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时候在剑孔中留几枚封印用的符文,砍完后再激活封印符文,将精神能量的邪兽封印保存才好。

    ——至于自己去学封印术,苏老师都说了,他目前太弱了,暂时还办不到。

    所以,如果能借助‘符文’的力量,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到时候和灭凰姐妹聊聊,看看有没有封印系统,或是组合起来会有封印功能的符文,尽量给他关注一波。

    “话说,你在将十枚符文填装完毕后,是否发生了变化?”对面,苏溪沙突然问道。

    许奇寂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左大胸肌,点头道:“感觉像是正式入门了,如今我的心脏如烘炉,时刻保持着暖暖状态,每一次跳动都在为我增强力量。”

    “嗯,你的感觉没错,这种状态的确是‘入门’的状态。在我们这里,也被称为是完成了修行的基础,可以正式称为是一阶的状态。你这门功法,还真是速成。”苏溪沙感慨道。

    要知道,她这边的修行者,想完成这一步,最少要百日之久。

    而许奇寂只是找人凑齐十符文,往剑孔中一塞,当晚就完成了蜕变——这是完全不看什么修炼基础了,反正境界上去再说。

    “那么下一步等我为你开了余下90孔后,你快将它们填装完成时,就得注意一些了。”苏溪沙提醒道。

    “为什么?”许奇寂好奇问道。

    苏溪沙琢磨着回复道:“如果我估算的没错,十孔是完成修行基础,那百孔就差不多正好是完成从一阶到二阶的蜕变……这种蜕变,实力跨度非常巨大,体内能量的性质会产生进化。在我们这,二阶的生命可以轻松拍死一阶。”

    “这不是好事吗?”许奇寂闻言,疑惑道。

    “而在我们这里……一旦完成这种变化的时候,会有被称为‘劫’的灾难降临。这也是我们这边的人,不走捷径,一步一步修炼的主要原因。在没有把握面对‘劫’之前,我们会稳扎稳打,慢慢积攒实力。但你那功法,有些不太寻常。根本没有考虑过会不会有‘劫’这种东西的存在。”苏溪沙解释道。

    所以她在怀疑,会不会许奇寂那个世界,压根就没有什么劫不劫的,反正实力一到,境界就涨上去,活蹦乱跳的继续?

    毕竟按许奇寂一夜间就凑齐十符的速度,如果她明天给他开九十孔,估计用不了多久,许奇寂就能满100符,完成晋级。

    这样的晋级根本没有灵魂……没有基础,这么短时间里,也学不到什么实用的技能手段。如果有‘劫’之类的存在,许奇寂拿什么去对抗?

    “因为世界的不同,规则肯定也有所区别。所以我不确定你那里会不会有‘劫’这样的规则存在……如果没有最好,如果有,那你在满100孔的时候,必须注意一下。”苏溪沙善意提醒。

    她不想许奇寂出事。

    毕竟,如果明天许奇寂剑上的‘不受干扰睡个好觉’能有效,那她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需要许奇寂。

    除非等哪天,《点名册》的权限再升级一趟,能让许奇寂直接送一枚‘祝福符文’到她手里,她也打造一柄和许奇寂同样的大宝剑,填装祝福符文。

    “我明白了,我到时候会小心的,谢谢苏老师。”许奇寂感谢道:“另外,苏老师你们那边的‘劫’是什么样的状态?”

    “多种多样,因为我们这边的修炼体系非常复杂,多种多样。所以,劫的类型也皆不相同。有针对精神意志的考验、有物理层次的直接灾难、有大自然的灾罚……”

    许奇寂听着,大心脏跳得更卖力起来。

    似乎很刺激的样子?

    “你最好也有个心理准备,希望你那边没有这方面的考验吧。”苏溪沙总结道:“明天,早些点我的名,我为你开孔,你为我祝福。”

    “好嘞~”许奇寂答的很开心。

    但结束和苏溪纱通话后,他突然想起昨天自己精神力被硬生生锤成大剑,又开了十孔时那种灵魂层次的剧痛,冷汗就突兀的冒出来。

    开十孔都已经是钻心的疼,九十孔就是九倍的痛苦。

    这样下去,我迟早会成为抖M?

    画眉,抽我?

    许奇寂连忙摇了摇头,将那种可怕的画面甩出脑袋。

    那种可怕的未来,不是他想要的未来。

    ……

    之后的时间,许奇寂努力让自己变得忙碌,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

    在等着画眉回来做饭前,他先来了遍日常的冥想修炼+剑禅,努力让大剑变成他想要的形态。

    只有剑禅的深度越高,未来大剑的形态才会越符合他的心意。

    冥想一遍后,许奇寂发现‘大夏系统’里的那个冥想法对精神力方面的提升,还不如他的大心脏暖暖的自动提升来的快。

    效率有点低……

    不过考虑到这是0.8版本,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可以理解。

    冥想完毕后,许奇寂睁开眼睛,望向身边放着的画板。

    他琢磨着要不要试试练练漫画技巧。

    现在,他已经觉醒成为了‘奇迹者’,精神力、身体素质、大脑运转速度,都有了进化般的提升。

    现原他,学习画画应该能很快掌握技巧——而且,这具身体的深处,一定也隐藏着画画的本能。这种本能,虽然没有记忆,但一定能被他重新挖掘出来。

    现在的他,突然想为那部漫画,画个结尾。

    这不仅是画眉的心意,也是齐伊珊的心愿。

    “试试吧,反正现在的我,也没其他事情能做。”许奇寂抓起画板和笔,脑海中很构想了一张‘草图’。

    他提笔,希望自己能将脑海中草图画出来。

    轰~

    就在笔尖和画板接触的刹那,许奇寂只感觉自己脑海中像是爆炸了一样,有种山崩海啸般的感觉涌现!

    那种感觉,让他脑壳发涨,头疼欲裂。

    这不是画画的灵感。

    “怎么回事?”许奇寂下意识抬头,望向自家天花板。

    但他的目光,却仿佛在这一刹那,穿透了物质的地板,一直投递到了天空中,甚至投递到了天外天……

    在那里,有一层覆盖整个世界的防御上,多了一层碎花裂痕,美的眩目。

    “结界?”许奇寂心中一动。

    轰~

    又是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下一刻,结界破碎开来……

    这是第9层结界。

    它的破碎,代表着十分之一的结界,已经被消耗。

    这一刹那,整个世界所有精神力强大的觉醒者,仿佛都心有感应,齐齐抬头望天。

    哪怕不知道天外发生了什么事,但一种心慌、不安的感觉,涌上他们心头。

    仿佛有某种灾难,即将降临。

    许奇寂:“……”

    我就是想提笔画个画啊,要这么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