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功法’之类的东西,难在哪?别的不说,入门就难。然后操作起来说不定还有各种各样的细节要小心谨慎,一个不小心还会有走火入魔之类的可能。

    但这‘大夏系统’就别致得多,只要盯着图片配合精神力去观看,看完就下载组装,装好了后傻瓜式操作,根本就没有‘入门难’这种烦恼。

    而且这熟悉的界面,也更适合这个时代的人类。

    这也是大部分人,对‘大夏系统’推崇备至的原因之一。

    【虽然从各个方面都解释的通,让我知道它其实是部功法……但它表现出来的,真就是个操作系统。】许奇寂重新睁开眼睛,从‘大夏系统’功法的界面中暂时退出。

    其实在听到《大夏系统》的那一刻,他对这种幻想作品中才会出现的《功法》已经不抱多少期待——但心底深处,多少还有那么一丢丢在期盼着。万一《大夏系统》可能只是名字那啥了点,但内容说不定还是很高大上的。

    人心是最难控制的,哪怕是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期待,也不由自己控制。

    “那么许先生……你脑袋现在有感觉了吗?”灭凰医生见许奇寂退出状态后,第一时间询问道。

    “凉凉的?满脑子是螃蟹?”许奇寂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后脑。

    “凉?那也好,说不定是真的起作用了。”灭凰医生轻声道,她们之所以连夜跑过来,送上《大夏系统》,就是为了试试,能不能刺激许奇寂的大脑,让他的记忆恢复。

    目前看来,应该是有些效果。

    对大夏来说,这无疑是件重大的好事。

    “另外,满脑子是螃蟹也是正常,第一次接触冥想法后的大家都是这样子的反应。开机时的螃蟹其实也是实力的象征~螃蟹数量越多、个头越大、越整齐、速度越快,都代表着实力的某一方面。”灭凤娇声道。

    “所以,比实力的时候,可以比一比我们有多少只螃蟹?”许奇寂脑马上脑补出相应的画面。

    十蟹小高手,百蟹大高手,千蟹强者?

    灭凤听到这里,捏着下巴思索道:“以前倒是没人试过,因为到了一定数量后,基本上是满屏的螃蟹……或许这个功能可以升级下。”

    “那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会想办法找出更多和许先生你有关的东西,看看能不能让你的记忆受到更多刺激。许先生你自己也注意保重身体。”灭凰医生叮嘱道。

    回头她们请示下总部,然后带许先生去总部逛逛,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而且,许先生一直叮嘱的‘灵能武器’目前进展缓慢,她们希望带许奇寂过去看看,万一许他在巡察过程中突然爆发出了灵感,让灵能武器进度大涨?

    “好。”许奇寂默默点头。——事实上,他已经从那封信中得知,自己的记忆目前保存在阿蟹那里。

    靠着刺激他如今新生的大脑,估计是没啥效果的。想让自己彻底恢复,就得找到阿蟹。

    不过许奇寂没有点破,让灭凰医生开心开心也好,人家忙前忙后的,总得有个心理安慰不是?

    “然后是这个,这里是一些恢复精神力的药片……许先生未来应该能用得上。盒子底下还有一枚是‘兽符’,和药丸是同样的效果。”灭凤又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许奇寂。

    许奇寂打开一看,发现这是普通盒装的小药片,底部则有一枚玻璃片状的东西,玻璃片上画着一个符文,这就是兽符?

    “药是可以缓缓恢复精神力的新品,药性比较温和,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兽符则是迷雾中那些天灾星兽毁灭时,有几率凝聚出来的物质。”灭凰医生道:“不过,总得来说,能靠冥想恢复,就尽量别吃药。”

    “好,我明白了。”许奇寂将药盒收了起来。

    “那么,晚安了,许先生。”灭凰抱着姐姐站起,朝着许奇寂摆挥了挥手。

    夜深了……许先生又是有老婆的人,她们姐妹俩并不适合久留。

    许奇寂起身,送两姐妹离开。

    “忘记问这兽符是要怎么吃?直接咬?”许奇寂手指捏出那小枚的玻璃片。

    看起来有些像艺术品。

    “精神能量体的异星猎犬们,在被杀掉后,竟然会凝聚出这种实体的‘兽符’来?”许奇寂举起兽符,盯着看了片刻。

    想了想后,他又用精神力所化的‘念力’,轻轻接触这片兽符。

    嗡~

    兽符仿佛被激活,符文中有一道温暖的光辉照顾出来。

    【愿你有一个不被干扰的美好睡眠。】

    一道祝福的力量,落在许奇寂身上——兽符中的符文,则黯淡了大半。

    “祝福?”许奇寂挑了挑眉头。

    那些入侵者的‘猎犬’在死后,竟然会凝聚出这种祝福的符文?

    出淤泥而不染?

    又或者说,力量本来就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只是看使用者,如何使用这份力量?

    “还有一种可能。”许奇寂收起这枚‘兽符’,目光望向窗外的星空。

    可能是阿蟹留下的那90层防御层,起到了某种转化作用。这些被硬塞进来的猎犬,在防御层中死掉后,才会诞生这种兽符……是阿蟹暗中留下的礼物?

    “不过,这种祝福对我没什么用。”许奇寂收起兽符,他除了偶尔很小几率的失眠外,其余时间他的睡眠质量都很不错,梦得也美。

    锁门,上楼。

    画眉还睡得很香,不过因为许奇寂中途爬起来了的原因,此时她将奇寂的枕头给拉了过来,抱着怀里睡着。

    如果许奇寂没下楼的话,那此时枕头的位置,应该是他的地盘。

    许奇寂轻声将被子拉好,又伸手将《点名册》取来。

    芦荟盆中,小仓鼠的眼睛顿时明亮起来。

    “嗯,试试吧。虽然感觉应该不会成功。”许奇寂打开了《点名册》,加载到小螃蟹挥舞的页面。

    “蟹鱼!”许奇寂轻声呼唤道。

    小仓鼠:“……”

    “果然不是吗?”许奇寂倒没失落,毕竟心里早有准备。

    只是,信上说他的记忆只要再次遇上阿蟹后就能找回。但是,他联系不上阿蟹怎么办?

    难道当这个世界不行时,阿蟹才会再次出现?

    许奇寂叹了口气,将《点名册》放到一边,又将电脑取出。

    之前,那封自己给自己的信中提到过,有东西隐藏在漫画中。估计就是他之前找出的那几页画稿。

    “会是什么秘密宝贝?”许奇寂想到了《大夏系统》的功法稿件,就是将内容藏在画中。

    那么,隐藏在画中,只有自己能看出来的东西,会不会是真正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