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先生瞄了此时小骷髅模样的许奇寂,内心其实有种奇怪的感觉——明明就是骷髅的模样,但却能演绎出栩栩如生的表情。

    此时许奇寂浑身上下仿佛都写满了‘快再问我一次,快再问我一次’这样的字样。

    末先生淡定的甩竿,海钓的乐趣就是这么朴实。

    他想看看许奇寂能忍到什么时候。

    主要是想测试下对方的忍耐力啥的……没什么目的,就是闲着无聊想测测对方属性。

    对面。

    许奇寂见末先生说算了就真的算了,内心暗暗叹了口气。

    然后他就主动开口了——会叫的孩子有奶吃,脸皮厚的人才能吃得开。脸皮太薄的话,什么都得不到。

    他许奇寂是个要脸皮的男人,但他除了脸皮外还有面具,必要的时候放下面具就好。

    “末先生,那啥,你对瞳术有没有研究?”许奇寂主动寻找话题,甚至还稍稍铺垫了那么一下。

    “没研究,不了解,别问。”末先生微笑道,就算是拒绝别人,他也显得温雅随和,让人生不起气来。

    “其实也不是瞳术,我就是铺垫一句。”许奇寂哪里还要脸皮,直入主题,强行带话:“我前不久在研究一个有趣的小法术……非常大无私的那种,甚至在施法的时候,还有损己利人的奉献精神在其内。施术的目标,是愿天下人都成为好朋友。”

    许奇寂这话,倒是引起了末先生的一缕好奇——大无私的法术,还损己利人?

    这得闲得有多蛋疼的人,才会去钻研这样的法术?

    眼前这个面具小家伙,似乎和他一样,有时候非常闲,闲得发慌?

    难道就是因为两个人都有‘闲出病’的性质,所以哪怕他都已经换了位置钓鱼,还是被这个家伙找上门来了?

    “说说吧,让我听听你的法术创意和思路吧。”末先生轻轻钩动鱼竿,闲着也是闲着,听听解闷也好。

    至于帮不帮忙,就看这面具小子提出的法术,能不能吸引他兴趣了。

    许奇寂等的就是末先生这句话,于是他盘起腿骨坐好,上下颌一张一合,开始向末先生讲述起自己的瞳术‘无中生友’,将这个法术的创意和诞生过程从头到尾讲述一遍。

    期间还提到了‘亡灵女巫冥想传承’中附带的那个技术……提起自己想将那个技术融入到自己‘无中生友’的想法。

    末先生一开始听着‘无中生友’瞳术,竟然是个远程无线传功类法术时,还很惊讶——这面具小家伙,真的这么大无私?

    但越听,他就越感觉不对劲。

    神他妈妈的无中生友,这法术哪是在传功,分明是在别人的体内开后门,这是病毒行为!

    还有那‘亡灵女巫冥想法’,这不是冥界的特殊功法吗?这功法他也有所了解。毕竟亡灵女巫是九界比较特殊的种类,能接触到九界普通人接触不到的界限。这面具小伙,最近是混入到冥界去了?

    但他一个大老爷们,是怎么混成‘亡灵女巫’的?末先生稍稍有些好奇——难道是割了?

    最终,当许奇寂将自己‘无中生友’的瞳术详细讲解完毕后,末先生手指捏着下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损己不利人?

    你到底有多大的脸,才敢将自己的这个法术美化包装成这种无私奉献款?

    这种阴险的技能,病毒一样种在别人体内的技能,令他对这个面具小家伙刮目相看了。这个家伙,或许比他想象的要可怕,内心说不定很阴影?

    “你想要让我帮助改良一个你的法术吗?”末先生问道。

    许奇寂干笑一声,点了点头:“既然看到了末先生您,总是想着能不能得到您的帮助啥的。当然,末先生您要收费不?”

    “收费可以考虑,毕竟我们又不熟。上次是当见面礼帮了你一把,未来不可能次次都帮你。”末先生点头道——小伙子还是蛮上道的,主动提出收费功能。

    但说着说着,末先生就感觉有点不对。为什么讲着讲着,就变成我未来都要帮这小家伙升级功法一样?

    凭什么啊?

    哪怕是收费,但凭什么我收了费就得帮忙?强买强卖?

    【难道是我最近真的太闲了?】末先生望着手中的鱼竿。

    嗯,是有点闲。

    他已经钓了多少年的鱼了?都快记不清了。

    算了,就当解闷吧。

    “你的法术框架给我看看,我来帮你解决下小毛病。然后既然是病毒型的技能,传染性方面也得开发一下才行。总靠着你自己去传播,你一个人又能传播多少个人?病毒这东西,就得一传百,百传千才有效率。”末先生的声音响起。

    这才是真正的行家,一开口就知道这楼层至少90+以上。

    许奇寂将《大夏系统》删节版的法术框架、《亡灵女巫冥想法》的传承技术,以及自己融合两部功法的特点的过程,全部摆了出来。

    末先生从头到尾细细琢磨一遍后,陷入到了沉思状态。

    三、二、一。

    三秒后,末先生点了点头:“小意思,我已经有头绪了。你的创意很好,不过因为基础知识有些不足,所以融合这两个功法的技巧时,出了点小错误。改正一下就行。”

    “另外,我帮你简化下整个瞳术的过程吧,然后在暗中布置一个‘传染’的后门。让中了你瞳术的成员,每日在修炼那部后门功法的时候,体表会自然溢出弱小的能量波动。用缓慢的速度去感染生活在他身边的同类。”

    无论是什么生物,在冥想或修炼时,就会产生精神波动和能量波动。

    这些精神波动和能量波动一旦结合起来,也能组合成很多复杂的信息……以末先生的眼界和动手能力,将一部删改版的《大夏系统》塞往以这些精神波动和能量波动中,从而影响到身边的同类生物,易如反掌。

    这就跟在动态有声图片里塞入一个小木马,小事一桩。

    许奇寂听到这里,双眼都发亮。双眼中的极光,都快要转太太极图。

    末先生不愧是90+以上楼的大佬,他原本只是想要得到一个亿,结果末先生挥手就是十个亿。

    【也不知道末先生到时候要收多少的‘能源石’报酬?】许奇寂在内心暗暗盘算起来。

    如果钱不够的话,他就得考虑再坑神祖使者一把了,从神族中再坑一笔钱出来。

    “搞定。”没多久,末先生便放下了钓竿,然后伸手在许奇寂的骷髅手上画了一个符文。

    复杂无比的法术,进化、改良、压缩,最终一切都在这区区一枚符文之中。

    “谢谢末先生。”许奇寂收好符文道:“那么,末先生你要多少报酬?”

    你要多少报酬,只管开口。

    只要你开口,我有的话,我一定给你拿来。

    如果我没有的话,我就去坑神族。

    如果神族都不够坑的话,那末先生我们就友尽吧~

    许奇寂正坐着,双眼炯炯有神盯着末先生。

    “报酬啊……”末先生突然用力一拍自己大腿:“我连报酬想要什么都没有想好,竟然就帮你先将法术改进了。”

    许奇寂:“末先生,你还怕我会赖报酬不成?”

    “嗯,你会赖。你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了,一旦我要价高了,你就想赖。”末先生点头,肯定道。

    许奇寂:“……”

    “而且,你听过一种叫读心术的能力吗?”末先生又补充道:“无论什么生物,只要有思维就会散发脑波。而这种脑波对我这种程度的存在来说,是完全可以读取的。”

    许奇寂略一思索:【末先生你有女儿吗?】

    “没有。”末先生回答。

    许奇寂:“靠,真能读心!”

    “其实九界之中,似乎还真没什么我非常想要的东西。”末先生说着,目光最终望在许奇寂头上……那个面具。

    如果说许奇寂身上有什么他在意的东西,那就只有这个面具了。

    这个面具非常奇怪,戴上它后连末先生都看不透许奇寂的真身。不仅如此,这个面具上隐隐透露出一种让末生先非常在意的气息。

    那种气息,似乎是他的‘路’。

    许奇寂下意识伸手,按向自己头上的面具:“末先生你是想要这个面具?”

    “你身上我能看中的,也只有它了。”末先生平静道:“不过,君子不夺人之好,我看这个面具对你很重要,算了。”

    “喜欢倒不至于……只是这个面具,暂时我还离不开它。”许奇寂略一思索后,道:“如果是同款的面具,可以吗?”

    “同款,这面具还不止一个?”末生先一愣,温雅如他,第一次在许奇寂面前表现出惊讶的表情。

    “我也不确定,回头我问问去。如果可以的话,下次见面我给末先生带个面具过来。”许奇寂也不知道这个面具,到底要多少能源石,所以也不敢将话说死,回头问问妙哥去。

    “那行。”末先生又恢复了那儒雅、很吸引小女生的模样:“如果你真能拿到一个类似的面具,或是同款的物件,都可以算是我的报酬。甚至,我可以再为你研究三次法术。”

    这面具的重要性,比许奇寂想象的要高很多。

    为此,末先生还肯许下三次承认——前提是,许奇寂以后要能再找到他。

    他准备好了,等收到面具后,回头他就不钓鱼了,去深山老林打猎去。只要不闲着,这面具小伙可能就无法再锁定他的位置。

    倒也不是想避开许奇寂,只是单纯的想做个实验。

    “那么末先生,我先回去了。”许奇寂对着末先生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他还得赶着回去,给神族的成员来一次演讲,在神族中发展出一批好友来。

    有了末先生改良的‘无中生友瞳术’,他许氏友谊之花,注定要开遍九界每一个角落。

    终有一天,他许奇寂,天涯处处是好友~无论走到哪,都不会孤单。

    “去吧去吧。”末先生摆了摆手,像赶苍蝇一样。

    待许奇寂的身影消失后,末先生用力一拉,又是一条肥鱼上钩。

    将肥鱼装好后,末先生起身拍了拍衣服:“换位置吧。”

    这地方呆不下去了……

    下回,他得在那位面具小友身上留一个印记之类的。跨界监控不现实,但必须要做到这个面具小家伙一进入到他这方天地,就马上引起他警报的那种,让他能有所防备。

    他除了钓鱼、打猎之外,偶尔还是有些私人小爱好的。

    这些私人小爱好,他不想暴露在人前。

    他可不想哪天面具小哥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导致他没得选择,只能杀人灭口。

    ……

    ……

    神族,演讲堂星舰上。

    临时整理出来的演讲厅中,聚集了三分之二以上数量的神族成员。这些成员,大多是星兽伺养员、后勤人员之类。

    主战的成员,还在配合着‘眼魔援军’攻克防御,暂时可抽不出空来。

    再接着,便是大量的星兽。

    星兽中一部分体积小、战斗力强大的,被安置在演讲厅内。而另一部分则围在星舰外,远远倾听演讲。

    同时,整艘星舰上,已经被安置了密密麻麻的阵法。这些阵法,是神祖使者让人暗中布置的‘意志同步’阵法。

    身为玩弄精神的特殊种族,他们想要借着这次演讲,让‘眼魔精英’那种不屈的意志,能共享给星兽们。

    让最近有些懈怠的星兽们,能重新鼓起斗志来,加速对防御的攻略速度。同时,也要让星兽们不畏牺牲,拼死也要完成任务。

    在众人的等待下,演讲时间来临。

    许奇寂的眼魔分身顶着面具,来到星舰上。

    演讲厅的VIP房间中,神族使者意志附身一位舰长,竟然也亲自来听听许奇寂的演讲!

    这事,他没告诉任何人,也没告诉‘眼魔精英’。

    他这也算是对眼魔精英的一个考察。

    许奇寂眼魔化身上台,站在演讲位置上。

    他的身影被放大,投影到后面的大屏幕上。大屏幕中,他巨大眼睛中有极光在流转着,甚是好看。

    下方有几位神族成员不知为何,手有些蠢蠢欲动,好想上去将这美丽的眼睛抠下来,好好保存。

    而就在这时,许奇寂开始演讲了。

    他的演讲稿开局就是震动人心,直入灵魂的程度,一下子就将众人的情绪调动起来!

    光是这个开篇,就令暗中观察的神祖使者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