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

    帮忙洗完菜后,就没许奇寂啥事了。

    他趴在餐桌前,身体如面条般瘫软着,打量在厨房中忙碌的、很好吃的话梅女士。

    话梅女士戳中许奇寂的个人审美,但此时,比起外貌来,更吸引许奇寂注意的是她的做菜过程……很帅气!

    她切菜的时候有种大厨上电视表演刀功的既视感,刀光剑影,像是在秀刀功。

    许奇寂敢保证,这刀法用在自己身上,自己不出三秒就会躺平任艹。

    甚至这‘三秒’都是许奇寂内心在为自己加分的吹牛!

    还有在杀活鱼的时候,许奇寂自己杀时都是先用刀面一拍,将鱼拍晕……而沈画眉却是随意对着鱼儿不知哪个位置那么一戳,鱼就晕过去了,任她宰割。

    许奇寂全程不敢眨眼:(⊙o⊙)

    害怕!

    这是什么手法?

    他有点在意——画眉的这手法到底是只针对鱼,还是针对所有动物?准确来说,针不针对人类男性?

    明明是赏心悦目的做菜过程,许奇寂看完后,却有点心慌。

    断片三年后的自己为何如此努力健身?

    说不定……这是一个男人,强烈的求生欲?

    “看来我也不能怠惰,接下来每天要抽出时间好好健身才行。”许奇寂下定决心。

    哪怕再苦再累,健身这件事也万万不能落下。

    只有强壮的大肌肉,才能在关键时候,给他带来少许温暖。

    另外,这也坚定了他向沈画眉坦白自己‘断片三年’的决心——在没三年记忆的情况下,还遮遮掩掩的话,未来很容易在一些生活细节上,不小心惹恼媳妇。

    他不想成为许奇鱼。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现在坦白自己断片的事?

    那先挑个话题暖暖场?

    ……

    沈画眉做的菜种类多,但每一道的分量并不多。

    开饭后。

    许奇寂主动挑起话题:“其实画眉,只有我们两个人吃饭的话,一次不用做这么多道菜吧?”

    ——饭局是聊事情的好时机,很多事情都能在饭局中得到解决。

    “没事,我喜欢做菜。”沈画眉回道。

    做菜是她的兴趣爱好,所以每次做个近十道菜,她乐在其中。而且,她做菜的速度很快,并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再说,我们不会一直都是两个人,家里总会增加新的人口的。阿寂你喜欢女儿还是儿子?妈妈她昨天还在打国际长途询问这件事情呢。”沈画眉一手撑着下巴,乌黑的眸子挑衅地望着许奇寂。

    国际长途?爸爸妈妈在外国旅游?让年轻的儿子这么早考虑生育下一代,这两个家伙是认真的吗?

    “孩子的事不急,得要好好准备……在此之前,不如我们先养只宠物试试手?”许奇寂对自己目前能不能扮演好‘父亲’角色,很担心。

    他用一个早上的时间,强迫自己接受了目前三年后的现实。但实际上,他的心态还处于大学生时期。

    如果接下来,一下子要他将心态再次进化,转变成‘老父亲’心态,他怕自己会承受不住,心态炸裂。

    这可不是他这个心理年龄应该要承受的负担,至少也要多给他点时间缓冲……比如多给个两天好好想想?

    “好啊,那要养猫吗,我很早前就想养只试试。狗子也行,不过狗子养着或许会比猫费精力些。”沈画眉对养小宠物很有兴趣,道:“要是阿寂你感觉难度还太高,还可以养盆植株练练手。”

    许奇寂连连点头。

    如果连盆植株都养不活,那就不用考虑养孩子了。

    万一孩子被自己养死了怎么办?

    “看阿寂你自信的样子,感觉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养自己生的小可爱了。”沈画眉伸筷夹了块青椒肉片,送入到许奇寂嘴里:“不如,晚点我们先预习预习?”

    许奇寂嘴里的肉片差点从鼻子里喷出去。

    你哪里看出我‘自信’了?我分明是自信的反义词自馁啊。

    嗯,重点是晚上……

    婚后夫妻的日常夜晚吗?

    “咕~”将嘴里的肉片咽下,许奇寂深呼吸——暖场差不多了,话题再继续下去,反而会被沈画眉一路带偏。

    所以,就是现在了。

    他放好筷子,望向沈画眉。

    对面沈画眉也向他望来,四目相对,画眉问道:“怎么了?”

    “画眉,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讲。”许奇寂在心里准备好台词,严肃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一会儿不要惊讶。”

    “噫嘻,我还以为阿寂你还要过一些时间,才会和我讲这件重要的事情,没想到你现在就要和我讲。”沈画眉也放下筷子,笑盈盈道。

    她这反应,着实出乎许奇寂意料。

    ——画眉知道我‘断片三年’的事?许奇寂心中一阵疑惑。

    是我在哪个细节不小心露出了马脚?

    “不过,现在可不是讲重要事情的时间。你都说了,要让我做好准备……所以,就今天晚上吧!今晚我们可以在彼此耳边说悄悄话,你再将重要的事情告诉我。”沈画眉声音柔和:“今晚,我会好好配合你哒~”

    许奇寂愣愣的点头。

    今晚吗?

    也好,晚上的话,是比吃饭时更适合聊这种私密的话题。

    ……

    ……

    在夜晚降临之前,许奇寂和沈画眉还有些事情要做。

    昨天通宵已经完成的画稿草图,接下来还得画背景、描线、上色之类,让它进化为成稿。

    沈画眉带着自己的电脑来到书房,又从书房储物柜中取出她的助手设备,出声问道:“昨天你画了多少?”

    “我看了下,草稿已经全部完成了。”许奇寂打开自己的电脑,回道。

    “那将它们都传给我,我帮忙搞定。”沈画眉给出一个可靠的回复——就如同许奇寂幻想中的‘助手’一样可靠。

    有些事只要想得美,结局还真挺美的!

    那么至少这一期的‘画稿’就不用鸽了,可以好好向‘麦穗’交差——许奇寂心中的罪恶感稍稍降低了点,将所有的‘画稿’草图全部传给沈画眉。

    “这篇连载的漫画,快完结了吧。”沈画眉搀起小袖口,戴上眼镜,进入助手工作模式。

    【快要完结了?】许奇寂早上还没将漫画全部看完。

    不过既然沈画眉这么说……那应该是快完结了。

    对他来说,这是好事!

    “阿寂,大结局可得好好画,别让这篇作品留下遗憾……对了,大结局剧情你想好了吗?”沈画眉的右手如同之前做菜时‘展现刀功’效率一样,飞快挥舞着。

    工作效率惊人。

    像是无情的画画机器。

    “还没……”许奇寂道。

    ——听沈画眉的语气,这部‘漫画’的大结局,是要他补上?

    但他都还没将漫画看完。

    而且,若是画眉已经知道他‘断片三年’的事,为什么又让他来补画大结局?

    除非…..沈画眉之前口中的‘重要之事’,并不是他要讲的‘断片三年’?

    双方只是一个误会?

    “那下一期,你需要休刊去构思最后的剧情吗?”沈画眉又问道。

    “休刊?”许奇寂扩散的思维被拉回。

    这可是个好主意。

    等这期交稿后,他下期鸽的借口就有了。甚至下下期,他都能再用这个借口去应付麦穗。

    毕竟要大结局了,为了准备大结局,休两期刊不过分吧?

    “我是不是给你找到了一个拖稿的借口?”沈画眉挑了挑眉头,又问道:“完结后,有想画的新作品吗?你最近对什么题材的作品有兴趣?”

    许奇寂:“要说感兴趣的题材……超能力啊,外星人降临啊、热血类的题材,是我比较喜欢看的内容。”

    “但这些题材的话,最近太多了。”沈画眉边画边答道。

    最近一年,各大漫画平台,都有推出‘主题征画’之类的比赛活动。

    征收的题材都是这种热血剧情、灾难降临、超自然之类的题材,重合度极高。

    在各大平台的推动下,如今这些题材的作品层出不穷。

    “各大平台都在主推这些题材作品?这么热门?”许奇寂心中对这事有些好奇。

    嗯,这对他来说是好事……代表着在看腻味之前,他有很多作品可供选择。

    ……

    和沈画眉呆在一起的时间,过得飞快。

    下午画稿。

    享用晚餐。

    携手散步。

    一起健身。

    回头为没画完的最后几页画稿上色。

    最终完稿时,时间已是深夜23:54。

    接下来,是约定的夜晚了……

    许奇寂小心翼翼将成稿保存:“好迟了,休息吧。”

    “嗯。”对面,沈画眉打着哈欠,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她也只有在帮许奇寂赶稿时,才会忙到这么迟。平日里,她的作息都如教科书一样标准的。

    ……

    夜深人静。

    待许奇寂和沈画眉洗涮完毕时,时间已经跨过了12点。

    2025年5月24日,星期六,凌晨00:08分。

    大床上,许奇寂已经做好准备。

    坦白之时已至!

    “画眉~”他用认真的语气道:“你有没有感觉今天的我,和往日有些不同?其实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自己的状态有些奇异,三年,我失去了三……”

    “报到!”突然,和许奇寂共枕的画眉,像是接收到了什么信号,一下子坐起,并用悦耳的声音应答。

    许奇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