨大的潜力,亚圣……甚至是圣级的潜力!

    “这枚金丹,是我在彻底恢复6境皇级后,才蜕落下来的。”许奇寂被星云抱在怀里,用自己真诚的眼睛望着绝望之主。

    “实在是,太意外了。但对我来说,是个惊喜。”绝望之主轻轻抓着盒子,这盒子几乎将他从绝望深渊中拉出。

    “需要我替殿主介绍一位换核手术的研究者吗?我昨天亲眼见他完成了两次换核续命手术,全部都成功了。其中有一台手术,还是他自己替自己换核。”许奇寂向绝望之主推荐犄角先生。

    ——之所以要强力推荐犄角先生,自然是要让整个手术过程顺利进行,免得在手术期间,被人察觉出这颗核心的异常。

    以防万一。

    “自己替自己换核?”绝望之主听到这里,都暗暗乍舌。

    现世两小时后……

    在许奇寂的牵线下,绝望之主和犄角先生碰头。

    不过,绝望之主要做的手段,不是简单的‘换核手术’,而是‘双核手术’。

    他是七境的亚圣,如果直接粗暴的移植许奇寂送的‘核心’,境界直接会跌落到五境……

    所以他需要一段缓冲时间,先将许奇寂送他的‘核心’移植到体内,移植到自己老核心的边上。

    之后一段时间,他的老核心会搬家……就像是进行传功一样,将老家里的东西都搬到新家去。

    用这种双核方法,他可以在付出一两个小境界的代价下,维持自己‘亚圣’的实力。

    这个手术,比起普通的换核要更复杂。

    犄角先生也是在绝望之主早就安排好的助手协助下,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才将这个手术搞定。

    手术完成后的绝望之主看起来仿佛是年轻了十岁,身上仿佛焕发了新的生机。

    更令它意外的是,虚八八法王送他的那颗‘核心’和他的契合度实在太高了,移植进去后根本没有一丝的排斥。

    就仿佛,他装入的核心是自己年轻时凝聚出来的王级核心一样!

    若非虚八八法王是眼魔出生,是转化过来的‘法王’,绝望殿主都要怀疑虚八八法王是不是他年轻时在外风流,留下的后代了。

    “喝一杯吗?八八法王。”成功移植了核心后,绝望殿主变成了希望之主——如果不出意外,借助这颗新核心,他至少能多活一百年。

    一百年对纯能量体的神族来说,并不算漫长,甚至有点短暂……但他这是续命,并不按正常寿元来计算。

    如果他运气好,借着这颗新核心,突破到圣境,那就是真正的脱胎换骨,获得真正的新生。

    充满希望的他,很想和人喝一杯。

    “那就喝一杯。”许奇寂倒也没有拒绝。

    绝望之主让所有的护殿战士都退去,只留他和许奇寂两人,然后他取出了自己平日里都舍不得饮用的高纯度能量凝聚而成的仙酒,给自己和许奇寂倒上一杯。

    绝望之殿的深处,此时只有许奇寂和他。

    许奇寂用意念抓着杯子,和绝望之主轻轻碰杯,两人将酒一饮而尽……

    叮~

    许奇寂用秀发轻轻敲击杯子,发出清脆的声响。

    下一刻,绝望之主的眸子突然失去了焦距,变得无神。

    他呆呆的坐了一会儿,转过身来望向许奇寂。

    就像是行星被恒星所吸引一般,绝望之主起身站起,恭敬的给许奇寂重新倒了一杯。

    倒完酒后,他又呆呆的坐回到位置上。

    许奇寂眼魔小号的秀发轻轻摇动,像是解除了某种指令。

    绝望之主眸中恢复了神志。

    “你怎么了?绝望殿主?”许奇寂的声音响起。

    “嗯?抱歉,突然有些走神。”绝望之主对着虚八八法王道歉道:“这应该是两个核心同时运转的后遗症,不过法王不用担心。我感觉新的核心和我非常的匹配,我很快就能完成核心的重心转移。到时候将老迈的核心取出,就不会有这种状况了。”

    “那就好。”许奇寂轻轻抿了口酒。

    嗯,效果比他想象的还要给力太多……

    换上新核心后的绝望之主,几乎成了许奇寂手中的傀儡。就是要强行控制亚圣,消耗的心神很大。

    毕竟许奇寂自身目前还处于即将晋升6境的状态,彼此间差着两个大境界。

    但如果遇上关键时候,已经足够用了。

    而且,许奇寂自己也并不会原地踏步,他在不断变强。他越强,对绝望之主的掌控就越强。

    可惜了,其他几位殿主都还年轻,没有寿元消耗的危机,也不用换核。

    【有没有办法,让这几位殿主受些外力影响,让他们‘不得不换核’?】许奇寂沉思起来。

    “可惜了,法王你只有一个。你蜕下的核心,也只有一个。”这时,可能是接收到了来自许奇寂的电波影响,绝望之主莫名其妙的感慨起来。

    然后他开始讲起另一位殿主的事迹:“否则的话,第二殿的怠惰殿主说不定也能抢救一下。”

    “怠惰殿主?他发生了什么事吗?”许奇寂好奇询问。

    “这事,还得从人族星球的防御层说起。”绝望之主回忆道:“当初,我们撞上了人族世界的防御层,但一开始没将它放在眼里。第二殿怠惰殿主负责首攻,直面那古怪的防御。然后……”

    “一个照面下去,怠惰殿主就被反伤了。攻击越强,反伤越大……怠惰殿主不慎被伤到了核心,据说,她的伤势,已经很难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