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情报,许奇寂感觉自己可以利用一下……只是,要如何确定那只即将可能降临的炼制剑鞘的眼魔?

    他缺少具体的详细情报,想要在一个世界上寻找一个小生命,可不容易。

    要是能多来点情报,他就能嗨起来了!

    “看来,眼祖使者你早有准备,那就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见许奇寂眨眼后,苍老巨人似乎又心领神会,他不再多言,轻轻顿了顿手中的拐杖:“那么各位,下次会议见……如果在下次会议之前,发生什么事的话,就来这个空间通知大家。”

    “妥。”机械生命回道。

    苍老巨人举起右拳,浑身肌肉块块隆起,在这个健美的姿势中,他的身形消失不见。

    继他之后,机械生命、骷髅、沙兽、精神体、陨星都相继离开。

    最终,这个意识空间只剩下许奇寂和软泥怪。

    两者僵持片刻。

    “咕咕~”软泥怪对着许奇寂叫道。

    许奇寂:“……”

    这次是软泥语吗?

    这咕咕声,就像鸽子的声音,听不懂。

    而且为什么突然没了翻译功能?

    明明之前,几位祖的使者之间交流,都能听懂的,这次翻译能力怎么就失效了?

    难道是某位祖的使者,自带全场翻译效果光环?它一离开,翻译能力就没了?

    “咕~眼祖使者,两天后,我们会将眼魔铸剑使送回你们那一界。谢谢你们派它助我们一臂之力。”软泥怪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不再是咕咕声。之前那一声叫唤,只是它随便叫叫。

    说罢,软泥怪伸出触手,在空中画了个符文。

    这是个坐标符文。

    两天后,只要眼祖使者画好这个传送坐标符文,用空间力量将之激活,它们就将那位铸剑眼魔成员,跨界传送回去。

    ——从它的对话中来分析,眼祖使者在不久前,为了帮助软泥怪们,将族里负责铸剑的眼魔派到了软泥怪的那一‘界’中,协助它们进行某件大事。

    软泥怪因此欠下了一个人情。

    看样子,九个使者中,软泥怪和眼魔之间的关系比较要好,相互抱团,相互协助。

    对面。

    许奇寂所扮演的眼祖使者微微点了点身体,记下了这个符文——他前一秒还在想着如何将这个炼制剑鞘的‘眼魔’给找出来。

    下一秒,软泥怪就直接送货上门,还跨界包邮。

    有那么一瞬间,软泥怪在许奇寂眼里,也不那么马赛克了。

    ……

    约定好送货地点和时间后,软泥怪就沉默了下来。

    意识空间中,一眼一泥谁都没有先走的意思,呆呆的没有动静。

    许奇寂在等着软泥怪先离开,他好研究研究这处‘意识空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进来……

    而软泥怪,似乎是还有什么话想说。

    这么沉默了足足半个小时之久后。

    “你不离开,是在想等她出现吗?”软泥怪突然发声道。

    许奇寂:“???”

    等她,等谁?

    嗯……九祖使者中只有最后一个‘人祖使者’没现身了,难道等的就是她?

    猜测到这,许奇寂装作深沉状,缓缓震动身体,算是点头。

    “她不会出现了,身为人祖使者,她不恨我们都是极限。虽然一开始,是第一代‘人’主动提出牺牲人族自身的,但这么多个纪元过去了……”软泥怪劝说道:“走吧。”

    许奇寂这个时候,入戏十分。

    他抬眼望天,沉重地摇了摇身躯,仿佛在说自己还要再等一会儿。

    软泥怪发出古怪的咕咕声,随后它的身形消散,从这个空间离开。

    整个空间就只剩下许奇寂一只人。

    于是,他开始在这个空间中蹦哒起来。

    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精神空间’,但他每在一个‘使者’的座位上蹦哒过去时,就感觉斗转星移,有种晕车想吐的感觉。

    这是空间切换的后遗症,每一个座位代表着一界……由于情报有限,许奇寂暂时无法推测一界的范围。

    此时,他只能隐约感觉,九界是一个整体,每一界又相互独立。在座的每个使者,应该都代表着一界的‘祖’脸面。

    “有人祖代表的话,那说明人类在九界中,也占据着一界的主导权?”许奇寂停下了蹦哒行为。

    但从目前的情报来看,这位人祖有点废?或者说,有点憋屈,有点妥协过度?

    “嘿,我感觉自己喜欢上这里了。”许奇寂身躯晃动着——这里的九祖使者们,个个说话又好听,又能给他提供各种情报。

    他这只二哈混在狼群中,也值了!

    回头看看能不能在713的世界设好埋伏,然后将那枚‘坐标符文’给鼓捣出来。

    到时候等那位‘铸剑鞘’的眼魔跨界现身,就给它来个终生难忘的闷棍,将它俘虏,给它上一百零八种酷刑,从它口中掏出更多的情报来。

    许奇寂的大剑中,还装着各种残酷的道具,没机会施展。这不,机会来了嘛~

    “先退出这里,然后研究下,我要怎么进入这个空间。”许奇寂回归到自己的位置。

    他对如何进入这个九祖使者议会空间,隐约有了点猜测——恐怕和黑烟族立起来的黑柱林有关。

    那片黑柱林,不断向虚空中发送着某个信号,那个信号就是进入这个空间的方法。

    等回去,他就好好试试。

    念头转动时,许奇寂的身形缓缓从这个世界中消散。

    而就在许奇寂身形缓缓开始消散的时候,有一道人类的身影登陆这个空间。

    人类,女性……符合之前说的‘人祖使者’的形象。

    她身穿黑色科幻风格盔甲,全覆式的,没露出半分肌肤。但这种科幻风格的盔甲,紧身设计,反而显得很诱人。

    她现身时,头盔下的目光正好和正在消失的许奇寂相视。

    三目对望,直到许奇寂消散。

    【登陆,重新登陆!】许奇寂内心暗道,他感觉自己得和这个人祖使者接触一下。

    但刚退出空间的他,还没有掌握马上重新登陆的手段,还得摸索些时间。

    九祖使者空间中。

    人祖使者摘下自己的头盔,头盔下……空无一物。

    她淡定地给自己擦了擦头盔,重新装上。

    其他八祖使者都不会想到,人祖使者竟然只剩下一副战甲在撑场面。

    装好头盔后,人祖使者的身形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