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竟然被一柄剑,被捅穿了翅膀?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的武器,为什么能伤到它?

    正常来说这个世界的大部分攻击,打在它身上之前,都会透体而过,伤不到它分毫。

    但现在,翅膀上传来的剧痛在告诉它,对方手中的怪剑真真实实将它击伤了!

    已经好多年没有受伤,再加上震惊,巨兽一脸懵逼,半晌后才想起‘惨叫’这回事……它这才张口,发出痛苦的叫声。

    嗖~两百米的巨剑在下一刻缩回,重新经为普通大剑模样。

    齐伊珊的脸上戴着科技感十足的半覆式头盔,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只能通过她微微上扬的嘴角,来推测她此时的愉悦心情。

    “啊啊啊~你怎么办到的?713!”耳机中,那个大姐姐伤感的声音又变回了大叫的模式。

    她的声音中压抑不住欣喜情绪。

    虽然不知道713手中的大剑是怎么来的,但是这剑能捅穿对面的‘猎犬’是真真实实发生的事。只要能伤到对方,就代表着希望!

    如果这种剑能批发的话……甚至如果能将‘伤到凶兽’这种技术进行移植,移植到她们的其它武器上,大规模伤害武器上的话,那就是未来!

    “莫慌,冷静。这点小事你都紧张成这样,以后还怎么跟我混?”许奇寂淡定道——他必须要安慰一下耳机对面的‘不知名姐姐’,否则,齐伊珊会聋!

    那贯脑的欣喜大叫,差点透破耳膜,让他失聪。敌方登场的怪兽都没伤到他,却被友军背刺,差点被一波尖叫带走。

    所以他必须要表现得淡定一些,好让耳机对面的那位姐姐也能跟着自己冷静下来。

    “呜呜呜~”对面巨兽惨叫连连——多年没有再受后,它都忘记了受伤是什么滋味。以前,哪怕面对这个世界人类的枪林弹雨,它也可以做到弹雨中漫步,无视一切攻击。忘记痛苦的人,再次受伤后,就会痛上加痛。

    痛苦这种东西,是有感情的——你一直亲近它,它就无法伤害你。你一直不和它亲近,它就会让你痛上加痛。

    更惨的是,翅膀被捅穿后,巨兽无法再保持‘浮空’,庞大沉重的身躯跌落在地,四足缓缓下沉。

    巨兽的惨叫声撕心裂肺,闻者落泪——至少,它对面的那个人,就落泪了!

    为了让人们看到她在落泪,那科技感十足的头盔面甲还被掀了上去,露出了一双好看的金色眸子。

    此时,这双瞳子仿佛是被惨叫声感动到了,闻者落泪嘛……金色眸子中,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雾气,人见犹怜。

    “你叫的太惨了,我被吓到了。”齐伊珊口中发出一声低语。

    耳机里的大姐姐:“???”

    下一刻,她看到了713号的眼角,掉落出了令人心痛的泪珠!

    “你哭了?”耳机中的大姐姐声音不敢置信道。

    那么坚强的713,竟然哭了?

    哪怕是最绝望的时候,她都没有见713哭过!但现在,713号却泪如雨下……

    【难道,她之所以一直戴着那面甲,就是为了不让我们看到她暗中哭泣的模样?】

    耳机中的大姐姐,心都揪痛起来。

    啪答~

    齐伊珊的泪珠掉落。

    下一刻,她手中巨剑上,有一道光华闪烁而起。

    对面,好不容易将自己身躯调整过来,准备再一次扑击齐伊珊的巨兽,刚一扑击,身形高高跃起的时候……突然全身被一层水气笼罩。

    水气很快变成了一个巨大水球,将它全身包裹,悬浮在空中。

    泪牢术,成!

    “只要我情绪到位,就没有我哭不出来的场合。”脸带泪光,令人心生怜惜的齐伊珊伸手抹去眼角泪珠,骄傲道。

    耳机中的大姐姐:“……”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应了,不知道是要怜惜,还是为713号骄傲,又或者是要吐个槽?

    总之,很复杂的情绪揉成一团,差点让她宕机。

    擦去泪珠后,许奇寂重新将齐伊珊的面甲放下,画风又变成了冷酷的未来科技女战士风。

    趁敌病,要敌命——泪牢术,估计封印不了对方多久。

    泪牢中的巨兽和之前被封印的星兽不同,它的挣扎对泪牢造成一浪浪的冲击,泪牢术看起来仿佛很快就会崩溃。

    “那么,再吃我一剑。”许奇寂控制着齐伊珊的身躯,摆出了一个气场可怕的剑势。

    定海拳法改·定海一剑!

    之前分身用这一招砍子弹时,战绩不佳。

    但那是因为削的东西速度太快的原因——毕竟定海剑法才刚领悟出来,还没经历实战的考验,肯定会有所不足。

    但面对被泪牢术封印的巨兽,定海一剑就能展现它可怕的杀伤力!

    定海一剑,就要展现出那将滔天海浪都定住的气势。

    斩!

    剑光斩下……同时‘如意剑’的剑身也暴涨开来。

    拥有了伸缩自如功能的大剑,和‘定海一剑’特别匹配!就仿佛,许奇寂领悟出来的‘定海剑法’本身就应该要配合能随心如意伸长的大剑使用一般。

    这一剑,仿佛要为天剃个中分头,要将大海的巨浪碾平!

    轰隆隆~

    泪牢中的巨兽直觉又在不断告诉它,危危危正在降临。它挣扎的更拼命,为了挣脱出去,它还激活了某种秘法,让自身进入狂暴状态。

    泪牢术,果然如许奇寂所预料般,被挣扎开来——泪牢在封印这种体力全盛的强悍怪物,还是薄弱了些。

    不过这个时候挣脱出来,也迟了!

    庞大的剑光已经斩落,避无可避!

    剑上光,有288道符文的光辉在闪烁,如同夜空中耀眼的星光。这些符文,有强大剑身、剑势、剑气的,也有削弱敌人的。

    刚挣扎出来的巨兽,反而还失去了一层‘泪牢’的缓冲——就像是主动将自己撞到了‘定海一剑’上。

    爆炸的蘑菇云升起,剑气如海浪,在巨兽所在的位置爆起十字光辉……

    这威力,比许奇寂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得劲。

    但是……他的攻击还没有结束!

    齐伊珊所在的世界太危险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种‘附身’能持续多久。总之,许奇寂必须在自己意识离开前,为齐伊珊留一个绝对空全的缓冲。

    所以,没等爆炸的蘑菇云散去,许奇寂又激活大剑的‘剑气’能力,一口气斩了近百道剑气过去。

    同时‘千手大佛掌’玉符也处于待激活状态。

    “结束了,猎犬的气息已经消散……趁着它们没反应过来前,快逃。”耳机中,那个大姐姐声音提醒道。

    许奇寂点了点头,伸手凭空对着怪兽所在位置一抓。

    一只有些烤焦的翅膀被抓了过来。

    正是一开始被捅穿的左翅,因为被捅穿撕裂,所以在爆炸的第一时间,这只翅膀就被炸飞,侥幸保存了下来。

    许奇寂并不是想‘吃’,而是因为他发现这对翅膀里面,似乎隐藏着能量波动。里面,有能量结晶体?

    不是星兽符文……从感官上来看,似乎更像是妙哥给他的,后来被画眉啃掉的宝石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