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许奇寂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彼此间交流肯定是有翻译手段……既然是翻译,那肯定是有专有词汇翻译不到位的问题?

    於乐圣女如此想着,目光望向妙妙。

    但妙哥却转目不肯和她对视。

    气氛都变的尴尬起来。

    於乐圣女略一思索,发出沉重到足以将人沉海底重量的问题:“妙老板,这里的时间计量单位,转化为我们世界的单位,有多大区别?”

    妙哥:“吱,几乎区别不大……这也是我感觉很有趣的地方。所以,我之前提醒你不要提这种问题啊。”

    於乐圣女抬头望天。

    但望着望着,她的眼睛就变得明亮起来。

    她看到了光明的前途。

    “妙呀!”她用力一拍自己大腿:“啊啊啊~啊~”

    然后她就因为这自己这‘一拍大腿’的痛苦,让她自身的痛苦超过临界点,痛的她揉着自己大腿,差点又要满地打滚。

    看到圣女龇牙咧嘴痛苦的小模样,许奇寂就隐约琢磨出她当年被那位不知名强者随手捅的一枪,有多恐怖。

    现在的於乐圣女几乎不能承受任何‘痛苦’,只是一拍大腿这种程度,都能让她超出痛苦临界点……重重一拍的话她还不得痛晕过去?

    这也难怪圣女想要快点功成身退,早点从枪伤的后遗症中早点解放出来。

    如果他一直处于这样的痛苦状态,别说是和人正常交流,肯定是别人稍稍碰到自己一点就得炸,脾气也得如火药桶般,说不定还得反过来去找别人的碴……

    “咝咝~”半晌后,於乐圣女一边倒抽冷气,一边望向许奇寂道:“许老板,你这晋级速度,真是超出想象啊。”

    “我这其实也是特殊的例外……前面1-3层功法有捷径。另外,虽说我晋级时间短,但在这之前,我媳妇、我国家都为我进行了好几年的筹备工作。”

    要不是有大夏国宝的待遇,要不是画眉正好有‘收集祝福符文’的爱好,他光是凑齐不重复的千符,可能就得一两年的时间。

    “就算是好几年,那也是快得一批了啊!弗嘻嘻~”於乐圣女高高举手,恨不得再用力拍下自己大腿。

    但一举手后,她又感觉自己大腿上的肉肉在隐隐生疼。

    于是她目光转移,转到许奇寂大腿上——如果是在她自己的岛上,如果她开心到想拍大腿,可以找自己的专有‘大腿大臣’。那是岛上的专有官员职位,专门提供大腿和背部让她开心时拍拍用。

    但这里,她的大腿大臣不在,妙老板又太小只,感觉一巴掌拍下去妙老板的投影之躯得被她拍成肉酱,直接飞升。

    边上分身主人画眉则处于身体不舒服阶段,原本画眉身体就不舒服,再拍她大腿的话,於乐圣女于心不忍,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不是?

    所以最好的目标就变成了此时唯一的活物许奇寂。

    许奇寂升级后那敏锐的直感顿时察觉出这一点,他飞快递上一个巨大的熊熊抱枕,交给於乐圣女。

    默契!

    圣女接过一人高的熊熊抱枕,虽然感觉手感不佳,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凑和着使用——她用力一拍熊抱枕:“许老板,我感觉你这晋级的捷径,很有前途!你感觉我们之间,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走捷径可能会导致根基不稳什么的,已经完全不在於乐圣女的考虑范围内——事实上,让一位前恐怖组织的圣女考虑这么多,也不实际。

    她能做到基础的善良,都已经足够世人庆贺了,难道还要奢求她成为道德圣人?

    “合作?”许奇寂先是一愣,但片刻后,他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妙啊!”

    圣女需要将她岛上的居民培养成第4境界的程度,越快越好……许奇寂身怀能快速晋级1-3境界的功法。

    而这种功法,需要大量的‘星兽’或是精神族体内的祝福符文来提升境界。

    双方可以说是彼此都有需要。

    但问题是……

    “但我的功法,是个人专属型的。”许奇寂悠悠地叹了口气。

    阿蟹和三年寂留下的功法图案,也只有许奇寂一个人能看透和修炼。除非是找到一个和许奇寂很契合的个人,说不定才能学会这套功法。

    “专属功法,这个是有点麻烦。不过……如果许老板你愿意的话,可以为我提供下晋级的思路,我按着许老板你的思路来整理一套类似的功法出来……哪怕能在五六十年时间内,让那些蠢货从第一境界晋升到第3境界,也足够了。你根本不知道,我岛上的那些家伙,修炼起来有多蠢?”於乐圣女悲痛道。

    “吱~”妙哥道——你岛上的那些人并不蠢,他们只是普通人的程度,甚至其中大部分有修炼资质都很不错了,你还想个个都是天才不成?

    於乐圣女是自己太有天赋了,就跟一个神级学霸看普通人,都感觉他们是学渣。明明是一看就会的问题,他们却怎么学都学不会,令她捉急。

    另外,妙哥还得提醒於乐圣女一个问题:“吱~”

    功法这种东西,是很隐私的东西……问别人的功法,本来就是种大忌。更何况是想掏出别人的功法来。

    “哦哦哦,妙老板讲的对。功法这种东西外传都是大忌……不是自己人,不好外传。”於乐圣女捏着下巴,认真思索起来。

    【其实对我来说倒没那么大忌讳。】许奇寂内心暗道,不过这话他肯定不会说出口。

    於乐圣女想了片刻后,很快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既然不能外传的话……那就将我们变成自己人!只要是自己人的话,那功法之间的流传,就问题不大了。弗嘻嘻嘻~”她又发出了幽灵般不似阳间的怪笑来。

    许奇寂闻言大惊,他马上往自己媳妇画眉的身边凑近,用实际行动告诉圣女——他许奇寂已经是有归属的男人,可不要乱来!

    “成为我的继承人如何?许老板!”於乐圣女认真道:“你也知道,我只要完成对老岛主的承诺,就能得到彻底解决后遗症的方法,然后我肯定不要继续当岛主的。所以,我将整个岛和岛上的居民,都给你吧!”

    只要她将老岛主的骨灰都给扬了后,许奇寂就是新岛主。

    既然是新岛主和现在的继承人‘少岛主’,那岛上的一切都是许奇寂的,就是自己人……没毛病。

    妙哥:“卧艹?”

    它都不吱了,竟然还有这操作?

    不是,它的意思是,竟然还有这样做生意的吗?

    这岛於乐圣女不要的话,它愿意收啊~那可是个宝岛!虽然上面呆的都是黑溜溜的土著,但这些土著已经改良了好几代,完全是一个大门派雏形了。

    .

    .

    先来个预告通知:明天上架啦~10.1号上架,凌晨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