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以前就算是用身体去测试攻击威力,棕熊也不会这么莽……但今天不同,今天他是投影过来的,随便浪。

    今天哪怕是浪死了,只要带回足够的数据,也不会被岛主惩罚,反而会受到奖励。

    而且,别看棕熊块头大,但他很清楚岛主这次将他们弄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让他们体味一下在‘生死之际’的冲击,好让他们得以突破。

    “对于普通人的话,这种攻击几乎是无解的,简直是直接毁灭精神……除非是天生精神力特别强大,才能在这种攻击中存活下来。”棕熊帅气将鼻血甩去,分析道:“而且竟然还自带加热体温的副作用,真是残忍!”

    而就在棕熊硬抗攻击的同时,黑寡妇已经悄然出现在一位守卫后方。她并掌成剑,一掌削向守卫的脖子。

    嗖~掌剑削过,但却没有削在实体上的触感。

    “嗯?”黑寡妇轻唤一声,但她的身体已经迅速遁离。她是标准的刺客型武者,一击不中迅速远遁。

    和当初被许奇寂大剑一穿三的场景不同,黑寡妇的掌剑并没有伤害到守卫,反而像是砍过了一阵雾气。

    放眼望去,守卫此时脖子处的躯体部分,变化成了黑烟模样,没有实质的肉身感觉。

    “元素生命吗?特殊的生命体。”爪哇虎眯起眼睛,眸子中充满着危险的光泽。

    许奇寂问道:“有手段对付它们吗?”

    “自然,我们那个世界也有类似的存在,不过在我们那个世界,这种自然元素生命,可是很罕见的,虽然仅供欣赏宠玩。”爪哇虎想了想,做了个比喻:“每个元素生命,都能轻松卖出八千万元以上的高价。如果有合适的卖家,卖成能源石也不是问题。”

    “以后会有机会的,而且这些黑烟元素种族,体内就自带能源石。”许奇寂望着这些守卫,仿佛看到了被他掏空的妙哥。

    说话间,黑寡妇再次闪现。

    这次她的手掌上,附上了一层青色的剑芒。同样是再次削向黑烟守卫的脖子……

    嗖的一下,这次被偷袭的黑烟守卫,整颗头颅飞起落地,身体软软倒下,除了装甲外,还凝结出了一块黑色结晶。

    同伴被袭杀,边上的守卫并没有丝毫惊慌。

    “牙!”在黑寡妇再次闪现的时刻,边上一个守卫抓住机会,按下了手腕上的一个按钮。

    在黑寡妇的身体边上,空间突然被扭曲。在这空间攻击中,她的身体如面条一样被扭成麻花……爆炸来开。

    “这就是空间攻击能力吗?果然完全感觉不到攻击的痕迹,就这么突然的出现。”爪哇虎双手抱怀,收集信息。

    虚空中,被扭曲的黑寡妇身体,突然变成了一件衣服……而她的身体却已经不见踪迹。

    “这是怎么做到的?”许奇寂好奇。

    爪哇虎马上解释:“一种简单的障眼法而已……不过暂时,黑寡妇她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她得去找件衣服换上。”

    许奇寂:“……”

    这么真实的嘛?

    “少岛主,接下来我出手吧。”爪哇虎捏了捏拳骨,露了出嗜血的笑容。

    “不用管我,全力出手吧。”许奇寂平举起大剑:“捅穿它,如意剑!”

    大剑对准的位置,正是紧闭的大门。

    祝福:【愿你能屈能伸,可大可小,伸缩自如】全力激活。

    原本两米的大剑,瞬间变成两百米的斩舰剑。

    轰~隆隆~

    凡是大剑正前方的一切,全部被暴力捅穿!

    那紧闭的大门也被一剑轰开。

    棕熊:“(?Д?≡?Д?)

    这是什么攻击?

    少岛主不是和他们一样,是第三境界的存在吗?这两百米长的大砍刀是怎么回事?

    第三境界的武者能做到这种程度?

    你可不要哄骗我!这哪是第三境界能办到的事?

    原本还准备全力出手,在少岛主面前露一手的爪哇虎,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拳头。

    这根本不是第三境界的力量。

    事实上,它们没有猜错……暴出这枚符文的猩猩王,是超规格的星兽,是压制了自身境界降临到现世的。

    大门被暴力捅穿,顿时四面八方的守卫,如蝗虫一样向这里汇聚过来。

    “少岛主,你进去~我们替你挡住。”爪哇虎终于找到了自己几人的价值。

    他们三个的内测活动,到这里可以结束了。

    这么多数量的守卫,加上它们手中诡异的武器,还有空间破坏手段,他们三个可以尽量施展手段……然后去追求那生与死之间的一线体悟。

    “好。”许奇寂也不客气。

    只要黑烟入侵者没有掌握‘跨分身直接攻击本体’的手段,那大不了就是消耗一个分身,最多本体痛苦一番,并不会致命。

    许奇寂手中的大剑回收,同时他的身形猛的缩小……

    在离开前,他最后目光扫过最前方的几个守卫,虎目泛泪,男儿泪落下,直接将前面的几个守卫封印入泪牢中。

    接着他的身形掠入到重兵把守的大门内。

    身形缩小至蚊子大的许奇寂,很难被锁定。

    他的身形刚遁入到大门内,那原本被暴力捅穿的大门,竟然自我修复起来……短短几息之内,大门的金属仿佛有记忆般恢复如初,重新合并。

    而在大门内,是一条狭长的通道……通道中,充满着机关。通道中间,空间都仿佛在扭曲着。

    没有一定的手段,根本无法通过这段通道。

    这是最后的防御……

    外面的警报声,已经换成了最急促的叫声。那是最高等级的警报。

    此时,整个黑烟入侵者的总部,都陷入到惊慌状态。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重兵把守的实验基地,再次受创,这次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入了整整200名入侵者。

    这些入侵者漫无目的地在破坏,挤压实验资料,创造混乱和杀戮。

    这简直是在黑烟种族的心脏尖尖上,捅了一刀。

    “这段通道,可不好通过啊。”许奇寂望着布满陷阱的通道这。

    必须得付出牺牲的觉悟了。

    他伸出手来,护住两根最后的本体头发。

    然后,他握住大剑。

    激活吧,伸缩自如的祝福!

    嗖~

    原本缩小的身体,瞬间暴涨至极限,许奇寂的这个分身,身体暴涨,硬生生将整个通道都撑满——只要我够大,就没有我撑不满的通道!

    这个通道的质量也是杠杠的,被许奇寂撑满后,竟然没有爆掉。

    刹那间,所有的攻击都落在许奇寂这个撑满通道的分身上,直接将分身打爆。

    但许奇寂那两根珍贵的本体头发,已经被送入到了对岸,和大剑一起。

    大剑和头发,都安然无恙。

    献祭!

    【愿你的每一根头发,都能化为一个分身~】

    其中一根头发,化为一个新的许奇寂分身,捡起大剑和最后一根头发,头也不回的朝通道对面行去。

    他之所以不回头,是不想看到被爆炸的自己惨状。

    通道已经是最后的防御……通过了之后,就再无阻碍。

    许奇寂的身形,进入到了最终的实验室之地。

    那是一处岩浆沸腾之地,在岩浆池的边上,坐着一个只剩上半身的黑烟族人员。

    对方感应到了背后的波动,转首望向许奇寂。

    然后,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啪啦啪啦~”

    开口就是许奇寂完全听不懂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