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面具的效果到底有多强,许奇寂心里也没个底。

    毕竟这个‘无法识破的假面’只是妙哥联系上的第二个客户,随手赠送的礼品。说是预付款之类啥的……但许奇寂本来就没说过要钱。

    妙哥没有说过第二个客户的身份,许奇寂也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无法推断随手给的面具威力能有多大?

    现在许奇寂只能希望‘面具’能给力点,一定要顶住——他用脚趾猜想,都能猜出这个‘九祖使者议会空间’肯定有名堂,他希望能多留一会儿。

    许奇寂的大眼睛扫过意识空间中的七道身影。这七个家伙,光从外表来看,不像是同一个进化体系下的物种。

    闷声闷气的绿色巨人,手握着一支拐杖,有种即强壮又苍老的矛盾感。

    笼罩在红色雾气中的精神种,则让许奇寂内心产生一种‘捅穿它’的本能。

    然后按顺时针方向来看……精神种边上是只头壳很大、八臂模样的怪异骷髅,身上仅包着一层皮,看起来像是饿了很久,营养不良。

    接着是一团软泥状的物体,软泥般的身体上还不时冒着泡泡……让人有种想给它手动打上马赛克的冲动。但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这层不时冒泡的软泥,有些像是一层‘外壳’保护,也不知道它内在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软泥团身边的是它的亲戚,一只全部由沙子组成的兽类,这只兽类的脸部正不断的组合变化,变化出各种各样的‘脸蛋’——这是一只将‘扭曲艺术’演绎到极致的存在。

    软泥边上的那位,就不那么亲戚了。它是看上去由各种机械零件构成的东西在机械的中央是一团泛着活力的光团,那是它的核心和灵魂,机械生命?

    巨人、精神体、死灵骷髅、软泥怪、元素兽类、机械生命,这六个使者总体上来说都可以归入到‘怪物’行列,而最后一个就不好形容了……它是一块巨大的陨石。

    投影画面中,它正围绕着某个星球缓缓转动。

    转着转着,它又会蹦哒开来,转投向另一颗星球。

    典型的喜新厌旧,渣陨星!

    这七只加上许奇寂所化的‘萌萌大眼水滴’,共八位代表各自‘祖’的使者,齐聚一堂——外星八怪?

    但我可不是怪物……

    许奇寂此时感觉自己就像是混入到了狼群中的二哈。

    偏偏狼群还将他当成是自己人,完全没有察觉出他的异样。

    头顶面具的效果,简直赞到出类拔萃、登峰造极。

    许奇寂现在要做的,就是滴溜溜转动自己的大眼睛,保持沉默。能不开口就不开口,最多点头或是摇头——点动水滴身体,或是摇动身体!

    ……

    “人祖使者这段时间,肯定不会现身。如今又到了纪元之末,到了九界人类牺牲的时候,她不可能出来见我们。”八臂模样的怪异骷髅发出沉闷的声音。

    机械生命同样嗡声嗡气:“那‘人祖’那边怎么说?”

    “人祖那边,没反对就是默同了。为了让九界能再次渡过纪元之劫,必须要借助人族的气血和气运,来对抗将要降临的劫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九界生灵,只有人族的气血和运势,能克制那纪元之末的劫数……”苍老巨人顿了顿拐杖,望向许奇寂:“眼祖使者,你们‘眼魔界’不是控制着一个黑暗生命帝国,去那颗人族星执行眼祖的指令了吗?现在做到哪一步了?”

    【控制黑暗生命?执行眼祖执令?】

    【难道是713世界的事?】

    许奇寂一边想着,一边保持着冷漠的模样,顶着面具微微点动水滴身体。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这个点头是什么意思,总之给你个点头的眼神,你自己体会吧。

    “看样子,眼祖使者那边很顺利啊,那么本纪元的‘人道之剑,剑鞘一’部分,不会有问题了。”苍老巨人点头,理解道。

    很好,许奇寂就需要这样的工具人来替他解读点头或是摇头的意义。

    “其它几界的进度如何?”机械生命闷声询问。

    可以看得出,这机械生命和巨人,是九祖使者中话比较多的两个,负责控场以及调动整个议会的话题,不至于冷场。

    其它几位使者,则大多是闷葫芦,半天打不出一个屁的类型。

    机械生命问完后,其余的使者大多没有发话,全都保持着沉默。

    “沉默就代表没问题吧。”苍老巨人再次确定道。

    “神族那边应该遇上了小麻烦吧?”这时,八臂怪异骷髅突然冷冷发声,望向被红雾包裹的精神体生命。

    “不劳费心……最多五年,我们就能破开人族星上的防御层,余下的十几年时间足够我们将‘剑刃三’部分打造完毕。真不行的话,我会直接出手。”红雾中的精神体缓缓道。

    “防御层?你们无法破开的防御层?”苍老巨人皱起眉头:“是人祖使者的动作吗?她早就对我们很不满了。”

    “不,不是人祖使者的动作,如果是她的动作,我又岂会察觉不到?”精神体又道:“不用担心我这边,我这边不会有问题。反而是你们,不要拖了后腿。”

    许奇寂水灵灵的大眼睛瞄了眼这个精神体生命,将对方的模样记在心中——大心脏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它应有的效果,让许奇寂能全程保持淡定,没有精神剧烈波动的迹象。

    “既然都没问题的话……那一切照旧进行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接下来要怎么做,也不用我反复的提醒大家。”苍老巨人说完,又望向许奇寂:“眼祖使者,你们情况特殊,是控制着黑暗生命行动,注意不能过线,不要让你那一界的人族灭绝。否则,人祖发难,我们也不好替你说话。”

    许奇寂这次只是缓缓眨了眨眼睛。

    “既然使者你已经转生完毕,那炼制‘剑鞘’的特殊眼魔也应该在不久后降临吧,祝一切顺利……”苍老巨人最后欲言又止,它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种不安感很奇怪,就像是自己突然脱光了被人看到一样——但明明它们巨人本来也没穿什么衣服,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许奇寂再次眨动眼睛,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眨眼是什么意思,交由苍老巨人自己脑补去。

    同时,他心中开始盘算着老巨人最后提到的消息。

    炼制‘剑鞘’的特殊眼魔,要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