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奇寂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从末先生那里回来的。

    练功练的太投入了。

    反正当他好不容易将那个啥大自在功法入门后,一睁眼便看到了三个不同的画面。

    一个是燃烧的熔岩世界,是骷髅小号的。

    一个是精致的小木屋,里面有个金属机械人正将他吊挂起来,脱的只剩条小裤衩,似乎在给他搓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要被洗皮的猪猪,马上要进屠宰场的那种——这是713世界的自己本体。

    最后一个画面是小园林中,在眼前还有一个神族成员,正一脸仰慕地望着自己——是那位和他眉目传递信号,约好晚上见面的神族秘书。

    身边另一侧还趴着那只龙兽外形的星兽。

    许奇寂马上将意识转移到神族阵营,望向那位神族秘书:“你来了。”

    “抱歉,我来迟了,虚八八法王。”那位神族秘书不好意思道:“我一直在处理‘仪式’的器物,一理整理到了这个点才过来。”

    这位神族秘书因为文化不同,无法接许奇寂的梗茬子。

    说话间,他望向浑身金色+钻石星芒点缀的许奇寂身躯。他虽然不是武斗成员,但对修炼也不是一无所知。

    光是目测,就能看出虚八八法王修炼的是一种无上的功法,品阶极高。

    练成了这部功法,法王的实力肯定大进!

    此时的他,光是站在虚八八法王身边,就感觉一阵阵亲切感涌来。恨不得能投身在法王账下,成为法王的贴身秘书。

    神族能多出这么一尊护法,实乃是神族大幸。

    “请坐。”许奇寂控制着眼魔化身的头发,指了指身前的位置。

    神族秘书依言坐下。

    因为时间已晚,他便没有废话,直入主题。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见虚八八法王和中毒后的星兽战斗,战斗中一剑便压制住了星兽体内的剧毒,这是可控的因素吗?”神族秘书端正坐好,虚心求问。

    “可控,但代价你也看到了。”许奇寂望向自己身侧的星兽,代价是等级清零。

    如果需要的话,许奇寂倒不介意帮这位神族秘书一把——能收藏几枚王级星兽的符文,值得他跑一趟,又不费劲,何乐而不为?

    除了降龙啪啪掌的‘御龙符’外,他其实还想要弄个‘金钟罩’之类的特效出来,或者是弄个和‘御龙符’配套的同属性符文也成。

    “代价我也看到了,这正是我来约见法王的原因,我想趁法王最近在本星修炼的时间里,如果有空可以到我们无间之狱去,和我们一起进行研究,看看能不能削弱一下代价,压制星兽体内的剧毒。”神族秘书提议道。

    “没问题,我很乐意帮忙。”许奇寂一口应承下来。

    见虚八八法王如此爽快,神族秘书松了口气——法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交流。

    因为好说话的原因,两人继续开始交流起来。

    交流的内容也五花八门。

    许奇寂对于‘神族内部构成’还不是太熟悉,缺少相应的情报。

    而这位秘书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眼前这位已经是神族‘斗战法王’,是经过神祖使者考验和认证过的,绝对可靠。既然如此,一些神族内通用的知识和社会结构之类,他自然不会隐瞒。

    这也是为了让新任的斗战法王,能够尽快融入到神族之中。

    而在双方‘交心’的交流之中……代表着秘书的一颗小星芒,悄然出现在许奇寂的‘丹田星海·神族阵营’之中,让两人的友谊变得更加可靠。

    有了更可靠的友谊之后,在许奇寂的暗中引导之下,一些比较隐私的秘密,也被对方倒豆子般倒出来。

    包括了一部分他掌握的‘血肉之躯转化纯能量体’的理论知识。

    ——全程通过类似‘传音’的方式,避免受到监听。

    这才是许奇寂内心最需要的知识。

    把酒言欢,两位默契的‘好友’不知不觉就交流了大半天。等到外面天色微亮时,秘书才依依不舍结束了和许奇寂的交流,并相约明晚再见。

    明晚,他会带更多的同事过来,和许奇寂交流探讨【解决星兽体内毒素】的话题。

    另外他带来的同事,都会恰好是‘斗战法王转化仪式’的操作成员……以满足许奇寂的个人要求。

    秘书离开后,许奇寂抬头望着微亮的天空:“黑夜过的太快了……”

    难道是我最近和人说话少了,媳妇也不理自己,所以内心寂寞,特别想找人聊聊?

    ……

    ……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

    秘书又带了好几个同伴过来,和许奇寂交流。

    偶尔还会带上一只中毒的星兽,由专门的战士护送,一路送到许奇寂的修炼之处,进行现场实验和分析。

    几天交流下来,许奇寂认识了好几个新朋友。

    一位是名叫‘长脸’的研究人员,这个是代号,而且是根据外表特征起的代号——科研人员在没有退休前,不会透露自己的真名。

    因为他们研究的事物,很可能会涉及到一些‘远古诅咒’之类的东西,泄露真名很容易受到伤害。

    长脸是个正常交流半天憋不出个屁的人,但一涉及到专业知识,他就能不用喝水和你讲一整天——许奇寂从他身上收藏的知识最多。

    还有几位代号起名风格也和长脸一样,有叫尖牙的,有叫丰满的,有叫犄角的……

    其中一部分成员,和许奇寂达成了更深的联系,成为了‘星海朋友’的一员。但也有几个例外,比如犄角、海星、大耳垂等几位研究人员,他们是真正的纯研究人员,不修炼的那种。

    是神族中的普通人。

    对于这种纯普通成员,许奇寂的‘无中生友’就无法生效——这让许奇寂发现了自己的又一个不足之处。

    ‘无中生友’还需要改进,普通人中也有很多有价值的存在,需要将他们纳入‘好友’的列表,不能因为他们体内没有能量无法修炼,就轻视他们。

    人人平等这个口号,不能口头喊喊,要落实到实处!

    回头有机会,请大佬们帮忙改进改进。

    这一天,又是彻夜长谈。

    双方交流完毕后,秘书带着各位研究人员,满意回归——在他们的努力以及许奇寂的配合下,解除星兽病毒的研究,进展很快。

    不过今天,其他研究人员都离开后,犄角却留了下来,和许奇寂多喝了两杯。

    犄角的外表是一个小孩模样,因为头顶有个小角,所以才起了这样的代号。

    和所有神族成员一样,他们从外表几乎看不出性别。

    看着很可爱……

    但许奇寂知道,犄角的年龄应该不小了。和其他成员比起来,犄角的身上总是会露出一种腐朽的气息。

    这是年龄很大并且寿元将尽的象征。

    可能是因为从没修炼过的原因,所以寿元会短很多?

    和许奇寂碰了一杯,轻轻抿了口酒后,犄角轻轻哈出一口气,显得很是享受。

    “犄角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要单独和我聊聊吗?”许奇寂用秀发卷着酒杯,主动提问。

    “斗战法王你在眼魔一族,是不是还有留恋的人?”犄角不答,反问道。

    许奇寂一愣,目光抬起望向远方——怎么回答?我在眼魔一族有没有留恋的人?这个设定,我还真没有构思过。

    我得现场编一个才行了啊。

    不过换成人族的话,我倒是有不少留恋的对象。

    “果然如此啊。”犄角轻声道。已经不用法王回答,他那深邃的目光已经告诉了它答案,虚八八法王在眼魔一族中果然还有留恋的对象。

    “难怪你对于‘血肉之躯转化为能量体’这个技术会这么好奇,是因为想要将对方也转化为神族体质吗?”犄角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深沉道。

    它年轻时似乎也干过类似的事?

    另外,其实神族的‘血肉转化能量体技术’有两种。

    一种是普通款的,这种技术保密级别并不高,以许奇寂如今‘斗战法王’的身份,完全有资格去了解——这几天科研人员和许奇寂交流的内容,大多也是这个。

    另一种是特制高级款的,就像‘斗战法王转化仪式’这种,完成转化后还会正带天赋能力,能量体的级别也比较高。这个技术,大部分科研人员自己都只知道一些皮毛。

    所以,对于许奇寂好奇‘血肉转化能量体技术’这事,犄角并没有过于在意。

    哪怕是虚八八法王的前身‘眼魔一族’也不会来贪图神族的这个技术。眼魔一族本身就很特殊,拥有诸多神异之处。据说和巨人族联手,还能诞生强大无比的独眼巨人……

    想来想去,虚八八对于这个技术如此有兴趣,应该是想将自己的友人或是爱人,也转化成能量体。

    这就是犄角和几位研究人员的推理思路。

    许奇寂:“……”

    我什么都没说,你都替我将设定脑补完了。我还能说什么?我无话可说啊~

    反正你们懂我,我很开心~

    “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犄角似乎得到了答案,满足地抿了口神族的特制酒液:“需要帮忙吗?我说不定可以动用下关系网,想办法将你的那位留恋之人也从眼魔一族中带过来?”

    “暂时不急。”许奇寂顺着这个设定演下去:“事实上,自从我来到神族后,就没有再和她联系了。可能在她看来,我是眼魔一族的叛徒也不一定。”

    许奇寂的话中充满着一丝伤感,还有一丝幽怨——毕竟媳妇已经好几天不让他让床了,这种幽怨他能演的入骨。

    “我想着未来有机会,先和她联系一下……然后看她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强迫她。”许奇寂又为自己适当加戏。

    当然,这戏不能加得太多。设定太多的话,他怕自己会万一未来忘记了这设定,就玩完了。

    “你倒是用心。”犄角并不讨厌这种性格:“普通的‘血肉之躯转化能量体’的技术,你有兴趣,过段时间我可以带个完整版本给你。如果你将自己留恋之人带来了,我可以为你举行一次仪式。当然,她只能转化为普通的神族成员,无法转化为‘护族法王’。”

    “转化为能量体后……对寿元能延长吗?”许奇寂用深沉的语气问道。

    ——他想了解下神族的寿元。

    “能,纯能量体在寿元方面会比血肉之躯长一些。但眼魔一族本身体质就特殊,所以哪怕寿元有所延长,也会很有限。所以,可能会令你失望。”犄角说到这个话题时,长长叹了口气。

    它自己就处于寿元将尽的影响。

    “啊。”许奇寂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反正就抬头长叹一口气——其他的,就让对方自己脑补去。

    这是他在‘祖使空间’中领悟到的技能,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反过来不说话,摆个姿势出来,对方就会自动脑补,错的就少。

    “不过,我对你很感兴趣。”这时,犄角突然又望向许奇寂,平静道。

    许奇寂:“???”

    “据我所知,你在破而后立、转化为神族能量体之前……处于气血败坏,寿元将尽状态。但现在,你的气血饱满,寿元明显也得到了极大的延伸。”犄角凑近许奇寂,有些贪婪的嗅了嗅。

    这种新生的感觉,充满着朝气的气息,没有一丝腐朽的感觉。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破而后立的过程又是什么?这个奇迹能不能被复制?”犄角毫不掩饰道:“这才是我接近你的目的。”

    许奇寂:“!!!”

    这是图他的身子!

    可惜,我的‘奇迹’可不能被复制。毕竟,我根本没有‘破而后立’,寿元方面也更没问题,从头到尾我都还很年轻,距离‘老死’还有很长一段路。

    “看样子,你自己也不清楚。也对,破而后立这种事情,本来就奇迹。转化能量体后,获得新生更是奇迹。”犄角悠悠的叹了口气。

    许奇寂:“嗯。”

    奇迹这种东西,正因为很难触发,才叫奇迹。

    “其实,关于延长寿元方面,我还是有一些研究的。”犄角缓缓道:“我对‘更换核心’这个手术有一定的了解。神族能量体最重要的就是‘核心’。影响寿元的最大因素,也是核心的枯竭。如果能找到合适的新核心换上,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长寿元。你在意的人,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一起深入研究这个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