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片刻工夫后……

    灭凰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响起:“找到了,许先生。是蟹鱼。”

    “这一听,就不是真名啊。”许奇寂感慨道,他坐电梯抵达一楼,轻手轻脚的去开门,靠在门口等着她们。

    无论是蟹先生还是现在这个蟹鱼,一听就都只是个代号什么的。

    那位消失的蟹先生,是不想在他的人生中留下痕迹?只是当一个匆匆的过客?

    “对了,今天已经是5月26号了吧?”灭凰医生又问道。

    许奇寂回道:“已经过了凌晨,是26号了。”

    “所以今天你的丸子头又要换个数量了吗?”电话那头,有个男性队员的声音响起。

    “不是,是26号的时候,我有一封信要交给许先生。是上个月的时候,许先生交给我的,让我在今天的时候再将这封信交回给他。”灭凰医生想起这事。

    许奇寂心中一动:“什么信?”

    “我没看过,许先生你交给我的信,我也不可能随意打开。”灭凰医生说道:“我们到了,看到许先生你了。”

    说话间,一辆红色小车疾驰而来,帅气停在许奇寂家小院。

    车门开启,灭凰医生和矮她很多的姐姐灭凤一起下车。

    许奇寂迎了上去。

    灭凰下来后,在自己的医疗箱中掏了掏,取出一个文件袋,又从中取出一封信,递交给了许奇寂。

    信封上,只写了‘2025年5月26号启’。

    特意在这一天,才让灭凰将这封信交给我,果然是有什么信息要转达?

    许奇寂撕开信封,将其中的信取出打开。

    信是写在普通A4纸上的。

    笔迹,是他自己的无疑,但细节上感觉字体变漂亮了很多,应该是三年里有刻苦练习字迹的原因。

    特别是开篇那句【写给26号的我:你好26号的许奇寂】中的‘许奇寂’三字龙飞凤舞,显然是没少签名的那种。

    许奇寂的目光又落在正文上。

    【今天一觉醒来时,是不是很震惊?很疑惑?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是不是失去了好多年的记忆,2年,或者更久?记忆中的自己,是不是还在学校,陪着老高、老苏他们,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

    但26号的清晨,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两年或是三年后,已经不在宿舍,而是回到了老家,甚至身边还多了个她,是不是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怀疑是不是真实?

    不过,不用慌,26号的我。

    失忆并不是可怕的事情,而是代表着我们的脑袋的重伤,已经痊愈了!那部分失忆的记忆,并没有消失,只是被存储在一个重要的人手里,未来还能拿回。】

    许奇寂:“……”

    一个月前的自己,就知道未来自己要失忆了?脑壳受的重伤?

    但是,26号?

    坑爹呢这是!

    他在5月23号醒来的时候,就失忆了啊!

    这封信,足足迟了3天好吗?

    如果……如果这封信早点来的话,那他起来是不是就能淡定很多了?

    一个月前的我,到底是怎么算出自己会在26号失忆的?还很自信的样子?

    体育老师教的数学?

    【另外,醒来后的你,是否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画眉?

    放心吧26号的我,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我提前和画眉说过,在26号的时候……我会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告诉她。所以,哪怕是失忆了,你也可以大胆的将失忆的事情告诉她。

    但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非常重要——你绝对不能没有画眉,如果失去了画眉,那么未来一切就完了。物理意义上的完了,你将没有未来,大夏甚至于整个世界,都将没有未来。所以,无论如何,你必须要抓紧画眉。

    衣帽间抽屉里有一个电子本,是《点名册》。如果你已经发现它,以后就将它随身携带吧,不要弄丢了它。它和画眉一样,是你的未来。】

    总结:如果画眉要抛弃我,世界就末日了。

    结论:明白了,我必须要安心的让画眉包养我,不能让我离开她,要让她离不开我!

    【然后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能有些匪夷所思,但你不用怀疑——毕竟你连断片2年或3年的事情都遇上了,而且有一个月前的自己提前给自己提醒,这本来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你必须要学会接受一切。我相信我能接受一切,我有着一颗能接受万物的心脏。

    一切,都还要从两年前开始说起。

    那年暑假发生的事情,也是我们脑壳受到重伤的原因。那年假期,我遇上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人——阿蟹。

    我们是在菜市场挑螃蟹的时候认识的。

    原本完全陌生的我们,却一见如故,相淡甚欢。

    挑螃蟹的事像是一条缘线,将我们牵到一起,让我们相识、相知,成为知己。

    他是来胡山市旅游的,在他旅游的这段时间里,我尽了下地主之宜,也陪着他逛了胡山市的几处景点。

    一直玩到8月26号,我即将开学,而阿蟹也即将结束在胡山周边的旅游。

    然后,也就是那一天,我遇上了灾难……

    那天我送阿蟹到胡山的白鲸码头,目送他上船。

    离别前,我们赠送了彼此一份礼物——我收到了他送的《点名册》游戏平板。

    在送阿蟹上船后不久。

    天空突然变得昏暗,我眼中的世界褪去了颜色,世界仿佛被某种东西笼罩,被涂上了阴影。

    但我周围的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

    在我的眼中,整个世界除了远在船上的阿蟹外,全部变成黑白。

    再然后,所有的生物全部消失……人来人往的白鲸码头,突然只剩下我,以及手中的《点名册》平板。

    那个黑白的世界,覆盖了我们所在的世界。

    隐隐间,我感觉到,天外似乎有恐怖的东西,要入侵到我们的世界——笼罩整个世界的阴影,是它们为闯入世界而开启的通道,庞大到足以覆盖整个世界的巨大通道。

    我的预感没有错。

    笼罩世界的阴影中,首先有巨大的异星生物出现,它们像是被提前释放出来的猎犬。

    我被其中一只异星生物袭击了,那是浑身长着鳞片的犬形怪物,它凭空出现在我的身后……一口咬掉了我半个后脑勺。

    而失去的半个脑袋,也是我在不久后会失忆的根源病因。

    我的脑壳破了。

    我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然后,我好像死了。】

    许奇寂:“……”

    我死了?

    那现在活蹦乱跳的我,难道已经不再是我?

    【至于后面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阿蟹突然出现在了这个阴影的世界中,他靠着一种特殊的道具,到我的身边,驱散了围在我身边的那群外星异兽。

    他检查了我的状态后,给我打了一针药剂——那是一种‘再生药剂’,哪怕断手断脚,也能靠着它,在两年之内将肢体再生的高科技物品。

    但我受伤的位置比较特殊,是后脑被咬了一半。两年时间才再生的话,正常情况下我等不了那么久……

    之后我能一直活到今天,并默默等着药齐的效果发生作用,靠的是阿蟹的超凡能力。

    那是种强力治疗型的能力……靠着那个法术,我能一直维持着生命,并等待着‘再生药剂’发挥效果,将被咬掉的后脑长回来。

    后遗症是在‘再生期间’内发生的记忆,会受到‘再生’影响。

    那部分记忆,会存储在阿蟹的‘超能力’中。在我们头部再生完毕,治疗超能力自动解除后,会消失……暂时存储在他那里。

    未来,我们再遇上阿蟹的时候,就能从他手中将记忆取回。所以,不用担心。

    而后来据阿蟹和我在后来的多次推算,5月26号,就是我头部伤势彻底恢复之时。也就是今天……】

    看到这里时,许奇寂感觉,自己能将头部彻底再生时间精确到只差了3天,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在推算的时候,他脑壳还在漏风呢,还想计较什么?

    【不过,我的命是保住了……但世界的危机却没有解除。

    入侵者并没有停止脚步。

    释放出的‘猎犬’只是前驱,只是小打小闹。

    真正的危机是猎犬身后的主人。

    面对那种东西,我们只能躺平任由摆布。

    我无比庆幸,能在暑假里挑螃蟹时,认识了阿蟹这个朋友。

    ——出于好友被咬了半个脑袋的不满情绪,以及这段时间算是愉快的经历所结下的友情,一来是为了我出气,也是顺手帮这个世界一把,他动用了一套防御用装置。

    前后共九十层的防御在天空展开……

    牢不可破的防御,将入侵者闯入世界的大门给堵死了。

    九十层的防御,足够抵挡这些家伙很久时间——预计是八年,但实际上可能会短上一些时间。

    入侵者也不是原地踏步,在这期间,它们肯定会不断研究这九十层的防御,采取一些手段。并渐渐将一些弱小的‘猎犬’送入世界,进行试验。

    这里,有件值得一提的事情。

    因为阿蟹只是个旅者,他过不了多久,还是会离开。所以,这90层的防御,最高权限者正是我,《点名册》则被设置成90层防御的核心之一。

    每一层防御上,都烙着浓郁的、属于我的气息。

    因此,我将成为入侵者的眼中钉。

    如果对他们来说,现在,这世界上有一个人必须死的话,那必须是我!

    令人开心。

    我就喜欢这种你看我不爽,但隔着九十层防御,又咬不到我的感觉。】

    许奇寂:“!!!”

    他抬头望天,望着天空中点点繁星。

    这个时候,他除了望天,还能做点什么?

    【这个时候……你应该明白,我们目前正进入‘哦吼,完蛋’倒计时。在我写下这封信的时候,90层的防御,在两年里,已经被破开了8层,破除防御层的速度,在未来肯定会大大提升。

    我必须做些什么……比如,让我也成为像阿蟹那样的存在。

    但我的体质很普通。

    我无法自然觉醒超凡的力量,只有依靠外物。

    然后是世界的力量,在仅有的这八年时间里,必须要掌握能伤害到‘入侵者’的手段。

    只要让我们有着能伤害到对方的武器、手段,那面对入侵者,我们并非毫无抵抗之力。我们并不弱……相反,甚至在破坏方面,很擅长。

    两手都要抓。

    两件事情,趁着阿蟹离开之前,趁着我大脑再生之前,都要展开。

    我尽力挽留他,厚着脸皮从他那掏出更多的知识。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将阿蟹留住更久。

    但很遗憾,身为旅者的他,不会在一个地方呆的过于长久。

    在两年里,我为自己留下的……

    一是画眉,二是《点名册》,三是大夏的‘奇迹者力量’和功法‘大夏系统’。

    大夏系统,你可以了解一下。但那并不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东西,那是为全体人民服务的功法……你只需要稍稍修炼一下,了解它,未来好给它升级版本。

    我留给自己的东西在作品里,在漫画中,你看一眼就能感觉到。

    以上我所说的,皆属真实。如果你目前不相信的话,就先将这部分内容记在心里。未来,你会相信的,我保证。这个未来,不会太远。】

    许奇寂:“……”

    未来相信个矢气哩~

    【今天是5月26号,星期一。

    接下来,等到了这周的周末5月31号的时候,一觉醒来,你就会发现,画眉她变了个人。她变得不像是你这几天接触到的那个画眉,甚至连名字,都要换成‘齐伊珊’。

    但不用担心,这是我们的日常。

    齐伊珊她在制造属于我们的希望——‘奇迹之门’。那是一个能打开我们修炼资质,让原本无法修炼的我们,拥有修炼资格的奇迹仪器。

    我所说的修炼,是真正意义上的,超凡力量的修炼。

    正常来说,以我们的体质,终生和修炼绝缘。所以,配合齐伊珊,将这件‘奇迹之门’完成。

    而齐伊珊的名字,你应该在《点名册》上看到过,代号:713。

    现在,你能理解《点名册》那超乎想象的功能了吧?】

    许奇寂:“……”

    他突然有点想撕信了。

    现在的他,感觉被人狠狠放了一炮——马后炮。

    什么都发生了,这马后炮才轰到,轰的又沉又猛,却屁用都没用。

    如果说……这信能早三天过来,那他就得淡定的多。

    【我们需要这‘奇迹之门’,713她也需要。但当奇迹之门建立好后,在713的心愿完成前,你还要叮嘱她一件事。奇迹之门是有效,但如果想让它第一时间发挥出效果……最好能配合服用我们每周会喝的‘药汤’。

    那是为了让我们的大脑能快点完成再生的配方,同时也对激活、强化精神力有着良好的效果。

    有那‘药汤’配合,奇迹之门才能第一时间发挥出效果。

    药汤的配方,画眉掌握着,每周她都会做上一份。】

    “齐伊珊都已经回去了啊。”许奇寂感觉阵阵肝疼。

    【713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有着相似的命运,却没有我们的世界幸运。我曾无数次幻想着去帮助她,但我不知道怎么做。

    所以,我只能将这个念头,托付给未来。

    终有一天,我会像阿蟹一样降临,出现在她的世界,扫荡那个世界的一切入侵者。

    那一天,希望不会太久。

    距离90层防御被破,理论上还有着接近6年的时间……但我提到过,时间肯定要小于六年。

    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六年时间,够不够我们成长为真正的奇迹?

    阿蟹对我们的期待,是更短。

    六年,已经太长了……长到足以发生太多太多的事情和变化。

    最后,祝奇迹早点降临——许奇寂。】

    “许先生,信上写了什么?”灭凰好奇问道,这封信看下来后,她发现许奇寂的脸色不断变化。

    时而舒缓、时而纠结、时而望天、时而便秘般。

    这短短看信时间里,先生的脸色至少变了十次以上。

    “一封迟来的信。”许奇寂将信件小心收好:“它应该早几天送到。”

    “啊?抱歉。”灭凰连忙抱歉道。

    “不,不是你的原因。是我自己的原因。”许奇寂温柔一笑。

    笑容迷人中,带点淡淡的蛋疼。

    .

    .

    还是不能拆的章节,合成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