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这家伙已经觉醒了?

    漏气脱皮就是他的能力?

    不过这里虽然被粉红迷雾笼罩,但这片区域是现世,不是阴影世界……按理说,哪怕是那些‘觉醒者’,在现世也无法施展自己的能力才对吧?

    那眼前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难道在‘粉红迷雾’中,觉醒者能施展他们的能力?或者是施展‘部分’能力?

    六臂星兽不明白。

    别说这只六臂星兽不明白,高爨自己也没想明白。现在他的小心肝还在猛烈的跳动着,慌得一批。

    不过好在,被捅漏气后,他的身体仿佛是活过来了一样,不仅是眼珠子,这次连身躯也能动了!

    他猛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然后……

    【然后我得怎么办才好?】高爨握紧拳头,用他的小拳拳去砸两米高的怪物?

    这怪物虽然看起来营养不良,瘦瘦弱弱,但这两米高的块头长在那呢。而且,人家有刀,还有六把。

    扎!还没等高爨想好怎么做,那个六臂怪物如同瞬移一般,突然出现在高爨身后,六刀齐出,就是一次残忍的背击。

    六刀扎的位置,都是高爨的身体脆弱部位,致命点。

    噗~噗~噗~高爨身上再次传出漏气声。

    这次漏得比上次更快……

    短瞬间,又一个漏气的高爨如同游泳圈一样软在地上。

    但有了上回的经验后,六臂星兽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静静等着……

    果然,没过多久,在沙发位置,又一个高爨充气般的饱满起来。

    “卧艹!”高爨刚一开口,六柄尖锐骨刃已经扎到他眼前,这次他连跳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扎漏气了。

    【我这是怎么了?】漏气中的高爨心中一凉。

    我已经,不是人了吗?

    在我成为植物人的那段时间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超能力?变异人?

    【精神,有些变得疲惫了……】这般思索着,高爨感觉一阵阵困意上涌。

    但是……不能睡!

    一旦睡过去,就完了。

    坚持住!

    于是,在高爨的咬牙坚持下,也就几分钟后,满屋子的‘漏气高爨’浮现。

    六臂怪物也有些不好受,大厅中的粉红雾气正在消散。

    看来,只能将对方拉入到‘阴影世界’中了吗?

    六臂星兽并不是很想将对方拉入到‘阴影世界’中去……因为觉醒者一旦进入阴影世界,那就是火力全开。

    天知道这个怎么杀都杀不死的家伙,到了阴影世界后,会强化成什么样子?

    六臂星兽有些怂。

    级别到了它这个等级,已经不再是凭本能去战斗的喽喽,它怎么也算是个小精英,拥有一定的思维能力。

    “呼呼呼~”这次是从门口恢复,饱满起来的高爨大口喘气。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消耗很大……精神力更是疲惫到了极限。

    可能真的要死了。

    再被杀一次,或者是两次,他应该就无法再充气了。

    虽然不是人了……但高爨对生命有着顽强的热爱,他还年轻,不想面对‘死’这个字眼。

    “要是,我有把能砍中这货的刀就好了。”高爨咬牙道。

    但凡有把武器,他也不至于这么被动——在一次次被扎漏的过程中,他就尝试过了,无论是椅子、棍子这些实体的东西,都无法碰触到对方。

    就连他的拳头,也无法打到对方。

    这简直开挂。

    他打不到对方,对方却能一次次捅到他。

    咚咚~

    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

    “我们到啦~”同时,还有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到的,是老许和他媳妇吗?

    “不要进来!”高爨大声叫道:“逃,快点逃。”

    吱~但这时,门却被打开了。

    明明是锁着的门,但门锁却诡异的自动旋转,自动开门。

    下一刻,明显壮实很多的许奇寂大步跨入房间。

    高爨瞄了眼老许。

    比起大学里的样子,改变了很多。T恤下那一块块爆炸般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感。

    就是感觉额头的面积似乎变大了些?

    “卧艹!”许奇寂进门后,被吓了一跳。

    他在进门之前,就已经感觉到了异状,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的。

    但一进屋后,他就被吓到了。

    满屋子都是漏气的高爨……

    简直像进了恐怖片的片场一样,真得被吓了一跳。

    “画眉你先在外面等等,场面有些少儿不宜。”许奇寂唤道。

    “咦?其实我感觉我少儿不宜的画面,我看得挺多的。”画眉回道,不过她没有马上跟进来,先站在门外。

    “我马上搞定,然后打扫一下老高家,你再进来。”许奇寂柔声道。

    说罢,他一蹦一跳的靠近那只怪物——主要是地上全是漏气的老高,他不好踩着老高前进,总感觉有些过意不过,只好蹦蹦跳跳的可爱前进。

    “老许,你?”虚弱的高爨望向许奇寂。

    “交给我吧,你已经很不错……算了,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夸奖你。总之,接下来你好好休息。”许奇寂本想夸奖一声高爨,但看着满地的漏气老高,他又不知道要从哪个刁钻的角度去夸奖。

    而且,大敌当前,也没时间浪费。

    许奇寂望向六臂星兽:“太瘦了,没多少肉的感觉,样子看起来,也没多少食欲。”

    对面的六臂星兽:“???”

    总感觉这肌肉小伙,看它的目光有些不对劲——那是一种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它时,仿佛将他从外到内都透视了一遍,还带着些评判的感觉。

    这种感觉,像是它族中的母六臂兽挑选公兽时的眼神。

    这小伙,这么刺激的吗?

    但不管如何……

    杀!六臂星兽旧技重施,瞬间闪现在许奇寂身后,六柄骨刃对着许奇寂背刺。

    颈动脉、脊髓、心脏、肝部、肺以及腰子。

    这些都是人体的致命弱点,捅到就完。

    当!

    它的刀用力捅出后,却没能捅入到肉体,而是捅中了一块铁板——准确来说,是剑。

    大剑!

    宽大的大剑,就像盾牌一样,将许奇寂层层保持。

    许奇寂淡定的转头,张嘴对着六臂星兽吐出一口气。

    吐气如兰,化为牢笼。

    “封印吧,口气!”

    哗啦啦一阵风扇般的响声中,一道道气流组成鸟笼,牢牢将六臂星兽困住。

    许奇寂缓缓转过身来。

    此时,他眸子中蕴含着雾气,给人一种化不开的忧伤之感。

    眼圈泛红。

    就如影视作品中,那些猛男憋红眼睛,硬是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模样。

    “你打痛我了。”许奇寂缓缓道:“我要哭了。”

    六臂星兽:“???”

    我打痛你奶奶个腿啊,我都没打到你,我的骨刃全戳在你那大剑上,那反震力震得我六臂都发颤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痛你了?

    恶人先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