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轻轻一抱,许奇寂便发现手感有些不对。

    是字面意义上的手感——入手不是柔软的画眉·齐伊珊身躯,而是真正硬梆梆的金属战甲触感,冰冷冷,没有一点人情的温度。

    要知道齐伊珊新入手的战甲,是很智能的。之前画眉穿着战甲搂着他胳膊时,隔着战甲他都能清晰感应到她身躯的柔软反馈感,而不是现在这种硬梆梆的模样。

    感觉到不对后,许奇寂的手微微一僵,然后他目光下意识往这套盔甲的其余部位瞄去。

    果然型号也有些不对,齐伊珊调整后的战甲尺寸,要比眼前的在某些部位大几个型号。

    想到这里,许奇寂心中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同时他又想起另一点,他和画眉预约的是一个小时‘营养舱’体验时间,他是提前出来的,正常来说画眉应该不会这么早出来。

    所以……不会这么巧吧?

    许奇寂想到一个可能,他立马松开搂着对方腰肢的手,退后一步,尝试着打个招呼:“哈喽?”

    但是,对方没有丝毫反应,依旧保持着靠墙动作,没有动静。

    双方僵持了小会儿。

    许奇寂皱起眉头,他伸手一挑,念力涌现,化为无形之手托住战甲的‘头盔’,试图将头盔的面甲摘下。

    但他念力轻轻一动之际,整个头盔都被他挑了起来。

    里面,空空如也。

    许奇寂:“!!!”

    然后,他大大的松了口气。

    既然里面是空的,那这战甲应该是画眉在进‘营养舱’时脱下来的?

    他差点以为这‘战甲’是他在‘九祖使者空间’里见过的人祖使者了!

    有时候脑补能力太强,自己会吓到自己。

    “但是,画眉脱下的战甲为什么会出现在接近出口的宣传海报处?”许奇寂伸手一挑,用念力将战甲托起,大步向店家收银台位置走去,挥手问道:“店家你好。”

    “许先生,有什么事吗?”店家看到许奇寂后,热情招呼——眼前这位看似普通的人类男子,可是他们世界的救世主。

    店家恨不得自己能倾尽所有去招待这位大爷。

    “店家,我媳妇的战甲为什么会放在外面?”许奇寂疑惑问道。

    “外面?不会啊,许夫人穿的战甲是和她一起进入到独立营养舱房间后,才褪下的。应该是直接放在她所在的那个营养舱体验房才对啊。”店家也是一愣? 转头望向自己的店员。

    店员是蓝发的小姑娘,她听到这话时,连忙答道:“几分钟之前? 许夫人自己出来的。我们看到她从房间中出来? 然后站在海报位置发呆。难道只是战甲出来了?”

    这战甲是全覆盖式的? 里面有没有人,她们真看不出来啊。

    “这玩意还有自动模式?”许奇寂疑惑望向这战甲,也不知道齐伊珊对它鼓捣了什么功能。

    等齐伊珊恢复后? 好好问问她吧。

    “我知道了? 谢谢。”许奇寂对着店员微微一笑。

    蓝发店员小脸微红,腼腆回瞄了眼许奇寂——虽然不是那么帅,但在713世界? 许奇寂是真正的大众情人。

    这大众是真正的大众级? 整个713世界的人类? 无论男女老少? 对他的好感度都高到离谱。

    要不是大家内心都很克制? 许奇寂夜里单独走在街道上? 可能都会是件很危险的事。

    和店家、店员小姑娘挥手告别后,许奇寂用念力托着713的科幻战甲,来到一个按摩椅上躺了会儿。

    713科幻战甲就如同侍卫一样站在他身边。

    就这么瞅了十余分钟,许奇寂也没见这科幻战甲动过。

    “是不是需要按动某个按钮,或是下达一些指令?”闲着无聊的他? 用精神力细细扫描这具科幻战甲? 从头到尾、从外到内? 一点点的解析。

    细细看了个遍后? 许奇寂还真发现了好多看上去像是隐藏功能的按钮……但由于他科幻战甲设计一窍不通,这些隐藏按钮他看不懂到底是什么能力。

    “而且这具战甲看起来天衣无缝,它是怎么穿上去的?齐伊珊是怎么着装的?”许奇寂的好奇心在棺材中来回横跳。

    【叮~着装口令确定? 目标许奇寂确定。请问是否着装?】科幻战甲内,响起了713的声音。

    “着装?我?”许奇寂一愣。

    这是女式战甲啊。

    我许奇寂,大老爷们,怎么可能穿这件战甲?

    不存在的~

    想都别想!

    【指令确定完成,着装开始。】科幻战甲中,713那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下一刻,科幻战甲如乳燕投林,向许奇寂扑了过来。

    “停,停下来~”许奇寂连忙下令。

    但这句命令,似乎并没有被录入到科幻战甲内部系统。

    科幻战甲扑到许奇寂身上后,各部位如流水般打开,环环相扣,覆盖到许奇寂身上。

    ——有种女版钢铁侠变身的味道。

    装甲变身也是男人的梦想,大部分的男人童年时都梦想过类似的场景。大叫一声,帅气变身,变为装甲战士。

    但如果大叫一声,变成美少女战士的话,男人们就会有些不好意思了。

    咔咔咔~

    瞬息时间,许奇寂的身体已经被全覆式的科幻战甲包裹——着装完成时,他还保持着坐在按摩椅上的姿势。

    背部和坐着着部位,科幻战甲如流水般的覆盖,全程甚至都不影响许奇寂享受按摩椅。

    许奇寂:“……”

    这指令设计有些不够智能啊。

    还好我这是在按摩。

    要是我在溷轩的话,不小心叫了一声‘着装’或是类似‘zhuo.zhuang’的发音,比如茁壮成长啥的,然后又正巧被科幻战甲听到的话,那场面多酸爽?

    话说,类似这种高科技的战甲,内部能不能清洗?人类衣服穿久了,还得洗洗,战甲的话不洗,会不会有汗水味?

    不过目前这战甲应该不会有汗味,毕竟之前也就只有画眉和齐伊珊穿过。

    许奇寂一时间思绪万千。

    同时,着装完毕后的他伸手往自己胸口处按去——这战甲是如此的高科技。那战甲的着装随着‘宿主’的不同,按每个人体型进行调节,这种功能应该会有吧?

    然而……这功能只有一半。

    科幻战甲的确能按宿主的体型,进行弹性的伸缩。但款式方面却不会变化,分男款和女款。

    女款再怎么变化,性别特征的盔甲部位,肯定不会消失。

    现在许奇寂只庆幸,还好这是全覆式的装甲,别人看不到他的脸,看不到盔甲里他的模样。

    【现在问题来了,我要怎么脱下这身战甲?】许奇寂躺在按摩椅上,背后按摩椅嗡嗡响着,一如许奇寂现在的脑子,也是嗡嗡嗡一片。

    要等画眉出来再说吗?

    许奇寂轻轻叹了口气,接着——他开始修炼起来!

    他许某人,能在短时间内一路冲级到4境王者境界,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大家的帮助!当然,他那1%的勤奋也必不可少。

    为了能让自己能快一些成长,许奇寂只要真正有空闲的时间,都会好好修炼。

    哪怕修炼的效果,还不如丹田中的‘星海’自动旋转,但修炼肯定是有效果的。每修炼一次,哪怕只能提升一秒的晋级时间,说不定未来积少成多,都足以决定大局。

    许奇寂先是按霸蟹为他留下的私人功法,运转体内如今的‘天然气’能量。

    接着又开启《大夏系统》主系统,点击开始自动‘冥想’。

    最后再运转‘人造神眼’,开始温习神眼中蕴含着的庞大知识、对空间力量的理解、对瞳术的应用。

    他的瞳术·无中生友法术,还有很大的改良机会。

    目前这瞳术,还得配合‘传功’的窍门施展,如果对方有防备,瞳术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

    许奇寂希望未来有一天,他的瞳术能真正化为纯瞳术。一眼望动,就能强行调动敌人体内的能量,用敌人自己的能量,来修炼《大夏系统》,让功法瞬间入门。

    甚至如果发展到高境界后,这‘瞳术’不仅是别人看着他眼睛,就能释放就更好了。比如,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稍稍演示一下功法,或是摆一个姿势啥的,就能施展瞳术·无中生友。

    许奇寂对这一招的后继开发,有很多思路。

    这些思路他得好好整理整理,归纳一下,找出最适合自己的路子——然后再花钱请妙哥那一百层楼以上的高手出手相助,将他的瞳术升级一下。

    许奇寂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时间有限,最多六七年时间,防御就要被破开。六七年时间,如果花在‘研究功法’这种事上,他就什么都做不了,别想着晋级升级了。

    这种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解决。

    能用能源石解决的事情,就都不是问题——刚收到了‘神族’付的尾款、抚恤金、情报失误赔款的许奇寂,有些财大气粗膨胀。

    “后天,我差不多就可以让分身1号从治疗舱中出来了,趁着神族没察觉到异样之前,先在神族来几场演讲,交一批朋友,打个底子。”

    “到时候,分身得充满能量才行……一口气对着大堆观众一一施展‘无中生友’,是件技术活。”

    “到时候,无中生友恐怕还得分批进行才可以。”

    许奇寂脑海中琢磨着,瞳孔中的极光飞速流转起来,对着天花板尝试着施展‘无中生友’之术。

    他在尝试的是快速对多人施展‘瞳术’的技巧。

    一发‘无中生友’瞳术砸出后……

    突然,许奇寂感觉小腹一阵膨胀。

    啊~这熟悉的感觉。

    这是有一件高手接收并将《大夏系统》入门,然后给他的反馈?

    就如同当初,他给软泥怪使者施展‘无中生友之术’的回馈一样?

    许奇寂的意识飞快沉入到自己丹田中。

    果然,在他丹田内的‘虚丹’边上,多了一颗灿烂的星芒,大小不弱于软泥怪使者的级别,镇压丹田星海。

    许奇寂望着这颗新生的‘大星芒’,一脸疑惑。

    发生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

    难道……是软泥怪使者按约定,迫不及待的在它的族群中,传播《大夏系统》,其中正好有一位不弱于软泥怪使者的高手,也入门了这部功法?

    九界中,九祖使者级的高手,每界每祖代表的族群中可能不止一个。这点从人族就可以看出——人祖使者,就不止一位。落发师兄、还有那位女性人祖使者,都是这个级别的存在。

    如此想着,许奇寂的意识微微去接触那颗新生的‘使者级星芒’。

    意识稍稍一接触时,一种温暖人心的感觉就涌上心头。这种温暖,让许奇寂仿佛回到了母胎中,全身都被包裹着,暖洋洋的,不想动弹。

    他甚至不想从这种温暖中出来——效果绝对不比‘冬天的被窝封印’弱半分!

    真想就这么一直下去~

    “阿寂,醒醒。你睡着了?”这时,画眉的声音响起。

    她的手正在轻轻拍着许奇寂的头盔。

    边上,那位蓝发店员正面带微笑——是她将画眉引到许奇寂身边的。

    “时间到了?”许奇寂从按摩椅上坐起:“对了,画眉。你知道这战甲要怎么脱下来吗?”

    “意念一动,它就自己脱下了。”画眉·齐伊珊眨了眨眼睛。

    “那我可能是废了。”许奇寂哭笑不得:“我意念动了好多次,但它完全没有要从我身上下来的意思。”

    “回头去齐伊珊的实验室看看吧,看看她有没有记录这方面的指令。”画眉伸了个懒腰:“另外,打包两台……嗯,给妙妙和於乐圣女也带一台吧。来三台营养舱。”

    “多少钱?”许奇寂站起来。

    “不用不用,许先生千万不要和我们提钱字。提钱就是看不起我们。”店长拍着胸膛道。

    许奇寂:“……”

    他差点以为自己不在713世界,而是还在大夏。他大夏国宝的名头,在713世界竟然都好使?

    ******

    另一边。

    精神文明世界阵营中。

    神祖使者花了两天时间,布下了一个‘卦算’的大阵。

    这个大阵,消耗的资源很大,连财大气粗的神祖使者都有些心痛。

    布好卦阵后,神祖使者严肃的将手按在其上:“卦算开始:我需要确认一下,那位人类男子,防御阵法的核心,是否还在人类行星上?他还有没有复活的可能?”

    他们一族的卦算之法,是卦算中很‘精确’的一种。不会有那种云里雾里的卦果。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

    ——施展这卦法,并不是神祖使者对眼魔一族的支援起疑心。

    它只是天生谨慎。

    虽然亲眼看到许奇寂死亡,被打到灰都不剩。但没有带回‘人头’,他总感觉有些不安心。

    万一,万一对方有‘复活’之类得能力?或者是滴血重生的手段?

    于是,在回来后,瞒着盟友,他悄悄布下这么个卦算阵法,要再确认一下许奇寂是不是真的被干掉了?

    卦算展开,运转了数十分钟后,神祖使者得到了一个完美的答案。

    卦像的结局非常肯定——那个被杀的人类,已经不在下方行星上!另外,那个人类不存在复活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