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许奇寂分身抡起大宝剑时,对面余下的几个精英觉醒者好像同时反应了过来。

    然后他们伸手在衣服内一掏,一个个幽黑的枪口对准了许奇寂分身。

    大人,时代变了!

    人类的思维方式有时候会固化的,在阴影世界里,觉醒者们会习惯性的想要使用‘奇迹之力’来战斗。

    但如果奇迹之力不能使用,那肯定要用枪!在人类的自相残杀行为中,枪支是非常好用的东西。

    砰砰砰~这几尊精英觉醒者并没有讲废话的习惯,掏枪后对着许奇寂就是一串密集的射击。

    “时代变了?不,时代没有变。”许奇寂分身帅气的挥动巨剑——这剑看上去非常沉重,但在他手里舞动起来,并不会比一根头发重多少。无论剑有多大,对许奇寂来说都是举重若轻。

    拥有定海神拳·改‘定海剑术’的他,挥舞着这样的巨剑,面对这无数的子弹时,能发挥出何等效果?

    叮叮叮叮~火光四溅。

    子弹并没有击中肉身时的血花,而是击在了金属之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下一刻,子弹纷纷从许奇寂分身的脸上、胸膛上、额头上等位置滑落,掉在地面。

    许奇寂:“……”

    画眉:“……”

    许奇寂分身刚才帅气挥着巨剑连连斩动,却连一发子弹都没有斩落,子弹一粒不差,全部击中分身——还不如直接将巨剑竖起,那宽大的剑身能如同盾牌一样,将他护住。

    而对面射击的那群精锐觉醒者,也全部瞪大眼睛,手中的枪早已经打空弹匣。他们不敢置信盯着许奇寂,望着那金灿灿的小豆丁,特别是他的脸部。

    子弹击在那金色的脸上,弹头都扁了,但那张脸却毫发无伤,过分了!

    这就是对方在阴影世界里能使用的‘奇迹之力’吗?

    连枪械都能防御的金身?

    这还怎么打?

    使用能力攻击对方,会被对方某种能力影响。使用物理攻击,正面子弹打脸,连对方脸皮都伤不到。

    也就是说,他们几个如果上去正面肉搏,一拳打上去,痛的反而会是他们的拳头。

    钝器震击也别想了……别说能不能在这里弄出钝器。光是人家脸接子弹都不被震退一下的防御,你拿八百一锤的锤子上去敲也不会有任何效果。

    说不定还会有反震伤害。

    法术不行,物理反伤,防御无敌,简直无从下手,这还怎么打?

    对方简直跟开了无敌挂一样。

    这还玩尼玛呢?游戏体验感极差,评分负分警告!

    而此时,许奇寂的分身很恼怒!

    他挥了半天的剑,竟然连一发子弹都没有接住——这可是他《定海一剑》的初次亮相。

    他对自己的定海一剑,其实抱着很强大的期盼的。

    这让他很没面子。

    无能狂怒?不过他还是有区别的……他是有能狂怒。

    他高高举起了巨剑,巨剑上有一枚符文开始闪闪发亮。

    “你们让我伤心了。”许奇寂分身缓缓道。

    对面的全体成员:“???”

    啥?这台词是不是反了?这个时候应该伤心的不是我们吗?

    我们可是体验到了现实这款超垃圾的游戏,面对你时,我们差点哭了啊。

    “我很难过,眼泪已经止不住。”许奇寂分身继续道。

    他的话,就像是自我催眠。

    他的目光,牢牢盯着面前的所有人。

    “你们的子弹,为什么不能对着我的剑锋射击?”

    “为什么没有让我斩中一枚子弹?”

    “我很没面子。”

    “而且,是当着我的本体和画眉的面,让我丢脸了。”

    越说,就越难过。

    悲痛的眼泪已经止不住,就要落下。

    奇迹之门的对面。

    “不要再说了,求你了,不要再说了!”许奇寂已经在床上翻滚,人类的羞耻感如浪潮一样,一浪一浪的涌来。

    这是少有的,他的大心脏都承受不住的情绪。

    分身的行为其实就是本体的意愿——也就是说,如果将他本身代入到这分身处境中,他也会和分身一样不知廉耻的讲出这些台词来。

    “阿寂你真很可爱。”画眉笑道。

    许奇寂主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埋入到被子……嗯,或者是埋入到另一个很棒的地方去。

    而奇迹之门的画面中。

    许奇寂分身终于酝酿完情绪,泪腺崩溃,豆大的泪珠止不住的从眼眶中落下。

    对面的那群家伙已经惊呆了——猛男落泪,而且说哭就哭,这家伙真的没问题?

    委屈的明明是我们,你哭个屁啊!

    随着许奇寂分身的泪珠滚落,下一刻,那枚符文的力量全开。

    瞳术——打哭我,封印你。

    虽然那些子弹没有伤害到分身,但也算在‘打’的范围内了。

    只要被打了,委屈了,哭了,然后目光锁定了敌人……那这个术理论上,就能发动。

    逻辑上没任何毛病。

    哗~

    阴影世界中,凭空有大量水生成。这里,可是沙漠地区,却凭空诞生了大量的水。

    凡是许奇寂目光锁定的成员,脚下都开始湿润,大量的水涌现,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瞬间就将他们包裹。

    封印·泪牢术!

    “咕咕咕~不能呼吸了……”

    “咸,好咸……”

    “这是什么?海水?”

    “无法呼吸了,放开我,快放开我。”

    “奇怪,为什么我们还能讲话……”

    光从效果来说,泪牢术还是可靠的——就是激活条件有点羞耻。

    “现在,说说你们的目的吧?”许奇寂分身用念力将自己托起,双手柱在剑柄上,俯视着众人。

    审问就得这样,要高高在上,从气势上压制被审问者。这个时候,眼睛要瞪大……眯眯眼就没办法了。

    “我们只是在研究功法,推导功法的新版本。”有人回道——很诚实的回答,事实上他们刚才的研究,许奇寂分身全都参与了。聊天时的内容,肯定也被听在耳中。

    这话,只是废话。

    “然后顺便摸索下‘大夏系统’的最核心内容吗?”许奇寂分身道:“这种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到大夏来做?”

    你们自己家里没有研究的环境?

    对面,沉默片刻后,有人回道:“事实上,我们猜测过大夏系统的最核心部分,只能在大夏境内,由大夏本土精神力强大者接受传承,才会稍稍浮现瞬间。”

    “你们是不是傻?大夏国土又不是圆形,这种限制怎么办得到?”许奇寂分身道。

    但说完后,他就想起阿蟹留下的后门……嗯。

    “算了,不管如何……本体,这些家伙怎么处理?”分身大声问道:“不管如何,这是群不怀好意的家伙,要不要直接埋了?”

    “封印着,到时候交由大夏处理吧。我琢磨着,大夏应该也会喜欢这些家伙。”许奇寂出声道。

    真不行,他自己留着这些家伙也行。毕竟大小也算是个补品,未来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这个阴影结界中,应该还有一支在镇压星兽的精锐小队,将他们也处理了……解除阴影世界,回到沙漠。然后,看看有没有通讯装置之类,想办法联系下灭凤她们。”许奇寂又补充道。

    毕竟这里还有六个被抓过来的无辜群众,得想办法将他们活着带回去。

    说起来,沙漠中不知道有没有信号?能不能联系上灭凤?

    都过去两天了,灭凤她们讨伐那只超规格星兽,应该也结束了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