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臂星兽第一次入世,就亲身体会到了人心的险恶,巅倒黑白。

    而更令它想不到的是……眼前这个人类男子,竟然真的哭了!

    不开玩笑,说哭就哭!

    泪珠从他那发红的眼眶中掉落,那颗泪珠足有豆大!

    配合上这人类男子那健壮的身躯……六臂星兽自己都怀疑,刚才自己捅出的那六刀,是不是真将这个人类打痛了?

    否则的话,画风如此刚猛的男子,不是痛到一定程度,又怎么可能怆然泪下。

    啪叽~泪珠落下,仿佛产生了一种‘泪水破碎’的声音错觉。

    这声音在六臂星兽的耳畔响起,这让它猛然一惊。

    因为,泪水破碎声音,是直接在它隐藏在‘阴影世界’的本体耳畔响起的!

    透过了它投影在现世的那个虚幻分身,直接作用到它本体位置。

    六臂星兽来不及多想,身形爆发飞速后退,手中的六根骨刃乱舞,要将击向它的所有攻击都挡下来。

    但它的骨刃才挥了两下,就挥不动了。

    它感觉自己身边的空间似乎变得粘稠起来,变成了液态,在液态化的空间里,它想要挥刀,都会遇上沉重的阻力。

    “怎么回事?”六臂星兽停下了挥刀的动作……同时它感觉眼前的世界,变得迷糊起来。

    虽然它此时身处于迷雾中,但‘迷雾’并不会影响星兽的视线才对,反而会增强星兽的力量。

    那眼前这种迷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咕……”它想开口发声,然后就感觉自己嘴角一咸。

    身形彻底停顿下来后,它才发现自己被包裹在了一个水团子中。

    那个水团子如同牢笼一样将它包裹,困在其中,让它无法动弹。

    【这是那个男人的特异能力?在迷雾之外就可以发动,甚至直接针对阴影世界中我的本体?是封印术?】

    封印术,可是很麻烦的东西。

    绝对不能被困住,必须趁着封印术完成之前,从这个水团子中逃出去!

    念头一起,六臂星兽再次尝试着挥动骨刃,想要破水逃出。

    但这次,水团子里的泪水变得更加沉重。

    此时的它,连举一下手肢的动作,都成了梦想,它已经动弹不得。

    “封印在你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完成了。”这时,许奇寂的声音在它的耳畔响起。

    下一刻,许奇寂的身影跨入到了‘阴影世界’之中,在他的身后……还飘浮着一大堆的‘漏气高爨’,场面一度十分惊悚。

    许奇寂一时间想不到要怎么处理这些‘漏气高爨’,总不能将它们扔垃圾桶里。

    于是,他干脆直接将这些‘漏气高爨’带入到阴影世界。看看一会儿阴影世界崩溃后,这些‘漏气高爨’能不能随着阴影世界一起消失。

    将这些‘高爨’随意扔入到阴影世界后,许奇寂一步步来到了六臂星兽本体面前,打量着水团子,轻轻点了点头——眼前的水团子像个水牢一样,将对方死死困住。

    “这个新瞳术效果,奶斯。”许奇寂很满意。

    瞳术:【打哭我,封印你】在未来,将成为他的一大杀招。

    “呼~”为了保险起见,许奇寂又对着六臂星兽的封印吹了口气,旋风化为牢柱,在‘水团子’外面又构架了一个风属性牢笼,双重保险。而且,风属性的牢笼能降低水团子和六臂星兽的整体重量,让许奇寂接下来搬运起来,会简单一些。

    “咕咕咕~”六臂星兽对着许奇寂发出缓慢的叫声……它似乎想表达什么,可惜许奇寂听不懂它的话。

    随着水团子缓缓旋转,里面的六臂星兽最终像是被冰封一样,无法动弹。

    “结束了吗?”这时,高爨的声音响起。

    他发现红色雾气正在消散,于想他跟着许奇寂往卫生间的位置走了两步……下一刻,他就出现在这个迷雾的阴影世界中。

    “六臂的家伙被我封印了,还有一些维持着‘阴影世界’的星兽,还没处理。”许奇寂缓缓道。

    撑开这个阴影世界,不止是六臂星兽,总是还有一些低阶的星兽喽喽。

    而想吸引这些星兽喽喽,对许奇寂来说并没什么难度。

    他只需要站着不动,就是最吸仇恨的举动。

    对精神文明和星兽来说,他就是活着的吸仇机。

    果然,不过片刻工夫,就有一群的星兽嗷嗷叫着,往许奇寂这边冲来——它们或是在街道上奔跑着穿墙靠近,或是直接在墙壁上跳跃闪现,也有长翅膀的直接空袭。

    看到这么多的怪兽,高爨脸色都白了:“奇寂,你有把握对付这些家伙吗?”

    “不用担心。”许奇寂微微一笑,胸腔中的大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起来:“我和你一样,都没有真正杀过星兽,我都不紧张,你紧张什么?”

    高爨:“……”你这是安慰人的话吗?

    “距离差不多了。”这时,许奇寂伸手抓住自己的‘大剑’,用力的将它扔出。

    大剑旋转着,速度疾快,瞬间斩到了正前方一只巨犬状的星兽身上。

    “嗷~”一声惨叫,那只巨犬星兽直接被巨剑斩成两半,跌倒在地……可惜没有‘兽符’凝聚。

    巨剑上此时封闭着99枚符文,一剑之威,完全不是这种最低阶的白板小星兽能承受的。

    “你怎么将剑扔出去了?”高爨问道——之前,如果他手中有一把能砍中敌人的武器,也不至于那么被动。

    所以,他深知武器的重要。

    “当然是为了……耍帅。”许奇寂诚恳道:“你不来的话,我应该会用剑气收割这些星兽。但你来了,我总得在你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让你们羡慕羡慕。”

    高爨:“???”

    嗖~这时,那柄将犬状星兽斩断的大剑突然冲天而起,一个横斩,将边上一只有点像野猪的星兽,四脚斩断。

    原本正在冲锋的庞大星兽,突然被斩去四脚,它的躯干脱离四脚,跌落在地,向前滑去……

    这一剑太突兀了,这只庞大星兽毫无防备,在被斩断四脚时,还满脸迷茫。

    与此同时,许奇寂帅气打个响指。

    巨剑化为流光,在星兽群中窜动起来,撩、斩、刺、横扫、竖劈……

    流光所过之处,星兽或死或伤,全都失去行动能力。

    高爨还注意到一点,死掉的星兽都是长相奇葩,或是身上满是坑坑洼洼的那种。而重伤的星兽,往往是和地球上一些生物有相似之处的,比如猪型、鹿型、羊形、牛型之类。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许奇寂的大剑化为流光在虚空中攻击的手法。

    “御剑术?”高爨脱口而出。

    大夏的男儿,哪个没有驭剑、御剑飞行的梦想。

    而自己的宿友,竟然掌握着御剑术。

    “你成仙了?”高爨双眼发亮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