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点名到代号713同学时,许奇寂念错了好几次,对这个代号自然印象深刻。

    “伊珊,你知道一个‘点名游戏’吗?就是我念一个个名字,然后被点名的同学就开始报道的游戏。”许奇寂出声问道。

    他不是当名侦探的料,他缺少那种侦破案件的思维方式。

    而且猜来猜去的多麻烦,脑补多了还可能产生误会,有些事情直接问不是更简单干脆?

    “一个个名字?也就是说,有很多名字?”原本全身心投入到建造事业中的齐伊珊听到这里时,忍不住抬起头来望向许奇寂。

    然后,她认真道:“我本以为上面只有我的名字,没想到是有很多个名字。我吃醋了,哄我。”

    许奇寂:“……”

    飞来横醋?

    这要怎么哄?

    用情话?

    不行,情话还是算了。他断片三年,和伊珊之间有年代的代沟。他的情话一出口就显得土味,让空气都变得寒冷——许奇寂姑且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等下,还是算了,你现在不适合开口哄人。”齐伊珊显然和许奇寂想到一块儿去了,于是她朝着许奇寂招了招手:“我累了,过来过来,将椅子也搬过来。”

    许奇寂按着她的意思,搬着椅子坐到了她身边。

    齐伊珊笑着放下手中的工具,伸了个懒腰,坐到许奇寂腿上,将身子缩在他怀里。

    许奇寂下意识伸手,环抱住她的细腰。

    学到了,哄媳妇技能+1。

    “我知道你有那么一个‘点名游戏’存在,不过一直以来,我以为那上面只有我。所以说,关于那个东西,如果你有疑惑的话,我可能回答不了太多。我对它,并没有那么了解。”齐伊珊缩在许奇寂怀里,主动出声回答他的疑惑。

    “那……我们之间能认识,也和它有关吗?”许奇寂思索着问道。因为齐伊珊提到过‘吃醋’,所以他联想到这一点。

    “嗯,我认为应该是有关系的。”齐伊珊点了点头,又反问道:“你既然这么问,是想通了?接受我的身份了?”

    “算是接受了一半一半?我现在像接收了整个‘压缩包’,但只是单纯将内容打包到脑子里,还没来的及解压缩。”许奇寂用了一个比较勉强的比喻,解释道。

    有些东西,接受起来需要时间;有些东西,则需要更多的数据去印证。好在他现在心脏比较健康,所以有很多信息,可以一股脑先吞下,有时间慢慢消化。

    “不用勉强自己,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那就用‘双重人格’来认知吧。反正我和画眉,表现出来的也和双重人格没什么区别。说不定我和画眉是平行世界的一个个体,为了你才展现出目前的姿态呢。”齐伊珊脑袋45度回头后仰,主动安慰他道。

    她设身处地想了想,断片的许奇寂目前可以看成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让一个普通人,在一天内接受各种科幻+超自然的设定,的确有点强人所难。

    所以,她不介意许奇寂先将她和画眉当成是‘双重人格’来接纳。

    “好。”许奇寂道。

    “在接受能力方面,我认可你了。”齐伊珊从许奇寂怀中站起,忍不住伸手去盘许脑壳道:“时间上应该差不多了,本想着趁灭凰医生过来之前,让你多哄我会儿。”

    “医生?”许奇寂问道。

    齐伊珊点头道:“你断片了三年,万一不是精神方面的原因,而是大脑方面受到损伤,那就得及时治疗。”

    “你预约了医生?那我们要出发了吗?”许奇寂问道。

    “不用,灭凰医师是画眉聘请的,是我们家的私人医生,算算时间她也快到了。”齐伊珊解释道。

    许奇寂抬头望天。

    普通人的目光限制了他的想象,原来他家是有私人医生的。

    【所以,我果然是被画眉包养的吗?】

    也就五六分钟时间后……

    叮叮咚~门铃声响起。

    “我去开门。”许奇寂整理了下衣服,去将门打开。

    “嗨~许老师,我来了。抱歉,路况有点堵,来的迟了些。听画眉说,你头部可能受到了撞击?”站在门口的是一位高挑的女子。

    她套着医生白大褂,里面则是一身淡黄连衣裙,金色的头发扎成丸子。

    在她身后跟着位助手装扮的男子,推着一个大箱子。箱子高度,几乎快和女子身高齐平,体积庞大。

    “嗯,不确定是不是撞击受伤,但我脑子的确出了问题。”许奇寂道。

    灭凰医生:“……”

    “请进来吧。”许奇寂将大门全部打开,方便灭凰医生进来。

    身后助手一头大汗,卖力的将大箱子推了进来。

    这箱子,看起来分量不轻。

    是为自己检测脑部的医疗器械?

    进屋之后,金发女医生灭凰一眼便看到了奇怪装扮的画眉和她在搭建的东西。

    “画眉女士,我来了。”灭凰医师先朝着齐伊珊招了招手,并好奇问道:“你在干嘛?”

    “这个?算是我和阿寂之间的业余兴趣爱好。”齐伊珊脸上露出柔美的笑容,将手套摘下,道:“灭凰医生,一会儿替阿寂检查完后,帮我也检查一下。”

    “你们夫妻俩都检查?是出什么问题?那要不要去我医院那,做个身体的全面检查?毕竟,那边的设备会更齐全。”灭凰医师一边指示助手将那个大箱子展开,一边提醒道。

    “今天先做一下头部的检查。如果没有结果,那我和阿寂明天再去做个全身的检测。”齐伊珊点头道。

    ……

    ……

    在灭凰医生的指示下,许奇寂换了身衣服,将身上的金属物品全部摘下,躺到了那个展开的检测设备箱子中。

    “许老师,你闭上眼睛,放松身体。如果感觉到有异样,就告诉我。”金发医师提醒道,她手中捧着小平板,和设备相连接。

    “这个我擅长。”许奇寂闭上眼睛,放松自己大脑,让自己尽量停止思考——上次失眠时,他就是这么干的。

    灭凰医师在小平板上操作着,助手则负责控制那台大箱子设备,开始重点检测许奇寂的头部。

    大箱子中。

    许奇寂感觉脑后传来一阵清凉的舒服感:“还蛮舒服。灭凰医生,这检测设备会不会有后遗症?”

    “后遗症?如果硬要说的话——这台检测脑部的医用器械有很小的几率可能会导致人体毛发脱落。不过并不是永久掉落,很快就能长回来,不用担心。”灭凰医生笑道。

    许奇寂:“……”

    你这么一说,我就有点担心了!

    检测的过程很快,也就十多分钟的事。

    灭凰医师看着平板上的数据,道:“目前看来,一切正常,许老师脑子没出问题。”

    说罢,她望向齐伊珊,问道:“所以,许老师的症状到底是什么?”

    “是近期部分记忆缺失。”齐伊珊道。

    “记忆缺失?”灭凰医师听到这里,表情顿时严肃起来:“那岂不是说,许老师你可能要休刊?”

    许奇寂:“???”

    不是啊,医生,你是不是有问题?

    你的关注点不应该是我记忆缺失方面?

    “不过许老师你不用慌,如果是‘近期部分记忆缺失’这个症状,我手中正好有个内部情报。”灭凰医师出声安慰道:“近期大夏境内出现过几个类似的案例,头部并没有任何受伤,但记忆方面出现一定的缺失,或莫名其妙陷入昏迷,数日后醒来……估计是某种环境问题引起的症状。据我所知,现在已经有了初步的治疗方案。等治疗方案完善后,许老师你这样的状况,就能解决。”

    .

    .

    PS1:恭喜下黄山,他要在生日的今天去求婚了,祝福祝福~

    PS2:巫马行的新书《我只会拍烂片》在今天11:30 上传啦~巫马是个虚假的作者,老书《我真没想出名啊》才刚完本,新书这么快就上传了,令我羡慕……所以我新书第一发推荐就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