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刹那,在笔尖和画板接触时,许奇寂差点以为自己是文思如泉涌,才思如尿崩,那种排山倒海的感觉,他一度以为是自己的画画天赋在那一刹那觉醒。

    搞半天,根本不是泉涌,而是天外天的封印破了!

    “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骨灰都扬了。”许奇寂放下笔,用力揉了揉自己剧痛的脑壳——此时,他有点怀念那双盘他脑壳的手手来。

    老半天后,脑壳的涨痛感才稍稍缓解。

    身侧,《点名册》稍稍泛亮。

    它和许奇寂一样,都是90层防御手段的核心。

    又一层的防御被破开后,它和许奇寂一样承受了冲击和负担。

    “也不知道第9层防御消失后,会有什么异变。”许奇寂恢复过来后,又有些担心起来。

    每一层防御的消失,都代表着猎犬主人们能更进一步的渗透这个世界。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的话,这何尝不是阿蟹的良苦用心。

    许奇寂感觉这可能是阿蟹有意为之——随着防御一层层破开,也一点点的放稍强些精神能量体生命进来,让这个世界的人们能一步步适应‘敌人’实力的提升。

    这是一个缓冲的过程,让这个世界的生命能时刻保持着危机感,努力提升自身、发展针对精神文明的科技、抱团取暖。如果这个世界生命提升的速度过慢,那可能不等天外猎犬主人的入侵,就已经被投入的越来越强的‘猎犬星兽’毁灭一空。

    许奇寂体会到了阿蟹的用心后,心头又是一阵暖意。

    “今天吃螃蟹吧。”他突然道——信上提起过,阿蟹和他认识的场面,就是在菜市场挑螃蟹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给画眉发了条消息:“媳妇,今天吃螃蟹不?我想吃螃蟹豆腐汤……”

    “好呀,我回家时给你带螃蟹玩。”画眉很快回复道。

    许奇寂心头又是一阵暖暖,体内的能量都涨了一截,比那劳什子的‘大夏系统’冥想要有效果多了!

    他想了想自己和画眉在一起时的‘心头暖暖’节奏,顿时感觉冥想什么的都不香了。

    “等你回来。”许奇寂眉开眼笑,回复道。

    “咦?你这么说的话,我就想马上扔开工作回家啦。【少女甜笑表情】”画眉回道。

    许奇寂:“!!!”

    这么棒的吗?

    “我这边开完会就回,等我回家,带你去抓螃蟹……现在所有人还看着我讲话。”画眉回复道。

    许奇寂看到这,脑海中马上浮现沈画眉在给下属们开们的过程中,突然掏出手机,和他聊夫妻私事的场景。

    “你只管先开会。”许奇寂连忙回道。

    希望沈画眉开会时没有手机投屏的习惯……万一私聊消息都投屏上去的话,那下回他如果去画眉公司逛逛,得多尴尬?

    结束和画眉的聊天后,许奇寂目光又望向画板和画笔——要不,再试试?

    但他心里有些虚。

    万一他再拿起画板时,外面的防御突然又破了一层,要怎么破?

    【咦,这是一个好理由啊!】许奇寂突然心中一动。

    麦穗呀,你熊霸老师我现在得了一种病,一提笔脑壳就痛,甚至我一落笔,世界就面临着毁灭的危机……最近,先割一段时间?相信我,我这是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

    他正这么乐呵的想着时,手机上,就弹出了麦穗的新短消息。

    要不要这么灵验?

    许奇寂有些心虚的点开麦穗的消息。

    “熊霸老师,今天中午要给你点外卖吗?”麦穗的新消息。

    许奇寂猛的松了口气,回道:“不用,今天媳妇做螃蟹套餐。”

    “哦,周一呀。”麦穗那边熟练回复。

    看这熟练的反应,以往周末时齐伊珊现身,他没少让麦穗那边帮忙点外卖?

    “对了,熊霸老师,你最近还有什么东西要买吗?”麦穗那边又问道。

    许奇寂:“暂时应该没有了吧……如果非要说,可能是想整几部剑法什么的。”

    “哦?熊霸老师的下一部作品,和剑法会有关吗?我明白了,等会儿我让同城速递的上门,送几部剑术给熊霸老师。”麦穗那边飞快回复。

    许奇寂:“???”

    不是,麦穗小姑娘,你那连剑术都有?

    怎么总感觉,自己是不是无论要什么东西,这位麦穗小姑娘都能给他整来?

    “麦穗,其实我还想要个时光穿梭机。”许奇寂道。

    “熊霸老师你是想去未来抄稿子吗?哈哈哈~那种东西,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搞得到呀。”麦穗小姑娘在末尾附了个可爱的【熊熊笑表情】。

    看着这回复,应该还算正常?

    许奇寂身边的芦荟盘中,仓鼠号正瞄着许奇寂的聊天框中信息,它小爪子挠动。

    ……

    许奇寂感觉自己今天真得开始忙碌起来了。

    他刚和麦穗小姑娘通完话,灭凰医生那边就又打来了电话:“许先生,许先生,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情报?”

    “怎么了?这么急?你要什么情报?”许奇寂问道,同时让灭凰医生先冷静一下。

    “刚才我们收到消息,在隔壁的天沙国有‘天灾星兽’现身……和以前一样依旧是展开了阴影世界,有迷雾相伴。但这次,迷雾世界竟然有部分投影,直接投射在现世。现世没有觉醒的普通人,都看到了模糊的巨大天灾星兽身影,造成了民众巨大的恐慌。所以,世界是不是大变了?”灭凰医生有些紧张道。

    现在大夏总部都在讨论这事。

    她则突然想起了许先生,虽然明知道许先生失忆了三年,但她下意识总感觉许先生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世界没有大变,充其量只是小变而已。”许奇寂缓缓道:“不用紧张,淡定点。”

    “和刚才我们突然感觉到的不安,是不是有关系?”灭凰医生那里,却安心不下来。

    “是我们世界的防御层,又被破开了一层,所以接下来,入侵者和它们的猎犬,对我们世界能造成更大的影响。在未来几年时间里,星兽对主世界的影响,会一步步加深。不再只限于阴影世界,甚至不再仅限于‘投影’。”许奇寂缓缓道。

    所以,不想死于安乐,就必须要跟上节奏,保持危机感,强化自己……这也是阿蟹想要的。

    “也就是说,我们的大夏系统要快点升级到1.0版本了。”灭凰医生有些明白过来。

    未来,那些入侵的星兽,可能不需要‘阴影世界’来进行中转,而是直接出现在现世,造成大量伤亡。

    目前的话,只是投影的模糊虚影,只是让普通人‘看’到它们,还在可以处理的范围内。

    未来觉醒者们,将不再一直是隐藏的守护者……他们会渐渐转到明面上,他们守护世界的画面,也会被投影到现实世界,被万人看到。

    而这,对于觉醒者来说,压力肯定会更大,但也是一种巨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