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下达指令啊?你哪只耳朵听到我下达指令了?

    “停下,快停下……对了,撤消指令!”许奇寂毕竟有了一次经验,这回比上次内行了许多。

    【指令错误,请输入正确指令。着装完毕~】

    在那一道道令许奇寂绝望、带着死亡芭比粉红的能量包裹中,他再次完成了着装。

    抬头望天。

    而巧的是,画眉和713正好一起揉着眼睛,似乎是闻着许奇寂的气息,迷迷糊糊来到了这间实验室。

    她们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六眼相对。

    “咦?阿寂原来你有这种爱好吗?”画眉和713同时开口,显然还是画眉一个人控制两具躯体。

    许奇寂转过头来:“我说这是个意外,你相信吗?”

    “放心吧,我还是能接受阿寂你女装这样的小癖好的。”画眉安慰道——她显然不相信这又是意外。

    第一次是意外,这都第二次了,你不下达指令怎么可能又穿上它?

    “真是意外,这次我都没有下达‘着装’的指令,它就自主启动了……而且我尝试着撤除命令都办不到。”许奇寂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着辛酸:“这玩意要怎么解除?”

    “得将616号和777号都叫过来,需要她们帮忙。”画眉笑着回答。

    正说话间,许奇寂突然一声惨叫,腰部位置硬是被勒成了小蛮腰。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出,这具‘战甲’它生气了——因为自己刚才称呼它为‘这玩意’,所以它不开心了?

    “果然,它是有意识的?高级人工智能?”许奇寂心中一动,毕竟也是看过很多科幻电影的现代人。

    战甲、高达、圣衣啥的有自己的人工智能或是生命意识,都是基操,没毛病。

    “如果你是有智能的,那就拍拍手?我全身放松,放开对战甲的操控?”许奇寂提议道。

    说话间,他的双手还真地抬起来,拍了拍手,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画眉看到这里,都提起了兴趣:“真有人工智能?或者只是你对战甲的指令‘拍手’让它起了反应?”

    “发声,来说句话?”许奇寂提醒道。这具战甲是有发声系统的,就是那个清冷的电子女声系统提醒。

    但回应他的是冷冷的沉默。

    人生最尴尬的时候就是空气突然沉静。

    “看样子是只知道按固定的‘指令’来行动的。”画眉刚提起的兴趣顿时就少了大半,同时她开始招呼616号和777号,请她们过来帮忙将许奇寂身上的战甲再次解开。

    “如果按固定指令的话,为什么我‘脱下战甲’如此清晰的指令却没有效果?”许奇寂叹了口气,最后尝试着对身上的战甲道:“你是不是有事情想找我?如果有事,就快点告诉我,或是让我知道要怎么做。迟些时间,616号那钢铁姑娘一来,就要强制将你从我身上剥下了。”

    “依依不舍~”齐伊珊和画眉同时眨了眨眼睛,对许奇寂道。

    双声道,果然让人心里痒痒。

    可惜画眉和齐伊珊无法接触到对方,否则许奇寂一定要让她们摆出可爱的姿势,双手十指交叉,面对面念着可爱的台词,来满足他内心的念头。

    “咔……咔……”许奇寂正思索间,身上的战甲还真的发出了一阵阵的奇怪声响。

    似乎还真对他之前的话产生了反应?

    “这种熟悉的感觉,不会又要抽我的血,然后去哪个系去开个小号吧?”许奇寂心中一动。

    但他并不讨厌这种开小号的感觉。

    如果他能在九界各族中都开一个小号,那他就能直接在九界各地发展友谊。

    思索间,他感觉眉心微微一凉,意识犯困。

    明明才刚醒来,但困意却不断涌出。

    “我可能要睡一觉。”情急之下,许奇寂对着画眉打了个招呼,身体就这么笔直站着睡了过去。

    ——他知道这困意是战甲的引导,所以没有拒绝,而是顺着它的牵引,主动进入沉眠状态。

    身体犯困入眠,而意识则被牵引着,进行了世界的穿梭。这种体验许奇寂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末先生他都见了两回,所以并不惊慌。

    几息时间后。

    许奇寂的意识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天空城池之中。

    这天空之城,鸟语花香,灵气充足,玉石铺路……就如同传说中的‘天堂’一样。

    而在这‘天堂’之中,生存着的也都是面带和善,从心底散发着善良情绪的人类老者。

    整个天空之城,其实如同一颗小行星般。

    其中生存的,全部是白发苍苍的老者,目测全部是90岁起步的那种。男女都有,种族、肤色也各不相同……

    许奇寂虽然是意识体被带到这里,但却下意识收敛了脚步——这么多的90岁人类老者,男女都有,要是撞倒一个,就会如骨牌一样倒下一片。

    到时候哪怕他身后有画眉这个霸道女总裁护着,也赔不起。

    “祖使,你来啦。”远处有两位老者远远看到许奇寂的意识体时,便远远挥手,热情地打着招呼。明明是第一次听他们的语言,但许奇寂却能听得懂。交流方面,完全没有障碍。

    许奇寂一低头,果然发现自己此时的模样,是包裹在‘战甲’内的。

    在外人看来,他此时就是人祖使者。

    【这里是什么地方?】许奇寂心中疑惑,但还是对着那几位打招呼的老爷爷、老奶奶摆了摆手,回应一下。

    为什么没有年轻人?

    不过这些平均90+年龄的老者,倒是个个健步如飞,生命力虽然有些微弱,应该是寿元无多,但却没有灾病的气息,个个都很健康。

    总结来说,就是生命力的数量不多了,但质量都很高。

    ‘人祖使者战甲’将许奇寂带到这里后,便没有后继动作。许奇寂只好自己控制着战甲,在这个‘天空之城’中游走。

    走了两圈后,他依旧没有看到一个年轻人。

    【难道……这里的人族,是最后一代人族了?】许奇寂脑海中马上想起了‘落发师兄’的人族绝户计划。

    没有年轻的人族,全部是老者,就代表着人族没有后代,绝户了。

    难道这里的‘人祖使者’也和落发师兄一样,选择了亲手让人族绝育?

    不过,一路走来时,他发现人祖使者身份很受这里人类的尊敬。每一位老者,都会热情和他打招呼。看起来,不像是人族被手动绝育的样子。

    一直走着,最终他来到了天空之城最核心位置。

    在这里有两个不同的通道,连接着两扇门……

    一扇门里布满了寒气,刻画着一个个封印阵法。从这扇门中,不时的走出一位位老者,这些老者年龄都在90左右,面色发紫,似乎刚从‘冰封’中出来。

    他们出来后,便有相关的服务型机械人上前来,替他们裹上厚毛巾,为他们加暖,最后换上统一的白衣,让他们进入到‘天空之城’中生活。

    而另一扇门,则是一位位面带幸福笑容,似乎心愿了结的老者,也换上了全新的白衣,大步进入城中心的那座宫殿,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许奇寂身形停顿。

    他已经猜测到是怎么回事了。

    将生存的希望留给年轻人和初生的孩子,为了让种族存活下去,所以当人类年龄老迈,寿元将尽时,就会选择冰封自己,等到了这‘纪元之末’时,再解封出来,在天空之城这座‘天堂’一样的城市中,生活一段时间,完成最后的心愿,了结遗憾,然后回归城市中央,这次就再也不会出来了。

    【这里是哪一界?】许奇寂在内心中问道。

    九界之中,目前他接触到的是自己的世界,对应着的是神族使者。然后是713世界,对应着眼魔一族。最后就是冥界的小骷髅世界……

    其余6界,许奇寂都没接触过,也没有坐标。

    人族使者战甲没有回复许奇寂,而轻轻牵引着许奇寂,让他前往那城市中心宫殿建筑的最高层。

    许奇寂登高,踏上最高层位置。

    下一刻,他的身影就被投影出去,庞大的身影投影到了整个城市。

    投影似乎还特意放大了他‘眼睛’的位置。

    许奇寂:“???”

    这是干嘛?

    下一刻,他注意到,整个天空之城的老大爷、老奶奶们,目光纷纷集中到了他身上,又锁定他的眸子。

    许奇寂下意识就是一发改良版的‘无中生友’法术释放出来——这完全是分身演讲后的后遗症。

    只要感觉到自身被无数的‘目光’锁定,许奇寂的瞳术就有种被动激活的感觉,忍不住就释放出这瞳术来。

    而当‘无中生友’瞳术一展开,下一秒许奇寂就收获了整整一个天空之城的老奶奶、老大爷们的友谊。

    这一城的老奶奶、老爷爷的友谊来的非常快。

    几乎就是接触到‘无中生友瞳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瞬间入门,然后为许奇寂提供了一个个代表人族阵营的小星点。

    这一眨眼的时间,许奇寂的人族阵营星芒数量,又暴增了大截。

    许奇寂的目光有些疑惑的从这一大群90岁以上的老大爷、老奶奶身上掠过。明明这些老大爷、老奶奶看起来就是普通人,完全没有经历过修炼。

    但一接触《大夏系统》功法时,就瞬间入门。

    资质都这么可怕的?

    片刻后。

    入门了《大夏系统》的老者们,身上的气场变得更强,入门后他们的实力还在不断提升,为许奇寂带来最大程度的星光反馈。

    他们对‘无中生友’瞳术,完全没有抵抗……对他们来说,人祖使者是完全可靠的。

    许奇寂内视望着自己体内多出来的一大片星芒,内心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

    这和坑神族战士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等这一城市的老人们完成了《大夏系统》入门后,人祖使者又带着许奇寂跃上高空……身形笔直起飞,往更高的方向飞去。

    在那里,还有一座‘天空之城’在默默等待着。

    显然,在这一界中,类似的‘天空之城’数量,不止一个。人祖使者这是想带着许奇寂,一个个地方去释放瞳术?

    “其实不用这样。”许奇寂出声道:“不用一个个天空之城来的,只要将已经修炼了《大夏系统》的成员分散开来,分散到每一个城市,就能将《大夏系统》扩散开来。速度,不会很慢的。”

    末先生增加的新功能,可以大大缓解许奇寂的麻烦。

    牵引着许奇寂飞升的战甲闻言,停顿了下来。

    果然,战甲现在是由那位‘人祖使者’在控制着吗?

    这套战甲看起来,本来就是那位女性人祖使者所有,她能远程控制这套战甲,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战甲停下来后,在原地僵了半天。

    不上不下的,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片刻后,战甲带着许奇寂的意识消散,回归身躯。

    在意识消散之前,许奇寂还看到之前的‘天空之城’中,那一城市的老大爷、老奶奶们登上了类似飞行器的东西,开始扩散到各个方向。

    甚至不仅是‘天空之城’,还有些飞行器是向下方降落的……这是要将许奇寂的《大夏系统》扩散到地上的节奏?

    这和在神族阵营中暗暗扩散病毒不一样,这次行动完全是官方在帮助着扩散,如此一来,扩散的速度肯定要远超神族阵营的节奏。

    许奇寂想到这里,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丹田位置。

    他已经可以预见未来了……

    未来几天,他每天早上都可能在痛苦中被惊醒。

    而且,这种痛苦他不能抗拒。

    哪怕再苦再累,他也得咬牙去坚持。

    不吃点苦,怎么能承受力量的增强?

    ……

    ……

    许奇寂最终还是低看了自己体内‘星芒’增强的速度。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不管是代表着人族的星芒、代表着软泥怪的星芒、代表着神族阵营的星芒,全部在疯狂增涨!

    软泥怪一族的阵营中,多了一些特殊的星芒……那应该是软泥怪一族结合它们特殊的特技研究出来的‘克隆人’,也算入到了它们的阵营。

    于是从那天后,许奇寂再也没有睡好过一觉。

    从一开始的一夜醒两次,到一夜醒三次……

    要不是知道他的情况,画眉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肾不好了。

    如此,仅仅是一个月多一些的时间。

    许奇寂就达到了4境的极限。

    他要冲击第五境界了……比起世一花姐弟,还要快一步!

    弯道超车都没他这么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