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片三年的空白并没有打倒许奇寂……反而大大增加了他对各种事物的接受能力。

    加上他如今的大心脏高负荷运转功能,面对很多设定,他都能坦然面对,并以最快的速度去接纳。

    比如现在……

    画眉女士说周末的她叫齐伊珊,许奇寂很坦然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且内心深处还默默点了个赞!

    说白了,还是他感觉画眉女士一本正经扮演‘齐伊珊’这个角色的时候,可爱。

    如果换个糙汉子卖萌要在周末玩这种角色推演游戏,可能会很有趣,但接受起来就不会这么顺利。

    反正站在许奇寂的角度,媳妇要玩角色扮演,这么有萌点的事情,那他为什么不配合?毕竟是为生活添加趣味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我大概明白了。”许奇寂点了点头道:“每到周末的时候,画眉……伊珊你就是世界第一流的研究者、科学家。然后,你想做的事情,就是研究超自然的力量‘奇迹之力’,用来解决我们世界上,某种无法被普通物理方式攻击到的东西。”

    连超自然能力的命名都用‘奇迹之力’,爱了。

    “不是我们的世界。”齐伊珊解释道:“其实准确来说,是我所在的世界。”

    “外星世界?”许奇寂略一停顿,便欣然接受——他本来对这方面就感兴趣。

    对面,齐伊珊全程关注着奇寂的各种表情细微变化。

    从表情上来看,许奇寂似乎是很轻松就接受了她的自我介绍,没有反驳,全盘接纳。

    但她隐隐能感觉的出,许奇寂接受她身份的方式,可能有些小问题。

    “奇寂,我是很认真的在介绍自己,而且,周末我也会很认真的去做研究,去创造一个能激活超凡能力的……装置。”齐伊珊缓缓道。

    “嗯。”许奇寂点了点头道:“虽然我对这一方面没什么研究,但我会尽量协助你的。”

    ——同时,他不由想起了电脑中的设计图,还有一楼储物室里的零件。

    会不会有关联?

    “哟哈哈~你的回答,总是会让我满意。”齐伊珊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许奇寂的头。

    不管许奇寂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但她想听到的,其实就是对方这句‘会尽量协助你’的话。

    创造能激发‘奇迹之力’装置的心愿,虽说是她的执念和心愿,但其实也是许奇寂想要的东西。

    所以,哪怕许奇寂在这个过程中帮不上什么忙,但她想要的,就是两人一起来制作这个能创造奇迹的装置。

    “毕竟,不愧是我。”许奇寂沿着这个思路,道:“那如果要去制作‘奇迹之力’激活装置,首先要做什么?”

    说着时,他舒服的眯起眼睛——画眉·齐伊珊女士摸脑壳的手法简直高超,令人头皮都愉悦起来。

    “首先肯定是设计图,其实我脑海里很早就有一个设计图的框架雏形。我需要先将它画出来……在我的世界,资源非常稀缺。我就算有设计图,也没有足够材料,供我实验挥霍。但在这里,一切条件都能得到满足。”齐伊珊讲到这里时,表情中透露出幸福。

    “绘图要用电脑吗?”许奇寂出声问道。

    “先手绘出框架吧……我对自己的绘画能力,很有自信的。我还曾想过成为一个画家。”齐伊珊回道。

    “是很出色。”许奇寂点了点头,昨天替他完成画稿的画眉女士,简直像是无情的画画机器。

    那效率,一百个自己上去都不够打。

    “不过在绘画设计图框架前,我先去给你买点早餐吧。要吃点什么?”许奇寂站了起来道。

    周末的伊珊女士,是不会做早餐的。

    齐伊珊想都没想回道:“随便,什么都行。”

    “随便这个回答,可就最不随便了。”许奇寂笑道。

    随便这词,听起来好像什么都行,但真执行起来却令人头秃……

    好在,这边早餐店卖的东西花样不多。

    他可以从中挑几样喜欢的。

    ……

    ……

    半个小时后。

    许奇寂带着早餐回来。

    三年,老家附近变化也不少,让人忍不住想多逛逛。

    “回头,等画眉闲下来后,和她一起在附近好好溜达一圈吧。之前还说好了要买宠物来的……”许奇寂心中盘算着。

    到家,上楼,推开房门。

    便见齐伊珊正蹲坐在一张椅子上,手中抱着一块大画板,用铅笔在画板上飞快勾画着。

    画板是许奇寂以前的漫画装备。

    吊带牛仔裤,简单图案的T恤,还有脚趾微微曲起的小脚。比起昨天的职场女性装扮,今天的媳妇画风感觉会可爱一些。

    “早餐买回来了,我买了好几种,有饭团,有小笼包,有蒸饺……”许奇寂将早餐放到媳妇边上的桌面。

    “嗯。”齐伊珊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她这专注的小模样,许奇寂感觉自己只要给她投食,她都会乖乖张口。

    “画了多少?”许奇寂一边打开早餐盒,一边瞄向齐伊珊手中的画板。

    好快!

    仅仅只是四十分钟左右,齐伊珊已经在画板上勾画出许多复杂的线条,隐隐有了一个‘装置’的轮廓。

    有点像科幻作品中的生物休眠仓——就是那种像棺材的玩意。

    但再往大里看,还能看到有个‘门’的大轮廓。

    不过,对许奇寂这个外行人来说,这些线条复杂的无比,甚至有种凌乱感。看多了,会让人怀疑自己的卑微。

    知道的越多,就会越感觉自己的渺小。

    盯了会儿后,许奇寂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

    又过了会儿……

    突然,他心中一动。

    “伊珊,这里的线条上拉些如何?就是这条,往上拉一点点。”许奇寂伸手,指向齐伊珊画板上设计图中的一根线条,手指做出微微上挑的手势。

    “嗯?”齐伊珊一愣,疑惑的抬头望向许奇寂。

    然后又低头望向自己的画板。

    沉默片刻。

    “的确,上拉点会更好……”齐伊珊点头后,用复杂的目光望向许奇寂。

    这是双会说话的眼睛。

    它在向许奇寂询问:为什么你会知道设计图的这根线条,要这么改?

    “我只是感觉有些眼熟……本能的指出来,至于为什么眼熟……”许奇寂略一思索道,试探着问道:“脑壳突破器?”

    “读心术?”齐伊珊推了推平光眼镜。

    “我可没那种令人羡慕的能力。”许奇寂又道:“脑壳突破器·见神号?”

    齐伊珊闻言,放下了画板。

    机智如她,已经从许奇寂的表情中,推测出了结果:“你见过设计图吗?”

    同时,她终于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之处。

    她缺失了‘设计图’方面的记忆。

    比起许奇寂整整三年的断片来,她的症状要好上一些,但的确受到了影响。

    难道,我们上周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