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妙妙这‘鼠躯一颤’中,其实只有五成是被爷爷主的魔鬼方案吓到,另外还有五成是忍不住骨子里释放出的愉快所导致。

    “那爷爷祖,我先去找黑皮岛一系的成员了。”妙哥帅气的一扬自己的被单,区区一条被单硬是被它甩出了披风的气势。

    “去吧,替我向岛主问好,让她偶尔有空也来看看我们。”黑发身影笑意盈盈,声音又重新变暖。

    “晓得了~我会将话带到。”妙妙说罢轻轻一按被单上的某个图案,身形便瞬间消失不见。

    “时代一直在进步啊,真便利。”黑发的爷爷祖望着妙哥消失的背影,笑道。

    ……

    ……

    另一边,许奇寂所附身的齐伊珊在来到安全区域后,目前在等着意识回归——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将千符给搞定,好晋升下一个境界。

    在等待的时间里,耳机中传来了那位大姐姐的声音:“我来接你了,713。你现在在哪?我到了你的位置附近,却没有看到你。”

    “咦?这位姐姐竟然有真身?”许奇寂摸着耳机,有些好奇。

    他之前还在想着,这位耳机中的大姐姐会不会是辅导713的某种程序,没想到真是人工服务,是有真身实体存在的。

    “稍等片刻,我马上出来。”许奇寂回复。

    他握住大剑,将精神力释放出来,观测附近情况。

    没有察觉到入侵者的气息,也没有猎犬兽,只有一位银发的女子身影,骑着一个浮空的小型交通设备,停在附近。

    确定无误后,许奇寂身形从乱石堆中钻出,解除‘伸缩自如’的祝福符文,身形变回原状,迎向那位银发女子。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713。”那位银发女子看到齐伊珊的身形后,上前用力抱住她,然后在许奇寂都没反应过来前,轻轻在她脸上左右各吻了一口。

    这应该是713世界的招呼方式,但太过于热情,对许奇寂这个土生土长的大夏人来说有些小害羞。

    “下回哪怕是为了寻找制作材料,你也不要这么冒险。对我们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材料什么的,我们可以一直找,一直慢慢找。但我们真得不能失去你。”银发女子声线变得沉重起来。

    “放心吧。”许奇寂安慰道:“我接下来会注意的。”

    然后,那位银发女子拉着许奇寂坐上了那个浮空的交通工具,飞速向一个方向窜去,回归基地。

    许奇寂没有过于靠近银发女子,主要是这具身体是齐伊珊的,说不定她的意识一直在关注着现在发生的一切。

    他太靠近银发女子,万一被误认为是在吃豆腐就不美了。

    男人,关键时候还是得克制自己。

    但渐渐的,许奇寂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往银发女子身上靠去!

    甚至,他的双手还不受控制的环上了银女子那细细的腰肢!

    许奇寂:“!!!”

    这真不是我主动的,我控制不住寄几啊!

    难道我也是那种心口不一的男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非常诚实?

    渐渐的,许奇寂整个人都靠在了银发女子的身上——而对方,似乎很习惯这一切,没有任何不适应的反应。

    在贴着银发女子后,许奇寂却是微微一愣。

    他没有听到‘心跳’声,这可能是713世界的生命构造不同,没有心脏?

    但是,从银发女子身上传来的‘风扇声’又是怎么回事?

    对方体内,似乎有机器在运转的声音,就和电脑机箱一样的感觉。

    【机械人?改造人?】好几个念头在许奇寂脑海中一闪而过。

    如果说,机械人能真实到这个程度的话……简直不要太妙!

    也不知道713是否掌握着这种技术?

    正思索间,许奇寂发现有阵阵困意上涌,他的意识开始从‘附体状态’消退。

    原来如此……并不是我心口不一,单纯只是齐伊珊的意识在清醒,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和银女子亲昵的举动来。

    许奇寂这般想着,身畔的大剑和《点名册》开始消失不见,和他的意识一起回归。

    齐伊珊已经安全了,许奇寂这个时候回归也安心。

    ……

    ……

    意念回归后,许奇寂感觉腿有点麻——这是长时间盘腿久坐后,导致腿部血液不通畅。

    “真不知道电视剧中那些高手,盘腿坐着修炼,一盘就是几天几个月的高手们,怎么受得了?”许奇寂一抬头,便感觉头顶有团暖暖的东西。

    是妙哥,趴在他的头顶。

    【没想到,妙哥竟然还是个傲骄,嘴上说着那么冷酷,实际上却趁着我入定时亲昵的盘在我脑袋上撒骄?】

    许奇寂没有将妙哥拿下,而是缓缓举剑。

    这趟713世界之行回归后,他明显感觉到了如意剑的变化。

    剑和他之间变得更亲密了!

    这种感觉很清晰。

    而且,大剑仿佛多了分灵性。

    “武侠小说中,那种剑痴将剑当成爱人般呵护,或放有几分道理?”许奇寂细细品味着自己和大剑的那丝亲密感。

    就像是自己和画眉、齐伊珊之间相处的感觉。

    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爱上自己的大剑?

    “可怕,剑修真是可怕。难怪大部分的剑修,最终都是一人一剑,钟情于剑,孤独一生。”许奇寂内心感慨。

    头顶上,妙哥仿佛听到了他的话,翻了个白眼——偏见,许奇寂这是对剑修的偏见。

    谁说剑修就一定会狐独一生的?

    找不到媳妇,就不能自己变一个媳妇出来?眼界太低!

    叮咚~~

    这时,楼下响起了门铃的声音。

    许奇寂意念一动,便感应到了属于灭凤灭凰姐妹的气息。

    啪~许奇寂打了个响指,念力一动,一楼的门自动打开了。以许奇寂现在的精神力强度,跨十几米开个门,小意思。

    “许先生家的门什么时候换成自动门了?”灭凰一脸疑惑。

    “是念力,便利的念力。”许奇寂爽朗大笑:“你们姐妹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我们坐专机飞回来的,替许先生将东西送来,免得耽误了时间。”灭凰回道,她手中带着一批符文,都是许奇寂需要的祝福符文。

    另外还带来了许奇寂分身封印的那粒从‘猩猩王’脑壳中爆出的东西——许奇寂的脑汁。

    “辛苦你们了。”许奇寂拍了拍自己的大剑。

    古有血祭宝剑……今天他想试试脑汁练剑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