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许奇寂手中有那个‘铸剑师’的传送坐标符文……但那个符文肯定不会在这里使用。

    等回头,他专门去制造个封闭空间,再将坐标符文留下,直接送‘铸剑师’永久监禁套餐。

    如此一来,铸剑师就成了海绵宝宝,任人搓揉,想让它扁就扁,想让它圆就圆。

    不掏空对方脑子里的科技和铸剑技术就不会放它出来。

    所以,许奇寂果断通过《点名册》联系苏溪沙。

    “苏老师,醒着不?”

    “睡饱了后,我这几天突然对睡觉失去了兴趣,我正在反思。”苏溪沙的声音传来。

    曾经她一直强撑着不敢让自己睡过去时,对睡觉无比渴望,恨不得自己能一天睡个一半以上的时间。

    这次睡得太饱后,她哪怕强行令自己闭上眼睛躺好,都没有一点困意,只能翻来覆去。

    短时间内,她失去了睡觉的乐趣。

    “苏老师你反思出了什么?”许奇寂问道。

    “无论什么好东西,都不能一口气享受太多,免得未来没机会享受。”苏溪沙感慨一声后,反问道:“找我有事?想再为大剑添加一孔?”

    “不是,这次是我可能遇上了铸剑的好材料,你要不要来看看?比如像妙哥那样投影过来,我可以为你留一个空白分身。”许奇寂飞快道。

    他已经看到,从地底深处似乎有东西在缓缓浮现……他没时间浪费了。

    “你说的好材料是什么?先让我瞅瞅。”苏溪沙也被调起了好奇心。

    许奇寂不再废话,直接开‘奇迹之门’,共享画面。

    “星核?你怎么将这玩意给整出来了?”下一刻,苏溪沙的声音都变得兴奋起来。

    许奇寂:“不好搞?”

    “不是好搞不好搞的问题,这玩意很危险……不小心的话,给你表演一次行星表层大崩溃的巨形烟花都有可能。”苏溪沙精神振奋起来。

    许奇寂:“苏老师你能盘它不?”

    “如果我本体过去,还是有办法来调动它的力量来铸造无上神兵的……但如果只是投影的话,就没戏。”

    投影过去后,她的实力自然会受到许奇寂‘空白分身’的限制,不可能发挥出本体的水准。

    “没戏?”许奇寂叹了口气:“那咋办?”

    “塞回去?”苏溪沙提议道。

    许奇寂抬头望天:“我要是知道怎么将它塞回去,我早这么干了。”

    “许老板、少岛主,不好了,外面发生了变化。”同一时间,从黑柱空间外有好几个声音响起。

    外界,不知何时下起了‘灰雾’,那些微小的黑水晶颗粒降落下来,留守的一批试炼者接触到黑雾,就被腐蚀、灼伤。

    “全部撤到星舰中去,不用再守着我这里。”许奇寂果断命令。

    同时,苏溪沙那边也给了新的回复:“哈哈,别慌……其实星核虽然危险度很高。但如果你不去调戏它,它出来后还会自动回去。而且我刚才仔细观察过了,你脚下的这星核竟然是有轨迹的……看样子它不是第一次出来溜哒。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将它塞回去,那就别刺激它,让它静静的出来溜哒一下,它自己会沿着轨迹落回。不用担心。”

    “别刺激它就行,明白了。”许奇寂听到苏溪沙的建议后,松了口气。

    说话间,地底通往地面的轨迹上,已经有温柔的力量浮现。

    赤红色的光点,缓缓上升……托起某个能量体。

    而在这些赤色光点上浮的途中,原本正在降落的黑雾都被冲散,被逆冲向虚空,冲出天外。被黑雾笼罩的天空,被冲出一个巨大空洞。

    久违的恒星光辉,透过空洞,洒落在这片土地上,化为光柱。

    天与地,在此刻被连接到一起。

    地底的‘星核’出现在许奇寂的面前。

    那是一个形状像‘熔炉’的东西,其上附带着众生的愿力,又仿佛能实现生灵的愿望,有着无穷伟力。

    【炉子状的星核?竟然还有这种样子的星核存在,我想要它!】苏老师发出了大胆的宣言。

    “但我不敢动。”许奇寂怂怂道。

    他可不想让脚下的恒星爆炸成烟花……至少在他有能力,将这颗星球的原住居生物转移到之前。

    【那记录下它的坐标,未来,未来有一天……我们过去,将这个星核挖出来!】苏溪沙不想放弃。

    “我可不想让这颗行星表层,来一场大烟花。”许奇寂一动不动。

    但是,人越是不想动,周围的一切就越是想让人动起来。

    哪怕是脚下的大地,都在带着人类移动。

    浩瀚的宇宙中,根本没有绝对静止的东西。

    熔炉般的星核缓缓浮到了许奇寂面前,停顿下来。

    在如此近的距离,赤红色的光点从原本的温暖变得滚烫起来。

    熔炉星核之中,有火焰喷涌。

    火焰在许奇寂的眼中,缓缓化为人形。

    “师妹啊,你是来阻止我的吗?”那人形火焰望向许奇寂,缓缓道。

    许奇寂:“???”

    师妹?

    他下意识想伸手学习下某位舞王的舞姿,去看看自己是不是失去了什么器官?

    人形火焰越来越凝实,最终,凝聚成了许奇寂‘眼熟’的身影。

    一道穿着‘人祖使者’制式战甲,长发飘逸的男子——正是之前,不断制造分身,想以分身代替人族历劫的那位。

    只是此时,他的白发被火焰所代替。

    他驻留在星核之中,身体完全和星核融合。

    “我残余的意志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纪元之末’又一次降临了吗?而人类,又一次被牺牲了吗?真是讽刺,被牺牲这个词。”红发男子仰头望天。

    许奇寂没有出声,对方似乎将他误认成了某人——师妹,那个最终出现在‘九祖使者空间’的人祖使者?

    许奇寂可以肯定,自己不是那位人祖使者。

    性别就是最大的不同之处。

    所以……可能是最终时,那位人祖使者给他留下的陷阱中,那一发精神冲击的残留气息,导致对方将自己误认了?

    “无法拯救的话,那就毁灭吧——被牺牲的悲剧,不如从这一代,彻底结束如何?”那火红男子突然握紧拳头。

    “怎么彻底结束?”

    “从根源上,将我们抹去吧。只要没有人族,只要没有人类可以再被牺牲,就不会再有下一次的被牺牲了。对吧?”红发男子缓缓道。

    大哥,您的思路是怎么回事?

    为了避免别人杀掉我,我先杀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