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奇寂对这个‘千变万化之术’很满意——如果能快点掌握这个法术,那接下来配合神祖使者进行‘斩杀许奇寂计划’时,就能更加顺利。

    “那么下次见,祝福我吧。”软泥怪使者说罢后,身形便消失不见。

    “祝你成功。”许奇寂在内心暗道。

    目前来看,九祖之中除了人族外,也只有这位软泥怪使者,在努力改变,希望能为人族做点什么……

    如果它的克隆人计划能够成功,至少能起到一个过渡的作用。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案前,可以让人族不用再一次次被动牺牲。

    等软泥怪使者离开后,许奇寂又独自在‘九祖使者空间’中逗留了一些时间。

    只是这次,那位人祖使者依旧没有出现。

    半晌后,许奇寂的身形也从九祖使者空间中退出。

    一回归现世时,他就感觉到有双柔软的手儿正在抚摸他的肚子,令他舒服的差点发出羞耻的声音。

    是画眉的纤手,她将许奇寂搬到一张大床上,轻轻抚摸着他那圆鼓鼓的肚皮——这是强行和软泥怪使者成为好朋友的副作用。

    另外在他头部位置,也有一只手儿正在以高超的手法,抚着他脑袋……这是齐伊珊的手,同样是无比舒服的感觉。

    两双手儿,双倍的享受。

    “好涨……”许奇寂努力地起自己的身体,这种感觉,像是吃撑了后还强行灌了一瓶可乐,肚子里都是气泡。

    连他努力锻炼出来的腹肌都被撑平。

    “你这是怎么回事,突然肚子就跟充气了一样?我们都以为你怀孕了。”钢铁直女616号直言道。

    “男人是不可能怀孕的。”许奇寂深呼吸,运转体内的‘天然气’,消化体内盈余的能量,并将其中一部分引渡到‘大剑’中去存储。

    待腹部一点点恢复后,许奇寂将自己信得过的几位同伴召唤过来,简单地的和她们讲述了下关于【许奇寂斩首计划】的安排和布置,并将内奸的照片投影出来。

    一个人的思考总是有漏洞的,他需要大家发挥想象,补齐到时候计划中可能出现的意外,并加以防备。

    尽可能的将这出戏安排的悲壮一些,好从神祖使者那里骗到更多的活动经费。

    “大概的计划我们了解了……我这就安排人去敲定一个完美的剧本出来。”灭凰医生听完后,点头道。

    大夏人才无数,只要提供素材,然后就能给许奇寂布置一个尽善尽美的剧本。

    三天后,这幕好戏就能开局。

    ……

    将事情布置妥当后,许奇寂又望向仓鼠:“妙哥,我委托的‘召唤术·滴滴代打’功能,什么时候才能研究完成?”

    “吱~”妙哥回复。

    灭凤咬着粉红棒棒糖翻译道:“加钱,加钱的话可以加班赶工,争取在三天内给你搞定。”

    许奇寂快乐道:“先欠着?”

    还不等妙哥回复,他又补充道:“我这里还有个法术想请妙哥帮忙,请个五十层楼高的高手来简化~”

    妙哥本来想拒绝许奇寂欠款的要求——许奇寂现在来钱很快,欠款意义不大。除非是一口气来个无法偿还的那种欠款机会,否则妙哥对这种小欠款已经没兴趣。

    但听到许奇寂还有新生意要交易,妙哥硬生生刹车。

    “吱~”妙哥坐好,望向许奇寂。

    许奇寂伸手将软泥怪使者给他的‘千变万化秘法’给抄写出来,配上功法图案和修炼详解。

    妙哥看到这个功法,看到是变化系法术时,嘴角抽搐。

    它抬头望向许奇寂,伸出爪子指了指他头上斜戴着的那个‘面具’,然后拍拍屁股,跳走开来。

    “面具?”许奇寂伸手摘下自己头上这个‘无法识破的假面’,每回他进入九祖使者空间前,都会将这个面具戴上,免得被其他使者识破。

    这个面具中,的确也蕴含着一种无上的变身法门……只是许奇寂至今都没有领悟出它的皮毛来。

    难道,这个面具能帮他快速领悟软泥怪使者给他的‘千变万化秘法’?

    “妙哥给点提示啊。”许奇寂摇着面具。

    但妙哥摇着仓鼠可爱的屁股,越走越远,根本没理会许奇寂。

    “给钱,一块能源石。”画眉带笑的声音响起。

    前方妙哥立马潇洒转身,仓鼠的脸上浮现生动的笑容:“吱~”

    画眉从自己的小挎包中掏出一块能源石,递给妙哥——这是她和许奇寂的零食包,里面装着能源石和话梅。

    然后她为许奇寂翻译:“妙妙说,戴着面具躺下,然后默默在内心琢磨这‘千变万化秘术’,在面具的协助下你能很快掌握这种还算过得去的变幻类法术。”

    “就这?”许奇寂一愣。

    “就这。”画眉说着,又取出一块能源石,轻轻一口将它咬碎。

    许奇寂:“……”

    *******

    事实上在刚获得这个面具时,妙哥就暗示过许奇寂——想领悟这个面具中隐藏的顶尖变身法术,可以试试戴着面具睡觉,说不定在梦中就能领悟到?

    许奇寂试过一段时间后,没能坚持下去。毕竟他不是单身男人,晚上睡觉前还会陪着枕边人,不可能一直戴着面具和媳妇聊天睡觉。

    此时许奇寂郑重地将面具戴上,调好空调的温度,锁好房门。

    两双小手又开始分工,盘头和盘肚子……

    许奇寂集中精神,脑海中不断重复读取‘软泥怪千变万化秘术’的信息,一遍又一遍。

    如此反复十余遍后,‘无法识破的假面’上浮现淡淡的光辉,似乎被激活了?

    这面具中蕴含着的变身秘法,等级高的吓人……连九祖使者都无法辨认出许奇寂假冒的‘眼祖使者’。

    与之相比,软泥怪千变万化秘术在等级上要差上一些。

    此时面具从高往低去解析‘千变万化秘术’,并不断的反馈一些信息给许奇寂,缓缓增强许奇寂对变化秘术的理解。

    渐渐的,许奇寂心中对变化秘法懂了许多。

    再渐渐的,许奇寂眼皮子沉了起来。

    面具反馈给他的信息,有点像是‘睡前故事’,让许奇寂精神平稳,进入睡乡。

    【也不知道将这面具给妙哥的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这面具的功能强得可怕啊。】

    【妙哥似乎对那位客人,都很尊敬的样子。】

    【也不知道未来,有没有机会见一见妙哥的这位客人,向他感谢一下。】

    【如果没他送的这个面具,我就无法打入到反派BOSS内部空间。】

    【总感觉得当面感谢一下才行……】

    许奇寂的迷迷糊糊间,意识中浮现很多的念头。

    ……

    某个未知的世界中。

    妙哥本体正在减肥……它爬入到一个特制的仓鼠跑轮中,将跑轮的速度激活到最大,然后它疯狂地在跑轮中奔跑起来。

    前不久它卖给了那位厨神一批‘星兽’,作为额外报酬,厨神的试作品它吃了不少,感觉肉肉都长了很多。

    为了保持自己的健康和苗条身材,妙哥本体正在运动。

    在妙哥本体不远处位置,一位黑发黑衣的男子正搀着袖子,露出半截手臂,在一片水田里插秧。

    种田、喝茶、钓鱼……社会顶尖人士的生活,就是这么枯燥乏味。

    不过同样是种田、喝茶、钓鱼,有钱和没钱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活法。

    正在插秧的黑发身影伸手擦了擦额头,望着自己身后插得整整齐齐的秧苗,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爷爷祖,你的头发拖在泥水里了。”妙哥一边在跑轮中狂奔,一边喘着气提醒道。

    长发就是有这点不好,行动不便。还好实力修为高了后没有五谷轮回,否则每次行圊都得撩发。

    “不用担心,我的头发们是成熟的头发,它们会自己照顾好自己。”黑发男子微笑道。

    说话间,他又弯腰捏着几株秧苗,轻轻将它们按入到水田里。

    吱嘎~

    在他将秧苗按入水田的过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一起按入到了水田中,并且不小心被按爆了。

    “咦?”黑发男子一愣,疑惑的抬起自己的手来。

    “爷爷祖怎么了?”妙哥问道。

    “没事,按爆了一个无聊的东西。”黑发男子乐呵一笑,继续自己的插秧动作。

    妙哥的本体一脸疑惑,在刚才瞬间,它似乎感觉到了一个熟悉悲鸣声?

    但细细感觉,又什么都没发现。

    “算了算了。”爷爷祖都说只是无聊的东西,妙哥也没多加在意,继续自己的减肥奔跑。

    ……

    “痛痛痛~”原本快要入眠的许奇寂,突然感觉精神一阵刺痛。

    脑壳就像是爆炸了一样,感觉脑浆都在沸腾。

    怎么回事?

    我这是怎么了?

    许奇寂内心一阵迷茫。

    耳边还在源源不断传来‘面具’分析变化秘术的信息……他并没有穿越,只是打了个盹?

    但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像是突然遇上了恐怖的东西,并且还被捏爆了?

    有人在暗算俺?

    但是想要暗算我的‘神祖使者’都已经被我安排的明明白白,它的计划都被我透了。

    除了神祖使者外,还有人在暗中馋我身子?

    男人无论在哪里都要保护好自己啊。

    可能是‘意识爆炸’的后遗症,许奇寂感觉精神深处传来阵阵虚弱感。

    和之前的困意不同,这次是要进入昏迷状态。

    一个是正常入睡,一个是被暴力入眠。

    ……

    许奇寂被捏爆的意识,花费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重新凝聚恢复。

    不过此时,他的意识已经不在那个‘被按爆’的空间。

    他的意识团聚,如同缝补一样,补成一个人型。

    精神力微微一扫,许奇寂便发现自己的意识又进入到了某个空间。

    继‘三年武圣学习班’、‘九祖使者空间’后,他又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这次又是什么地方?”许奇寂好奇打量着四周。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蓝色的湖面。

    湖面上浮着一叶孤舟。

    此时,他坐在孤舟的这一头,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坐在孤舟的另一头。

    许奇寂瞄了眼这位眼镜男子……记忆中,他并没有见过这人。

    两人相对而坐,目光对视。

    但两人都没有先开口。

    只是这么淡淡地望着对方……

    微风从湖面上吹过,在湖面荡起阵阵波纹。

    良久,许奇寂感觉两个大男人如此对视,有些尴尬,便率先开口道:“你好。”

    “你好。”男子微微一笑,将钓杆放到一边,双手揣在自己宽大的衣袖中。这个很逗逼的动作,在这个中年男子做起来时,却给人一种儒雅之感。

    这就是意境?

    “这里是什么地方?”许奇寂问道。

    “这里不是那种现实的地方,如果真要给它一个定义的话,这里是世界的背面……你是怎么进来的?”眼镜男子微微一笑,笑的很帅气。

    这种气质出尘的大叔,一笑就能吸引小妹妹的魂儿。

    说话间,眼镜男子的目光望向许奇寂脸上的面具,他可以肯定这个‘面具’,不属于此方世界之物。

    但这个‘面具’上,又有着和他所处的‘世界背面’相似的气息——可能这就是眼前这个少年,进入到他所处位置的原因?

    “实不相瞒,我现在一头雾水。我原本应该在领悟着某种变化法术……领悟着领悟着,突然就进入到了这里。”许奇寂缓缓道。

    许奇寂没有将自己意识爆炸的事说出来,只是简单讲了讲自己的状态。

    “领悟某种变化法术?需要帮忙吧,我对变化法术其实还蛮擅长的。”眼镜男子温和道。

    他身上自带一种平易近人,令人感觉到亲切的气场。

    说话间,眼镜男子给许奇寂露了一手‘变化之法’。

    他伸出自己的手臂,这只手臂开始不断变化起来,或变为长满鳞片的爪子、或变为毛耸耸的猫脚、或变为树枝、或变为流沙……

    真·一手变化。

    “前辈厉害了。”哪怕许奇寂这种外行人,都能看出这一手变化手段之高明。

    于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许奇寂将《软泥怪千变万化秘术》的框架和口诀,全部讲述了一遍。

    “嗯,很有创意的一种变形法术。不过这个法术,对天赋的要求很高……身体不够柔软的种族练起来会比较难。”听完许奇寂的描述后,这位儒雅男子一针见血,指出这个法术的缺点和优点。

    说完后,儒雅男子推了推眼镜,坐在孤舟船头沉思起来。

    也就十几个呼吸左右,他睁开眼睛:“嗯,基本上思路有了。要不要我将这个法术改造简化一下?”

    许奇寂:“!!!”

    这儒雅男子前辈简直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深懂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