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半个月前,许奇寂肯定要拒绝巨人使者的提议——毕竟他这个眼魔使者是假的,手下更没有真正的眼魔,和巨人族一起鼓捣出‘独眼巨人’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从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的他已经有了一批的‘眼魔一族好友’,利用瞳术‘无中生友’的控制效果,他可以让一部分的眼魔一族配合他行动。

    就是过程会复杂一些,控制起来需要一步步诱导,但结果肯定不会有问题。

    于是,许奇寂所化的眼祖使者微微震动身体。

    见许奇寂没有犹豫就同意了双方的合作,巨人使者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今年的眼祖使者变化真得很大呢。

    “那等眼祖使者你和机械使者那边完成碰面后,就联系我。我们一起鼓捣下‘独眼巨人’出来,增强下我们两族的战力。”巨人使者哈哈一笑。

    许奇寂眨巴下眼睛,算是回复,这次没有震动身体——毕竟身体震的多了,会有些累。再者巨人使者又不是画眉,不值得他这么频繁的震动身躯。

    “那就这么约定了,合作愉快。”说罢,巨人使者的身形也渐渐消失。

    “合作愉快。”许奇寂在心中回了一句。

    如此一来,机械生命阵营、巨人阵营就都沟搭上了。

    只剩下那颗渣男陨星阵营和那沙子元素生命阵营……也就知道这两个阵营的使者要怎么才能勾搭?

    如果体内的星海,一开始就只有人族阵营也就算了,但现在都凑齐了4大阵营,还有三大阵营处于候选状态……不凑齐九大阵营,总感觉有点不完美感。哪怕没有强迫症的人,都会产生将它补齐的念头。

    “走一步算一步吧,争取有空常常来九祖使者空间冒泡,争取成为一直在线的男人,总会有机会和余下两个使者搭上线。”想罢,许奇寂的身形也从九祖世界空间中消失。

    他的身形刚消失不久,那颗渣男陨星使者的投影就出现在使者空间中。

    陨星生命依旧围绕着一些行星或是恒星转圈——这其实就是它的修炼方案。等转够一定次数,吸收了恒星或是行星能量后,它就会转移目标。

    出现在九祖使者空间中后,陨星使者疑惑的望向空间,似乎寻找着什么。

    刚才,它明明感应到有某位使者在念叨着它,而且是善意的那种念叨,于是它百忙中抽空过来,想看看是什么情况。

    结果等它投影过来,整个九祖使者空间中空荡荡的,根本没人。

    陨星使者疑惑了半晌后,想了想在这边用了‘留言’功能,留了句话,身形就开始消失不见。

    留言:我在,有事叫我。

    ……

    ……

    神族阵营。

    神祖使者在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赎买眼魔虚八八’的钱,给眼祖使者转了过去,第一时间将这交易给敲定。

    一旦敲定了,那就没有退款扯皮的可能性。

    对面的许奇寂也是美滋滋又收了一笔款子,自从遇上神祖使者后,他就感觉钱这东西真不东西,来的太快了,花都花不完。

    旧的能源石还没花完呢,新的能源石又已经进账……最近画眉的能源石零食都放开了,想吃多少吃多少。

    “可惜了,神祖使者这部提款机,终会有再见的时候。”许奇寂收了款项后,有些遗憾道。

    毕竟他和神祖使者是两个不同阵营,站在对立位置。

    所以在这部提款机没有再见之前,争取尽多的榨干对方的小钱钱。

    确认许奇寂那边收了款后,神祖使者才彻底放心下来——他本来还有点担心对方拒不收款,拖着不放。

    现在,他可以安心的为虚八八准备转化仪式,让它成为神族斗战法王。

    “仪式所需要的物件都准备妥当了吗?”神祖使者起身,对着虚空问道。

    虚空中,传音设备中响起一位舰长的回复:“回祖使,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祖使您出来,主持仪式。”

    “很好,我马上到。”神祖使者回道。

    他起身举起代表着神族权势的权杖,伸手在虚空中一点,固定空间坐标开启,神祖使者大步跨入其中。

    下一刻,他直接出现在许奇寂的眼魔分身边上。

    眼魔分身此时还在打坐修炼,面具戴在他的头顶,大眼睛紧闭。

    【果然是破而后立,之前的伤势已经完全不见……而且根基也变得更加扎实,虽然只恢复到5境,但这雄厚的体内能量,绝对是顶尖级别。】神祖使者瞄了眼魔分身一眼,赞许地点头,感觉自己付出的‘赎身款’很值。

    仿佛是感应到了神祖使者的降临,许奇寂眼魔分身抬起头来,望向对方。

    出现在他眼中的,是一具如灵体般的身影。身躯纯白,身躯的边缘在摇摆浮动着。头发也和身躯一样是流动的能量体,显得无比飘逸。光从外表上来看,无法区分性别。

    类似神族这种纯能量体的个体,在进化到高境界后,倒也的确不需要区分性别。

    ‘真身?’看到神祖使者模样后,许奇寂也有些惊讶。对方前几次来时,都是‘附体降临’的,这次竟然直接真身光顾?

    许奇寂是见过‘祖使’真身的,冥祖使者当时给他骷髅小号的冲击感,就和眼前这神祖使者相当。

    妙啊!

    真身降临的话,那岂不代表着他有机可乘?

    随着几次演讲和神族成员、星兽彼此传法,他在神族阵营中已经有了大量的‘朋友’,体内神族星光也不比软泥阵营弱上多少,但还缺少一位‘祖使’级的金丹压阵。

    今天,或许是时候收割神祖使者的‘友谊’了?

    许奇寂心动。

    而神祖使者,也是看出了眼魔虚八八眼中的‘惊讶’,然后惊讶又转为‘欣喜、感动’之类的情绪。

    神祖使者很满意——自己真身降临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登场就怒刷了一波眼魔虚八八的好感值。

    待对方转化为神族斗战法王后,就能马上派上用场,为他神族所用。

    “准备得怎么样了?”神祖使者开口问道。

    “在下早已准备就绪,随时等待祖使的安排。”许奇寂自然是配合无比。

    神祖使者再次满意点头,自从上回他悄悄附身在舰长身上,在VIP房听虚八八演讲后,他对虚八八的满意值与日俱增,越看越觉得这只眼魔顺眼,每天的好感度都在提升。

    这种好感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好感,而是确确实实的友谊好感。

    “你我之间的相遇,或许是命中注定之事。”神祖使者突然有感而发。

    许奇寂:“???”

    他马上想起了冥界,那馋他骷髅小号身子的冥祖使者……这边的神祖使不会也有同样的爱好,看上他的眼魔小号了?

    我的小号难道魅力都这么大?

    那到时候,我要抵抗一下吗?

    “来吧,请随我来。”神祖使者因为心中的‘好感’,对许奇寂的眼魔分身越发亲近起来。

    言语间也不再像当初的上下级口吻,反而像是同级论交的语气。

    许奇寂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对方。

    和冥界不同……冥界时,他的骷髅小号有被冥祖选为轮回躯壳的可能,所以哪怕是冥祖使者也不敢对它的骷髅小号做太过分的事情。

    但神族阵营,显然是神祖使者说了算,神祖也没有要附体轮回的信息。神祖使者要是真看上眼魔小号,许奇寂为了大局,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以身伺虎?

    ……

    ……

    神祖使者带着眼魔小号,进行了一次空间跳跃——仪式举办的地点,并不在那些星舰上。

    本来几艘星舰集合到一起,是能勉强进行这个‘斗战法王仪式’的。但随着神祖使者对眼魔小号的好感值增加,他决定给对方最好的基础。

    于是,他在神族统治的星域中,选择了一颗能量充沛的星球,在上面布置好仪式的大局,搬来了最新的转化装置。

    空间跳跃后,许奇寂和神祖使者出现在一个足有十几米高的水晶门户前。

    紫色的水晶门两侧,雕刻着两个伟岸的身影。

    这就是‘神祖’的身影,左侧代表着神祖的肉身……据说神祖当初将全族带上‘精神能量体’道路前,蜕下的肉身就被封印在‘转化仪式初号门’中。

    当然,眼前的雕像只是复制品,神祖的肉身不可能藏在这里。

    右边的雕像,则代表着神祖蜕下肉身,转化的纯能量个体。

    进入了这大门,就代表着舍弃肉身……以往这技术不成熟时,肉身还需要保留下来,封入到一个命匣中保存。

    后来技术成熟后,只要进入大门,肉身在第一时间就会被彻底转化,滋补精神灵体。

    此时,有数千位主持仪式的成员,围在大门边上,正在进行最后的检测。

    下方又有数以万计的神族成员前来观礼——主要是来看看神祖使者。

    神祖使者带着许奇寂的眼魔分身,让他站在水晶门前:“一会儿我呼唤你时,你便大步进入到门内。”

    “我需要做什么吗?身上的物品要摘下吗?”许奇寂问道,他可不想摘下面具,会暴露的,所以得提前问一问。

    如果要摘下面具啥的,他就得做好暴露的准备……

    “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保持灵台清明,放松自己,不要抵抗能量对你身体的改造即可。至于物品,除了本命法器外,你认为贵重的物品就不要带进去了。”神祖使者叮嘱一些细节。

    许奇寂明白过来,这就跟自动洗车一样,只要进入通道,挂到空档、停止雨刷,就就可能从头洗到尾,干干净净的从门的另一边出来。

    叮嘱完细节后,神祖使者便转身前往神族早就为他准备好的王座,缓缓坐上。

    他的双手按在王座扶椅上,在这里可以控制整个仪式的进展,调整好对‘眼魔虚八八’最好的力度和仪式进展速度。

    因为内心的‘好感度’原因,神祖使者对许奇寂非常用心,体贴入微。

    许奇寂站到水晶门前。

    【我和门还真是有缘啊。】他抬头望着这大门。

    他的开局,是齐伊珊制造的‘奇迹之门’,为他开启了奇迹。

    现在连转化仪式,都是门的形状。

    【我上辈子会不会是大门成精的?所以这辈子和门特别亲近?】正当他胡思乱想时,远处响起了神祖使者的呼唤声。

    ——和冥祖使者不同,神祖使者没有开局‘讲两句’的爱好,直接就上。

    许奇寂控制着眼魔分身上前一步,带着面具、体内埋着‘剑鞘’,进入门内。

    一进入时,他便感觉门的四面八方有一道柔的力量落在他身上。

    身体一接触这力量,就被瞬间融化……

    这对他来说,倒是个很妙的方案。分身一旦受到致命打鸡,就会消散不见。现在这种开局就被融化的方案,倒是省去了他需要费心隐瞒的环节。

    分身被融化后,仅余下那个面具和缩小到极限,藏在面具中的剑鞘。

    神奇的是,分身消散后,许奇寂的意志却没有随之消散,而是像转化成了‘无形之躯’,依旧存在于面具下方位置。

    台上的神祖使者也有些好奇地望了眼那个面具:“这面具,还是件宝物?或者它就是虚八八的本命法器?”

    一开始许奇寂问能不能带东西进入这大门时,他没反对。因为除了伴生法宝外,其他东西带入门内一般都会被融化。

    门内。

    许奇寂感觉所在的区域,开始缓缓被推进——还真就跟洗车一样,会被缓缓推进,洗涮。

    原来我是一辆车……

    面具也和无形的许奇寂一起,被推进。

    推进到下一步环节时,有一道道能量从四面八方灌来,让他的‘意志’开始能量化。在这个步骤中,许奇寂可以随意拉伸自己的身体,即可以让身体保持‘眼魔·虚八八’的模样,也可以让身体进行一些改变。

    其间,面具倒没有受到影响。

    但是许奇寂的‘剑鞘’却发生了变化,接受仪式后,剑鞘进化出了神族的纯能量体模样。而且,剑鞘也获得了一次‘塑型’的机会。

    “形态?我还缺什么?”许奇寂思索起来。

    武器他有了。

    战甲?战甲他可能也不缺……因为齐伊珊似乎打定要将‘人祖使者战甲’改良下,到时候给他套上。那战甲是全覆式的,连头盔都包括了。

    “那,来件披风?”许奇寂莫名想起了妙哥身上的披风,感觉会很帅气?

    最好是那种可以随风招展,幻化万千,可柔可刚的披风。

    需要帅气时能伸展开来,变成翅膀增强下自己的飞行能力。

    需要防御时,则刚起来,一甩化为层层盾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