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学分需要许奇寂不断更签到三十天才能得到——目前除了‘点名报道’外,尚不知道其他学分的获得途径。

    像大威老师这样从许奇寂手中获得学分的方法,算是交易,勉强也算是学分获得的方式之一。

    所以一口气划出六十学分后,许奇寂稍稍有些心痛,感觉就像是一个整月的工资上交了般,令他很不适应——毕竟他从来没上交过工资,每个月说不定还能从画眉那领一些零花钱。

    学分划给大威老师后,这堂课结束。

    大威尊者的身影暂时从‘三年学圣空间’中消失,他要去给许奇寂取来‘体验传功法门’的宝物。

    世一花姐弟、无珏、妙哥等人都没有退出空间,他们在等着大威老师回来,想看看那能体验‘传功’的宝物到底是什么模样?

    就这样,两小时过去……

    “姐姐,我有点饿了。”世一花·弟弟出声道。

    ‘咕~’吃土的无珏肚子中也配合的响起饥饿声音。

    大威老师之前已经讲了一天一夜的课程,现在一去两小时,还不见踪影。

    於乐圣女也有些无聊起来:“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以前她被钉死在地上五百年都没感觉到无聊,但被救出来的五百年,她接触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已经被这日新月异的世界腐蚀堕落了……现在再让她回去被钉五百年,她感觉自己可能会无聊到疯。

    “老师之前说过,每个世界时间的流逝不同。我们在这里呆了两小时,说不定他那里才过了几分钟,甚至是几秒?”世一花·弟弟开始推敲。

    许奇寂:“……”

    他想说点什么,但第六感阻止了他开口。

    “要不,我们先撤吧。”於乐圣女打了个哈欠:“奇寂老板你自己留在这里,等老师来了再召唤我们过来?”

    “别啊,陪我聊聊天也好啊。”许奇寂连忙制止,一个人关小黑屋的话,太磨炼意志了。

    “吱~”正当这时,妙哥身体一跃,爪子指向虚空,用力划去。

    巧的是,大威老师的身形正好出现在那个位置,妙哥的爪子正好扎在他双眼处。

    叮当当~金色的光辉闪现,妙哥的爪子在大威尊者眼皮上划过,爆起一阵火花。

    许奇寂看到这一幕,心头又一阵羡慕。

    这是斗战四艺中的金身。

    竟然达到可以用眼皮挡住妙哥爪子的强度!

    妙哥爪子的锋利程度,许奇寂深有体会。

    要是什么时候将金身练到可以用‘眼球’挡妙哥爪子的程度,那基本上能纵横一方世界了吧?

    妙哥见偷袭不中,有些遗憾地翻身,回到许奇寂头顶。

    “呵呵,妙老板……你太天真了。”大威尊者得意的挑了挑自己眉头,眼皮还翻成双眼皮。

    这种能将自己眼皮任意在单眼、双眼间互换的技巧,同样令人羡慕,至少能省下一大笔手术费。

    “给,这是我给你带来的宝物。为了将这东西带入到‘学习空间’,竟然还要额外消耗我五点的学分,亏大了。”大威老师有些心痛地扔出一个水晶,抛向许奇寂。

    许奇寂双手接过水晶:“实体?”

    水晶只有拳头大小,里面充满着一个个画面,这些画面都是动态的。无数的画面连接在一起,形成梦幻般的场景。

    “这是什么?”许奇寂举起这个水晶,将它放在眼前。

    里面的画面游走,像是胶卷一样连在一起,和老式电影开播一样,一个个动态画面化为‘记忆’,流向许奇寂的眼睛。

    下一刻,许奇寂的身体轰然倒地,像是昏迷过去般。

    【这个宝贝用阴人,说不定会有奇效?】昏迷前,许大脑里闪现这么一个念头。

    “咦?原来你知道怎么用‘记忆库’呀,这倒省去了我向你介绍它使用方法。”大威老师呵呵笑道。

    “记忆库?这是什么法器吗?”於乐圣女上前来,捡起水晶,和许奇寂一样尝试着它放到自己眼前。

    但是这次,水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她能看到的也只是空白的水晶。

    “这是一次性的道具,使用完后需要重新‘填充’才能使用。”大威老师解释道。

    於乐圣女无聊地将水晶扔回许奇寂身边:“那我们在这里等了半天,不是白费工夫了?”

    她们本来还想见一见‘传功’的过程来着。

    “们想见识的话,可以向我购买啊。这种‘记忆库’是可以大量购买的。65个学分,我就给你们带一个。”大威老师马上趁机推销。

    之所以加价,是因为将‘记忆库’带到这个学习空间,需要额外支付5个学分。

    羊毛出在羊身上。

    妙哥不屑( ̄_, ̄)的望了眼大威老师——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这家伙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子。

    真正的生意人,不会采用这么生硬的加价方式,而是得包装一下,在提价的同时还会让顾客感觉到货超所值,快乐的掏钱加价。

    ……

    ……

    与此同时,沉睡中的许奇寂,进入到了一段被‘抽取’的记忆中。

    这是一段非常漫长的记忆,几乎是一个人的前半生。

    记忆的主角,是一位少年。时间未知,地点是某处非常贫困的小山村,非常古典的山村,没有现代化污染的痕迹。

    父母早亡,少年独自一个人生活。

    非常标准的开局。

    可能就是因为父母早亡的影响,少年对‘寿命、死得早’这种事有些耿耿于怀。

    于是在十三岁那一年,他离开了自己的村落,前往各处传说中的‘名山、仙岛’去寻找传说中的练气士。

    接着的记忆,是少年漫长的‘寻找仙山’路途,各种各样的经历、冒险和遭遇。

    光是这一段‘寻找练气士’的旅途,就能写成一部传记。

    这让许奇寂想起了高爨,如果不是‘星兽入侵’导致他提前完全觉醒,高爨很可能已经踏上了和这少年一样的‘寻仙’之旅。

    工夫不负有心人,在少年十七岁那年,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练气士宗门,并等到了这个门派招收弟子的大典。

    和想象中的流程一样,先提供自己的年龄、出生、性别等信息;然后交钱;接着还要经历一系列的测试。

    少年拥有一个‘标准’的开局,但求道的过程却没有那般顺利。

    他的资质一般,没有达到这个练气士宗门的收徒标准……只比那些直接被当场辞退的成员要好些。

    真正被挑选入门的弟子,只有四位。

    像他这样资质不上不下级别的成员,共有十六位。

    其余近七千多人全部被退回。

    之后……

    负责招收新弟子的长老,给了少年和其他十五位‘不上不下’的成员一个选择。

    他们的资质达不到‘入门’的资格,宗门的资源有限,不会将有限的资源用在他们这种程度的弟子身上。

    但这个练气士宗门有一门有趣的‘打工功法’,初期可以修炼出相对比较纯净、适配本门修炼体系的功力。

    少年和其他十五位‘不上不下’成员,可以用十年时间来打工。

    十年后,他们只要将《打工功法》修炼出来的十年功力,传功给指定的宗门弟子,那他们就能得到‘特殊弟子’的身份。

    可以获得正统的练气功法和后续功法,也能获得一些门派丹药方面的支持。最终能有多少成就,就完全看个人的悟性和努力。

    如果有大器晚成的成员,后期修炼如果能突飞猛进,也会被招收为正式弟子。

    十年打工,你情我愿。

    如果愿意就签合同,留下来修炼十年《打工功法》。

    如果不愿意,则可以直接下山,没人会强留。

    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只有相对的公平。

    这个练气士宗门给出这看似资本家的选择,其实已经是给这些资质平庸的成员,留了一条希望。

    打工十年,至少未来还有修炼的希望……甚至,如果自己不行,还可以将机会留给自己的孩子。在这方面,练气士宗门已经算是非常人道和善良。

    【这个方法,倒是有借鉴的地方。】许奇寂内心思索。

    另外,和他想的一样,这位意志坚定的少年,最终选择了接受这‘十年打工’的方案。

    他已经寻找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练气士宗门,又撞上这个宗门正好招收弟子。

    如果放过这个机会,那下次想再找一个炼气士宗门,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三年又三年,有那个时间寻找,他‘十年打工’都完成了。

    和他一起的十五个人中,有人做出了和他一样的决定,也有人拒绝,被送回山下。

    记忆到了这一步后,终于到了许奇寂重点关注的内容。

    《十年打工功法》,也就是大威老师说的‘传功’法门。

    少年在选择打工后,被带到练气士宗门的某片特定区域,那里都是如他这种‘特殊弟子’,有专人指导修炼‘打工功法’,初期也有丹药辅助,以便打好基础。

    等基础打好后,接下来就是枯燥的修炼生涯。

    《打工功法》枯燥泛味,没有配套的武技或是身法,只是单纯的积累精纯功力。

    起床,面对朝霞,修炼,吃饭。

    打拳,面对旭日,修炼,吃饭。

    洗漱,面对落日,修炼,吃饭。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十年功力,指得就是这种毫不松懈,整日修炼后培育出来的精纯功力。

    如果在这十年修炼中,马虎渡日,导致最终修炼出来的功力质量不足的话,那是需要延长打工日期,直到满足‘十年功力’的最低要求才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即使是许奇寂这个‘记忆旁观者’都差点对这枯燥的练功生涯产生抗拒情绪。

    传说中那种‘练功爽歪歪’,‘练气比老婆还要有趣’的感觉根本没有出现。

    可能是功法不对?

    “如果是我的话,我能坚持这十年?”许奇寂想了想,也不保证——毕竟,有些事情不亲身去试试的话,空口白话好说,做起来却没想的容易。

    但可以肯定,这样枯燥的十年,只要坚持下去,那绝对是意志坚强无比之辈。

    【这批特殊弟子,不会才是这个炼气士宗门真正挑选弟子的‘考验’吧?】这么一个念头,突然在许奇寂脑海中闪现。

    如果这个世界普通人的寿元比较漫长,十年概念和他们世界不同的话……那用十年时间来进行一次考验,还真有可能。

    能坚持下来的弟子,有了这么一段经验,未来修炼承受能力肯定更强,求道之心更坚定。

    日练,夜练,风雨无阻。

    就这么过去了十年时间……

    许奇寂这个‘旁观者’心态都麻木了不少,甚至感觉自己的大心脏又得到了一次升华。

    十年后,重头戏终于来临!

    少年苦练十年,从来怠惰,修炼出来的真气质量上乘,是所有‘特殊弟子’中的精品。

    时间一到,他就第一时间被召唤出去,进行一次‘传功’。

    他传功的对象,是位相貌平平的男弟子——这点令心志坚定的少年,内心深处也产生了一丢丢遗憾。

    在过去十年里,他们这些‘传功弟子’偶尔还是有交流的。比如吃饭的时间,哪怕他不主动参与交流,也会听到其他人交流的声音。

    传功弟子们讨论最多的话题,应该就是‘未来自己这十年精华功力要传给谁’这件事。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男弟子大多是想着未来,自己十年苦苦修炼的功力,能传给某位肤白貌美的师姐,让自己十年精华在师姐体内流转。

    女弟子同样如此,总是希望自己十年修炼的功力,能落在帅气的师兄身中,成为师兄的一部分,这样在感官上也不会那么排斥。

    可惜,肤白貌美的师姐没那么容易遇上……挨过十年枯燥生涯的少年,也难免有一丝遗憾。

    传功室内,少年逆转《打工功法》,双手按在对面相貌平平无奇的师兄背后。

    一身精纯功力催动,十年功力,全部传入到师兄体内。

    而许奇寂代入这段记忆,切身体验了整个详细的‘传功’过程。

    【这就是传功吗?】

    【这门派对于‘传功’很有研究啊,十年功力,按这个进度,恐怕至少能保存4到5年的底子。远超大威老师说的十不存二的结局。】

    许奇寂开始细细品味,琢磨着传功的细节。

    .

    .

    隆重推荐一本新书啦:《推到一只哈士奇》,这本是首席天才格格巫的作品~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