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凰医师认认真真为许奇寂和沈画眉两人做完检查,将体检数据上传记录。

    “画眉,你和许老师的头部都没问题……如果不放心,明天你再带许老师到我那做个全面的体检,我为你们预约个时间。”灭凰医师叮嘱道。

    “好。”听到医生的检查结果后,齐伊珊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

    “那接下来我和画眉需要注意什么不?”许奇寂随口问道,每次看完病后,他都习惯问上一句,免得有什么忌口之类的。

    “目前没有,等明天身体全面检查后再说吧。”灭凰医师微微一笑:“身为你们的私人医生,我会保护你们的身体健康。接下来几天,我都会抽空来一趟……预防你们有再失忆的症状,不会再有下一次!”

    “谢谢灭凰医师。”许奇寂感觉灭凰医师的语气非常有气势,是医生的执着?

    有这般执着的医生负责照顾身体,倒也是件好事。

    “明天见。”灭凰医生与画眉、许奇寂道别,带着助手先一步离开。

    待她离开之后,许奇寂稍稍沉思起来。

    他对医生之前的话有些在意,暗自将这事记在心里。

    “奇寂,中午想吃什么?”这时,耳畔响起了齐伊珊的声音。

    “要做菜吗?”许奇寂转身问道。

    “我只是想问你想点什么外卖。”齐伊珊扬了扬手机,然后又道:“如果你真的不太喜欢吃外卖,那等‘奇迹之门’完成后,若我还有时间,就去学学做菜。想来,我在这方面应该也是有天赋的……只是没有时间给我练习。”

    “好啊,到时候我负责买菜、洗菜。”许奇寂道:“不过,今天外卖,我已经请人定好了。”

    麦穗帮忙订的外卖,估计差不多会送到了。

    ……

    吃饭、然后散步。

    这是许奇寂家的固定项目,无论是画眉还是齐伊珊都有这个习惯。

    出门散步时,齐伊珊将自己的小马尾解开,让及肩的短发自由披散,并换上了一条白色裙子。

    五月,阳光已经有些烫人。

    “撑伞吗?”许奇寂望着齐伊珊,问道。

    齐伊珊摇了摇头,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让阳光照在她的手掌心上……就仿佛,是想要将阳光接住保存起来。

    对她来说,阳光似乎很珍贵般。

    “五月,已经很热了的。”许奇寂提醒道。

    会晒黑的,严重点还会晒脱皮。

    “那一会儿再撑伞。”齐伊珊笑的如同精灵:“阳光可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在世界没有失去它之前,这种珍贵却很难时时体会。”

    【是齐伊珊提起过的,她世界的事吗?在那个世界,‘阳光’已经很罕见,或者已经失去了?】许奇寂将伞收起。

    “接下来先去哪散步?”齐伊珊问道。

    “我想去边上的花鸟市场逛逛,买只猫狗……不,还是先看看植物吧!”

    如果连植物都养不活,那还谈何养孩子?

    “那就先去卖绿植盆栽的店去看看,出发~”阳光下的齐伊珊,多了分活泼的感觉。

    其实她蛮想要只狗子的……

    不过想起许奇寂那令她欲罢不能的脑壳手感,她对狗子的念想就没那么深了——只要给她十秒钟,她就能将许奇寂脑壳揉成不要不要的样子!

    【伊珊似乎没涂防晒霜?】身后,许奇寂看着阳光中的女孩。

    希望周一画眉醒来时,不会突兀的感觉自己晒黑了才好。

    ……

    小镇上的花鸟市场并不大,卖的也都是些常见的品种。

    齐伊珊搀着许奇寂胳膊,很快找到一家卖盆栽的店铺。

    也就数分钟后……

    许奇寂便抱着一盆芦荟,满意地从小店中出来。

    好养活、长的快、适合新手种植——于是店家推荐了他这盆大芦荟,不仅好养活,据说还有美容效果。

    男人购物,就是这般迅捷。

    阳光下,许奇寂一手抱着盆栽植株,一手牵着短发、活泼的姑娘。

    他隐隐感觉自己此时的形象,有点经典的味道,像极了小时候看的一部电影主角形象。

    要不要加双圆形小墨镜?

    “在想什么呢?”齐伊珊笑着问道。

    “在想着要不要给自己加双小墨镜,然后下次和你们散步时,我每天抱着芦荟出来,然后一手盆栽一手你。”许奇寂回道。

    接下来,他要像养女儿一样,养这株芦荟。

    ……

    ……

    散步回家后,齐伊珊换回之前的装扮,再次将精力全都放在‘奇迹之门’上。

    她每周只有两天的时间,对她来说,时间非常珍贵。

    许奇寂这次搬了张桌子过来,又取了台笔记本电脑,开始扫荡三年来的新闻、大夏国事件、国际大事件之类的信息。

    生活中的诸多细节,让他敏锐察觉到了世界似乎在变化着。

    叮~

    大学宿舍小群中,有新消息提示响起。

    张坂坡:“大家……我刚到高爨家了。高爨这家伙,还真出了点问题。”

    杨悦:“出了什么问题?要用到钱不?要的话,我这两年有些积蓄。”

    “高爨这家伙,半年前在滨城出差时,突然一觉不醒,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像个植物人一样,昏迷了近半年的时间。据高叔叔说,两天前,他才刚清醒过来。瞒的太好了,要不是我今天到他家里询问,都还不知道这事。”张坂坡发送消息道。

    “植物人?那治疗费用金额大吗?要多少?”苏柒柒冒泡问道,宿舍几个好友里,其他几个大多是小康家族,苏柒柒家却是有矿的。

    “这事不用担心,据高叔叔说,没花几个钱。高爨的病情特殊,治疗费用国家直接报销了……”张坂坡回复道。

    许奇寂:“!!!”

    不会这么巧吧?

    老高他,不会就是灭凰医生口中的‘病例’之一?

    “总的来说,醒了就好。高爨现在回家了吗?”许奇寂问道。

    “好像醒来后,还要配合做个全身检查之类的……估计着今天或明天就能出来回家了。高叔叔说,让我们不用担心。看高叔叔气色,应该不假。”张坂坡回复道。

    “这就好。”杨悦看到这,松了口气。

    正当群里宿舍同伴交流时,高爨正巧就上线了。

    “让大家担心了,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除了躺半年身体有点虚外,其他都没问题。营养也跟的上……据说我昏迷期间,每天还有漂亮的护士小姐姐给我全身按摩来着,身体肌肉才没萎缩。我刚做完最后的全身检查,观察了几天。现在已经在办理出院程序了。刚补交了话费,和家里通了电话,然后上线来了。”高爨一现身,就发了一长串消息。

    显然是憋的,现在的他,恐怕有千言万语想要讲。

    “恭喜~出来就好,等你回来,我们给你接风。”许奇寂打趣道:“如果感觉身体虚,要不要和我一起健身?”

    高爨:“……”

    “没有后遗症吧?”许奇寂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

    “如果说后遗症,可能会有。偶尔,我身上会莫名其妙的脱皮。不过问题不大,医生说了,这是药物作用。过些时间等我身体恢复过来,这症状就会消失。”高爨答道:“过几天我们几个见个面,好好聊聊。”

    见高爨身体真的没问题后,群里几人都放心了不少。

    苏柒柒:“【咧嘴笑表情】等你回家,我们就去为你接风,好好聊聊。比如,聊聊高爨先生昏迷半年,有什么感想。”

    “感想吗?”高爨停顿片刻后,道:“如果可以,我想修仙。”

    许奇寂:“?”

    苏柒柒:“?”

    张坂坡:“?”

    杨悦:“?”

    张平“?”

    “我怀疑在半年前,我昏迷之前……可能看到了些东西。”高爨缓缓道:“当时在半睡半醒之际,我似乎看到了有人影在和什么东西在战斗。所以,我在考虑,等身体恢复些后,要不要花点时间去大夏国的名山福地逛逛,说不定会有奇寂?”

    “我在。”许奇寂道。

    “打错了,我想说的是,说不定会有奇迹。”高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