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这个小骷髅只是许奇寂的一个远程登陆小号,哪怕出问题也影响不到许奇寂的本体分毫。但身为自动护主的神器,《万界点名册》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它直接从本体的精神世界跨界而来。

    无声无息,点名册罩下,将那团还在凝聚成型的雾气镇压。

    不过和对付那缕‘眼祖使者轮回意志’不同,由于这团雾气只是一种纯能量祝福+后门程序,本身并没有神智,所以点名册并没有粗暴的一下拍散。

    它选择的是同化这团雾气,将其化为己有。

    毕竟,对于许奇寂的骷髅小号来说,这个‘冥祖赐福’还是很有用的,能大大提升这个骷髅小号的晋级速度,甚至还是许奇寂去体悟冥祖强大的一个渠道。

    而且如果直接拍散这团雾气,会惊动赐福的冥祖意志,反而不美。

    《万界点名册》如同流氓一样将那团雾气压在身下,点名册中蕴含的无上规则之力,强行干扰雾气凝聚的‘令牌’过程。

    整个过程进行了二十分钟左右……一枚刻画着冥龙的令牌,浮现在许奇寂小骷髅的精神世界中。

    冥龙上的龙类是西幻巨龙的模样,但因为是亡灵属性的原因,身体线条纤细流畅——大部分的亡灵生物都是偏瘦、骨感的,特别是骷髅。

    不过原本应该是纯黑色的赐福令牌,此时多了一缕缕金色的光辉,这些光辉融入到冥龙的鳞片中,让它的模样多了几分美感。

    做完这一切后,《万界点名册》满足地离开。顺带着,它还从冥祖赐福令牌中带走了一些和冥祖有关的信息。

    对《点名册》来说,人物信息是最宝贵重要的财富。只要锁定了人物信息,未来等许奇寂对《点名册》的掌握更上一层,开发出新功能后,就能按照人物信息锁定对方,进行各种操作。

    这年头,信息就是财富。

    随着‘赐福令牌’成型,外界的亡灵女巫继任仪式也宣告结束。

    从许奇寂所在的王座上有大量的死亡力量扩散开来,化为黑雨降落在观礼的亡灵生物身上——这是冥祖赐福仪式的残留能量,冥祖和整个冥界在赐福完后,多余出来的丁点力量,洒向观礼亡灵,也算是一个福利。

    而许奇寂也抓住了这个福利机会,往这福利中掺毒。

    他的目标是九界交际花,自然要抓住每一个交朋友的机会。

    这波发福利的机会,就是难得好时机。下方所有观礼的亡灵们都会毫无防备的接收福利能量,还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甚至如果从这波‘福利’中领悟出某种功法,他们也只会以为这是冥祖的赐福,不会多想,修炼便是。

    估计最多两三天时间,许奇寂的本体就能收获一批‘亡灵朋友’了。

    骷髅小号眼中露出了善良的极光。

    ……

    ……

    仪式结束。

    许奇寂控制着骷髅小号,从王座上站起。此时,缠绕着他身躯的雾气已经消散不见。

    八臂的冥祖使者迎了上来。

    这次,它望向许奇寂骷髅小号的目光变得更加炽热起来。

    在冥祖意志降临之后,它内心中的情感终于再也无法压制——它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在今天就压舍了这具骷髅女巫的身体!

    不过,也不用将自己的意志彻底融入去夺舍,毕竟只是一具才5境的亡灵女巫。他只用分出一缕意志,利用夺舍的手法,潜伏到亡灵女巫的意识中,用更温和的方式来同化这个亡灵女巫就行,等于是将这亡灵女巫炼化为他的分身。

    新生的亡灵女巫本身就没有多少神智,意识也比较弱小,正适合它下手。

    冥祖使者这炽热的眼神,令许奇寂毛骨悚然,身为一个漫画家·职业级的,他脑海中差点就要涌现出‘骷髅本子漫画’来。

    “你很出色,你注定将成为我们冥界的大战力。甚至,这一届的冥祖转生,非你莫属。”冥祖使者靠近许奇寂小号身边,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语音频道发声。

    许奇寂没有发话,只是警惕的望着冥祖使者。

    “跟我来吧,既然你将成为冥祖的转生体,那有些事情你必须要学会。”冥祖使者大手一挥,在前面带路。

    其实冥祖传生体哪有什么东西要学?冥祖只要转生过来,亡灵女巫就能掌握一切信息,压根不需要学习什么。

    祖使想要做的,只是将这具骷髅女巫带到一处‘夺舍转生’的秘地——从他脑海中确定了要夺舍的念头后,他就用留在冥界禁地的一具分身,开始布置那个夺舍仪式。

    依旧是那位老司机开车。

    和来的时候一样,许奇寂选择将自己卡在车顶。

    冥祖使者也不在意,坐在车里。

    死灵专车中释放着悠长的音乐,节奏缓慢,有点沧桑的味道:我应该在车顶,不应该在车里~

    ……

    ……

    死灵专车在冥界穿梭着,跨越一个个传送站点——实际上,通往冥祖使者的禁地只需要穿梭VIP专属通道就能抵达。

    但是,冥祖使者在暗中布置夺舍仪式,便刻意让司机放慢速度。

    趴在车顶的许奇寂小号,倒是领略了冥界的各种风景。

    枯燥泛味,整体是黑色调,显得压抑。

    冥界显然不是个适合生灵居住的世界。

    也不知道冥界的娱乐项目是什么?

    【时间也差不多了,得找个地方挂机了。】许奇寂趴了会儿后,心中开始思索起到哪挂机比较好。

    回亡灵女巫塔吗?

    那里还有六只小狗一样的小骷髅,总感觉有些放心不下。

    正当许奇寂思考之际,死灵专车停了下来。

    再往前便是冥界的禁地了,这里是冥祖使者的居住之处,没有得到他允许的冥界亡灵一旦踏入此地,便会被笼罩于此的残暴力量撕成粉碎。

    据说,在这片禁地的深处,有一道只有冥祖使者才能打开的大门。在那门后是一个乐园世界……冥祖的身体,就沉睡于乐园之中。

    老司机停车后,便进入待机状态,化为石像一动不动。身为亡灵,哪怕几百年不动对它来说都是正常的事情。

    冥祖使者下车在前面带路,许奇寂所化的小骷髅没得选择,只能跟上。

    看着冥祖使者将自己带入禁地,许奇寂就感觉有些不妙。

    他内心的不安越来越沉重。

    冥祖使者回头打量了骷髅女巫一眼,看出了她的抗拒和不安。

    “直觉还是很敏锐的嘛。”冥祖使者心中暗道。

    从一开始,这具骷髅女巫对他就抱有警惕心,甚至在有意无意远离他。

    这种敏锐的直感,也是一种难得的天赋。

    可惜,既然进入到了禁地,就由不得你了。

    “初生后不久,就踏入到了5境,不得不说你的潜力巨大,八千年的积累也浑厚无比。但是想成为冥祖的容器,第5境还是太弱小了。你需要在短时间内变得更强。”冥祖使者对着许奇寂道:“跟我来吧,接下来我带你去的地方,是禁地中的禁地。你在那里修炼,争取在两个月时间内,激发你的所有潜力,达到第6境的境界,激活属于你自己的6境领域。”

    【只是带我到这里来修炼?】许奇寂心中那种‘不安’却越发沉重起来。

    真不行的话,一会儿就用奇迹之门跨界传送,直接将这具小骷髅带出冥界去。怎么说也是自己苦练起来的一个小号,不能就这么被糟蹋了。

    很快。

    许奇寂就被冥祖使者带到了一片地底熔岩世界,除了一条黑耀石所铸的小道外,四处都是带着毁灭属性的熔岩,一旦掉入,连5境骷髅也不能挣扎多久。

    在这岩浆世界的中心,却有六根冰柱,建立起一个阵法。

    浓郁的冥界死亡力量汇聚于这六根不化冰柱之中。

    “这里便是你的修炼之地,两个月后,我会再来看你。希望你不要令我和冥祖失望。”八臂冥祖使者指了指冰柱阵法。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只小骷髅对他产生了警惕,所以他直接离开,好让对方安心。

    至于对方要不要进入那个冰柱阵法,都无所谓。因为整个地下熔岩世界,都是他布置的‘夺舍仪式’场地。

    六根冰柱也只是随便一插,吸引下那只小骷髅注意力的地方。

    他的一缕‘意志’早就潜伏于这片熔岩之地。

    只等这只小骷髅进入到‘修炼状态’,借助夺舍仪式的协助,他的那缕意志就会开始蚕食这只小骷髅,最终将她炼化。

    许奇寂见冥祖使者离开后,略一思索,便拆下了自己的骷髅头,将骷髅头放到地上。然后控制着骷髅身躯,进入到那六根冰柱的位置,进行摸索——这里明显是个陷阱,总感觉冥祖使者想要做点什么。

    会不会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武器?

    若真如此,就妙了!

    许奇寂准备探探这个地方,然后……他要将整个冰柱阵法,全部挖起,进行跨界转移。

    5境后的他,已经能勉强做到这一点。

    到时候,他可以将这个冰柱阵法,整个转移到神族阵营中。

    ……

    ……

    冥祖使者在外面,监控着熔岩之地的状况。

    看到许奇寂分头行动后,它眼中浮现笑意——这小骷髅,果然警惕。

    可能是自己之前内心波动过大,露出了马脚,让这小家伙察觉出了什么吧。但没关系了,只要你进入这片区域,就大局已定。

    监控画面中。

    许奇寂的身体在冰柱阵法中摸索了半天,却没有任何收获,显得稍稍有些失落。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许奇寂并没有进入到这个阵法中进行修炼。而是在熔岩世界中,随便找了个角落坐好。

    在坐下的同时,他暗中在屁股底下开了个‘奇迹之门’,

    一旦情况不对时,他就会第一时间将骷髅头给传送走……只要将骷髅头带走,身体都可以补充回来。

    比如去斩杀一尊强大的冥界亡灵,将对方的身体夺过来啥的,对骷髅来说都是常规操作。

    安置好骷髅小号后,许奇寂意识回归——虚拟游戏虽然好玩,但不能沉迷游戏。

    毕竟,他现实中更好玩。

    ……

    ……

    在许奇寂的骷髅小号进入修炼状态,挂机修炼了半天左右,冥祖使者意志终于决定动手。

    “差不多了,而且这小家伙已经进入到了深层次的修炼。”

    “你是已经很谨慎了,但姜还是老的辣。”

    “成为我的一部分吧,然后和我一起,成为冥祖的一部分。”

    “冥祖……我的一切。”

    祖使内心喃喃着,有些迫不及待。

    他早就布置在夺舍阵法中的那缕意志,悄无声息的进入到了小骷髅的意识中。

    整个过程顺利无比。

    毕竟,只是一个5境的小家伙,又怎么可能防的住他?

    冥祖使者的意志,如到自己后花园一样,轻松进入到小骷髅的意识内,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准备在这精神世界中扎根。

    在他意志的不远处,一块令牌在闪闪发亮。

    冥祖使者知道,这令牌是赐福令牌……在没有融合小骷髅前,他得避开这块令牌。

    “那么,开始了。”冥祖使者的意志,如同钻头一样,准备在小骷髅的意识内掏个洞,掏个容身之处出来。

    但他刚一动工时,远处的赐福令牌突然闪耀起巨大的光辉。

    正道的光。

    这是令亡灵生物最不适应的东西。

    许奇寂本体处,《万界点名册》也很恼。小骷髅那块飞地,竟然三番五次被人入侵?

    不过这次,点名册并没有跨界到小骷髅的意识空间。

    赐福令牌已经被它干扰过,已经成了它的后门。

    嗡~这赐福令牌起身,粗暴的砸向冥祖使者那缕意志。

    冥祖使者意志看着令牌砸来……它甚至可以抵抗一下的,但是它没有抵抗,只是站在原地,任由令牌将它这缕意志砸碎。

    毕竟……这是冥祖赐福后留下的令牌啊。

    在它看来,这显然是冥祖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对它冲动的惩罚。

    砰~

    冥祖使者意志被砸碎,让他本体一阵剧痛,痛到打滚。

    但它没有去抵抗这种痛苦,反而隐隐有种享受之感。

    痛的打滚了半晌后,它才缓了过来。

    有更细碎的‘意志’碎片,从夺舍之地中归来——这些破碎的意志,是被强制排斥出来的。

    意志回归。

    “咦?”冥祖使者发现,在这一丢丢破碎意志中,隐藏着一小段的功法。

    是冥祖赐给这小骷髅巫女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