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许奇寂先悄悄内视一遍自己的丹田星海世界,看看此时自己星海的变化和质量。一会儿他带着画眉进入星海,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最佳角度,人为制造浪漫。

    两人的意识彼此交融,游走在星海之中,在浪漫中达成和解,到时候晚上他就不用再独守空房。

    机智!

    许奇寂的意识扫过自己的星海世界,这一内视时,他便发现自己的丹田中,人族的阵营又发生了变化。

    又多了几颗白银人族的‘星芒’。

    其中有一颗星芒,明显要比其余星芒都大很多,耀眼程度仅次于人祖使者。

    这些白银人族的星芒,也都加入到了人族阵营中,围绕着‘人祖使者’那颗星芒转动着。

    人祖使者的星芒又带着整个人族阵营的星芒,围绕着许奇寂金丹核心旋转。

    这画面比星空还要美上三分。

    “咦?”许奇寂在扫视一圈后,目光落在了人祖使者的那颗星芒上。

    人祖使者的这颗星芒,似乎又变大了很多?

    这是因为人族阵营中加入了高手的原因,让这颗星芒得到了强化?又或者是人祖使者闲着无聊,随便修炼了几趟《大夏系统》功法,让这部功法的境界得到了强化,从而得到的反馈?

    不管是哪种可能,反正人祖使者的星芒强化已经是事实……甚至,它还在不断变得凝实。

    再这样下去的话,总感觉人祖使者的‘星芒’随时要化为金丹核心一样?

    【这些星芒,最终能化为‘金丹核心’?】

    这个念头,在许奇寂心中一闪而过。

    如果真的能行,那未来他这一丹田内,无尽的星芒……要是都化为‘金丹核心’的话,得有多恐怖?

    不说是全部化为星芒了,哪怕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星芒,化为金丹核心,所累计的力量都势不可挡!

    “想得太美了,金丹核心这种东西,一个个体最多只有一颗。这是无论哪个修炼体系都无法突破的事实。我竟然还认真去思考这个可能。”许奇寂哈哈一笑,将意识从丹田星海中挪出。

    此时,画眉的声音模糊的响起,她似乎正在刷牙:“去床上看独属于你的星海,你想得美~你以为我还是初恋时的那个小姑娘啊。”

    许奇寂:“我是真心的,要带你看看星海……超漂亮。如果不漂亮,你打我!”

    “好吧,相信你一次。”画眉道。

    片刻后,她从浴室中出来。

    当她看到以风骚姿势躺在床上,露出肚皮冲着她坏笑的许奇寂时,嘴角都开始抽搐。

    “你这是干嘛?星海呢?”画眉坐到床边。

    “星海,就在我心中。”许奇寂开始讲着骚话,同时伸手捉住画眉软软的手儿:“放松你的精神,让我引导你。”

    “我总感觉你想干坏事。”画眉被许奇寂牵引着,靠在他胸膛上。

    下一刻,她的精神力被许奇寂温柔的牵引着。

    她只感觉到眼前的世界变化,精神力被引导到了许奇寂的丹田世界内。

    那是漫天星光的空间,美到无法用话语去形容。

    置身于这片星海中时,就像是神话中的场景般。

    “这就是你丹田中的那片星海?”画眉的精神力化为她自己的模样,在星海中漫步着。

    星芒不时从她脚下飞过,却又不会伤害到她。

    “没错,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许奇寂微微一笑。

    “我记得,你的星海一开始没这么庞大吧?”画眉问道,她对星海的印象还停留在初始阶段,靠着人族修炼者和713人族的觉醒者,提供的那少许星光。

    那星光可怜到像是阴雨天的夜空,只能找到零星几粒星光。

    “我一直在努力的积攒星光啊,为得就是今天。”许奇寂的精神同样化为小人,牵起画眉的手,漫步在这片星海中。

    星海的星光中,代表人族阵营的那片星光,亲和度似乎更高些。许奇寂和画眉进入人族区域时,无数星芒便会主动汇聚过来。

    随着许奇寂的意志,这些星芒还能组成各种形状,如动画一样在两人面前浮动。

    或是组成从海浪中跃起的海豚,或是组成奔跑的马群,或是组成在头顶飞舞的鸽子……

    为了讨好女主人,许奇寂的丹田星海中的星芒们也是蛮拼的。

    利用自己的丹田世界化为美景来讨好自己媳妇,古往今来许奇寂也算是第一人。

    一路漫步,画眉的心情明显变得好了很多。

    最终,两人来到了代表着‘人祖使者’的那颗凝实的星芒边上。

    “这是‘祖使’级别的星芒,我也是今天才发现,它突然凝实到了这种程度。要不是每个人都只有一个核心丹田的话,我都要怀疑这祖使星芒是不是要凝聚成金丹了。”许奇寂指着巨大的祖使星芒,对画眉介绍道。

    “为什么就不能化为金丹核心?”画眉反问道:“这严格意义上又不算是你的金丹核心,只是你星海的组成部分,代表的也是‘祖使’,这种情况下,它就算化为金丹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咦?画眉你说的有道理。”许奇寂望着那‘人祖使者’金丹:“如果它真的能化为金丹,那就代表着我这一片星海,都有着演化为金丹的潜质。”

    “想来,那应该会是很漂亮的画面。星芒总有些虚幻,组成的星海缺少实质的感觉……如果化虚为实,变成全由金丹组成的星海,一定更好玩。”画眉想象了下一个由金丹组成的星海后,感觉很有趣,笑道。

    她的话音刚落,眼前这颗人祖使者星芒,正好像是突破了最后一层限制,凝实到了一个临界点。

    砰~的一声,人祖使者的星芒周围,化出了一团风暴一样的气旋。

    下一刻,无数的人族星芒全部朝着使者星光旋转而去,欢快的盘起它来。

    这场面看起来有点像是无数食人鱼朝着目标一拥而上去蚕食的感觉。

    无数星芒旋转了两圈后,又很快散去,各归己位。

    而留在原地的人祖使者星芒,此时已经褪去了气旋……化为了一颗圆润的核心金丹。

    许奇寂:“???”

    这就直接化为核心金丹的模样了?

    他伸手抓紧画眉的小手,总感觉自己媳妇似乎有种‘言出法随’的功效,金口一开,人祖使者金丹马上就化形为丹。

    随着人祖使者金丹异变,整个星海都暴动起来。

    人祖阵营原本就力压冥界、软泥怪、眼魔、神族阵营,现在多了人祖使者金丹压制,其他四族阵营几乎要凑到一起,才能堪堪抵抗住人族阵营星芒的压力。

    就像是受到了刺激,软泥怪阵营中为首的那颗‘软泥使者’星芒,也开始了异化。

    软泥怪阵营中,有两种不同的星芒。

    一种是软泥使者培育出来,专门修炼《大夏系统》的教官。另一种是那些通过软泥怪们技术培育而出的克隆人。

    此时这两种不同的星芒,也如之前的人祖阵营星芒一样,像食人鱼一样朝着软泥使者星芒一拥而上,不断旋转盘动。

    软泥使者这边的蜕变时间比起人祖使者要久很多,毕竟底蕴方面和阵营星芒数量,都要差人族阵营很多。

    在许奇寂和画眉的注目下,这种盘旋持续了大半个小时才结束。

    软泥阵营的星芒扩散……同样露出了一颗祖使金丹核心来。比起人族阵营的金丹稍稍粗糙一些,圆润度有所不足。但没关系,大量的软泥阵营星芒们还在围绕着使者金丹核心旋转着,一圈圈的盘着,只要持续下去,软泥使者的金丹也注定会被盘的无比圆润。

    短短四十分钟时间里,许奇寂的星海中就多了两颗金丹核心!

    当软泥使者的金丹盘成后,许奇寂的目光望向了他星海中的第三颗祖使星芒——冥祖使者的星光。

    果然,就像是有自尊一样,冥祖使者星光受到了刺激,终于也不甘示弱。

    不过和软泥使者、人族使者的星光变化不同,冥祖使者的星光出现的时间最迟,被盘的时间也最短。

    所以它产生异变之前,先是来了一波自我膨胀!

    这象征着它代表的冥祖使者,在主动修炼《大夏系统》功法,主动提升星光的等级和威力!

    冥祖使者和其余几位祖使不同,它是被迷了心窍,一心认为这部从小骷髅那带来的特殊功法,是冥祖所创。

    就在刚才,在一瞬间,他隐约感觉到了自己的‘功法’受到了刺激。

    这种刺激令他很不舒服,就仿佛是他修炼这部功法的进度,落到了下风,被人压制了。

    被压制了?被谁?

    那只被冥祖看中的骷髅女巫?又或者,其实在冥界还有其他亡灵受到了冥祖的眷爱,曾经赐下了这部功法?

    这不行!

    无论是谁,都不能压制我在这部功法上的进度。

    所以,在不影响冥祖轮回计划的前提下,冥祖使者一口气将这部功法提升到了极限——5境王级的极限。

    随着他的主动修炼,许奇寂星海中对应的星光自然就膨胀了一波。

    待冥祖使者星光膨胀到足够的程度后,代表着冥界阵营的星芒们便进行了同样的操作,齐齐聚到冥祖星光边上,旋转着、盘着它。

    冥祖使者星光的进化时间,更漫长了些。

    许奇寂和画眉肩靠肩,夫妻俩相依在一起,静静看着冥祖星光的进化。

    两颗心,已经紧紧依偎到了一起。

    画眉的羞恼得到巨大的缓冲。

    许奇寂趁机轻轻将画眉揉到自己怀里——浪漫星海真是大杀器!

    我能拥有这片星海,实乃人生大幸~

    接近一个小时后,冥祖使者的星光,也成功进化为许奇寂丹田中的第四颗金丹核心!

    外界。

    妙哥一脸绝望地望着床上躺着的许奇寂和画眉。

    尼玛的,两个家伙在这里秀恩爱,然后它们就感觉许奇寂的境界、气息嗖嗖嗖的往上提升。

    隔一会儿提升一档,隔半小时提升一个级别。

    都说秀恩爱死的快,这家伙怎么就没被撑死?

    “妙前辈,许先生的状态真的没问题?”灭凰医生有些担心问道。

    妙哥正是她叫过来的。

    由于最近许奇寂星海在不断扩张,经常会导致体内能量过于膨胀而丹田涨疼。负责他和画眉身体健康的灭凰医生,会随时关注他的身体情况,尽量不让这只国宝出事。

    结果今天一进来,她就看到许奇寂和画眉像睡着了一样。而许奇寂身上的气息,不断增强,隔一会儿就强一大截,让她心慌。

    “吱~他好的很。没人比他现在更好了。”妙妙心累回复,说完就想去跑仓鼠转轮去。

    “那就好。”灭凰医生松了口气,然后才将目光望向房间中雕像一样站着的616号。

    “616号小姐你为什么在这里?”灭凰医生疑惑问道。

    “她被抠了电源,还被抠了备用电池。616号总是不知道什么话当讲,什么话不当讲。被抠电池也是话该。”齐伊珊助手777号进来,熟练的将自己的备用电池掏出来,给616号组装上。

    灭凰医生:“……”

    人造人在这方面真便捷啊,有病也不用吃药,换个组件就好。

    稍稍有点羡慕。

    “强化结束了吧?”灭凰医生又转头望向许奇寂,感觉他身上的气息强化似乎告一段落,没有再增涨的趋势。

    “吱~应该吧。”妙哥话不敢说满,怕被打脸。

    妙哥的话音刚落,许奇寂的体内,似乎又有一颗‘祖使’级的星光开始凝聚起来。

    继人使、冥使、软怪使之后,第四使者的星光诞生。

    这次诞生的……是许奇寂的老相好。

    眼魔使者的星光!

    许奇寂自己都有些好奇地望着突兀出现的眼魔使者星光。

    浩瀚星空中,那口袋空间内。

    心魔古镜还在持续发挥着它的威能。但在这里,并没有眼魔使者的身形。

    然而,当10%以上的心魔个体,全部被心魔劫影响,在梦中获授《大夏系统》功法后,不知为何,许奇寂那里就出现了眼魔使者的星光。

    眼魔一族,似乎和普通的种族不同。

    它们即是分散的个体……但又有无形的链接,将全族都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