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仓鼠和未知的客人,似乎达成了协议。

    巨大的仓鼠脸上露出了栩栩如生的满足表情。

    随后,它抓起那只被封印的巨龟,向空中飞去,越飞越高,直至离开了阴影世界的范围,消失不见。

    “一只仓鼠都这么厉害,许先生到底对它做了什么?”

    “合体实验,是许先生今年的新研究吗?”

    “要上报给总部吗?”

    “和总部提一下就行,但不要打扰许先生……许先生没有将‘合体’这个项目告诉总部,那一定是这个项目还没有成熟,我们不要急。”

    “而且,听说许先生最近在攻克的新项目是‘奇迹之门’,是一个能让大众都觉醒的项目,那才是对全人类有功的大项目。”

    这支小队的成员,七嘴八舌的议论道。

    “话说,我们的任务……算是失败了吧?这次的推广。”

    “嗯,星兽都被许先生的仓鼠宠物带走了。”

    “不过事情关系到许先生的话,就没我们的事了,我们等下一次的推广吧。”

    身为这片区域的守护者,他们迟早是要被暴露在民众眼前,成为英雄的。

    ……

    另一边,妙哥带着那只棺材,一路飞到了许奇寂家的上空,才解除了变身。

    变身结束后,它重新化为小仓鼠,芦荟盆如同羽毛一样从空中缓缓飘落……在芦荟盆下方,还有一个缩小的棺材和墓碑封印。

    仓鼠落到了阳台,拖着芦荟进屋。

    一进屋,正好看到了许奇寂和画眉腻歪在一起,坐在沙发上看新闻直播。

    “吱~”妙哥脸上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

    “哟,回来啦。”许奇寂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仓鼠,转过头来朝着妙哥打了个招呼。

    从看到现场直播里突然出现的巨大爪子,他就知道妙哥当时出手了。

    另外,据说小镇上已经给‘没露面的守护者’起了个帅气的称呼——刘镇守护者‘大爪’。

    嗯,很贴切、接地气的称呼。

    妙哥以后就叫大爪了。

    “吱~”妙哥轻轻一跳,跳到了许奇寂身上。

    许奇寂伸手一挑,芦荟也跟着飞了过来。

    同时飞来的还有一个喷水瓶。

    许奇寂对着芦荟轻轻喷了喷水,又细心的为她擦了擦叶片上的灰尘。

    “吱~”妙哥又对着许奇寂叫了声,似乎想要说什么。

    “我听不懂啊。”许奇寂对着妙哥叹了口气道。

    培训班里的其他成员能听懂妙哥的话,但他完全听不懂。

    他也很绝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是想让你给它开个门……至于开什么门,我就不清楚了。”边上的画眉突然出声道。

    许奇寂:“!!!”

    画眉,画眉你也能听懂妙哥的话?

    那岂不是就我听不懂妙哥在说什么?

    “吱~”妙哥抬头轻唤一声。

    许奇寂望向媳妇。

    “嗯,应该是在说,你替它开门后,它完成交易,就会给你相应的报酬。”画眉尝试着翻译道:“它似乎是和谁做了交易?”

    许奇寂:“妙哥你和谁做了交易?我要给谁开门?”

    “吱~”

    “它说,只要开门就行。不是册中人。”画眉啃着瓜子继续道。

    “好,我大概明白了。”许奇寂点了点头,然后凝聚精神,伸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推。

    一扇紫色的大门推开……

    但这次,没有联系目标。所以这紫色大门,有点‘随机传送门’的感觉。

    妙哥站到了这紫色大门面前,轻轻吱叫了两声。

    紫色大门对面,仿佛有同样的‘门’完成了和许奇寂‘奇迹之门’的对接。

    奇迹之门被推开。

    一位黑色裙装的丽人出现在奇迹之门的对面。

    她脸上罩着黑纱,将半张脸都笼罩。

    “吱吱~”仓鼠妙哥将那个封印棺材挑起,递了上去。

    黑色裙装丽人接过棺材封印,对着里面的‘巨龟星兽’瞄了眼,点了点头:“嗯,的确是有意思的生物,是少见的精神能量体。这种生物竟然不用寄生在人类的心灵中,就能自己生长,非常不错。”

    她说的话,许奇寂倒是能听懂……但声音听起来不是很真切,似乎是经过了‘奇迹之门’的翻译功能。

    奇迹之门有这个功能?许奇寂自己内心也一脸懵。

    “未来我可能需要更多的,如果能找到某个品种的雌雄个体就更好了。”黑色裙装丽人柔声细语。

    “吱~”妙哥点头道。

    “那么,这是货款。”黑色裙装丽人从大胸中掏出了一个小袋子,又从小袋子中取出五块亮晶晶的宝石,递给妙哥。

    然后,又将腰间系的一只香囊摘下,同样递上:“这是我专门制作的鼠粮,应该会符合你的胃口,算是赠品。”

    “吱吱~”妙哥点了点头,接过了这只香囊。

    “那么,下回见。”黑色丽人起身,又对着许奇寂和画眉摆了摆手:“下回有空见。”

    “再见。”许奇寂摆了摆手。

    黑色丽人的身影退后,奇迹之门被关上,消失不见。

    妙哥轻轻一蹦,跳到了许奇寂身前。

    它很不舍的取出一块亮晶晶的宝石,递给许奇寂。

    “这是什么东西?”许奇寂好奇把玩着这有拇指大小的宝石,看起来很珍贵的样子,而且在握住这宝石时,就感觉有能量在其内运转着。

    这能量,比他全身的‘能量’加起来,还多百多倍!

    仓鼠没有回答,只是抓起剩下的四颗宝石,蹦蹦跳跳的跑了。

    许奇寂抓着这宝石,望了眼画眉道:“太大了,做成戒指感觉会有些不合适。”

    宝石这种东西,还是适合媳妇佩带。但这么大一块,做成戒指会很暴发户。

    做成吊坠?

    “画眉要吗?”许奇寂将宝石递上。

    画眉伸手接过这块宝石,细细观看:“感觉它不止是宝石那么简单。”

    “嗯,里面还蕴含着非常庞大的能量。”许奇寂点头道。

    “有没有办法将其中的能量牵引出来?”画眉举着宝石,仔细观看。她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宝石……本能的喜欢。

    她的确,非常需要这种宝石。

    “妙哥应该知道,妙哥都用这种东西当交易的货币。妙哥~”许奇寂大声叫道。

    但妙哥不知道跑哪去了,许奇寂叫它都没反应。

    “或许,吃掉它?”画眉将宝石高高举起,突发奇想。

    “太硬了,咬不动的吧。而且,我感觉这东西应该不能消化。”许奇寂道。

    正说话间,画眉伸手将宝石擦了擦,然后一口咬下。

    咔吧~宝石被咬了一小块下来。

    许奇寂:“!!!!”

    他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胸口——之前看电视时,他和画眉嬉闹过一会儿,那时候画眉就轻轻在他胸口咬了一口。

    现在看看被咬掉的宝石,许奇寂突然一阵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