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奇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诞生这么突兀的念头。

    但既然有了这样的念头,他就想试试。

    三艘星舰被搞定后,为他们争取到了一些撤退的时间,能将余下所有的713世界人类撤走。

    在这点撤退时间里,许奇寂可以稍稍测试一番。

    奇迹之门沟通本体……本体那边传来了大量的头发,看着这发量,可以想象此时的本体已经秃了一片。

    好在妙哥说过会提供‘生发产品’,发量方面暂时不用担心。

    而在这大把的头发中,还夹杂着一些稍长些的头发,是沈画眉的头发长度。

    “试试吧。”许奇寂抓着这些头发,一手握住大剑,激活‘拔毛化身’祝福符文。

    一个个许奇寂和夹杂其中的高大画眉身影相继浮现……

    由于一口气显化出来的化身数量比较大,施法期间许奇寂有过‘能量不足’的状态……但当他能量不足的瞬间,存储在大剑空间内的‘黑色能源石’就被主动激活,流转出来代替许奇寂自身的消耗,显化出一个个分身。

    这都是钱啊!

    【不过,能源石竟然能这么轻易的转化为大剑的消耗。】许奇寂可以感觉出,黑色能源石转化为分身时,几乎没有能量转化方面的消耗,能量利用率极高。

    如果我在大剑空间中存储上足够多的黑色能源石……那我战斗的继航能力岂不是直线上升?

    只要我钱没花完,我就不会停止下来!

    氪金令我强大!

    “去吧~”消耗数颗能源石,显化出近四百个新的‘许奇寂’化身后,许奇寂念头一动,新生的分身蹦哒着跳向最粗黑柱底部空间。

    这些分身进入黑柱空间,没有抵抗,甚至主动去配合黑柱空间的吸收。

    在这般主动配合下,没过多久,这四百分身就涌上一阵阵的‘虚弱感’,他们的身体变得削弱起来。

    之后没过多久,分身就相继一个个崩溃,消散不见——终归不是真正的血肉之躯,是法术所变化出来,所以比起真正血肉之躯的人类,它们消散的特别快。

    “能行。”许奇寂能感应到黑柱‘进度条’稍稍提升了一丢丢。

    但提升的进度很少,小到可怜。

    四百分身,还是太虚了。

    “质量不行……那用数量去凑也没问题。哪怕四百分身只能以百当一,但我献祭全部头发,也能制造好几万的分身。到时候头发再生,又能再制造一批分身。只要坚持下去,填满这黑柱的进度条,也是能办到的吧?”许奇寂琢磨道。

    他话音刚落,大剑上那枚特殊的符文【愿你的每一根头发,都能化为一个分身】像是受到共鸣,被深层次激活,异彩连连。

    同时,四百分身被献祭的‘记忆’和许奇寂本体稍稍同步。

    许奇寂本体只感觉大脑微微刺痛,共享那种身体被掏空的虚弱感体验……

    一个个分身,被掏空身体后,气血被抽离,最终崩溃成光点消散。

    许奇寂的眼前,看到了无数光点在黑暗中纷飞的一幕。

    稍稍的,感觉到有一丢丢的悲伤?

    有些莫名的想哭?

    【奇怪?】许奇寂有些疑惑,他并不是那种喜欢莫名挤出愁味的人,日常中的他乐观开朗,从来会莫名的悲伤——哪怕他对敌人施展‘泪牢术’,流下的眼泪也是鳄鱼的眼泪,其中并没有悲哀的感情。

    但现在,他的情绪似乎是受到了外界的感染。

    被迫悲哀?

    许奇寂的本体,在自家房间中,缓缓伸出手——感觉自己像是亲身来到了那个黑暗的空间中,身边是无数纷飞的光点。

    恍惚间,他眼前的画面像是‘卡带’一样,画面颤抖了下……场景切换,他像是看到了一道人类的身影,站在黑暗空间中,做着和他一样的动作。

    在他身边同样飞舞着星光。

    但星光数量更多,浩瀚如天空中的繁星,化为星光之海。

    那是一位白色长发的男子,这种白发不是大夏人喜欢的那种银白,而是真正老迈后的灰白发色,带着真正岁月的沧桑味道。

    白发男子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科幻风格的盔甲,全覆式。头盔被摘下,抱在手里。

    【这盔甲的样式……】许奇寂微微一愣

    白发男子的盔甲,明显和他之前在‘九祖使者空间’中看到的那位‘人祖使者’穿的款式相同。

    不过那位人祖使者是女款,而眼前这是男款。

    这是制式装备?

    【是和人祖使者来自同一个世界?或者,人祖使者并不只是一个人?】

    白发男子伸出手,手中有白色长发飞出……这些白色长发落地,化为一个个和他相同的白色化身。

    然后,便是和许奇寂经历的事情一样。

    这位白发男子化出的‘分身’被抽干气血,最终化为漫天星光海的部分。

    他似乎一直在这么坚持着,坚持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

    最终,这白发男子的手,垂落下来。

    他嘴唇微动,似乎在讲什么话。

    许奇寂学着他的嘴唇动作,模拟出声音:“不行吗?”

    是大夏语?

    随着他模拟出这句话时,一种巨大的绝望莫名其妙的降临,从他心脏中源源不断地涌出。

    令人窒息的绝望——是那种努力了一辈子,甚至是十辈子,拼尽一切,经历无数的失败,眼看着快要抵达成功的边缘时,却发现自己和成功之间竟依旧隔着无法接触到的一掌之距。

    这一掌之距,如同深渊。

    在彻底的绝望之中,白发男子整个身躯开始崩溃消散……他的身躯也如同分身一样,投入到黑暗中。

    许奇寂:“!!!!”

    等下,这是什么情况?

    分身用多了,本体也会崩溃?

    【不对,不对。他的身躯崩溃,看上去更像是因为彻底的绝望后,放弃了希望?】

    许奇寂望向那漫天星光之海,看着它们逐渐消失,化为泡影。

    隐隐间,他心头有所领悟。

    ‘让头发化为分身’的祝福,这个祝福的原型法术……是以‘代替人族牺牲’为目标,而被创造出来的?

    白发男子,是想用自己的分身来代替人族,代替人族牺牲。

    以那片浩瀚星海所化光点的数量来看,他说不定已经分批化出了十亿、百亿甚至更多的分身,用来代替人族。

    这位可能是‘人祖使者’的存在,是在和纪元之末大势抗争,又或者……单纯是想让人族的牺牲,减少一些。

    许奇寂伸手摸了摸大剑上的祝福符文,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