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沙国发生的异变,那投影怪物庞大身躯在闹市显现的新闻,以极快的速度向整个世界扩散传播。

    不明真相的人们,都还在猜测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多离天沙国比较远的区域人们,还是相当淡定的……他们离得远,想要当一个愉悦的吃瓜群众,开心的吃瓜,热情投入到网上的猜测大军中。

    但还没等他们啃几口瓜,却发现自己也变成了瓜,被人吃了——在接下来的数小时内,接二连三的事件,又在全世界范围内各处发生。

    前一秒还在吃瓜的群众,头一抬就发现,自己所在的区域也出现了庞大怪物的虚影。

    世界不同的地点中,几乎不分先后的出现了庞大怪物的投影身躯。怪物的身躯虽然像打了马赛克一样模糊,但那庞大的体型,平推各种建筑物的暴力手段,让人们的恐慌一浪高过一浪,一浪强过一浪。

    ——之所以在一天内,出现如此密集的兽潮,是因为第9层防御被破后,天外天的那群猎犬主人们,迫不及待的投入更多的猎犬星兽,对只剩80层的防御强度进行实验,并以此推算防御的薄弱位置,为继续破开下一层防御做准备。

    所以今天的星兽们就格外活跃。

    世界各地的觉醒者们,咬牙开启了加班模式。一些觉醒者数量多的地方还好……如果某个区域觉醒者数量不多,那觉醒者打完A区,稍加休息就得赶往B区,疲于奔波。

    而除了让人心慌的怪物虚影外,很快眼尖的人们,又看到了重要的东西——有人在和这些怪物对抗?

    投影到现世的星兽画面,并不是完整的阴影世界,而是阴影世界的某个小区域的画面。当星兽进入到阴影世界的某个区域,就会被投影到现世。但一离开,身影又会消失不见。

    而偶尔会出现在这片小区域中的觉醒者们,身影也被投影到了现世。

    这是很多觉醒者们猝不及防的事,如果他们知道自己会被投影到现世的话,那一定会让自己显得尽量帅气些……但猎犬的主人没有提前通知今天的变化,没有彩排,觉醒者们直接上直播画面。

    好在这第一次的直播,画面有些模糊。不是真正的亲近之人,估计很难从这模糊的画面中辨认出觉醒者的身份来。

    “这些庞大的怪物是什么东西?”

    “和它们战斗的又是谁?”

    “从他们和怪物之间战斗的熟练程度来看,这肯定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件了……这是一直默默在守护着世界的英雄?”

    “这种事情,很早就有人知道了?但因为之前一直没有像现在一样影响到世界,所以一直瞒着所有人?”

    “有没有人发现过,最近一年多来,类似怪物题材、末日题材、外星人入侵之类的娱乐作品越来越多?这是不是提前给我们打预防针?”

    当全世界各地都出现怪物投影时,每一个可供人讨论的平台,都炸了。

    到处在讨论这件事情,所有的新闻,所有的社区,所有的聊天群中,在讨论的都是同一件事情。

    无数的猜测,无数的怀疑,在引起惊慌的同时,又让不少人将目光落向了那群和巨大怪物战斗的人身上。

    觉醒者的存在,肯定不会再隐瞒下去。

    想瞒也瞒不了的,这边可是强制直播模式……现在的画面还模糊,但保不准过几天,画面就清晰起来了呢?

    既然如此,不如就顺应时代的浪潮。干脆,将觉醒者包装一下,推到明面上。

    将觉醒者打造成某个城市的守护者、某个国度的守护者,甚至某个小乡镇也可以有属于自己的代表觉醒者,拥有自己的骄傲。

    如此一来,可以让人们将目光全都转移到这批默默守护人类的英雄身上,让人们知道有这么一批英雄在暗中守护着世界,降低恐慌。

    同时,也可以适当的将‘天灾星兽’的消息一点点的放出来,让人们一步步了解它们的危害性,不要小看它们,又不至于一下子爆发太大的惊恐。

    缓解恐慌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人们了解恐慌的源头,人们对未知的东西是最虚的。但只要了解一些后,这种恐慌程度就能大大缓解。

    然后就是落地的解决方案——只要确实的知道,这种恐慌是有解决办法的,就能让人们的心里吃下定心丸,心中大定。

    诸如此类的决定,很快在各个国度间通过。

    ……

    “许先生,我们对沙漠中那只高阶星兽的讨伐,估计要提前了……”灭凰医生在电话中和许奇寂道。

    许奇寂抬头望天,你们又不带我过去,这边又细细的通知,是要馋我?

    “许先生,对于星兽的信息公布,你有什么建议吗?”灭凰医生又问道。

    “要不,做成资料片?将已讨伐的猎犬星兽做成资料,公布它们的体型、图片、特征啥的,然后按弱到强,一点点往外放?”许奇寂略一思索道:“或者,搞一个星兽的实力排行啥的,弄一个危害等级榜之类的?”

    他这纯粹是玩游戏、看电影、追剧、小说之关的接触多了,下意识张口就来。

    “嗯,好主意。”灭凰医生将这一切都记录下来:“关于星兽可能对现世造成的危害,许先生感觉要透露给所有人吗?”

    “这你们自己看着办啊,如果感觉一下子放出来,会引起恐慌的话,就一步步来。一点点透露……”许奇寂对这种问题不擅长,回答这种问题,令他感觉头秃。

    “大夏想将觉醒者们打造成英雄,许先生感觉英雄要不要也搞排行榜?”灭凰医生那边,似乎有数不尽的问题要询问。

    估计要问的问题,不只是她一个人想问的。

    “村级英雄、镇级英雄、市级英雄、省级英雄?”许奇寂下意识脱口而出。

    “妙呀~不愧是许先生。”灭凰医生回道,像极了小迷妹。

    许奇寂:“……”

    我是随便说说的,你们不要当真啊。

    “对了,许先生。最后我替你找了一些‘剑术’,但不知道你能不能用上。等迟些会议结束后,我给你送去。”灭凰医生最后道。

    “好啊~”许奇寂闻言有些期待起来。

    剑术呢,虽然他用的是大剑,但大剑在他手里可是轻若无物的。他完全可以用这把大剑舞出细剑的速度来。

    想想用大剑来施展飘逸型的剑术,一定很有味。

    ……

    许奇寂在中午画眉回来做饭前,就收到了《剑术》。

    但不是灭凰送的,而是麦穗小姑娘整来的剑术,竟然还是装订版本的线装书,古风古味,非常有武功秘籍的感觉。

    许奇寂期待+好奇,伸手翻开了第一本《拔剑术》——然后,他就被帅瞎了。

    这《拔剑术》和动漫剑品中的拔刀斩是完全没关系,而是一个个帅气的拔剑动作合集。

    阔剑要怎么拔出才帅;飞剑如何出鞘才有型;细剑要如何优雅的抽出;巨剑要怎么扛在肩膀上才蛮;大夏古剑要如何缓缓拔出才有范……

    厉害不厉害是一段时间的事,帅不帅可是一辈子的事。

    许奇寂:“……”

    麦穗给他整的,似乎都是一些画漫画时要用上的耍酷镜头,如何让自己拔剑时最骚,最帅,最有型。

    “竟然感觉有些赞,特别是这几个扛大剑的姿势,说不定我真能用上?”许奇寂捏着下巴,感觉很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