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灭凰吗?”画眉拨打了灭凰的电话——大半夜的,让许奇寂一个男的打电话给灭凰医生总有些不合适。万一灭凰医生已经有了男朋友,大半夜听到电话里有其他男人找自己女朋友,岂不是无中生事?

    虽然感觉灭凰医生如果有男朋友,她的男朋友应该也打不过她。

    “画眉,有什么事吗?”灭凰医生的语气中,即使隔着电话,都传来巨大的疲惫感。

    画眉有些担心问道:“你没事吧,你似乎很累的样子。”

    “讨伐战还没有结束?”许奇寂心中疑惑。

    ——要知道由灭凤和大夏其他几支最顶尖队伍组成的讨伐小队,已经出发好几天了。这么多天还没有干掉那只盘踞在沙漠中的星兽,星兽有那么强?或者是属于那种比较难解决的类型?

    “出了些小小的意外,但应该算是好的方向的意外……就是有点累。”灭凰叹了口气道:“接下来可能是场持久战,我可能要迟几天回去。”

    “快点回来啊,你只向我请假了五天……超过的五天就扣工资了。”画眉笑道。

    许奇寂:“???”

    “别啊,老板……我这个月信用卡还等着工资还的呢。”灭凰虽然打着两份工,但她开销也大啊。

    主要是画眉富婆给的太多了,她好几次都想炒了华夏总部,跟着画眉干。就是脸皮太薄,无法向总部提出炒鱿鱼的事。

    “这大半夜的,找我有事吗?”灭凰又问道。

    画眉想了想后谨慎问道:“你有男朋友吗?在不在身边?”

    对面的灭凰医生:“???”

    不是啊,老板。你这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问单身的我这种问题?

    你有老公了不起啊?你老公就躺你身边,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这么伤害我你心不会痛吗?

    “没有。”半晌后,灭凰医生才不甘的吐出这俩字来。

    “那就好。”画眉道。

    灭凰:“……”

    好?好在哪里?

    老板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画眉了!

    “阿寂,你可以和她讲了。”画眉将手机交给许奇寂。

    “喂,灭凰医生。你们还在讨伐星兽吗?”许奇寂接过手机后问道。

    灭凰医生点头道:“是的,许老师。”

    “那就没事了……本来想问问你回来了没,如果回来了,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如果没回,我就找灭麒他们处理。”许奇寂笑着回道。

    他本想等分身那边确定坐标后,就通过灭凰医生转告总部,派人去沙漠营救,顺带着接手那几个俘虏。

    “说话不要说一半啊,有什么事情先告诉我啊!”灭凰医生现在很焦躁。

    许奇寂将自己分身经历的事情,和灭凰医生描述了一遍。

    “混蛋……我们将‘大夏系统’的前面版本都公开了,竟然还念着我们功法的最终核心。人心的贪婪,果然无法填足。”灭凰怒道。

    得到了之后,还想得到更多……得到更多后,就想要掌握核心。贪婪促使着这些家伙,最终将手伸入到大夏境内。

    这事就没完!

    “许先生的分身如果找到通讯设备,我们就可以确定你分身所在的位置,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绝对会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灭凰医生挥了挥拳头。

    不过说着,她又想起一件事:“话说,感觉有点巧……我们在沙漠里。许先生你的分身也在沙漠。说不定我们在同一个地方也不一定。”

    “应该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我国的沙漠还是有好几个的。”许奇寂道:“你们讨伐星兽的行动进展如何了?这都快三天了吧?啊呜~好吃,很甜,谢谢老婆。”

    灭凰:“???”

    她差点就想扣掉手中专属手机的电池板。

    深呼吸后,她回道:“星兽比我们预料的要强大很多,不过还算在我们能应付的范围。这里是沙漠,阴影世界太小,对它的实力压制很大,它一身实力百不存一……只是在最初战斗的时候,我们做了个草率的决定,导致这家伙一个不可描述的技能暴走,很难对付。另外,现在我们其实也不急着干掉它,而是在收集一种资源。”

    两天前的战斗中,谁也没想到那只猩猩状星兽,鳞片尾巴被打断后,露出的不是破绽,而是大杀器——在鳞片尾巴被轰落之时,有可怕的精神毒气从尾巴后方喷涌而出,而且很快充斥整个小镇大的阴影世界。

    这毒气的释放方式,就像是放屁。但事实上,它并不是放屁,而是从尾巴面隐藏的毒针状肢体中喷出——看起来还是像放屁。所以灭凰拒绝向许奇寂详细描述这个技能。

    讨伐小队毫无防备之下,差点被毒气全军覆灭,当场虚弱倒地。

    好在那剧毒非同凡响,竟然对‘星兽’本身都会造成影响的剧毒!所以平日里都被鳞片尾巴保存着。毒气被释放出来后……星兽自己都中毒了,当场虚脱。

    这种鲨雕的毒气技能,难怪猩猩星兽不想使用。

    如果不到绝境,它是拒绝使用这个技能的。它也没想到这群人类会针对它一看就最坚硬、最难打动的尾巴攻击,头这么铁!

    ——也幸亏星兽中毒虚脱,否则当时处于毒气范围的讨伐者小队,都得被星兽锤死!

    目前整个阴影世界里充斥着剧毒,猩猩巨兽则处于无比狂暴状态。

    精锐小队的成员,在战斗一会儿后,就得退出阴影世界休息,运功解除剧毒的影响。充电两小时,战斗十分钟。

    而灭凰口中提起的‘资源’就是这些剧毒——之前许先生就和总部提醒过,对于伤害精神能量体这个方案,可以尝试着从‘毒’这方面入手。

    而此时,从猩猩星兽身上释放的这些毒气,正是难得可以伤害到星兽的东西。

    如果可以,讨伐小队真想将这只星兽活捉带走。可惜,目前除了许先生那个古怪的‘泪牢术’外,他们还没有技术将无形的星兽活捉带离阴影世界。

    “而且,我们得谢谢许先生你。你那天带回给总部的‘六臂星兽’活体,让我们获益良多……目前大夏系统已经顺利升级到了0.9版。我们讨伐小队成员能坚持到现在,也多亏了功法的及时更新升级,增加的‘毒抗’能力。”灭凰医生又补充道。

    那只活体,还有很大研究价值,意义重大。

    “不用谢,你们也帮了我很多……接下来,我还需要更多的‘祝福符文’,都得麻烦你们来助我一臂之力。”许奇寂道。

    对面的灭凰轻声应道:“我们早就集合大夏全体成员的力量,在收祝福符文了。900多枚不同的符文,并不需要太久时间的。特别是现在,星兽变得更多、更强、更活跃。祝福符文收集的会更顺利。”

    人多就是力量。

    一个人单刷900枚祝福符文,天知道要刷到猴年马月。但整个大夏都是你后盾时,区区九百枚祝福符文,洒洒水。

    而且,甚至接下来的900枚符文,大夏总部还会精益求精,尽量挑选出精品来交给许奇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