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名称中的后缀‘见神号’,就是他要制造的东西?

    只是单凭名字,还无法推测出断片三年的自己究竟想要制造什么。

    设计图的文档内容很大,打开时还缓冲了半天。

    随后,一张由无数凌乱线条构成、复杂到令许奇寂脑浆发烫的构造图,跃然于眼前。

    许奇寂按着鼠标一点,将设计图放大……那密密麻麻的连接轨迹线条,差点瞎了人的眼睛。

    越看,就越感觉自己卑微。

    数分钟后……

    “我终于领悟到,人果然是有极限的!”许奇寂揉了揉酸痛的眼睛。

    这张复杂无比的设计图+那一储物室凌乱的零件配件,已经完全超出了他这个普通大学生的业务能力范围。

    没有专业人员帮忙的话,他甚至无法将那一屋子的原材料,和设计图上标记的零件匹配起来,更别说按设计图去将它们组装了。

    除非他不再做人,发奋图强,在短时间内重新将‘机械制造’方面的技能恢复,否则这复杂的设计图和满地的机械零件,怕是没有出头日。

    许奇寂将设计图重新缩小。

    他没有关闭文档,而是滑动鼠标,一直拉到设计图的最后——许奇寂想看看这玩意有没有什么‘说明书’之类的东西。

    至少让他知道这‘见神号’到底是干嘛用的?

    如他所料,在设计图的最后,还真有一行字。

    【脑壳突破器·奇迹之门·见神号——创造奇迹吧!】

    然后下面,就没有了。

    没有更详细的介绍,没有说明书……只有这么一个全名。

    “脑壳突破器是什么东东?”听起来很黄很暴力的样子,令他不由想起了碎颅锤之类的硬核猛男武器。

    这玩意,不会是对着脑壳来一发用的吧?

    嗯,如果用一储物室的材料制作成一只‘碎颅锤’,那份量,哪怕是轻轻在脑壳上来一发,都足以将脑壳崩碎。

    “说起来,我不会是因为整出了这玩意,然后为了实验对着自己脑壳来了一发,才失去了三年记忆的吧?”许奇寂摸了摸自己脑壳。

    危。

    要不……还是将这些东西扔角落里吃灰吧?

    领悟到‘人是有极限’后,许奇寂暂时放下了这方面的执念。

    但那个‘奇迹之门’的名字,令他有些在意。

    毕竟,他叫奇寂。

    【创造奇迹的‘门’吗?】

    “算了,先等画眉回来吧。然后和她讲讲自己断片三年的同时,正好将这设计图、一楼储物室的材料也都转述给她。”

    “说不定……她那边能找到帮手,将这设计图给捋顺,将东西给搭建起来?”

    毕竟现在的他,真是太有极限了,这是身为人类的极限。

    许奇寂软软地躺在椅子里。

    接下来,他得先休息一个回合了。

    从早上到现在,他的精神状态就一直处于紧绷模式。

    如果不放松下的话,人的状态会绷。

    用舒服的姿势将自己塞入椅子中后,许奇寂重新开始一心二用,一边观看自己的漫画原稿,一边打开电影,将电影视频画面缩小,流畅观看。

    整整三年的影视、小说积累,稍稍能享受一些时间。

    ……

    ……

    缓解紧绷情绪的时间,过的特别快,这种愉悦的时间总是特别短暂。

    只是看了两部电影,时间就到了中午11点。

    许奇寂从座椅上爬起——腹中的饥饿感,提醒他应该找点吃食,填填自己的胃。

    “得恰饭了,中午吃什么?”许奇寂起身站起。

    午餐的话,沈画眉并没有交代。

    她早上去了公司有事,中午不一定回来……

    “也不知道这三年里我的午餐是怎么解决的?煮点东西随便吃点,或是点外卖?”许奇寂的厨艺,仅限于炒几个简单的家常小菜。

    偶尔吃吃还行,但想吃的香,得靠外卖。

    他掏出手机翻出陌生又熟悉的外卖软件。

    不过,正当他准备点菜时,楼下传来了停车的声音。

    许奇寂来到窗口,往楼下望去。

    便见沈画眉正好伸腿,从一辆白色的车里跨出。

    下车后,她先脱去了脚上专门用来开车的平底鞋,将早上的高跟鞋换上。又在车后备箱中提出两袋食材,开门上楼。

    【嗯……我连午饭都是媳妇包的?】许奇寂被动技能‘心头一暖’发动。

    三年后的自己能被养的这么壮,除了二楼健身器材的功劳外,还有一部分功劳应该就是妻子的。

    没有良好的伙食,可养不出这么棒的身体。

    眼见沈画眉要上楼,许奇寂来到三楼房门口,提前将房门打开。

    他在这,等着她上来。

    叮咚~家用小电梯的门开启,沈画眉抬腿从电梯中踏出。

    刚一出来,她便看见许奇寂站在门口等着自己。

    沈画眉展颜一笑,唤道:“阿寂~”

    “你回来啦,画眉。”许奇寂早上折腾了半天,终于得到了沈画眉的名字,感觉自己应该展现一下技术。

    比如现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欢迎,正是将妻子名字用上的好机会。

    算是一种炫耀心理?

    “画眉?”沈画眉听到自己名字时的反应有些奇怪,她歪了歪头,然后……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

    接着,她将两袋食材放下,又打开自己的小挎包,从中取出一个小瓶子。

    “诺,给你,话梅。”沈画眉倒出一粒话梅,用葱白的手指捏着,塞入到许奇寂嘴里。

    酸酸甜甜的~

    但许奇寂却被沈画眉的一系列操作,给整懵了。

    “话梅好吃吗?”沈画眉收起小瓶子后,笑盈盈道。

    许奇寂配合地点头道:“好吃。”这种小零嘴,他还是蛮喜欢的。

    “我的确是很好吃。”沈画眉一脸认真+赞同表情道。

    许奇寂:“……”

    沈画眉随身带一瓶小画梅就是专门用来调戏他的?

    他这个时候要怎么回复?

    许奇寂想了想后,决定配合着沈画眉的车速,尝试着跟上她的节奏回复道:“晚上再吃话梅?”

    “嘿,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让你好好吃顿午饭。”沈画眉弯腰,半那两袋食材提起,进门换上室内拖鞋后,便往厨房行去。

    许奇寂关上房门后,跟在她身边:“要我帮忙洗菜不?”

    ——他需要点和沈画眉相处的时间,用来坦白自己断片的事。

    “好呀。”沈画眉应道。

    俩人间的交流意外的自然。

    许奇寂接过菜后,放水熟练清洗,又随口问道:“下午还要去公司吗?”

    “下午就不用去了,早上已经将公司的事情交代清楚了……下午,我可以帮你将画稿给完呀。”沈画眉笑着回道。

    咦,出现了,救命的漫画助手?

    果然,人有时候,就得想得美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