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现实的许奇寂,将电脑中的‘画稿’全部先保存好,并给‘麦穗’回了条消息:“这一刊的画稿草稿已经全部完成,只剩下上色之类的……应该。”

    至于什么时候完成上色或是将草稿给画完,他就无法确定了。

    希望他有个能干的助手!

    “那我就等着老师这两天交稿了。【憨笑熊表情】”麦穗开心回复:“如果还有需要购买的配件,请熊霸老师再转告我,不用在这种事情上浪费熊霸老师宝贵的时间。”

    太贴心了。

    面对这么贴心的小棉袄,许奇寂都有些不忍心摧残麦穗的期待。

    所以,接下来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说不定接下来,他的‘助手’之类的角色会自动送上门来,协助他将接下来的画稿给完善?

    想的是美了些……

    但人生在世短短这么七八十年的,如此苦短,想的不再美点,这日子得有多艰难?

    而且,万一实现了呢?

    ……

    暂时应付好麦穗后,许奇寂随手点开‘我的电脑’翻找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不多久,他便找到了一个有用的文件。

    《许奇寂先生、沈画眉+齐伊珊女士婚纱摄影》

    猛男沉默:“……”

    如果他的小学语文理解水平没出错的话,从这个文件名来看,这应该是一位先生和两位女士的婚纱照?

    沈画眉女士和齐伊珊女士。

    三年后的我竟然这么强,和两位女士一起拍婚纱照后,竟然都还没被当场打死?

    怀着巨大的好奇+少许紧张,许奇寂点击打开了文件夹。

    鼠标滑动,相册照片被从头拉到尾。

    不过文件夹里,只有他和妻子的照片,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第三者女性。

    他瞪大眼睛仔细地观察过,相册中的姑娘换了好几身衣服,但并没有换人。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点击了‘显示隐藏文件’选项,逐步排查。

    ——好在,依旧没有出现更多的照片。

    许奇寂终于松了口气。

    断片三年的他还是他,没有变成渣男。

    “既然没有第三者,那文档中写两个女姓名字,又是什么意思?”

    沈画眉和齐伊珊,哪个才妻子的名字?

    今天他必须清楚正确答案。

    否则等妻子晚上回来后,他开口一叫却叫错了名字,气氛会很尴尬。

    许奇寂感觉一阵头秃。

    【果然,还是去找找结婚证、户口本之类的看看,那个上的名字肯定比较靠谱。】他摸了摸自己那令人担忧的发际线。

    有本事在我家的结婚证上,也印上两个名字呀!

    ……

    为了确定妻子的名字,许奇寂在书房的各个柜子里翻找起来,终于在衣帽间的抽屉里,找到了家里的各种证件。

    房产证、户口本、结婚证……全部在这里。

    那么接下来,就是见证真相的时候了!

    许奇寂伸手取出结婚证,用最帅的姿势,将它翻开。

    证件上的照片是憨笑着的他和甜甜笑着的她。

    姓名栏里,分别打印着‘许奇寂’和‘沈画眉’这两个名字。

    也就是说,她的名字是沈画眉。

    真相已经获得。

    但是……

    在结婚证‘沈画眉’这个名字的后面,却被贴了一张可轻轻撕下的小贴条。

    贴条上,有一个纤细的字体补上了‘齐伊珊’三字。

    猛男再次沉默:“……”

    这么顽强的给我添堵?

    他伸手戳了戳那张写着‘齐伊珊’的小纸条。

    这字体,一看就不是他的字迹,而是女子的笔迹。

    是沈画眉自己加上去的?

    有权限动他电脑改文档名,还能在两人结婚证上贴纸条的,也只有身为妻子的沈画眉了。

    如果真是她的话,那她干嘛要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上其他名字?

    “可能,这种在自己名字后再+昵称的做法,是三年后夫妻之间流行的情趣行为?又或者,这个昵称,对我和她很重要?”

    总之……完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

    婚后成年人的世界,可能真是个新世界吧?

    他这个昨天的大学生,真是完全不懂。

    ……

    “总之,至少确定了她的名字,也算是解决了一个重大问题。”许奇寂将结婚证放了回去,又将所有的证件整理一下,叠到一块。

    这么一来,等回头面对沈画眉时,他就能淡定一些。

    之后,待许奇寂将所有的证件、文件袋都整理好,突然看到在抽屉的底部,静静躺着一个平板电脑大小的东西。

    之前被文件袋压着,所以一眼没看到它。

    “啥玩意?电子书阅读器?”许奇寂好奇的取出这东西,伸手一点——这东西为什么和结婚证之类的证件放在一起?

    手指一点,指纹认证成功。

    自动解锁,首页打开。

    页面是黑白结构,有些年代感。

    主页上,有一只可爱的小螃蟹在爬来爬去。

    “指纹能认证,也就是说,是我的东西?”许奇寂好奇的伸手,往那只小螃蟹身上一点——这是人的一种本能。

    这么可爱的东西,爬来爬去的,就想伸手戳一戳。

    他这一戳后,小螃蟹挥动大钳子,用力舞动。

    页面加载变化。

    片刻后,一个洁白页面弹出。

    巨大的页面上,只有一个小头像。

    头像有点小,只能隐约看出是一个化着浓浓烟熏妆的少女。

    许奇寂又伸手,好奇在这个小头像上点了点。

    手指传来微微的震动触感。

    紧接着,在小头像下方,弹出一行文字。

    名字:苏溪沙

    备注:‘请问,能让我再好好睡一觉吗?’——每天过了深夜12点后,就会抑郁失眠。

    “苏溪沙?”许奇寂看到这名字后,小声念出声来。

    “到!”电子阅读器中,立刻发出了一位女子的回答声。不过这声音中带着些疲惫,有点睡眠不足的沙哑。

    “咦?还蛮有意思的。”许奇寂乐道。

    这种感觉,就像是很多年前,老师上课点名的时候,点到名字,下方学生回应的过程。

    还有点像极了小时候他玩的‘电子宠物’游戏机。

    只是,除了那一声‘到’的回应之后,电子阅读器中就没有其它操作选项。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喂食、洗澡、铲屎、游戏之类的选项。稍稍有些遗憾——希望游戏开发商能开发出后续各种新功能。

    许奇寂伸手在主页上戳了戳后,轻轻一划。

    页面转换。

    果然,换成了一个新的头像。

    这次的头像,是全身包裹在被单里的生物,看着有点像仓鼠。

    许奇寂熟练地在这头像上点动,弹出游戏的名字设定。

    名字:妙妙

    备注:什么渠道都要开。

    “这次是小生物?”许奇寂试着唤了声:“妙妙?”

    “吱~”一个声音从游戏机中传来。

    【声控玩法?】

    有趣。

    许奇寂发现了乐子。

    其实男人的乐趣,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