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个大老爷们露出这么少女的表情,简直辣眼睛!

    许奇寂不忍直视这位‘绝望之主’,所以他的目光集中到了对方手中的狐尾围巾之上。

    武神的尾巴?

    但这条尾巴除了看上去大一些外,并无法感应到它上面有什么庞大的能量波动之类。尾巴也没有被炼制过的痕迹,并不像是件法器。

    另外刚才绝望之主提起过‘遗物’两字。

    神境是在圣境之上的境界,在十二殿主平均都只有7境亚圣等级的情况下,上一任的‘斗战法王’竟然达到了神境?

    那她是怎么亡的?

    等级比十二殿主高出至少两三个大境界的她,为什么会走在十二殿主之前?

    “你不会是要拿它和我交易吧?”许奇寂望向绝望之主——这种听起来就无比珍贵的东西,直觉就很烫手。

    “没错,我就是想用这‘武神的尾巴’和斗战法王你做一个约定。”绝望之主缓缓点头,伸手一推,咬牙将手中的宝箱推到许奇寂的面前。

    “等下……”许奇寂并不急着接过这个箱子:“我都不知道这武神的尾巴有什么用处。光是听名字的话,我也只能知道它是上任斗战法王的尾巴。除此之外,它能给我带来什么利处?我能用它做什么?”

    绝望之主对上任斗战法王是有感情的,所以这东西对他而言可能会非常珍贵。

    但许奇寂又不认识上任法王……如果这‘武神的尾巴’没有功能的话,他总不可能拿过来挂墙上欣赏吧?

    绝望之主也没急,缓缓开口解释:“这条尾巴里,隐藏着破圣成神的奥秘。上任武神,也是我目前所知道的九界中,少有的踏入到武神境界的存在。”

    许奇寂:“……”

    你哄我?

    既然这条尾巴里隐藏着这么重要的奥秘,你会轻易将它让给我?

    而且,你自己卡在亚圣境界很久了,就只差一丢丢便能突破了吧?这样的情况下,你早些年就不能靠着尾巴里的奥秘进行突破?

    “我知道你心有怀疑,但是我们无法破解这条尾巴里的奥秘的。其实这条尾巴,在我们殿主手中流传过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知道,只有同为‘斗战法王’的你,可能才有资格破解里面的秘密。”绝望之主道。

    这本来就应该是斗战法王一系间相传的宝物。

    他这算是借花献佛。

    “除此之外,这条尾巴本身就是一件强大无比的防御宝物。哪怕没有被炼制过,凭着它本身的‘武神之躯’属性,轻松就能挡下数次圣境的全力一击。如果你破解了其中的奥秘,再配合一些材料,足以将它打造成强力法器。”绝望之主伸手抓起‘武神之尾’,抖了抖。

    巨大的狐尾膨胀开来后,足以将高大的绝望之主都保护其中。收缩起来,又能当成一条围巾,挂在脖子上。

    如果换成许奇寂如今的‘眼魔分身’体型,更是能直接将整个身体都藏到尾巴里去,别人连看都无法看到他。

    很强,光是凭着它能防御圣境攻击,如果其中没有‘坑’的话,这条‘武神的尾巴’足以让许奇寂动心。

    可惜自身没有鉴定类的秘法,否则说不定能鉴定出这条尾巴有没有被动过手脚。

    略一思索后,许奇寂做出决定:“我大概明白这条尾巴的用处,那么请绝望之主讲一讲你想和我做的约定吧,看看我能不能办到。”

    如果约定是他力所能及的范围,那可以考虑将这条‘武神的尾巴’收到手中。最多回头拿去给妙哥鉴定下,如果有坑的话,直接卖给妙哥收了。

    武神境界的躯体,妙哥应该会有收货的兴趣。

    “我想要的东西只有一件,斗战法王你的核心。”绝望之主毫不掩饰,它图了半天图的就是这么一个玩意。

    “绝望殿主你是觉得我会将自己的核心掏出来和你交易?你觉得掏了核心后,我还能活着?”许奇寂很入戏。

    但事实上,如果操作得当,他说不定能在‘星海’中掏一个替代的核心出来,不过具体要怎么操作,他还没实践过。

    如果绝望之主多给他点时间准备的话,说不定他能满足绝望之主的心愿,还能有一星海的‘核心’供对方挑选。

    “我当然知道核心不是能随便掏的东西……但我既然提出了交易条件,那肯定是有操作和商量余地的。”绝望之主并没心急,耐心继续解释:“斗战法王你目前应该对我们神族有所了解了吧?我们神族的成员,在晋升5境或是6境后,会蜕下一个‘核心’来。和九界其他种族交流的‘圣核丹’就是这么来的。而法王你目前转化为了我们神族的能量身躯模式……所以当法王你晋升到6境时,会有一个蜕下‘圣核’的过程。”绝望之主微微一笑:“我要的就是这个。”

    “但圣核丹的话,对绝望殿主会有用?”许奇寂表示不信。

    如果有用的话,神族那么多成员,每年总会有大量圣核丹出现。绝望殿主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何必等着他去晋升六境来蜕下一枚圣核丹?

    “普通的圣核丹当然没用,但是斗战法王你不同。你到时候蜕下的不是圣核丹,而是圣核。是我可以移植的圣核。”绝望之主道:“这可是斗战法王一系的特殊之处,如今还记得这事的人,可能没几个了。”

    十二殿的殿主,有大半都已经更新换代,有很多殿主根本没接触过‘斗战法王’,不知道内情。

    “原来如此……这么一来就能讲得通了。”许奇寂终于明白了绝望之主的打算:“不过,绝望殿主你就确定我能重回第6境皇级境界?”

    “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就不会被祖使挑选为斗战法王了。”绝望之主相信的不是刚接触的斗战法王,而是神祖使者。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约定,我便应下了。”许奇寂点头做了决定。

    反正……不管他能不能蜕下‘圣核’,都不会将真正自己蜕下的‘核心’交给绝望之主。

    一个人的核心中,包含着太多的秘密。许奇寂更是如此,如果送出核心的话,说不定会被别人截取了‘星海’和‘无中生友’的信息。

    所以哪怕是蜕下的核心,他也得回收好好保存。

    既然如此,为了完成约定,回头他就得好好研究一下‘星海’,看看能不能从中挑取一个‘核心星芒’来进行培养,培养成至少能糊弄十二殿主的‘圣核’。

    如果期间,绝望之主能成为他‘好友’就好了……以绝望之主诞生的‘星芒’为基础进行培养,培养成一颗金丹的话,说不定会很适合绝望之主。

    同出一源的核心,匹配程度也能高很多。

    见许奇寂同意了约定,绝望之主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他伸手将‘武神的尾巴’装回到了宝箱中,重新推到许奇寂面前:“那么这条尾巴,就归斗战法王你所有了。”

    许奇寂接过箱子,又问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上任的斗战法王是怎么陨落的?她既然已经踏入到了神境,应该没这么容易身陨吧?”

    “她……最终去挑战了神祖。”绝望之主抬头望着殿顶:“她是神祖亲手挑选出来,亲手举办仪式转化过来的斗战法王。在达到神境,踏入修炼的极限后,她想要挑战神祖,最终一去,便再也没回来了。”

    许奇寂皱了皱眉头。

    是被杀了?还是被禁锢到了神祖的身边?

    九界的‘祖’们,有这么强?

    这可不是好消息。

    本以为只要修炼到8境圣级后,就足以解决自己世界的危机。现在看来,似乎没这么容易。

    如果上任斗战法王已经踏入神境,那祖的境界是超出了神境?还是神境的顶点?

    【两个可能。】许奇寂接过宝箱后,一头能量秀发接触到那条狐尾,轻轻将它从宝箱中取出。

    7境亚圣,8境圣阶……下一个境界,可能并非武神,而是半神或亚神?所以,半神的上任斗战法王,不会是神祖的对手。

    另外一个可能,是无脑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上任斗战法王已经干翻了神祖,并取而代之了?

    【不过无论是圣阶还是武神,对目前的我来说还是太遥远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许奇寂的秀发卷着狐尾,想了想后将它卷在自己身上。

    眼魔一族的身体就是有这点不太方便,团子状的身躯,想挂些挂件都不容易。

    勉强收起‘武神的尾巴’后,许奇寂对着绝望之主摆动秀发:“那么,我们就这么约定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尽可能闭关修炼,争取早日恢复6境状。”

    “我等着斗战法王的好消息。”绝望之主这时候都不绝望了,腐朽的身躯中都透露出希望来。

    ……

    ……

    许奇寂带着狐尾回去后,没有大动作,和往常一样开始展开星海领域,带着一众‘护殿战士’开始修炼,悄悄的为这些护殿战士洗脑,刷刷好感。

    次日清晨,发生了令他意外的事。

    就如同约好了一般,许奇寂的丹田星海中,接二连三地冒起好几颗‘亚圣级’的七阶新星来!

    所有在他身边插了暗子的殿主,无一例外,都得到了《大夏系统》基础篇。

    他们用了一天的时间对这篇基础进行更改,更改到最适合他们自己的模板后。接着,又在自己忠诚的下属身上进行了实验,用来确认功法无异常,不会有反噬。

    最终,几位殿主相约在清晨,一起掌握这部潜力极大的功法!

    许奇寂本来还在想着,有没有机会让‘绝望之主’也成为自己的好友。结果都不用他出手设局,绝望之主和其余几位殿主一样,自己送上门来,乖乖入套。

    相比其他几位年轻殿主,绝望之主的‘亚圣新星’体积特别大,一眼就能看出。

    许奇寂差点要发出哈哈怪般的愉悦大笑。

    我都没动手,你就成为我好友了。

    既然成了我好友,那么我一定会好好培养你的星芒,争取让它成为你的新核心。

    许奇寂伸手在代表着绝望之主的新星上,轻轻一点。

    这一点,他的意念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一些关于‘绝望之主’的画面,展现在许奇寂的眼前。

    熟悉的绝望殿中,绝望之主坐在王坐上,服用着珍贵的丹药用来尽可能的延长自己生命状态,激活自身的生机。

    “我还不能死。”他坚定道,此时的绝望之主完全没有和许奇寂相谈时的和善。

    他的目光,落在一张巨大的照片上。

    照片上,是一位妖艳如狐的女子,在她身后有着一条巨大的尾巴。正是被许奇寂带走的‘武神之尾’。

    “我一定要活下去,然后撑到这一次祖神现身的时机。我要亲自寻找你的踪迹。”绝望之主双手握拳。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他内心的情绪,却一丝不差传递到了许奇寂这边。

    如果照片上的武神真的死在了神祖的手里……那么,在他人生的最后时机里,他可能要掀起一场大劫来,对抗神祖,向神祖表达他的不满。

    【哦吼~没想到竟然是潜在队员。】许奇寂感应到这一丝的真挚情绪时,心中一动。

    看样子,可以悄悄对绝望之主加以引导。

    说不定未来,这位绝望殿主可以对神族造成沉重一击。

    【有机会得好好搜集一下绝望之主和这位前斗战法王的情报,只有清楚他对武神的感情,才好对绝望之主进行引导。】

    这种为了爱情,不惜掀翻自己族群的人,许奇寂并不讨厌——前提是,这种家伙不要出现在自己阵营中。

    人族阵营目前焦头烂额,如果在关键时候出现这种为了真爱,不惜毁灭全人类的家伙……许奇寂一定要将对方淦死。

    【目前大半的殿主,都已经成了我的好朋友。可惜了,神祖使者那边还没动静。】

    神族阵营的星芒中,少颗金丹镇压,不太完美。

    不过不急,慢慢来。

    现在,先将这尾巴带回去,让妙哥鉴定一下。

    许奇寂思索着,正准备将‘武神的尾巴’悄悄转移到本体那去。

    结果他刚准备转移,却发现这尾巴送不走。

    不知何时,这尾巴……长到了他的眼魔分身屁股上。

    许奇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