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报到’,将许奇寂酝酿了半天、好不容易吐出的坦白之言无情打断——差点没将他憋闷。

    “咦?”沈画眉坐起身后,双眼微微一亮。

    同时,她感应到一道‘幽怨’的目光正凝视着自己……目光来源于她身侧。

    沈画眉转首,借着微弱的柜底夜灯灯光,看到了欲言又止的许奇寂。

    【这表情……】只是一眼,她马上推测出自己那一声‘报到’,肯定是不小心打断了许奇寂的发言,而且应该是比较重要的发言?

    “得补救一下,否则,这么僵着可不太好。”沈画眉将自己的身子向后挪了挪,让自己背靠在床头垫上。

    然后,在许奇寂疑惑的目光中,她伸出双手轻轻托起许奇寂的脑袋,将他的头移到自己的双腿上。

    膝枕……准确来说是腿枕。

    让许奇寂脸颊发烫。

    “好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可以说了。”沈画眉用轻声耳语的音量,对着许奇寂唤道。

    【这就是画眉中午时说的‘今晚,我会好好配合你哒~’的配合?】

    夫妻间讲悄悄话的时候,需要这么粘人的吗?

    学到了,学到了。

    “在我讲之前,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许奇寂因为被打断了节奏,只好重新开头,将中午的暖场开场白拉回来,讲一遍。

    “放心吧,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沈画眉柔声道。

    说话间,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许奇寂……的脑壳子,双眸闪闪发亮,如同看珍宝般。

    “我身上,或许发生了某种不可控的变化,目前不知道这种异变的原因……总之,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断片了。”许奇寂开始进入坦白节奏。

    “断片?”沈画眉疑惑道。

    同时她的柔软的指尖,悄悄落在了许奇寂的脑壳上,趁着没人注意,指腹在许奇寂的脑壳上摩挲起来。

    “就是我失忆了。”许奇寂沉声道。

    沈画眉摩挲许脑壳的手指微微一顿:“失忆?所有记忆?”

    “那倒没有,我失去了三年的记忆。这件事情,我感觉不能瞒着你……而且,也没有瞒的必要。”许奇寂认真道——从这一刻起,代表着‘许奇鱼、许奇鸡、许奇鸭’的未来线,全部被掐断!

    “那你的记忆,停留在哪个时候?”沈画眉似乎有些紧张——这点,许奇寂从枕着的大腿微微紧绷就可以感觉出来。

    “最后的记忆,是大学时代的某个失眠之夜。我好不容易入眠,结果一睁眼,就是三年后。说实话,即使现在,我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许奇寂甚至都在想,自己再睡一觉,醒来后会不会重新出现在校园宿舍?

    说完后,许奇寂目光向上,望向沈画眉——他已经坦白了一切,那对于他失忆这事,沈画眉会有什么反应?

    “……那,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沈画眉声音越发柔和起来,手指重新摩挲着许奇寂的短发。

    许奇寂听到这个问题,大心脏一跳!

    【咦?本以为‘我哪怕断片了,还记得你的名字’这句情话,没有发挥的余地~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有它出场的时候?】

    那,就让它出场?

    想到这里,许奇寂枕着沈大腿,用最帅的语气道:“即使断片了……画眉你的名字,我依旧会记得的!”

    “哟哈哈~真是的,失忆后的奇寂你变的嘴好甜呢~”沈画眉可爱一笑,摩挲着许脑壳的手指力度更加柔和,轻声道:“我也一样,无论如何,不管你是不是失忆了……你对我来说,依旧是奇迹之光。”

    【奶斯~好感度提升任务完美完成~】

    “只要人还在,记忆就一定会找回,我们肯定会有办法的……”沈画眉弯腰,贴近许奇寂的耳畔道:“好好休息吧,睡一觉,说不定明天起来后,一切都恢复了。而且,就算记忆没恢复,我们也可以重新创造新的共同记忆。”

    “嗯。”许奇寂的被动技能‘心头暖暖’又被触发,大心脏自己开始暖心起来。

    此生有她陪佳,何其之幸。

    既然如此,那一鼓作气,将电脑里的设计图,一楼储物室里的机械零件,也都和画眉提一提?

    “画眉,除了失忆这事,我还有些东西要和你讲一下。”许奇寂说着说着,声音却越来越低沉。

    因为太舒服了……沈画眉的手指在他脑壳上来回按摩着,让他本来就有些疲惫的困意化为巨浪,一浪一浪一浪的袭来。

    “明天讲吧,不急。”画眉轻声道:“而且,我也要好好接受一下你失忆三年的这个事实。”

    “也……对。”许奇寂说着说着,大脑就在一片‘俺好舒服’的信息反馈中,进入梦乡。

    看到许奇寂睡了过去后,沈画眉露出了迫不及待的神色。

    她微微调整好自己的坐姿,再将许奇寂的脑袋位置移到她更顺手的位置。

    靠在床上,她修长的手指重新在许奇寂的脑壳上抚摸起来——这次不再只是指尖,而是整只手按着抚摸,从左到右、再从右到左;顺毛摸、逆毛摸;一圈圈摸……

    手法老练。

    像极了摸狗子。

    “嘘~”沈画眉口中,发出一声满意的声音。

    良久,她才收回自己的手手,暂停了撸狗子动作。

    “奇寂失去了三年的记忆……可能,我这边会不会也有些问题?”她抬头望着床着挂着的婚纱照,细细思索。

    “我的记忆……会不会也有部分缺失?”

    “上周,难道做过什么实验?或是接触到了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将许奇寂的脑袋从自己大腿上搬开,很不舍——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一直一直的盘着这个脑壳,直到将这个脑壳盘到秃噜皮发亮为止!

    这个手感,真是完美符合她的心意。

    比世界上任何的手感都要好。

    凭着大毅力,将许奇寂放好后,沈画眉下床穿上室内拖鞋。

    想了想后,她向衣柜间走去。然后,拉开放着各种证件的抽屉。

    抽屉被整理过,所有证件整齐叠在一起。

    沈画眉伸手翻开第一个结婚证,一眼便看到了粘在结婚证上的小字条——齐伊珊。

    手指轻轻按在这张字条上。

    “这是防止在失忆后忘记的保险措施吗?”

    她轻轻撕下了这张小字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