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奇寂操控着锈花针大剑游走着,他喜欢这种在敌人内部深处闲逛的刺激感——这让他感觉到快乐!

    只要有快乐,一切都好。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看不懂文字。

    这世界上为什么要有这么多种语言,让人和人之间硬是多了些生分?

    如果全世界甚至全宇宙都通用一种语言那应该有多好?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都变得方便起来,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在敌人大本营后方闲逛的许奇寂,就像是在宝山中游走却带不走宝贝的盲人。

    ——他在内心暗暗发誓,如果能有机会让他‘有朝一日’一次,定要统一语言,让天下所有人都讲一种语言。

    趁着混乱,悄咪咪游走了一圈后,许奇寂彻底放弃。

    看不懂别说,而且也没有能带回现世的东西。入侵者们似乎并没有小型存储信息的设备,没有U盘之类的东西。

    【难道我要继续混在这里,学习入侵者的语言?】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没有翻译和老师的情况下,想要掌握一门全新的语言,难如登天。

    更何况,他想要获得的是‘高科技’的知识。

    就算是用大夏文字写的高科技论文,他都不一定能看懂,更何况这种外星文知识。

    所以,不如干脆捕捉一个科研人员回去?

    这个想法,还真有一定的可行性。

    因为713世界的入侵者身体,也不是普通的血肉身体。只要开启战斗状,它们能进入类似‘元素化’的状态……那样,就能从升级后的‘奇迹之门’中拖出来?

    “回头和妙哥商量一下,看看妙哥那边有没有喜欢刺激开局的玩家……比如开局出现在敌方大本营溜哒的,新手任务就是捕捉敌方科研人员?”许奇寂想了半天后,将歪主意打到了妙哥头上。

    在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就不要头铁去莽,而是要想着如何利用下外物或是外力——人类之所以能凭着弱小的身躯在世界上繁荣生存,就是因为人类会借助外力和工具。

    至于额外的任务奖励,也不知道自己世界出品的‘精品符文’,妙哥找来的玩家会不会有兴趣?

    世界不同,出品的特产也不同。

    自己世界的‘祝福符文’虽然能量值并不高,将能量换成灵石也不值几个钱……但‘祝福符文’里的祝福很有趣啊。

    有让牙齿变白的祝福、有让鼻毛变得再内敛美型的祝福、有让眼睛变得更大的祝福,还有让皮肤变好的祝福……

    这些都是精品祝福,属于美容系列。虽然在战斗时派不上用场,但日常生活中很实用。

    想到这里后,许奇寂控制着缩小的大剑,藏到敌方大本营一个通道天花板的缝隙中……

    别说现在敌人不知道大剑的存在,就算知道,想要将它找出来,也犹如大海捞针。

    毕竟这个后方科研实验室区域,处处是线路,处处是科研设备,复杂得很,在这么复杂的地方找一根针尖,想想都头秃。

    藏好大剑后,许奇寂的意识暂时先回归现世。

    此时,天外天,不断劈在‘防御结界’上的雷火也终一起消停,从头到尾除了波及到一批批可怜的星兽外,二晋三的雷火劫没能造成更大的破坏。

    可能那防御层的表面,稍稍焦黑了一丢丢,但随着防御层自身能量运转流动,防御层运转一下,那表面的焦黑小点就消失不见……根本不破防,甚至破毛都没有达成。

    雷火劫如果有灵的话,已经委屈到哭泣。

    更委屈的是被无辜卷入的星兽,直接被雷火劫弄死的星兽也就算了,更惨的是那些受伤的星兽……被这怪异的雷火力量伤到后,很难自愈。那雷火里面似乎有着‘规则’一样的力量,不断刺痛它们的伤口。

    而且总感觉这雷火的力量,还在向它们体内更深处蔓延。

    简直有毒!

    有不少星兽承受不了这种噬骨之痛,一咬牙将自己受伤的部位给切了。切得部位也是五花八门,哪里都有。

    切下来的部位,收集一下都能凑一桌全星兽宴。

    ……

    ……

    与此同时,精神文明一艘星舰的会议室中。

    “防御层又升级了吗?”一直在后方研究着如何破阵的入侵者精神种族成员,死死盯着这防御层。

    以前这防御层只是单纯的防御,现在还多了反击的功能?

    “一切的变化,都是那张脸出来之后。上次也是,这张脸出来后,防御层就得到了强化。”

    “有没有办法先解决掉这个家伙?就是这张大脸的主人?”

    “我们试过……但这个世界被防御层守护的太严实,我们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让星兽不计代价,降低实力强行闯入这方世界,也没能将这个家伙解决掉。刺杀计划已经失败了好多次。”而且,有好几次刺杀计划,压根儿连任务目标都没看到,莫名其妙就失败子。

    “那换个思路,我们进不去,就诱惑这方世界的人类去做!想办法诱导这个世界的人类……”

    “我们来来去去就只有这几个套路,就不能换点新花样吗?其实我们可以悠着点,人类的寿命总是有极限的,等上七八十年,这个人类就老死了。到时候我们再重新进攻这个世界不就行了吗?”有个理智的精神族年轻高层提议道。

    “我们没有时间再等上七八十年了……我们的时间也很紧迫。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压力,必须要在二十年内将下面的文明摧毁,收集人类……”

    “那我们当时为什么不提前个二三十年来?那样的话,这个人类都没出生吧?”年轻的精神族高层疑惑道。

    他这话,将话题都说绝了。会议现场一片寂静……

    意外这种东西之所以会成为意外,就是因为出乎意料,没有准备啊!这个大脸的主人,对精神族来说,就是十足的意外。

    “话说是不是我看错了,这个家伙比两天前看到的,又强大了些?”有位精神族高层强行扭转话题。

    “才两天又变强了?他是吃什么长大的?”

    “不能让他再变强下去了,我们必须加快破坏防御的速度。我们已经有了前面积累的破防御经验,能加快速度!”

    话题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如何快速破坏防御层上……而这个话题,精神族们已经商讨了两年。

    是个乏味又无聊的话题。

    ……

    ……

    许奇寂的意识,从天外天防御层上回归。

    此时他头顶,第三颗星冠虚影已经彻底凝实,代表着他稳稳踏入到了第三个大境界。

    体内原本感觉微弱的‘气’如今感觉仿佛化为液体一样,从真气变成真液的感觉。

    这些气运转时,许奇寂能清晰感觉到冰凉的液体在经脉中流窜一般。

    “嘶,这天气热的时候,还能感觉清凉清凉的,但要是到了冬天怎么办?”许奇寂喃喃自语。

    冬天的话,一运转功法,冰凉的液体就在经脉中运转,冷嗖嗖的,想想都流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