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老师,一千个孔完成了吗?”许奇寂问道。说话间,他的目光望着妙哥手中的喷水瓶——口好渴,好想喝水,嘴唇也是干燥的,可能是昨夜失水过多的原因?

    “嗯。”苏溪沙应了声,她轻轻举着大剑,一直等着大剑进化完成。

    千孔完成后,代表着许奇寂的大剑已经完成了进入第三境界的准备,基础已经打好。下一步,就等着许奇寂去凑齐一千枚不重复的符文。

    如果是独自一人去凑千枚不重复的符文,光是这个过程所需要消耗的时间就得按‘年’来计算。如果户口是非洲人的话,那这个过程就将是噩梦。

    但是……有一个大国为后台,就不一样了。

    “千枚不同的符文,估计很快就会集齐了吧?”苏溪沙道。

    这晋升速度,她都有些嫉妒了。

    战斗力低点有什么关系?境界上去了就好啊~就算容易被人越阶打败,但只要我晋级速度够快,高出对方两个大境界,三个大境界,你再来越阶干我啊?

    “这就好。”许奇寂松了口气。

    爷今天的痛苦,结束了!

    本来想让苏老师一口气多打些剑孔,但900个痛苦结束后,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今天的痛苦已经足够了……余下的痛苦,下次吧。今天的痛苦今天承受,明天的痛苦明天承担。

    念头刚起,一波比之前打900孔都要剧烈的痛苦,从他灵魂深处炸裂开来,甚至可以说是前面九百孔痛苦的集合!

    在这可怕的痛苦打击下,许奇寂直接就跪了:“不是结束了吗?难道苏老师现在就在打第一千零一个孔?”

    “打了一个试试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苏溪沙回复道。

    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在发麻。

    这第一千零一个孔,打起来比她想象中的要困难些……

    太过疲惫的话,会大大降低她的愉悦感。

    无论什么事情……要是太累的话,就都不是享受了。

    锻造和打孔是她的乐趣,但她不想让自己的乐趣变成负担,这就是她的人生准则。

    所以在打完一千零一个孔后,她就将大剑扔回到奇迹之门中,归还给许奇寂。

    “1001个孔,老师我们要不要凑个1024?”许奇寂提议道。

    “下次吧,这次我累了。”苏老师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许奇寂:“要祝福入眠不?”

    “我才刚睡了三天。”苏溪沙提醒道,她可不想一直睡下去。哪怕她再喜欢睡觉,也不想陷入永眠:“这次升级后的大剑,上面的雕花被我连成一片了,喜欢吗?”

    许奇寂抓着大剑细细观看后发现,大剑上的雕花随着一个个孔洞,连成一片,形成一副精致的壮丽江山图。

    到时候再装上符文,符文就能化为这江山图上的点缀。

    不愧是大师!

    “苏老师辛苦了。”许奇寂的手指在剑上轻轻抚动,然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老师,话说……名剑在成型后的最后下,需要血祭吗?”

    据说用血祭祀宝剑,能增强剑身强度还是有一定科学说法的,好像是人体血液燃烧后生成碳元素,碳元素就能提高金属的硬度。

    不管是不是扯淡,但听起来还真有点道理。

    “如果你感觉自己血多的话,就随便试试。很多世界有用血祭兵器,增强自己和兵器之间联系的规则。但世界不同,规则也不同。在有些世界通用的规则,换一个世界不一定有效。”苏溪沙补充道:“运气不好,可能还会得破伤风。”

    许奇寂:“……”

    某强者为增强自身和剑之间的默契,每天用剑在自己手臂上切割,给自己的宝剑喂血,时间久了后……这位强者就因为感染了某种病毒而死。

    传染源是他的剑砍了很多无聊的东西。

    这死因也太惨了。

    于是他果断放弃了‘血祭’这个无聊的念头。

    但在许大脑放弃这个念头的同时,又有一个新的念头诞生。

    “苏老师,假如,我用脑汁代替鲜血来祭剑,会有效果吗?”许奇寂是想起了自己分身打爆猩猩王后,获得的那一粒战利品。

    “脑汁?”苏溪沙嘴角抽搐:“我感觉你的确需要将脑子里的汁抽出来,祭一祭剑。”

    “哈哈,那等灭凤回来,我就试试。”许奇寂乐呵道。

    他是个承受能力很强的人类……好奇心也强。等灭凤将他封印的疑是脑汁物体带回来后,他就试试。

    在此之前,可以让他先体验一下被富婆包养的好处。

    许奇寂打开衣柜,从中取出皮箱。

    箱子里,装满了‘祝福符文’,全部是画眉的收藏。一些重复的符文,他付给妙哥当预付款了。

    剩下和他巨剑上符文不重复的,还有186枚之多。

    一枚枚符文被他装入大剑,这个过程极其愉悦——每枚符文的填装,他都能清晰得到来自大剑的反馈,让他变得更强。

    当所有的祝福符文封闭完毕后,许奇寂感觉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洗礼,浑身舒畅。

    就连痛苦了大半夜带来的疲惫和精神上的后遗症,一扫而空。

    “得想办法快些将余下的枚祝福符文集齐。”状态恢复后,许奇寂盘腿而坐,将巨剑压在自己双腿上。

    由于巨剑体积过大,此时的许奇寂看起来就像是被巨型钢材压到腿的无辜路人,看起来贼凄惨。

    剑禅,也叫养剑。

    和血祭那种邪门歪道相比,剑禅养剑是通用的增强自身和剑之间亲密度的方法。

    而这一次的剑禅,和以往有所不同。

    以往他的剑禅更像是冥想,从头到尾都是努力放空自己的心灵。然后冥想久了,精神力会转移到不断暖暖的大心脏上去。

    说是养剑,更像是养心。

    但这一次效果出奇,他刚一进入刀禅状态,意识就仿佛被牵引。恍惚间,意识仿佛来到了某个到处燃烧的城市。

    高楼大夏崩坍,到处是爆炸的声响,火焰在城市的废墟中燃烧。

    不过,这个废墟般的城市中,空荡荡,荒无人烟。

    意识莫名被牵引到这个空间后,许奇寂丝毫没有惊慌。

    【这里,是我和大剑的羁绊空间?】

    按照正常流程,接下来是不是他要在这个空间里,获得剑的承认,完成大剑的下一步进化?

    这可能就是他接下来继续晋级的路子?

    许奇寂感隐隐感觉自己猜测到了真相。

    “来吧,无论是什么样的考验,放马过来!”他豪迈道。

    “713,别发呆了。我们要撤了,这个聚集点守不住了。”正当这时,耳中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戴在耳朵的无线耳机。

    许奇寂:“???”

    713?

    难道……

    他下意识低头。

    果然,他看不到自己的脚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