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奇寂轻轻吐气,那柄由他部分精神体所铸的大剑剑胚就浮现于手中。

    说是门板巨剑,其实并非真的被打造成一块门板,而是一柄高度达到许奇寂脖子的大剑,两面开刃,剑身上十个符文孔呈直线排列。

    苏溪沙真正大师级的手艺下,哪怕是剑胚,她也能打造成普通人根本买不起的样子。

    许奇寂挥着大剑,轻轻挥动——由于是自身的精神力所化,挥舞起来根本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重量。

    也就是说,如果未来他精神力够强,再给这柄大剑加上强化的话……哪怕将这柄剑打造成斩舰刀那么巨大,挥舞起来,依旧不会有任何重量感。毕竟,本来就是他自己精神力的一部分。

    妙哉!

    “而且,如果是这样的精神力大剑,应该能斩到那些‘猎犬’了吧?”许奇寂暗道。

    这技术,是他们急需的。

    只要让人们掌握能伤害到精神能量的方式,到时候的大决战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

    明儿联系灭凰医生后,顺带可以让她们研究下我的大剑。

    将大剑竖起后,许奇寂取出那枚‘祝福符文’,直接将它按在大剑符文孔中。

    祝福符文和剑胚完美契合。

    两者一接触后,就牢牢吸附在一起。

    “目前第一阶段只是10枚符文的级别……等再升几级后,这剑怕浑身上下都会由符文构成了吧?符文之剑?祝福之剑?”许奇寂脑补了下未来自己剑的模样。

    第2阶段100枚符文,那第三阶段呢?会不会要更多的符文来填充?到时候自己的大剑估计要变成‘剑丝’,用来将一枚枚符文连接起来,连成大剑的形状?

    不过……按这功法的‘速成’性质,后面肯定不会是那种要疯狂收集符文的方式来强化,否则就不符合它‘速成’的特性。

    “成了。”大剑和祝福符文微微共鸣了片刻后,两者完美契合。

    许奇寂只感觉自己精神力微微刺痛,有部分精神力灌入到了‘祝福符文’中,将原本被他消耗过一次的祝福符文重新刷新、填满。

    “苏溪沙老师,我这边成功了。我要不要将大剑再转移到你那边去?”许奇寂通过‘点名册’沟通苏溪沙。

    “不急于一时,我这边先做点防备手段。然后再测试你这大剑的效果……以防万一。”苏溪沙并没有急着想要祝福。

    她需要一些防备手法,免得许奇寂的剑没有效果。

    “如果你的大剑祝福真的有效,那我就欠你一个大人情了。而且未来,肯定还要继续欠你人情。”苏溪沙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期待。

    “那老师你那边好好准备准备。”许奇寂回道——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夜已深。

    许奇寂望了眼正熟睡的画眉。

    按之前自己留在画稿中功法的提示,让他在激活‘点名册’的时候,一手使用点名册,另一手牵住画眉的手手。

    那个提示,让许奇寂不得不多想。

    加上之前的齐伊珊,会在周末的时候出现在画眉身上。

    两者总感觉不是巧合……画眉,不会和《点名册》有什么特殊关系吧?

    许奇寂轻轻将画眉怀中的枕头抽走,然后自己代替了枕头的位置。

    嗯,这触感,是血肉之躯无疑。

    可以排除我老婆是机器人的可能。

    许奇寂小小打了个哈欠,另一只手抓好精神大剑,开始进入‘剑禅’状态。这是《精神铸剑法》的最后环节。

    养剑。

    只有好好的养剑,将自己对它的期待传达给它,最终它才能成为你想要的样子。

    夜已深。

    许奇寂家很快恢复平静。

    整个小镇也宁静一片……除了不少受影响的人,在睡觉中不小心喊叫出‘许奇寂’的名字,然后被枕边人用力呼了一巴掌外。

    ……

    ……

    次日清晨。

    许奇寂从冥想+剑禅状态中退出,初次的剑禅并没有什么收获,这东西很唯心。

    他睁开眼睛一看,时间已是清晨7点。

    “早啊,阿寂。”边上,画眉已经穿着打扮好,然后若有所思的望着许奇寂的眉毛。

    是阿寂这个称呼,是沈画眉无疑了。

    而且看画眉的样子,她应该醒来有一会儿了?

    “早,画眉……怎么盯着我看?”许奇寂问道。

    “不知为什么,今天我特别想为你画个眉毛。阿寂你先去洗脸,然后我给你将眉毛描起来。”画眉嘻嘻笑道。

    许奇寂:“……”

    强迫症在齐伊珊离开后,还带后遗症的?

    但他拗不过画眉,只好先起床去洗涮,然后又乖乖回来坐好,任由画眉折腾。

    画眉女士半蹲在他面前,取出她自己的眉笔,认真的在许奇寂的眉毛上描画。

    许奇寂只感觉眉头痒痒的。

    “喜欢画眉不?”媳妇突然问道。

    “嗯,喜欢。”许奇寂下意识回答——哪怕痒痒的,但这种感觉还是蛮有趣的。

    “喜欢我就好。”沈画眉得意洋洋道。

    给许奇寂画好眉毛后,沈画眉将眉毛收入化妆包,问道:“阿寂今天有想做的事情吗?”

    “嗯,可能会联系下灭凰医生,去做个身体检查。然后迟点,我想和几个大学宿舍朋友聚一聚……画眉你有没有空?我们到时候一起出发,两小时左右的车程。”许奇寂回答道。

    “晚上吗?可以呀。”画眉点头,然后道:“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记得趁热吃。一日三餐最好不要乱。”

    “嗯。”许奇寂应道。

    “一楼的那个大东西,是阿寂你周末的时候组装的吗?”画眉又问道。

    “嗯?哦,奇迹之门……没错。是我们一起组装的。”许奇寂回道,同时关注着沈画眉的状态。

    周末的画眉,似乎是没有齐伊珊的记忆,那她的记忆中,同末是怎么样的?

    “一起组装的?嗯……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似乎是我帮忙的更多吧?”画眉歪着头想了想,似乎还真的想起了好多事。

    是齐伊珊离开后,还是给她留下了很多的记忆画面,足够让她大致上补完周末的记忆?

    “玩的开心吗?”画眉问道。

    许奇寂诚实回道:“很刺激。”

    “开心就好啦,那早上我去将公司的事再处理一下,然后中午回来,就出发去你同学那去。结婚后,我也只在婚礼那天看过他们。”画眉说着,掏出一粒话梅,塞入到许奇寂口中:“这是今天的我哒~”

    ……

    送媳妇下楼,目送她开车离开后,许奇寂心头暖的不行。

    这种暖炉般的感觉,愣是给他暖出一身汗来。

    回到厨房,取出保温中的早餐,许奇寂又给灭凰医生打电话。

    现在,是时候证明他的‘面子’到底有多大的时候了。

    失忆间的自己和阿蟹努力经营起来的面子,是时候发挥作用了。

    “喂,许先生,有什么事吗?”接电话的却是姐姐灭凤,她声音软软的,还在睡觉。

    “是灭凤呀,我想问一下,我们目前有没有兽符的存货?数量多不多?我可能需要一些。”许奇寂直入主题。

    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如果存货稀少的话,他可以尝试着购买。

    “许先生需要?我明白了。放心吧,只要是许先生你想要的话,我们都会尽量凑齐的~”灭凤整个人似乎都清醒了好多。

    毕竟,肯定要给许先生一个清爽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