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帝国至尊柱的进度条集满时,这世界的‘星球圣核’就会被激活……而正常步骤的话,它们等待的至高铸剑师会早就准备就绪,以星核之力为辅,将整根帝国至尊柱打造,铸成不巧的神剑部分。

    他们一直掐好了时间在算计着,让至尊柱的进度条能稳步前进,不提前,也尽量不延后,在准确的时间内完美达成。

    但现在,一切都完了。

    “这个时候……铸剑师能不能提前过来?我们有没有办法,将铸剑师直接传送过来?谁负责联络这一块?”有议员发问道。

    “对了,我这边收到了信息。信息上说:铸剑师的传送符文和信号,已经给我们了。让我们随时通过那传送信号联系。”有个发懵的议员,突然清醒过来,大声道:“联络符文在谁那?谁收到了符文?”

    但是,整个议会的成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没有啊~

    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收到铸剑师的铸传信息坐标和符文……

    “联络符文,可能会在国宝NO.1长老那,但长老死了。”这时,有个议员出声道。一直以来,有很多信息都是直达NO.1国宝长老的。

    全场寂静。

    议会长抬头望天,心里将不知道谁的祖宗十八代祖谱都咒了一遍。

    片刻后,他用力一拍桌子:“有阴谋!”

    “他们为什么会知道‘帝国至尊柱’的事?他们又有什么办法,提前让至尊柱的进度条完善?”

    “就算他们将所有的监狱俘虏全部扔进去,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撑爆至尊柱的进度条啊……”

    议会长头顶的白烟范围越来越多。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露着一种诡异。

    “我们最重要的科研基地,为什么会暴露?”

    “我们的帝国NO.1长老位置,为什么会被人提前知道,他所呆的位置,连大部分议员都不知道才对!”

    “为什么至尊柱的使用方式,他们会知道?”

    议会长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议员:“除非,我们中间出了内奸。”

    有人向人族透露了情报……

    所有议员疯狂摇头,他们知道议会长这是想找替罪羊了。这时候要是被抓到把柄,所有的锅都会被强制扣上。

    没有议员想扛锅,这些大锅,还是让个子高的议会长扛下比较好。

    其实——勾搭人族、变成内奸这种事情,倒也不是不可能出现。只要是智慧生物,想法就不可能全部统一。哪怕是黑烟族中,也是有着善良派,拒绝杀戮类型。

    只要伪装的好,这种善良的黑烟族人混成议员也是有可能的。

    但这个时候,讨论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又不可有真得将每一个议员拉出来审问。

    “距离最近的舰队,需要多久赶到?”议会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最快也需要十五卡的时间。”有管理军事的议员回道——谁也没想到最精锐的三三舰队,这么快就被人覆灭。后面距离最近的舰队,整装完毕再赶过来,都需要时间。

    “为什么不将这些护卫舰队安排的更近一点?”议会长恼怒,用力锤桌子。

    下面,无人敢回这个问题。

    他们怕自己一答,就会被抓去扛锅。

    “这个时候,谁能告诉我要怎么办?”议会长抬头望天,头顶的白色烟雾开始成片成片掉落。

    它已经从一夜白头到愁掉头发。每一团掉落的白烟,都和人类的头发组织具有相同功能。

    “将大灾变降落吧。”有一位冷血的将领议员沉声道。

    这是他们准备着给这个世界带来最后痛苦的手段……飘浮在整个世界上空的黑色颗粒形成的雾气,这些颗粒遮盖了太阳,让世界变得寒冷。

    但这还不是极限,在它们的控制下,这些黑色颗粒还能从空中降落,化为攻击手段。

    只要接触到这些颗粒雾气,生物哪怕吸入一点,就会被腐蚀。

    哪怕是这个世界后继改造出来的人造人,也无法免疫这种腐蚀,人造人的机械部位都会被灼伤断裂。

    趁着‘星核’还没有彻底浮现之前,将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灵赶尽杀绝。

    最多留一些残余在地底深处的生灵苟延残喘。

    “这不好吧,这样的话,这颗行星会彻底被摧毁……”

    “你敢反对?是不是你在通敌?”议会长突然恼怒,大声喝道,望向那发声的议员,双眼都变得明亮起来。

    “我不是,我没有,不要乱说啊!”那议员第一时间急道:“我们一开始收到的命令,就是不能灭绝人族……在毁灭他们的文明后,要留下生机的。”

    “不要说了,生机我又不是没给他们留下。”议会长用力拍动议会桌:“将大灾变给我落下,特别是黑柱林区域,集中降落。我要那片区域,死绝。”

    这是它最后的一搏。

    ……

    ……

    黑柱林区域。

    所有被救出的713世界人族,被装入到黑柱中。片刻后,一根根黑柱林中的黑柱冲天而起,飞向齐伊珊给的‘安全区’位置。

    救援行动前半部,很顺利。

    远在奇迹之门另一端的616号感动到硬挤机油。

    而玄七十二和一批机灵的试炼者被许奇寂安排到俘虏的星舰中,开始尝试着操控这几艘星舰,看看能不能彻底掌控它们。

    许奇寂用‘人造神眼’尽量调动星舰操作系统的权限,配合他们。

    只需要大概掌握星舰的控制,到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对付星舰,一直用斩舰剑会很累的……这三艘星舰到时候可以对付后继赶来的黑烟帝国援军。

    准备好一切后,许奇寂的分身又进入到大黑柱中。

    进度条满了,那么是不是应该会发生一些变化?

    许奇寂就在等着变化发生。

    另外,他手中还有一个‘铸剑师’的传送坐标信息,只是他还没决定,什么时候将那个铸剑师给传送过来。

    他不急~

    只要他不急,急得就会是敌人。

    “果然,变化来了。”许奇寂静等良久后,进度条满的大黑柱果然有了变化。

    【《铸剑圣典·终》展开!】

    大黑柱如同变形金刚一样,发生酷炫的变化。

    中部的柱身如同被横切片一样,旋转着展开,化为一个个台阶。

    上半部柱身则被竖切,化为一对对展开的翅膀,向外扩张。

    最底下的黑柱,化为一个尖锥通道,直入地底深处……最终化为一个平台。

    铸器平台?

    “说起铸器,我就不得不提起我苏老师。我苏老师打孔天下第一。”许奇寂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