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这个词,经常出现在影视作品中,作为剧情的转折或是剧情的收尾。

    这个词非常好用,一下子能进行大段的剧情跳跃,大多时候还会结合黑屏白字使用。

    之所以大伙都喜欢用‘三年后’进行转折,可能是一年、二年太短;四年、五年又太长,所以三年这个折中的时间,就备受青睐——符合大夏人的中庸之道。

    许奇寂并不讨厌穿越的故事。

    但突然变成三年后自己,还不带中途记忆,会不会有点过分?

    小说或是电视剧情中的‘三年后’转折,里面的人物可是有‘三年’记忆的。

    但他没有啊,他是一个镜头切换到三年后时间点的。

    这就跟让人表演却不给剧本台词一样?

    直接跳过过程,进入结局,不是耍流氓嘛!

    许奇寂缓缓将手机关闭,将它放到自己顺手的熟悉位置。

    靠在床背上,思绪再次扩散。

    如果……

    如果说现在真是2025年的话……那我是进行了时间跳跃,一下子从2022年蹦到了2025年?

    又或者……是2025年的我,受到了某种降智打击,突然失去了整整三年的记忆,记忆只保留在2022年?

    相比之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毕竟失忆比起时间跳跃要更接近现实,前者太魔幻了,后者就现实得多。

    所以,我应该是失忆了?

    而除了这两个可能外,其实还有一个更贴切、更现实的可能……

    【我可能在做梦!】枕着柔软的枕头,许奇寂暗自点头。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凌晨自己失眠时,思绪扩散,构思了长长的《许奇寂人生》故事,连孙女名子都快要构思出来。

    睡觉前想了那么多,那夜里梦到自己未来,已经结婚的画面,也很合情合理。

    ——在梦里,梦到自己突然多了位符合个人审美的另一半,并且自己还没有期间三年的记忆,不就都讲得通了嘛。

    合情合理!

    既然还是梦中的话,那就好办了。

    不用烦恼,让梦继续下去。

    梦醒了,一切就都恢复了。

    许奇寂双手枕在脑下,滑下躺好。

    不用多想,不用去烦恼,全身心放松,开心享受这次难得的美梦。

    活跃的许大脑再次沉寂,慢慢停止了思索。

    等我一觉醒来时,就重新出现在城江大学的宿舍里,然后上铺的杨悦可能正叫我起床,高爨心情好时说不定会给我们带早餐,而张平应该会是最后一个起床的……

    嗯,下回失眠的话,就不要再构思长篇人生剧情,免得又做这种不切实际的美梦。

    梦醒后,徒留伤感。

    ……

    ……

    许奇寂身心放松,眼看着即将再次进入‘熟睡’状态时,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铃声。

    是手机闹钟……以往每天都是这个铃声亲切地呼唤许奇寂起床上课,所以一听到这个铃声时,他整个人精神狠狠一振,头皮开始发麻、充血。

    闹钟铃声实在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无情的发明,令人深恶痛绝之,却又离不开它。

    许奇寂睁开眼睛,望向手机铃声响起处。

    这一睁眼,他便看到自己的‘另一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伸手一抓,在枕头附近抓出一只和许奇寂同款的情侣手机,不用睁眼熟练地伸手一划,将闹钟关闭。

    她关闹钟的动作,熟练到令人心疼。

    大约又过了五秒左右。

    她打了个哈欠,缓缓睁开眼睛,正好和望着她的奇寂四目相对。

    许奇寂望着她那乌黑的眸子,发亮的眸子中几乎看不到血丝——从这点可以看出,眼睛主人的睡眠质量很高,作息应该很规范?估计是个非常自律的人?

    “早安啊,阿寂。”醒来的她对着许奇寂轻轻一笑,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她的声线辨识度很高,和她的气质非常匹配——差不多是看到她模样后,感觉她就应该是这个声线的类型。

    见‘妻子’的问安,许奇寂点了点头回道:“早……”

    话刚出口,他却微微一顿。

    有个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妻子’的名字。

    这梦境,没有循序渐进的走流程,而是蹦极一样直接蹦到了婚后生活。所以,除了身体对‘妻子’的亲近感外,他叫不出她的名字来。

    这就非常不妙了。

    就算是梦境,也不能随便叫个现编的名字吧?

    男人,还是需要点求生欲的。

    许奇寂的大脑飞快运转。

    在大脑快转到快发烫之时……

    “早安,亲爱的。”许奇寂机智道。

    他内心暗暗为创造出‘亲爱的’这个词的前辈,献上祝福。

    “咦?老肉麻了。”对面的她嘻嘻一笑,道:“今天我得先起床去公司,处理点事。你昨天工作到半夜,睡得比较迟……就再睡一会儿吧。”

    说罢,她凑了过来,一手撩起自己的发丝,将它们撩到耳后,俯身在许奇寂的唇上轻轻一啄。

    一触即走,没有深入,是夫妻间的清晨问候。

    “早餐吃点什么?”轻轻一啄后,她从许奇寂的身边爬了过去,从床头衣架上取下衣服,更换睡衣。

    “喝点粥?”许奇寂回道,他老家这边早餐就习惯吃粥配点小菜之类,是老习俗。

    “好哒。”她一边说着,一边往浴室行去。

    夫妻间的日常交流,仿佛一如以往的简单平静。

    一直等她进入到浴室梳洗后,许奇寂紧崩的身躯才松懈下来!

    【如果是梦境的话,是不是真实的有点可怕?】

    她和他之间的互动实在太自然了,就跟真正老夫老妻一样。

    而且,太细腻了——正常梦境中,应该很少会出现这种细节的东西吧?

    许奇寂的内心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他内心已经隐隐察觉,这可能,不是一场梦境。

    没多久,妻子从浴室中出来,坐到化妆镜边上,化了个淡妆。

    及肩的短发在脑后扎成了小马尾,还戴了副眼镜——这装扮,令她的气场变强了许多。

    “一会儿我做好早餐后,将它们保温。你再睡后,记得起床吃早餐,别忘记了。”她细细叮嘱道。

    这是让人从骨子里都被温暖的贤惠。

    “嗯。”许奇寂点头应道——他的身体,特别是大心脏开始给他回馈一个‘我很暖暖’的信息,这就是‘心头暖暖的’的意思?

    都不用大脑去指挥,心头自己就开始暖暖起来,省了好多道程序。

    妻子化好妆后,便打开房门往厨房位置行去。

    ——通过刚才短暂的对话可以了解到,她是要去公司处理点事。从语气来推敲,说不定那公司都是她的?

    相对来说,许奇寂自己的工作就要自由得多,但偶尔应该需要‘通宵’去完成,所以昨天睡得晚,白天也不一定要去上班?

    什么工作自由度这么高?

    待妻子离开房间关上房门后,许奇寂再次放松下来,将自己整个脑袋陷入到枕头中。

    【太真实了。】

    真实的过了头。

    当这种‘真实’超过了某个界限后,无论是谁都会开始怀疑。

    于是,许奇寂抬起左手,盯着左手瞅了片刻,从肌肉中找出一块适合下手的区域。

    找到目标后,他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无情探出,捏住左手肌肉中的目标手臂肉,用力一拧。

    接受现实的残酷吧,左手肱桡肌!