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哥这边为了防止许奇寂再开挂,心底深处果断将各种符文、玉牌、宝石之类的道具从‘许奇寂供货单’中删除。

    本来它这供货单上还有一些块头很大的宝石,以前提供给许奇寂,也不用担心他将宝石填装到大剑中。毕竟大剑上的孔洞大家,已经限定死了填装物的体积。

    但现在,许奇寂的大剑可大可小,变化随心……这已经隐隐有了丝神兵的雏形。

    可大可小的‘如意剑’,可填装的东西体积就不再受限制,化一切不可能为可能,硬生生化出了属于它的奇迹。

    “妙极了,如果我能持续得到一些类似的符文,只要不怕被榨干,未来可期啊。”许奇寂喊妙后,心有所感,转过头来望向芦荟位置。

    在那里,果然有只仓鼠在盯着他看。

    许奇寂已经习惯了妙哥的无处不在,他举着大剑对仓鼠道:“妙哥,你看,《千手大佛掌》玉符竟然可以填装到大剑上!原本只能用两次的玉符,现在也变成了充能型,可以一直循环使用。”

    妙哥:“……”

    我看到了,我裂开了,你还要补刀。下回别说是八折优惠了,九折都要没了。

    “妙哥你那里还有没有类似的符文……来几个?账都先欠着如何?”许奇寂乐呵道。

    他已经尝到了欠债的甜头和妙处。

    只要我欠得够多,还债就会更有动力。

    “吱~”妙哥随意叫了一声——这一声,真得没有任何意思,是单纯的一声‘吱’,它是欺侮许奇寂听不懂仓鼠语,所以在应付式的敷衍他。

    “嗯,我明白了。”许奇寂点了点头,一脸我领悟了的表情——他听不懂妙哥的话,但妙哥没有拿出新的符文,也没有拿出纸笔写欠条,那么肯定是妙哥那里暂时没货。

    妙哥:“???”你明白个锤子?我就只是吱一声,没任何内涵啊!

    “那等妙哥你下次有货的时候,我再写欠条。我这次,要请苏老师打上更多孔……不限于900孔的上限。到时候我先将千孔填满,晋级第三境界。晋升完后,剑身上依旧会留下足够多的孔洞位置,妙哥不用担心我大剑的孔洞会不足。”许奇寂安慰道:“妙哥你暂时没货也没关系,慢慢进化就好。”

    妙哥:“!!!”

    差点就忍不住掏出各种各式的玉牌、宝石、符宝等道具,狠狠砸许奇寂脸上——它最忌别人说它这里货物不足。

    要不是身边没有纸和笔,它现在马上就要为许奇寂添加新的欠条,然后用各种宝石和玉牌之类,将这个没眼力的家伙砸翻在地。

    ……

    许奇寂‘安慰’完妙哥后,又转回到奇迹之门边上,将‘如意’剑传送到对面苏老师那边。

    “苏老师,我成功了。”将大剑送过去后,许奇寂又联系苏溪沙道:“苏老师你现在找个空旷的地方,我可以控制着大剑,将它化为真正的斩舰刀大小。这次不如我们一步到位,打上900孔后,再多加几个孔?”

    “不急……待我先为你打满千孔,将大剑状态提升到下一阶段后再说。”苏溪沙举着大剑,目光望着这其上的两枚新加符文。

    《千手大佛掌》玉符,是第四境界初级程度的符宝,战斗型技巧。

    “这枚符文有点意思……奇寂你下回使用它的时候可以细细品味它的技巧。说不定,你能将它领悟成你自己本身的技能。”苏溪沙提醒道。

    “还能这样玩?”许奇寂眼睛一亮。

    苏溪沙轻轻将大剑放到锻造台上,道:“这可能也是你的‘大剑’使用方法之一,它或许还是一件完美的教学工具。”

    明明是靠着境界去碾压欺侮敌人的功法,却还隐藏着这样的补习基础功能……阿蟹到底看中了这家伙身上的哪一点,才给他量身打造这么一套功法?

    又或者,是阿蟹手中正好有这么一套功法,又正好非常适合眼前这个家伙?

    “那么,继续!”苏溪沙举起锤子,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她一笑,许奇寂心跳都加速了——他飞快地趴到床头,抓紧被单,并将一条毛巾卷好,死死咬住。

    夜,还很长。

    痛苦也还很长,至少还有898个孔,需要添加。

    这么多个孔,恐怕不是一夜能打造完成的。

    许奇寂甚至已经做好了痛上一整天的心理准备。

    漫漫长夜中,除了画眉均匀的呼吸声外,隐约还会响起许奇寂的闷哼声。

    妙哥耳朵轻动,半晌后,它带着芦荟跑了……太辣耳朵了,一个大男人痛苦闷哼个不停,这还让人怎么睡觉?

    ……

    ……

    最终,许奇寂都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

    反正天亮时,苏老师那边的打孔都还没结束,还在那不断敲打着孔洞。

    痛了整整一晚上,许奇寂精神疲惫,然后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冷汗也没有再冒……可能是身体都脱水了,没汗可冒的原因?

    半睡半醒之际,许奇寂隐约感觉到画眉用毛巾替他擦去了脸上残留的汗迹。然后,又似乎小声叮嘱了他什么。

    隐约还听到‘吱吱’的声音,应该是仓鼠妙哥向画眉解释事情经过。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早上9点多。

    他一睁眼,便看到仓鼠妙哥搓着喷水瓶,小心的给他芦荟喷水,然后用一条小毛巾擦着叶片,让叶片变得更加光泽。

    许奇寂意念一动,然后他发现一件事——苏老师那里,还在打孔!

    他的精神方面还是不时能感觉到一些痛苦感,但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是我适应了痛苦?”许奇寂疑惑道。

    “你想多了,世界上哪有‘适应痛苦’这种事情。只是单纯的我降低了力度,不再折腾你。”对面,苏老师似乎换了身衣服,淡定回复。

    许奇寂:“!!!”

    苏老师你不是说,之所以我这次打孔会那么剧痛,是因为我晋级后大剑强度提升的原因,你必须要大力锤吗?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苏老师……

    难道是我之前,不小心得罪过苏老师?所以被报复了?

    那,我是在哪方面‘不小心’了?

    许奇寂暗中观察着苏老师。

    片刻后,他眼睛一亮。

    是衣服?!

    苏老师换了身衣服。

    而他之前,似乎没夸奖苏老师新衣服好看,所以她有脾气了?

    那现在,补救一下?

    “苏老师,您这身衣服很赞。”许奇寂夸奖道:“当然,您人比衣服更赞。我主要想说,这衣服配你。”

    苏溪沙:“……”

    许奇寂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这句夸赞虽然过时,但别忘记苏溪沙她独自镇守神殿好几年,她也是‘过时’阶层的,和许奇寂之间没代沟。

    于是,苏溪沙锤子的效率隐隐提升了一些,在提升效率的同时……痛苦却没有增强。

    也就半个多小时后,千孔完善。

    大剑,隐隐间发生了变化。千孔之后的它,仿佛像是打完了基础。

    基础完毕后,下一步可能是……进化?

    “你那边,一千枚符文集齐了吗?”苏溪沙握着大剑问道。

    她的好奇心都被调动了。

    千孔的符文全部填满后,这大剑,会发生怎么样的异变?

    诞生出‘器灵’来?

    还是大剑直接进化为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