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世界。

    许奇寂孤零零一个人在健身房里健身,画眉因为早上的事情还处于脸红状态中,根本不想陪他。

    “这就是孤寡老人的生活吗?”许奇寂一边单手举着几吨重的杠铃,一边对着小型‘奇迹之门’里发声。

    画眉哪怕只是不在半天,他都感觉想的不行。

    小型奇迹之门对面是苏溪沙老师,她现在有空就替许奇寂的大剑打几个孔,尽量凑齐‘万孔’之数。不过这一次打个两三个,绝对不打多——因为打多了,会累。

    作为报酬,每当她想好好睡一觉时,许奇寂就要随叫随到,让她的睡眠美梦不受干扰,不再有黑眼圈的困扰。

    “画眉都不在你身边了,都还能换着方式给我喂狗粮?”苏溪沙老师用力在大剑上砸了一锤,总感觉许奇寂在嘲讽她这个孤寡老人,单从年龄来讲,她在许奇寂这个世界已经算是几百岁的老人。

    “我感觉你们就是歪腻在一起太久了,所以分开一刻都感觉不适应。弗嘻嘻嘻~”於乐圣女的怪笑声从苏溪沙那边传来。

    “咦?於乐仙子你怎么跑到苏老师那去了?”许奇寂一愣。

    他记得於乐圣女并不是苏溪沙世界的人吧?

    “投影,我用了一个签到学分投影过来的。只要投影过一次,掌握了坐标后,我就能通过我岛上前岛主留下的空间技术,继续将精神体投影过来……”於乐圣女懒洋洋道。

    “签到学分还有这功能?”许奇寂一脸迷茫。

    他现在每天还会进行一次‘点名’来维持自己和《点名册》上人物之间的关系,但他从来没研究过‘学分’到底有什么用。

    “随着你境界的提升,学分的各种功能也都出来了。”於乐圣女蹲在苏溪沙的身边,看着她打铁。

    “圣女你跑苏老师那里有事?”许奇寂好奇。

    於乐圣女反问道:“你能和沙沙聊天,就不允许我投影过来?只许官放屁,不许民拉屎?”

    “我不是这个意思。”许奇寂放下杠铃——他感觉这杠铃很适合今天的於乐圣女,今天的她特别杠。

    “我来是找沙沙打造一件装备的,她这个世界的铸造技术,真是非常的特别。”於乐圣女毫无形象的盘腿坐好:“你也知道我本体的状态,枪口伤势无法愈合,随时都处于‘痛苦极限’状态,只要一丁点的痛苦都令我崩溃打滚。”

    “是个很妙的属性。”许奇寂点头道,轻轻一戳就满地打滚的於乐圣女,很萌很可爱。

    “抖S?”於乐圣女双臂抱紧自己:“我回头就叮嘱画眉,让她小心着你,不能纵容你。”

    “求放过。”许奇寂很从心:“所以於乐仙子你是来打造战甲之类的保护自己?”

    “不。”於乐圣女摇了摇头:“我是来打造一套能让普通5境王级的修炼者,也能切开我身体为我进行手术的手术刀套装,为我进行手术,看看能不能切割了我关于‘痛’这方面的神经,一劳永逸。”

    许奇寂:“……”

    不愧是曾经的邪教圣女,想法就是与众不同。但切除关于痛苦的神经,这种手术能办到?

    还有普通的5境修炼者……5境在人族古时候都能成为领导民众守护一方的王者啊!

    “话说圣女,你都被捅伤这么多年,到现在都没适应这种痛苦吗?”许奇寂问道,按理说痛了这么多年后,身体应该会适应痛苦吧?人类的适应能力应该是很强的。

    “适应你个头!你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将我身上的伤口转移给你啊。”於乐圣女狠狠翻了个白眼。

    这种痛苦,怎么可能有人会‘适应’?你在说什么傻话?

    “好了,搞定~”一边的苏溪沙今天状态不错,一口气给许奇寂开了四孔,将大剑从奇迹之门中扔了回来。

    “谢谢苏老师。”许奇寂接过大剑,最近大剑上的新孔洞一直没有填装符文,但不急,整个大夏都在替他收集精品符文……他距离掌握万法又近了四步。

    接过大剑后,许奇寂又趁机向两位前辈提出一个问题:“对了,苏老师,於乐仙子……你们有没有一些快速、永久型的分身秘法?”

    “你不是有头发分身了吗?”苏溪沙望向许奇寂头上的毛茬,难道是头发量不够了?

    “头发分身是有时效的,除非持续为它注入能量,否则能量消耗殆尽就会消散。而且,就算持续注入能量,它还是有一个磨损周期……时间一到,还是会消散。”许奇寂解释道。

    他需要的是能成为神族‘斗战护法’的分身,如同他的骷髅小号一样。

    “你想一个永久型的分身?这种分身可不好弄。”於乐圣女捏着下巴:“特别是想要和本体保持相同战力就更难了,一般这样的分身有很多都是垃圾分身,一些炼丹修士会用来打点杂之类的。”

    “我需要的是能有一定战斗力的,五境起步。”许奇寂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神祖使者那里的‘眼魔精英虚八八’的境界,就是五境。

    没五境,神祖使者都看不上。

    “你可以考虑做个梦。”於乐圣女道,起步五境的分身,她也想要,而且还想要一大堆呢!

    要是能整出几万个五境的分身,她就等于是变相完成了老岛主的约定,就能彻底愈合伤势,活蹦乱跳。

    “我想也是。”许奇寂叹了口气,心里开始盘算着要不要将骷髅小号给临时借调一下了。

    虽然会有被‘冥祖使者’发现的危机,但他不想错过打入神族内部的机会。

    骷髅小号一边是‘冥界护界女巫’,一边是‘神族护族法王’,倒也很带感。

    就是借调小骷髅的时候得谨慎些……

    小骷髅处于被监控状态,想要将它从冥界转移出来可不容易,需要弄清楚冥祖使者的一举一动,趁其不备,将小骷髅暂时调包。

    总体上是可行的,但操作起来令人头秃,需要注意的事项太多,一不小心,冥界、神族两头空。

    “你要一个永久型的分身,想干嘛?”苏溪沙问道。

    於乐圣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画眉最近一个人控制着两个身体,所以你想一个永久型的分身?你还真是个要强的男人。”

    许奇寂:“???”

    圣女你不对劲!

    为什么会想到这方面上去?

    而且你是在小瞧我吗?

    “其实这事,说来有趣。”许奇寂调整姿势重新开始撸铁,然后将自己如何将小号打入到‘神族’内部的事情,和她们讲述了一遍。

    从一开始想赚神祖使者一笔‘打工费’,到后来趁机在神族中扩散病毒、传播自由思想,再到如今不知为什么突然被神祖使者看中。

    神族阵营中发展的事情,许奇寂自己回想起来还感觉很戏剧化。

    “神祖使者受到的影响有这么大吗?”始作俑者於乐圣女轻轻捏着自己下巴:“痛痛痛!”

    她没想到自己悄悄对神祖使者种下的秘法,竟然对神祖使者产生了这么巨大的影响。

    这位原本很冷静的神族使者,目前情绪很容易波动,在一系列巧合下竟然会瞎了眼睛,看中了许奇寂这个打入他们内部的大敌马甲。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可惜了,我这边没有合适的分身秘法。否则我一定要助你一臂之力。”於乐圣女内心的愉悦无法压抑。

    若是许奇寂这次能忽悠住神祖使者,完成了那个‘斗战护法’的仪式,未来等许奇寂爬到了神族高层……最终反过来成为击破神族的最终利刃时,她再将这件事揭露给神祖使者,那一瞬间,神祖使者绝望的情绪波动对於乐圣女来说,将是最甜美的果实。

    到时候,她说不定就能施展秘法,借机将神祖使者化为她的傀儡。

    “我总觉得圣女你在悄悄的干坏事。”许奇寂的直觉敏锐。

    “你多虑了。”圣女摆了摆手。

    许奇寂:“……”

    圣女这一副不想多解释的模样,已经讲明了她的确在暗中动了什么手脚。

    这时,苏溪沙老师突然出声打断了许奇寂和於乐圣女:“如果只是想要用一个东西代替你的眼魔使者分身进行仪式的话,其实并不困难。”

    “苏老师你有窍门?”许奇寂眼睛一亮。

    “答案就在你自己的手中。”苏溪沙指了指许奇寂手中的大剑:“大剑,它就不就是个很好的‘仪式对象’嘛?”

    “不行啊,神族的仪式是会将物质转化为纯能量体的,不确定这个仪式对大剑会造成什么影响。而且大剑对我太重要了,我不能用它来冒险。”许奇寂摇了摇头。

    他的一身实力其实虚得很,如果没有大剑,他的战斗力直接打个骨折。

    输不起。

    哪怕只有0.1%的概率,他也不敢赌。

    “你的担心不无道理。”苏溪沙点了点头,也就没再提这事。

    其实她是感觉许奇寂目前的大剑在跟着许奇寂晋级到现在,似乎也到了某个极限,需要改变一下。

    单纯的打孔,已经无法提升大剑多少威力。

    如果能让神族的那个‘斗战护法仪式’刺激一下,说不定能让大剑提前诞生出剑灵来,又或是更进一步。

    但大剑对许奇寂的确太过于重要……嗯,对她也很重要,她未来能不能好好睡觉,睡得香不香,都和这大剑有关。

    “要不再打造一柄‘大剑’出来?”於乐圣女在边上提议道:“我记得奇寂你自己说过,你的‘大剑’是按某部功法,再由沙沙替你打造的。那只要再打造一柄‘大剑’出来,不就行了?”

    “这能行吗?”许奇寂一愣。

    这大剑,难道还能反复打造?要是能的话,那打造个十柄八柄的,会很香啊。

    “按照那部功法来看,许奇寂一个一剑差不多就是极限了。但那时候,许奇寂你还只是个刚入门的小修士。”苏溪沙也不能保证。

    “要试试不?”於乐圣女在一边鼓动道。

    她感觉这事很有意思。

    “剑已经有了,不如打造个剑鞘吧?”许奇寂提议道——他手中目前有‘人道之剑’的一部分剑鞘。

    但这剑鞘也只能凑和着用,不是原配。

    苏溪沙琢磨了片刻,道:“剑鞘……可行。那就试试!但事先说好,这次打造的材料、工时费,得由你自己负责了。”

    “没问题,现在我有钱!”许奇寂豪爽道。

    这人口袋里有钱,讲话都硬气。

    他从神族使者那里弄来的大笔钱,到现在都还没有花完,所以聊起钱,他胸膛都挺的高。

    ……

    ……

    试试就试试,许奇寂和苏溪沙都是行动派。

    和当初的流程一样,许奇寂小心翼翼的将一部分精神体延伸到‘奇迹之门’内。晋升五境后,他感觉自己像是韭菜一样,正好又可以分割出这么一茬韭菜尖。

    真是非常的巧合,如果他还处于4境的话,就无法完成这一步骤。

    奇迹之门对面,苏溪沙开始动手打造,为‘大剑’添加一个匹配的剑鞘。

    打造的过程中,许奇寂一脸淡然。

    5境的他,意志强度完全不是当初能比的。凭着他现在坚强的意志,这点痛苦,在心里惨叫下就行。

    他硬汉的人设,轻易不崩。

    甚至他能一边忍耐灵魂上的痛苦,一边撸铁,强身健体。

    时间一分分过去。

    “奇寂,你将那‘人道之剑’的剑鞘也给我看看。”对面,传来了苏溪沙的声音。

    许奇寂将人道之剑的部分剑鞘取出,但没有塞入到奇迹之门对面。

    因为‘人道之剑’的剑鞘部分,若是离开了‘九界’,就会马上引起九祖使者的感应。所以只能摆在奇迹之门的入口,让苏溪沙好好打量。

    “苏老师你想打造同款的剑鞘?”许奇寂好奇问道。

    “嗯,我想保留个接口,未来说不定能派上用场。”苏溪沙随口答道。她是接触过人道之剑剑鞘的,并且是亲手代替铸剑使打造了这剑鞘。

    这剑鞘是个很极端的异宝……但既然出世了,就不能轻易浪费。

    未来说不定许奇寂还能用上这异宝。

    所以,她得为许奇寂的‘剑鞘’留一个接口,万一未来就能派上用场?

    剑鞘的打造,非常的顺利。

    顺利到许奇寂都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就仿佛到了5境王级后,他本来就应该打造一个剑鞘一般。

    浑然天成!

    如此一来,他许奇寂就能即是冥界护界女巫,又是神族护族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